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雪停了,我又啥也没干

q
qwxqwsean
楼主 (未名空间)

12/17

今天雪停了,我又啥也没干

今天中午雪停了,一整天我都没做事。

我在街边给手机充电,发现在零摄氏度充电很难充的进去,充了半个小时只增加1%的电。

我见马路对面一个六层的楼,下午时有冰雪,夹带着冰瘤子从高空坠落,摔在人行道上,由此我想,在高楼多的市区,每年冬天会有多少行人被冰瘤子砸死。设想一斤重的冰瘤子从十楼高度坠落,击中人的头顶,应该可以把人砸死。

傍晚我又看见一个40岁华男,讲广州白话,拖着一个偷来的带轮子的塑料垃圾桶,一边走,一边指手画脚地恶骂一个他想像的人。这明显是个精神病患者。在美国,精神病算残疾人,有很多福利,或者可以被关进精神病院,生活也有保障。但这些福利是要申请才会有。他是精神病患者,那么主要靠他的家人为他申请福利。如果真的没人照顾,一个精神病患者不一定能生存。

比如今天晚上最低气温21华氏度,这个精神病患者穿着薄羽绒服,不一定能在21华氏度下活着过夜。当然这里是闹市区,如果他冻昏倒了,一般会有人帮他叫救护车。

一般人不会愿意帮他,因为他的症状是在恶骂一个他假想的人,谁靠近他都可能被恶骂,说不定被打被杀。所以他这样的骂街精神病患者,没有路人愿意帮,但他如果冻昏迷了,则可以帮。 或者愿意多管闲事的警察也可以把他逮捕,或者把他击毙,然后他的
家人如果打民事官司可以得到政府的几十万美元赔偿。

不过我估计这个精神病患者有地方住,并且知道回家。他盗窃这个垃圾桶,也说明他会动脑子。这个垃圾桶盖子上有个标签“paper”,说明是某公司用来装废纸的垃圾桶,
这种桶一般干净,并且有轮子,貌似有至少五十升的容积,用来当行李车不错。他偷这个桶,说明他脑子正常,也就说明他如果有住处的话,他会知道怎么回家,也就不会被冻死。

然后我又回到运河街地铁站取暖,这个七十岁黑男显然整天在这里,可能每天都在这里,他摆摊卖香,但一整天一根也卖不掉,营业额是零。

他貌似一天只吃一顿饭。他昨天傍晚从中餐馆买了一套盒饭,今天傍晚他没买食品,也不知道他今天一整天吃饭了没有,我今天断续地在这地铁站里取暖,没见到他吃东西。我讨厌他把尿倒进走廊的下水道,不想主动过问他。

他昨天买盒饭的餐馆是food station,我今天看见了,是一个小的中餐馆,门上写着,三菜一汤7.25元,四菜一汤8.5美元。我没进去问,我不会买这么贵的东西。超市里的
类似的盒饭也就五六元,餐馆卖八元,可能还要加税。

纽约州明面上不准用粮票买热食,但也不是非常严格地执行,比如据说麦当劳就明着收粮票卖快餐,因为是卖给流浪者。然后就是怎么鉴定流浪者,一定要穿的脏又破,满身臭气的人才算流浪者吗?我在中城见到一些大超市可以用粮票买熟食和热食,唐人街也有个别超市卖。

其它很多州都可以用粮票在餐馆消费,纽约州不准,显得落后。

我猜这个七十岁黑男一天只吃一顿,理由之一是他昨天傍晚买的盒饭我估价十美元。我一个月有204美元粮票,他是老人,金额可能比我高,不过估计最多三百美元。他买一
个盒饭就花了十美元,那么他的粮票就只够他一天吃一顿。

我今天吃盒饭花了八美元,这还是尽力买便宜打折食品的结果,按这样消费,我的每月204美元粮票是不够的。我的粮票以前从来吃不完,是因为我买生的食材自己煮。如果
买熟食的话,这个定额是不够吃的。

这个七十岁黑男去餐馆买盒饭,也说明他不节俭。按理为了省钱,应该去超市买面包罐头水果,但他似乎不这么买。

我一见到三菜一汤7.25美元就吓跑了,哪里敢买,我的204美元每月的粮票是不能这么
花的。

今天我还修了电梯。运河街地铁站的电梯不走了,我上楼去查看,发现是电梯门被卡住了不能关上了,我就把电梯门拽着强行关上,它就可以正常运行了。电梯门当时可能被杂物或冰卡住了。其他人估计没几个人敢这么干。见电梯坏了,就乖乖等电工来修。我没法等,因为我需要用这个电梯运我的行李。
ratzinger

最后修电梯这段很传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