今天我又啥也没干

q
qwxqwsean
楼主 (未名空间)

12/19

今天我又啥也没干

中午一点到下午五点,我在街边给手机充电,气温零摄氏度,充了近四个小时,只充到90%。

期间见一个30岁半黑男在路边的积雪的车位停车。他的车是十字架牌的跑车,底盘很矮,在20厘米的积雪里停车比较费劲。他的车只有后轮驱动,他实际上把车停到位了,但又重新把车挪出车位,再重新停,每挪动一次都会使后轮打滑很久,他把他的车当作搅拌机把积雪不停地搅拌,他不是在真的停车,他把他的车当作铁锹,反复地翻动积雪取乐。

他是个警察,没穿警服,他开的车也不是警车。在他反复试图停车的车位后面的一个车位正有一辆车停进去,他就下来走过去,向人家出示他的警察证,对人家说: 这里的车位是警车专用的。于是人家就开走了。

他说的并不一定对。这几个车位虽然经常有警车停靠,但也有很多非警车停靠。路边的招牌说这里是计费的车位,但没有任何标识说这里的车位是警察专用。

他把后面车位的车赶走后,继续玩他的搅拌积雪的游戏,如此忙了半个小时。然后他又把车开到相邻的另一个车位,又反复把车挪来挪去把积雪搅拌着玩,最后他终于不玩了,下车离开了,但他最后是把车头向车道方向歪40度,车的左半边脸露出车位。

总的感觉这个警察是神经病,他把自己的车折腾半个小时,这是他的工作时间吗?这辆车是他的吗?或者比如是他老婆的车,他故意磨损这个车?

下午三点多我在公园的公厕大便,见一个30岁八成黑男在厕所里一呆就是一个小时,他假装大便躲在隔间里,用衣服挡住门缝,在里面呆很久。我推测他是在里面给自己注射毒品。可厌的是他占用一个马桶极久,妨碍别人上厕所。没人管。

三四天前我也见一个三十岁黑男占用厕所极久,他也是用衣服挡住隔间的门缝,我也怀疑他是在里面自己给自己注射毒品,但那个黑男和今天这个黑男不是同一个人。

我五点多买了盒饭在公园运动场的桌椅上吃饭,又见几个中年华人在冰雪覆盖的运动场“跑道”上逆时针走很多圈,至少其中一个妇女是我昨天见她这样绕圈走的。“跑道”是坑洼打滑的无跑道标识的积雪,所以我觉得他们是傻子。

昨夜被30岁老墨扔在运动场入口处的一箱子菜花仍在原地,但箱子被人打开了,拿走了三四朵菜花,但大部分菜花仍在箱子里。菜花经过昨晚的冷冻,已经冻硬,但不影响食用。今天一整天,应该有几百个人,主要是华人大妈大叔,路过和目睹了这箱子菜花,但几乎没有人捡。这些人都不差钱。

公园旁边有个很小的餐馆,名叫“华丰快餐店”没有堂吃的桌椅,只有外卖,只有简单的烧腊盒饭。这个店很神奇的是门外随时都有5-10个顾客排队,至少半数是白黑墨洋人。其标价一份小的盒饭4.75元,这个价格在唐人街算不上特别便宜,只是中等水平的价格,其烧腊我旁观也不认为做的很特别。唐人街的餐馆和超市到处都有烧腊,我不相
信这家做的比别家好,但是这家的生意就是莫名其妙的爆棚。

在中国也有这样的现象,一些小餐馆或无证摊位的小吃的质量明显很平庸,顾客却像中了邪一样排几十米长队抢购。

小意大利的餐馆夜里也都爆棚。在疫情前,唐人街的店铺八点关门,现在疫情期间六点关门,关门后唐人街就没人了像宵禁。而隔壁小意大利的餐馆则夜间爆棚。

小意大利的餐馆至少看起来还是餐馆,顾客是来吃饭的,与中下城的酒吧不同,酒吧里挤满了人,都是站着聊天,不吃不喝。但小意大利的餐馆的顾客则都坐着,桌上摆着食品,至少表面上看这些顾客是来吃饭的。我旁观小意大利餐馆桌上的食品,一看就都是不好吃的垃圾西餐,这么难吃的破玩意,以白人为主的顾客却蜂蛹来吃。

而且小意大利的餐馆,在疫情前或现在,都是以户外大排档为主,就是在街上露天摆桌椅吃饭,不存在室内装修问题,和中国的夜市大排档类似,没有任何装修的简陋餐馆,在街边露天摆上简朴的桌椅,生意就可以很火爆。

然后我又来到运河街地铁站取暖。等一下再去家庭法院门廊露宿。

广大的混滋傻们即使像我一样一整天未做一件事,也可以晒一点自己的见闻。

Cadillaclee

节省时间,你得找个2安培快速充电器,40分钟充好。

【 在 qwxqwsean (qiu) 的大作中提到: 】
: 12/19
: 今天我又啥也没干
: 中午一点到下午五点,我在街边给手机充电,气温零摄氏度,充了近四个小时,只充到
: 90%。
: 期间见一个30岁半黑男在路边的积雪的车位停车。他的车是十字架牌的跑车,底盘很矮
: ,在20厘米的积雪里停车比较费劲。他的车只有后轮驱动,他实际上把车停到位了,但
: 又重新把车挪出车位,再重新停,每挪动一次都会使后轮打滑很久,他把他的车当作搅
: 拌机把积雪不停地搅拌,他不是在真的停车,他把他的车当作铁锹,反复地翻动积雪取
: 乐。
: 他是个警察,没穿警服,他开的车也不是警车。在他反复试图停车的车位后面的一个车
: ...................

calcityloan

老邱应该去买个充电宝。这样一来不用经常找地方充电。
w
waterming

我今天干了liuneng

顺便干了哈喽
d
dlc

看你在隔离时天天说出去了就跟偷渡女开房

弄到现在你天天啥都不干。
Barack

老邱可以做个实验
2a强度的电源给充电宝充电
同时充电宝1a接口给手机充电
实际多久充满

【 在 calcityloan (台北市委) 的大作中提到: 】
: 老邱应该去买个充电宝。这样一来不用经常找地方充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