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21华氏度下露宿

q
qwxqwsean
楼主 (未名空间)

12/18

昨夜21华氏度下露宿

昨夜我十点多到家庭法院门廊打地铺。在那除我之外还是那五个人打地铺。那个白男用三合板搭的小房子还在,但与昨天的稍微不同,应该是昨天他搭的小房已经被强拆,然后他傍晚回来,又重新搭了一个小房子。他的物品应该没有丢失,我相信工作人员把他的房子拆除后,都扔到马路对面的大垃圾堆里,而那个垃圾堆暂时不会清运,所以他可以把他的物品再捡回来。

我清晨四点起来小便时,正好看见他正在拆除他的房子,正在收拾行李离开。昨天和今天他都是早上四点多起床离开,貌似他有工作,并且是上早班。

不过他搭个房子只睡几个小时就拆除,太费工了。这小子还是蛮能干的,就是太笨。在这样的场合露宿,像其他露宿者一样用纸板垫垫就行了。

那个黑妇仍然用纸板隔成一个没房顶的格子间睡在里面。另三个半白男仍然是用纸板垫地上。一个人有肥大的睡袋,另两个人用几层毯子盖着睡。

这些人都很早起,五点多就离开,可能都要上班。我则是睡到6:39起床,当时他们已
经全离开了。

21华氏度并不冷。我仍然没有使用毯子和褥子,主要用几个垃圾袋,但增加了我昨天用捡的遮阳伞布做的睡袍,并增加了两张半张床单大小的布。

所以如果我增用我的薄毯子和薄褥子,以及一顶充当被子用的帐篷布,再加几张瓦楞纸板,我应该可以在零下20摄氏度露宿。

今晚天气预报19华氏度,我露宿应该毫无困难。我和别人露宿的主要区别是我用料很少,几乎不使用被子褥子毯子,没有专业的睡袋,也不搭帐篷。

早上起来,我去中山公园的二楼的亭子看了看。有8-10个人正在那里露宿。主要是洋人。有一个貌似三十岁的白妇,坐在睡袋里发呆,她旁边有个空着但显然有人睡的位置,可能是她老公睡她旁边,可能外出去上厕所或买早餐了。

有三个可能是老墨用废纸板搭成半永久的小房子,工作人员不强拆,就变成了半永久结构。

还有两个人在地上垫些纸板睡在上面,睡袋和铺盖很臃肿。

我以前不愿在中山公园这个亭子露宿,因为墙角到处都是尿。现在这个亭子已经被这些人睡了几个月了,估计现场的尿不多了。

所以我在考虑是否在这个亭子露宿。它的缺点是要爬一层楼的楼梯,有点麻烦,但也不妨带着我的八十斤行李爬。

二是亭子里风大,几乎没有好的避风的地方。但也不妨。

我最忌讳的现场的尿,目前貌似不严重。

在这个亭子露宿一一好处是可以睡一整天24小时都没人管,不像我在法院门廊6:30基
本上必须起床离开。法院的几个上早班的警察貌似7点不到就在门廊站岗。

在这个亭子里还可以用纸板搭成半永久的窝棚,不需要每天起床时拆除。

在这个亭子睡觉有个缺点是半夜下楼小便时自己的财物不在自己的视线内。不像我在法院门廊露宿,走开几十米小便时能远远的看到自己打的地铺。

我可能这两天试着在这个亭子露宿一晚,看尿味重不重。不过我对在法院门廊露宿已经满意,虽然需要在早上六点半前起床。

然后我到运河街地铁站。七十岁黑男仍在这摆摊,估计他已经在这里摆摊几十年了。

这个地铁站是我在唐人街能找到的唯一一个能取暖的地方,我不懂为啥其他流浪者不来。除此之外并没有其它地方能取暖。我在零摄氏度的户外呆几个小时就觉得浑身没热气,手冰凉。 之前气温还在零上时我就被冻得不爽,现在零下的天气,我觉得自己必须
每天来这取暖。

我吃了根油条当早餐。

我靠墙坐在地上打发时间,突然一个华妇交给我一个毛毯,盛情难却,我收下了。不过我并不需要这个毯子,因为我目前的衣物已经够了,而且我的行李已经过大过重。

以我目前的行李尺寸,不仅仅是避难所不准我带着行李车,即使我拆掉行李车,拎着大包都不一定让我进。这个华妇又送给我这个毯子,使我的行李越发巨大。

不过我收下了这个毯子,并不舍得扔掉。查看一下,认为它有两个用途,一是对折后当褥子,二是我把它用刀切了两个洞,又用针线缝钉上三根细绳,把它改造成一个超级棉背心。我用电梯的玻璃当镜子照了照,这件超级棉背心像是爱斯基摩人的装备。

把它改成棉背心后,不妨碍它做褥子的功能。我并不需要这个毯子,但既然收下了,今晚打地铺就用它当褥子吧。

g
gjq

老邱有手机了,以后还是多发点图吧
costco

老邱你今天来晚了,今天的炒作话题是书
huluanbang

老邱真的睡外面吗?为什么要这样呢?随着一个中歺馆打工也行吗?还是习惯自由生活方式吧?

BCFnoodle

无图言屌
m
mitchemist

期待明天central park的冒险记录
Remfei

是真的 还是行为艺术?

Volvo12

上图啊,上图,让我们看看未名空间的发帖激励员是不是真的露宿街头。

【 在 gjq (不好啦,咕咚掉到井里啦) 的大作中提到: 】
: 老邱有手机了,以后还是多发点图吧

c
ccsdccsd

你要不留个账号吧,捐个100,大家都是中国人,出门一时不便也是常有的事

fhnan

麻痹的 我还没流浪汉们勤劳。自从在家上班 我都是九点以后起床

c
coho18

你到哪里刷牙和大便?

盹盹盹

【在qwxqwsean(qiu)的大作中提到:】
:12/18
:昨夜21华氏度下露宿
:昨夜我十点多到家庭法院门廊打地铺。在那除我之外还是那五个人打地铺。那个白男用三合板搭的小房子还在,但与昨天的稍微不同,应该是昨天他搭的小房已经被强拆,然后他傍晚回来,又重新搭了一个小房子。他的物品应该没有丢失,我相信工作人员把他的房子拆除后,都扔到马路对面的大垃圾堆里,而那个垃圾堆暂时不会清运,所以他可以把他的物品再捡回来。
:我清晨四点起来小便时,正好看见他正在拆除他的房子,正在收拾行李离开。昨天和今天他都是早上四点多起床离开,貌似他有工作,并且是上早班。
:不过他搭个房子只睡几个小时就拆除,太费工了。这小子还是蛮能干的,就是太笨。在这样的场合露宿,像其他露宿者一样用纸板垫垫就行了。
:那个黑妇仍然用纸板隔成一个没房顶的格子间睡在里面。另三个半白男仍然是用纸板垫地上。一个人有肥大的睡袋,另两个人用几层毯子盖着睡。
:这些人都很早起,五点多就离开,可能都要上班。我则是睡到6:39起床,当时他们已
:经全离开了。
:21华氏度并不冷。我仍然没有使用毯子和褥子,主要用几个垃圾袋,但增加了我昨天用捡的遮阳伞布做的睡袍,并增加了两张半张床单大小的布。
:所以如果我增用我的薄毯子和薄褥子,以及一顶充当被子用的帐篷布,再加几张瓦楞纸板,我应该可以在零下20摄氏度露宿。
:..........
a
aqqq

中山公园是哪里?
中央公园??
老邱以后多发点照片吧

【 在 qwxqwsean (qiu) 的大作中提到: 】
: 12/18
: 昨夜21华氏度下露宿
: 昨夜我十点多到家庭法院门廊打地铺。在那除我之外还是那五个人打地铺。那个白男用
: 三合板搭的小房子还在,但与昨天的稍微不同,应该是昨天他搭的小房已经被强拆,然
: 后他傍晚回来,又重新搭了一个小房子。他的物品应该没有丢失,我相信工作人员把他
: 的房子拆除后,都扔到马路对面的大垃圾堆里,而那个垃圾堆暂时不会清运,所以他可
: 以把他的物品再捡回来。
: 我清晨四点起来小便时,正好看见他正在拆除他的房子,正在收拾行李离开。昨天和今
: 天他都是早上四点多起床离开,貌似他有工作,并且是上早班。
: 不过他搭个房子只睡几个小时就拆除,太费工了。这小子还是蛮能干的,就是太笨。在
: ...................

F250


为啥那些有工作早起的人还露宿街头?

盹盹盹

q
qwxqwsean

你不在纽约,关注哪里是中山公园干啥?

我在纽约,我不关心洛杉矶的哪个公园在哪里。

【 在 aqqq (丑丑) 的大作中提到: 】
: 中山公园是哪里?
: 中央公园??
: 老邱以后多发点照片吧

c
coho18

省下租金

盹盹盹

【在F250(帝城春欲暮,能饮一杯无)的大作中提到:】
:为啥那些有工作早起的人还露宿街头?
:盹盹盹
F250


可以去我们中餐馆工作,包吃包住

盹盹盹

【 在 coho18 (coho) 的大作中提到: 】
: 省下租金
: 盹盹盹
: :为啥那些有工作早起的人还露宿街头?
: :盹盹盹

q
qwxqwsean

虽然还没能验证,但我估计我能做到在不使用户外专业用品的情况下,在负十五摄氏度下露宿,达到专业背包客的入门级的水平。
t
thewild1


这篇不错。

“然后我到运河街地铁站。七十岁黑男仍在这摆摊,估计他已经在这里摆摊几十年了。”
q
qwxqwsean

我觉得正牌的背包客可以在无专业装备时在零下20摄氏度露宿。

如果使用专业装备,则可以在任何低温下露宿,包括南极洲。
c
coho18

你到哪里刷牙和大便?

盹盹盹

【在qwxqwsean(qiu)的大作中提到:】
:我觉得正牌的背包客可以在无专业装备时在零下20摄氏度露宿。
:如果使用专业装备,则可以在任何低温下露宿,包括南极洲。
d
datada

看了看,这个老邱不像真的。
bobolan88

看成零下21华氏度,吓了一跳。
Volvo12

未名空间的大老板赶紧管管吧,你们雇佣的激励员,发帖说你们让他们大冬天露宿街头,显然是嫌弃5毛/贴太少,太丢你们的脸了。

【 在 Volvo12 (胖头熊) 的大作中提到: 】
: 上图啊,上图,让我们看看未名空间的发帖激励员是不是真的露宿街头。

T
TazBingo

四点撒尿?肾虚

Bodhidharma

运河街地铁站,有谁过去确认一下,起码那个七十多的老黑肯定在
calcityloan

纽约蔓哈顿唐人街的哥伦布公园,因为里面立了孙中山的铜像。华人都称之为中山公园。

【 在 aqqq (丑丑) 的大作中提到: 】
: 中山公园是哪里?
: 中央公园??
: 老邱以后多发点照片吧

RedAppleQ

中山公园 Columbus Park
运河街地铁站 Canal St Subway station
家庭法院 New York County Family Court

big7

老邱你当时为啥不留在洛杉矶呢,冬天也好过些。

【 在 calcityloan (台北市委) 的大作中提到: 】
: 纽约蔓哈顿唐人街的哥伦布公园,因为里面立了孙中山的铜像。华人都称之为中山公园。

M
Melaka

老邱,我送给你的毛毯就这样被你剪成背心儿了。

【 在 qwxqwsean (qiu) 的大作中提到: 】
: 12/18
: 昨夜21华氏度下露宿
: 昨夜我十点多到家庭法院门廊打地铺。在那除我之外还是那五个人打地铺。那个白男用
: 三合板搭的小房子还在,但与昨天的稍微不同,应该是昨天他搭的小房已经被强拆,然
: 后他傍晚回来,又重新搭了一个小房子。他的物品应该没有丢失,我相信工作人员把他
: 的房子拆除后,都扔到马路对面的大垃圾堆
d
dlc


本版难道一个在纽约的将军都没有吗?

地址已经如此清晰具体

【 在 RedAppleQ (Red Apple) 的大作中提到: 】
: 中山公园 Columbus Park
: 运河街地铁站 Canal St Subway station
: 家庭法院 New York County Family Court

big7

这就是老邱活动场所,看来很萧瑟啊。

老邱我劝你还是放弃你的行李了,已经成了你前进的包袱了。
【 在 dlc (dalaocu) 的大作中提到: 】
: 本版难道一个在纽约的将军都没有吗?
: 地址已经如此清晰具体

Cadillaclee

服了你丫挺的了
Cadillaclee

哈哈
【 在 Melaka (马六儿) 的大作中提到: 】
: 老邱,我送给你的毛毯就这样被你剪成背心儿了。

tmh

为啥不买个南极用的帐篷和睡袋呢?很贵吗?

【 在 qwxqwsean (qiu) 的大作中提到: 】
: 12/18
: 昨夜21华氏度下露宿
: 昨夜我十点多到家庭法院门廊打地铺。在那除我之外还是那五个人打地铺。那个白男用
: 三合板搭的小房子还在,但与昨天的稍微不同,应该是昨天他搭的小房已经被强拆,然
: 后他傍晚回来,又重新搭了一个小房子。他的物品应该没有丢失,我相信工作人员把他
: 的房子拆除后,都扔到马路对面的大垃圾堆里,而那个垃圾堆暂时不会清运,所以他可
: 以把他的物品再捡回来。
: 我清晨四点起来小便时,正好看见他正在拆除他的房子,正在收拾行李离开。昨天和今
: 天他都是早上四点多起床离开,貌似他有工作,并且是上早班。
: 不过他搭个房子只睡几个小时就拆除,太费工了。这小子还是蛮能干的,就是太笨。在
: ...................

Cadillaclee


【 在 RedAppleQ (Red Apple) 的大作中提到: 】
: 中山公园 Columbus Park
: 运河街地铁站 Canal St Subway station
: 家庭法院 New York County Family Court

choke88

嗯,老邱厉害了!零下几度的户外如果我不生堆营火准会冻死的,今时不同往日鸟LOL

s
sanhuanlu

不看新闻啊?两年前CNN报道过纽约中央公园无家可归者,其中二十多还是四十多人在
纽约市政府工作,具体数字记不确切了。工资负担不起房租。那以后才注意到,各地露宿街头者中竟然有一些有固定工作的,并非全是吸毒不能自拔的。

【 在 F250 (帝城春欲暮,能饮一杯无) 的大作中提到: 】
: 为啥那些有工作早起的人还露宿街头?
: 盹盹盹

snakeworld

老邱这么多年为什么不得病有,也没有冻死,饿死,或者被人打死,吸毒???

【 在 qwxqwsean (qiu) 的大作中提到: 】
: 12/18
:
: 昨夜21华氏度下露宿
:
: 昨夜我十点多到家庭法院门廊打地铺。在那除我之外还是那五个人打地铺。那个白男用
: 三合板搭的小房子还在,但与昨天的稍微不同,应该是昨天他搭的小房已经被强拆,然
: 后他傍晚回来,又重新搭了一个小房子。他的物品应该没有丢失,我相信工作人员把他
: 的房子拆除后,都扔到马路对面的大垃圾堆里,而那个垃圾堆暂时不会清运,所以他可
: 以把他的物品再捡回来。
:
: 我清晨四点起来小便时,正好看见他正在拆除他的房子,正在收拾行李离开。昨天和今
: 天他都是早上四点多起床离开,貌似他有工作,并且是上早班。
:
: 不过他搭个房子只睡几个小时就拆除,太费工了。这小子还是蛮能干的,就是太笨。在
: 这样的场合露宿,像其他露宿者一样用纸板垫垫就行了。
:
: 那个黑妇仍然用纸板隔成一个没房顶的格子间睡在里面。另三个半白男仍然是用纸板垫
: 地上。一个人有肥大的睡袋,另两个人用几层毯子盖着睡。
:
: 这些人都很早起,五点多就离开,可能都要上班。我则是睡到6:39起床,当时他们已
: 经全离开了。
:
: 21华氏度并不冷。我仍然没有使用毯子和褥子,主要用几个垃圾袋,但增加了我昨天用
: 捡的遮阳伞布做的睡袍,并增加了两张半张床单大小的布。
:
: 所以如果我增用我的薄毯子和薄褥子,以及一顶充当被子用的帐篷布,再加几张瓦楞纸
: 板,我应该可以在零下20摄氏度露宿。
:
: 今晚天气预报19华氏度,我露宿应该毫无困难。我和别人露宿的主要区别是我用料很少
: ,几乎不使用被子褥子毯子,没有专业的睡袋,也不搭帐篷。
:
: 早上起来,我去中山公园的二楼的亭子看了看。有8-10个人正在那里露宿。主要是洋人
: 。有一个貌似三十岁的白妇,坐在睡袋里发呆,她旁边有个空着但显然有人睡的位置,
: 可能是她老公睡她旁边,可能外出去上厕所或买早餐了。
:
: 有三个可能是老墨用废纸板搭成半永久的小房子,工作人员不强拆,就变成了半永久结
: 构。
:
: 还有两个人在地上垫些纸板睡在上面,睡袋和铺盖很臃肿。
:
: 我以前不愿在中山公园这个亭子露宿,因为墙角到处都是尿。现在这个亭子已经被这些
: 人睡了几个月了,估计现场的尿不多了。
:
: 所以我在考虑是否在这个亭子露宿。它的缺点是要爬一层楼的楼梯,有点麻烦,但也不
: 妨带着我的八十斤行李爬。
:
: 二是亭子里风大,几乎没有好的避风的地方。但也不妨。
:
: 我最忌讳的现场的尿,目前貌似不严重。
:
: 在这个亭子露宿一一好处是可以睡一整天24小时都没人管,不像我在法院门廊6:30基
: 本上必须起床离开。法院的几个上早班的警察貌似7点不到就在门廊站岗。
:
: 在这个亭子里还可以用纸板搭成半永久的窝棚,不需要每天起床时拆除。
:
: 在这个亭子睡觉有个缺点是半夜下楼小便时自己的财物不在自己的视线内。不像我在法
: 院门廊露宿,走开几十米小便时能远远的看到自己打的地铺。
:
: 我可能这两天试着在这个亭子露宿一晚,看尿味重不重。不过我对在法院门廊露宿已经
: 满意,虽然需要在早上六点半前起床。
:
: 然后我到运河街地铁站。七十岁黑男仍在这摆摊,估计他已经在这里摆摊几十年了。:
: 这个地铁站是我在唐人街能找到的唯一一个能取暖的地方,我不懂为啥其他流浪者不来
: 。除此之外并没有其它地方能取暖。我在零摄氏度的户外呆几个小时就觉得浑身没热气
: ,手冰凉。 之前气温还在零上时我就被冻得不爽,现在零下的天气,我觉得自己必须
: 每天来这取暖。
:
: 我吃了根油条当早餐。
:
: 我靠墙坐在地上打发时间,突然一个华妇交给我一个毛毯,盛情难却,我收下了。不过
: 我并不需要这个毯子,因为我目前的衣物已经够了,而且我的行李已经过大过重。
:
: 以我目前的行李尺寸,不仅仅是避难所不准我带着行李车,即使我拆掉行李车,拎着大
: 包都不一定让我进。这个华妇又送给我这个毯子,使我的行李越发巨大。
:
: 不过我收下了这个毯子,并不舍得扔掉。查看一下,认为它有两个用途,一是对折后当
: 褥子,二是我把它用刀切了两个洞,又用针线缝钉上三根细绳,把它改造成一个超级棉
: 背心。我用电梯的玻璃当镜子照了照,这件超级棉背心像是爱斯基摩人的装备。
:
: 把它改成棉背心后,不妨碍它做褥子的功能。我并不需要这个毯子,但既然收下了,今
: 晚打地铺就用它当褥子吧。
l
libaliu

行李里除了证件,还有些衣服等贵重物品。有些人说让我丢了行李行动方便,我是不同意的,一个人连行李都没有,和条咸鱼有什么区别?
o
outdoor2

你是老邱小号?

【 在 libaliu () 的大作中提到: 】
: 行李里除了证件,还有些衣服等贵重物品。有些人说让我丢了行李行动方便,我是不同
: 意的,一个人连行李都没有,和条咸鱼有什么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