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着讲故事:废六狗的本家同学

wuzixu
楼主 (未名空间)

废六狗从小就不是有志向的人,上小学时,他有吃食有觉睡,便可以混日子一天。后来发财了,废六狗也是小富即安,日子以稳当为主,虽然是黑道的营生,却是幸苦钱。但是他的本家兄弟就不同。

废六狗的本家兄弟住在离废六狗家大约不到100米的地方,隔堤相望。那家孩子两个,
大的比我大很多,小的比我大一两岁,跟我一直是小学的同学。他家的大人务农兼养鸭子。兄弟俩虽然读书一般般,但是都是很有胆气和志向的人,若放在古代乱世,就犹如刘演、刘秀两兄弟,仗气豪侠,肯定是要出头的。但是,共和国的和平年代,这种有胆气、有志向,又仗气豪侠者,注定了难当好人。

他们兄弟,是江湖中人。江湖,就有江湖自己的规则,然而,并不同于金庸的武侠小说里的江湖,是范仲淹笔下相对于庙堂朝廷的江湖。江湖悠远啊。

我们当地,历史上有当豪侠强盗的传统。你要是当个小偷或者小贼,会被当地的江湖文化鄙视的。这兄弟俩的志向,就是当大盗,那种很大很大的大盗。他们鄙视张君那种暴力杀人太多,也鄙视叶继欢那种独狼性的强人。他们想当的大盗,我想或许只有曾经HK的张子强,能挨一点边。

事情最早从他们的父亲被政府坑了说起。

很多很多年以前啊,他父亲大冬天的在河里放鸭子。那年河水水位很低,河床都有少许露出了水面。他爹就在河床上刨出几件古怪的东西:一个黑乎乎雕着龙的金属炉子,外加八个象玻璃又像石头的脏兮兮的杯子。杯子,他爹以为是普通的玻璃杯子,洗也洗不干净,就随手敲碎了。那炉子,还挺沉的,10来公斤,看着似乎有用,就带回了家。他爹就想知道这炉子是什么做的啊,就让人帮他看。别人也看不出来啊,但又觉得很值钱,就建议他找个专业点能鉴定的地方看看。

小地方出来的人就是土啊,他爹居然把炉子拿到博物馆让人看看。于是鉴定的结果就出来了:炉子通体黄金做的,大约五代十国时期的东西。炉子既然雕着龙,又是黄金做的,相必普通的人家或者地主也用不起如此昂贵的炉子,那些杯子大概也是很贵重的东西吧,博物馆也就派了人去检查那些杯子碎片。都是玉石,可惜了。最终,政府没收了黄金炉子,给了他爹5张毛爷爷打发了,说没追究打碎玉石杯子的罪就是万幸。

那个时候,大陆普遍很穷,虽然说5张毛爷爷也不算少(一个教师2个月的工资),但跟10kg黄金比,根本就不算钱。他爹很惋惜啊,总觉得他妈就是被政府坑了。

这兄弟两啊,都是见过那10kg的黄金炉子的(在家里放了好多天呢),以后立志当大盗,自然心眼都很大。

虽然小时候去他们家玩过,但是我与他们兄弟并没有多少交集。
我后来念初中、高中、大学,他们则很早就去广州、深圳闯天下去了,干什么营生,我不知道。

张君伏法后的某一年,我寒假正好在家。在县城政府事业单位的大表姐回乡来拜访我父母。无意间就谈到了张君,说张君真是共和国有史以来第一悍匪啊。张君家离我们那也不远。我大表姐说,张君也就是个悍匪而已,王某某,那才是真正的江洋大盗。
大表姐随即问我,王某某是你同学吧?
我点点头,小学同学,一个村的,小时候没少受他欺负。
我表姐说,王某某被政府抓了,死缓。
我就问,他怎么了?
表姐就说,你同学牛B大了,组织了4000-5000人的黑社会,把深圳的世界珠宝博览会抢了。世博会啊,那是政府的脸面,政府还能放过他?要不是被抓,那可是张子强级别的江洋大盗呢。
我很无语。
我知道他很有志向,但是我从未想过组织几千人的黑社会团伙还当领导,也没想过干那么惊天动地的事情。
可惜了,那可是天生的领导才能呢,只是,终究没有走上正途。

wuzixu

后来听说用钱疏通关系,死缓变无期,无期变有期,现在大概已经出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