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论语言的,都不懂语言是活的吗?

Lishu008
楼主 (未名空间)

所有语言都是在生长期的

也就是说作为一种编码

没一个基本单位,字母,或者汉字,它的意义,用法,都随社会发展变化的。

汉字数量多,学的难,可想而知,会有大量涵义冗余,这对单纯传达特定信息是不利的。

但对描述一些事物,让你展开丰富联想。又是有利的。

其结果就是汉语诗歌带给你的享受,和英语比

就是火锅和麦当劳的区别。我们的感官更享福。

至于未来怎样,我认为英语也有不利,就是新词,专业词太多,最后其实实际编码量也不比汉语少。但这些专业词应用场合又太特定,结果就是词那么多,但对语言丰富性毫无帮助。

m
magliner

说的太对了。 都说莎士比亚写诗好, 前一阵我闲得无聊找来一看, 简直不忍直视; 又找了英语世界其他几位诗人,也就是校园民谣的水平,然后用几个古英语,thou,
thee什么的。

中国小学生学校就学古诗的, 300首肯定不会,但10首20首肯定没问题; 美国学校根
本不学诗词。 想学诗词, 还不如去教会学赞美诗hymns, 层次比古诗差得远了, 但意思还是到位的。
D
DaDaNiu

你不能按现代的标准要求古代的东西啊

你咋不说出土的青铜器还不如你家的铁锅好用呢?

中国的也差不多,你找本论语翻翻,老孔说的那些话,按现代人的眼光看,好多也都是莫名其妙的屁话

【 在 magliner (magliner) 的大作中提到: 】
: 说的太对了。 都说莎士比亚写诗好, 前一阵我闲得无聊找来一看, 简直不忍直视;
: 又找了英语世界其他几位诗人,也就是校园民谣的水平,然后用几个古英语,thou,
: thee什么的。
: 中国小学生学校就学古诗的, 300首肯定不会,但10首20首肯定没问题; 美国学校根
: 本不学诗词。 想学诗词, 还不如去教会学赞美诗hymns, 层次比古诗差得远了, 但意
: 思还是到位的。

y
yizhimajia

说得很好

nobrain

还以为你要讨论系渣渣
h
hardpack

“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生亦我所欲,所欲有甚于生者,故不为苟得也;死亦我所恶,所恶有甚于死者,故患有所不辟也。”

能说出这样话的现代人也没几个。

【 在 DaDaNiu (大大牛)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不能按现代的标准要求古代的东西啊
: 你咋不说出土的青铜器还不如你家的铁锅好用呢?
: 中国的也差不多,你找本论语翻翻,老孔说的那些话,按现代人的眼光看,好多也都是
: 莫名其妙的屁话

zeami

你这个太沉重了
至若春和景明,波澜不惊,上下天光,一碧万顷,
沙鸥翔集,锦鳞游泳,岸芷汀兰,郁郁青青。

【 在 hardpack (hardpack) 的大作中提到: 】
“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生亦我所欲,所欲有甚于生者,故不为苟得也;死亦我所恶,所恶有甚于死者,故患有所不辟也。”

能说出这样话的现代人也没几个。

【 在 DaDaNiu (大大牛)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不能按现代的标准要求古代的东西啊
: 你咋不说出土的青铜器还不如你家的铁锅好用呢?
: 中国的也差不多,你找本论语翻翻,老孔说的那些话,按现代人的眼光看,好多也都是
: 莫名其妙的屁话

Amorphou

我们对中文作品的偏爱更可能是文化性的,加上我们阅读的英文(或其他语言)的文学作品不见得多。

英语也有很多令人欣赏的文字,不比我所读过的中文作品差。比如下面的一段译文,我第一次读了就一直记着

the vast tide of days move slowly. Day and night come up and go down with
unfailing regularity, like the ebb and flow of an infinite ocean. Weeks and months go by, and then begin again, and the succession of days is like one
day.

the day is immense, inscrutable, marking the even beat of light and darkness, and the beat of the life of the torpid creature dreaming in the depth of
his cradle, -- his imperious needs, sorrowful or glad, -- so regular that
the night and day that bring them seem by them to be brought about.

又比如雪莱的14行,Ozymandias ,韵律意境都不输给唐诗。

I met a traveller from an antique land
Who said: Two vast and trunkless legs of stone
Stand in the desert. Near them, on the sand,
Half sunk, a shattered visage lies, whose frown,
And wrinkled lip, and sneer of cold command,
Tell that its sculptor well those passions read
Which yet survive, stamped on these lifeless things,
The hand that mocked them and the heart that fed:
And on the pedestal these words appear:
'My name is Ozymandias, king of kings:
Look on my works, ye Mighty, and despair!'
Nothing beside remains. Round the decay
Of that colossal wreck, boundless and bare
The lone and level sands stretch far away

【 在 Lishu008 (梨树请吃鸡) 的大作中提到: 】
: 所有语言都是在生长期的
: 也就是说作为一种编码
: 没一个基本单位,字母,或者汉字,它的意义,用法,都随社会发展变化的。
: 汉字数量多,学的难,可想而知,会有大量涵义冗余,这对单纯传达特定信息是不利的。
: 但对描述一些事物,让你展开丰富联想。又是有利的。
: 其结果就是汉语诗歌带给你的享受,和英语比
: 就是火锅和麦当劳的区别。我们的感官更享福。
: 至于未来怎样,我认为英语也有不利,就是新词,专业词太多,最后其实实际编码量也
: 不比汉语少。但这些专业词应用场合又太特定,结果就是词那么多,但对语言丰富性毫
: 无帮助。

Amorphou

说得不错。应该改名叫“啥是诗啊”

【 在 magliner (magliner) 的大作中提到: 】
: 都说莎士比亚写诗好, 前一阵我闲得无聊找来一看, 简直不忍直视;
: 又找了英语世界其他几位诗人,也就是校园民谣的水平,然后用几个古英语,thou,
: thee什么的。

Lishu008

第一部分有点日月之行,若出其中的味道

但你看汉语就八个字符信息不重复

他这个里面大量的日,夜,光明,黑暗的重复

读起来总感觉单位时间内信息摄入不足,不过瘾

【 在 Amorphou(阿毛)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们对中文作品的偏爱更可能是文化性的,加上我们阅读的英文(或其他语言)的文学

: 作品不见得多。

: 英语也有很多令人欣赏的文字,不比我所读过的中文作品差。比如下面的一段译文,我

: 第一次读了就一直记着

: the vast tide of days move slowly. Day and night come up and go down
with

: unfailing regularity, like the ebb and flow of an infinite ocean.
Weeks and

: months go by, and then begin again, and the succession of days is like one

: day.

: the day is immense, inscrutable, marking the even beat of light and
darkness

: , and the beat of the life of the torpid creature dreaming in the
depth of
: ...................

Amorphou

我觉得这是文化上的倾向。中文更喜欢简练,让读者去体悟。西人喜欢把一件事情反复咂摸,翻来覆去的多角度倒腾。

【 在 Lishu008 (梨树请吃鸡) 的大作中提到: 】
: 第一部分有点日月之行,若出其中的味道
: 但你看汉语就八个字符信息不重复
: 他这个里面大量的日,夜,光明,黑暗的重复
: 读起来总感觉单位时间内信息摄入不足,不过瘾
:
: 我们对中文作品的偏爱更可能是文化性的,加上我们阅读的英文(或其他语言)
: 的文学
:
: 作品不见得多。
:
: 英语也有很多令人欣赏的文字,不比我所读过的中文作品差。比如下面的一段译
: 文,我
:
: 第一次读了就一直记着
: ...................

iDemocracy

楼主是家里穷不给你买书报班的。以后自己娃也别上学,跟你一样最好。
s
sgzhang


你这个雪莱让我想起一个笑话:

美国大学生诗歌决赛,最后两位是哈佛生和红脖生,要求在1分钟写诗,
结尾必须是TIMBATU

哈佛第一个上场,20秒不到成诗:

travel in the desert land
dusty on the caravan
men on camels, two by two
destination----timbatu

观众大哗,不知道洪波怎么办?

洪波上场,10秒不知所措,20秒脸色变白
30秒流汗,40秒发抖,50秒喘气

59秒他蹦起来,喊出以下诗:

Tim and I, a hunting went
met 3 whores in a pop up tent
they were 3, we were 2
so I butt one, Tim butt two...

【 在 Amorphou (阿毛)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们对中文作品的偏爱更可能是文化性的,加上我们阅读的英文(或其他语言)的文学
: 作品不见得多。
: 英语也有很多令人欣赏的文字,不比我所读过的中文作品差。比如下面的一段译文,我
: 第一次读了就一直记着
: the vast tide of days move slowly. Day and night come up and go down with : unfailing regularity, like the ebb and flow of an infinite ocean. Weeks
and
: months go by, and then begin again, and the succession of days is like one
: day.
: the day is immense, inscrutable, marking the even beat of light and
darkness
: , and the beat of the life of the torpid creature dreaming in the depth of
: ...................

a
abyssdragon

汉语的专业术语既简单易懂又精确
Amorphou

哈哈

【 在 sgzhang (sgzhang)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这个雪莱让我想起一个笑话:
: 美国大学生诗歌决赛,最后两位是哈佛生和红脖生,要求在1分钟写诗,
: 结尾必须是TIMBATU
: 哈佛第一个上场,20秒不到成诗:
: travel in the desert land
: dusty on the caravan
: men on camels, two by two
: destination----timbatu
: 观众大哗,不知道洪波怎么办?
: 洪波上场,10秒不知所措,20秒脸色变白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