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我在雪中露宿

q
qwxqwsean
楼主 (未名空间)

12/17

昨夜我在雪中露宿

昨夜十点, 我和摆摊的七十岁黑男同时离开运河街地铁站, 他问我去哪过夜, 我说去家庭法院的门廊。我没问他去哪过夜。

在家庭法院门廊除我之外还有五个人在那打地铺。一个黑妇和四个男的, 我只见过其中两三个人的脸, 是白男。

门廊挡雪不完全, 风夹着粉状的雪粒可以飘进任何角落。外面下大雪, 门廊里下小雪, 一夜可以落一厘米厚的雪粉。

一个白男用三合板搭了个小棚屋, 看似先进, 实际上费工, 次日必须拆除。我三点出街边小便时见他站在他的棚子外踱步, 毫无睡意。到六点我起床时他已经离去。他的小棚子未拆, 里面还有他的很厚的大棉被和杂物。我认为白天一定会被法院的工作人员拆除扔掉。他在法院门廊搭棚子, 清早之前又不拆除, 必会被强拆, 影响会很坏。

纽约市虽然允许在公共场所露宿和搭帐篷, 但绝大多数公司和单位的地界不准露宿, 会有工作人员驱赶。家庭法院门廊允许露宿, 是院长的慈悲。这小子在法院门廊搭棚子又不自己拆除, 等于向法院的管理人员挑衅, 把人家惹恼了, 改变政策, 不准再让任何人在门廊露宿是可能的。所以这小子可能连累其他需要露宿的人。

而且如果工作人员把他的棚子强拆, 扔掉他留在棚子里的被子啥的, 会使他感到受伤害, 会导致他报复, 不知道他会怎么报复。总之我觉得这小子在法院门廊搭棚子又不拆掉, 后果会严重。

另三个可能白男是在法院门廊露宿的常客, 可能常年如此。他们在早上五点二十起床, 五点半多就离开。我猜他们有工作去上班。其中一个人有个很肥大的睡袋。我见他的睡袋表面都被雪粉弄湿了。另两个人的行李极少, 只有一个背包, 背包里是露宿用品, 他们打地铺的主要材料是从附近捡的瓦楞纸箱, 早上起来就把纸箱扔掉, 背个包就离去。

还有一个黑妇, 穿长羽绒袍, 她用纸箱把自己睡觉的地方隔成一个格子挡风。

我则用瓦楞纸板垫在地上, 地面是一层盐水, 昨夜是我第一次在打地铺时使用纸板, 必须要隔开地面的盐水。然后因为风夹着雪粉乱飞, 我在身上又盖一层纸板, 把额头要挡住, 否则雪粉能拐弯飘进来落在我的脸上。

在雪中露宿挺麻烦, 主要就是因为风会夹着雪粉落在脸上。头脸必须用硬板完全挡住。

我六点半离开家庭法院的门廊, 街上的雪至少十厘米厚, 我拖着行李车十分吃力。

然后我又来到运河街地铁站。见那个七十岁黑男早已在这摆摊。我没和他说话, 但我不太相信他昨夜露宿。老人应该有免费的老人公寓吧? 他的推车上的看似用于露宿的用
品, 大纸板应该是他白天用于临时休息的, 而大塑料布应该是他用于包裹他的推车的, 我估计他有公寓住, 比如他的推车必须留在室外楼下, 那么就需要用大塑料布把车包起来。

运河街地铁站里只有我和这个黑老头在闲坐。我不知道其他流浪者躲到哪里去了, 这暴风雪中, 我只能到这运河街地铁站里避雪, 而且这有暖气。我并无其它地方可去。那么其他流浪者难道有更好的去处? 似乎不大可能呀。

我在地铁站里把我前天捡的遮阳伞布用小刀切成一个睡觉用的长袍, 缝了几针。我把电梯门的玻璃当镜子照, 这袍子类似于阿拉伯长袍, 或中国的和尚袍, 但显得粗制滥造难看, 但可以穿着步行。

我把切下的多余的布切掉锐角, 变成一张1/3大的床单, 切下的两块红领巾大小的碎布
就扔了。

我这个袍子可能是世界上唯一一件用遮阳伞布改装成的袍子。

然后我吃咸干花生当早餐。

然后我目睹70岁黑老头在地铁站里小便。他站在墙根, 背对着监控摄像头, 用一个喝水用的纸杯接尿, 然后再把尿倒进下水道。我认为他应该把尿存在瓶子里, 等他离开时倒在街边。他把尿倒进地铁站走廊的下水道, 会使走廊的空气有尿味。

我靠墙坐在地面, 屁股下垫着塑料布, 我一直都闻到空气中的尿味。我对这个黑老头把尿倒进走廊的下水道很不认可。

今天晚上如果还下雪, 我该怎么露宿? 有没有更好的办法挡住落在脸上的雪粉?

广大的混得滋润的傻叉们如果遇到需要在负一摄氏度的狂风暴雪中露宿会怎么做?

b
babyruth

扭腰太冷了,我们弗罗里达今天还7,8十度呢。早上去买早餐的时候经过小区教堂,看见4,5个无家可归者睡在教堂门口,不用担心雪天酷冷。
hlvc

厉害了在雪中露宿还能打这么多字LOL

【 在 qwxqwsean (qiu) 的大作中提到: 】
: 12/17
:
: 昨夜我在雪中露宿
:
: 昨夜十点, 我和摆摊的七十岁黑男同时离开运河街地铁站, 他问我去哪过夜, 我说去家
: 庭法院的门廊。我没问他去哪过夜。
:
: 在家庭法院门廊除我之外还有五个人在那打地铺。一个黑妇和四个男的, 我只见过其中
: 两三个人的脸, 是白男。
:
: 门廊挡雪不完全, 风夹着粉状的雪粒可以飘进任何角落。外面下大雪, 门廊里下小雪,
: 一夜可以落一厘米厚的雪粉。
:
: 一个白男用三合板搭了个小棚屋, 看似先进, 实际上费工, 次日必须拆除。我三点出街
: 边小便时见他站在他的棚子外踱步, 毫无睡意。到六点我起床时他已经离去。他的小棚
: 子未拆, 里面还有他的很厚的大棉被和杂物。我认为白天一定会被法院的工作人员拆除
: 扔掉。他在法院门廊搭棚子, 清早之前又不拆除, 必会被强拆, 影响会很坏。
:
: 纽约市虽然允许在公共场所露宿和搭帐篷, 但绝大多数公司和单位的地界不准露宿, 会
: 有工作人员驱赶。家庭法院门廊允许露宿, 是院长的慈悲。这小子在法院门廊搭棚子又
: 不自己拆除, 等于向法院的管理人员挑衅, 把人家惹恼了, 改变政策, 不准再让任何人
: 在门廊露宿是可能的。所以这小子可能连累其他需要露宿的人。
:
: 而且如果工作人员把他的棚子强拆, 扔掉他留在棚子里的被子啥的, 会使他感到受伤害
: , 会导致他报复, 不知道他会怎么报复。总之我觉得这小子在法院门廊搭棚子又不拆掉
: , 后果会严重。
:
: 另三个可能白男是在法院门廊露宿的常客, 可能常年如此。他们在早上五点二十起床,
: 五点半多就离开。我猜他们有工作去上班。其中一个人有个很肥大的睡袋。我见他的睡
: 袋表面都被雪粉弄湿了。另两个人的行李极少, 只有一个背包, 背包里是露宿用品, 他
: 们打地铺的主要材料是从附近捡的瓦楞纸箱, 早上起来就把纸箱扔掉, 背个包就离去。
:
: 还有一个黑妇, 穿长羽绒袍, 她用纸箱把自己睡觉的地方隔成一个格子挡风。
:
: 我则用瓦楞纸板垫在地上, 地面是一层盐水, 昨夜是我第一次在打地铺时使用纸板, 必
: 须要隔开地面的盐水。然后因为风夹着雪粉乱飞, 我在身上又盖一层纸板, 把额头要挡
: 住, 否则雪粉能拐弯飘进来落在我的脸上。
:
: 在雪中露宿挺麻烦, 主要就是因为风会夹着雪粉落在脸上。头脸必须用硬板完全挡住。
:
: 我六点半离开家庭法院的门廊, 街上的雪至少十厘米厚, 我拖着行李车十分吃力。
:
: 然后我又来到运河街地铁站。见那个七十岁黑男早已在这摆摊。我没和他说话, 但我不
: 太相信他昨夜露宿。老人应该有免费的老人公寓吧? 他的推车上的看似用于露宿的用
: 品, 大纸板应该是他白天用于临时休息的, 而大塑料布应该是他用于包裹他的推车的,
: 我估计他有公寓住, 比如他的推车必须留在室外楼下, 那么就需要用大塑料布把车包起
: 来。
:
: 运河街地铁站里只有我和这个黑老头在闲坐。我不知道其他流浪者躲到哪里去了, 这暴
: 风雪中, 我只能到这运河街地铁站里避雪, 而且这有暖气。我并无其它地方可去。那么
: 其他流浪者难道有更好的去处? 似乎不大可能呀。
:
: 我在地铁站里把我前天捡的遮阳伞布用小刀切成一个睡觉用的长袍, 缝了几针。我把电
: 梯门的玻璃当镜子照, 这袍子类似于阿拉伯长袍, 或中国的和尚袍, 但显得粗制滥造难
: 看, 但可以穿着步行。
:
: 我把切下的多余的布切掉锐角, 变成一张1/3大的床单, 切下的两块红领巾大小的碎布
: 就扔了。
:
: 我这个袍子可能是世界上唯一一件用遮阳伞布改装成的袍子。
:
: 然后我吃咸干花生当早餐。
:
: 然后我目睹70岁黑老头在地铁站里小便。他站在墙根, 背对着监控摄像头, 用一个喝水
: 用的纸杯接尿, 然后再把尿倒进下水道。我认为他应该把尿存在瓶子里, 等他离开时倒
: 在街边。他把尿倒进地铁站走廊的下水道, 会使走廊的空气有尿味。
:
: 我靠墙坐在地面, 屁股下垫着塑料布, 我一直都闻到空气中的尿味。我对这个黑老头把
: 尿倒进走廊的下水道很不认可。
:
: 今天晚上如果还下雪, 我该怎么露宿? 有没有更好的办法挡住落在脸上的雪粉?
:
: 广大的混得滋润的傻叉们如果遇到需要在负一摄氏度的狂风暴雪中露宿会怎么做?
freelikewind
https://www.amazon.com/s?k=tent&rh=n%3A1258595011&ref=dp_bc_aui_C_5
这些帐篷便宜的$60一个,能装3-4人。
就算找到偷渡妇,甚至将来有了小孩,也足够。
且安装容易,携带方便。

露营主要问题是褥子。有些空气床叠$30-50就能拿下。不然可以用瑜伽垫,
优点是隔温效果好,重量轻,可以卷起来方便携带。
有了褥子之后,可以买个睡袋,便宜,暖和,轻便。

【 在 qwxqwsean (qiu) 的大作中提到: 】
: 12/17
: 昨夜我在雪中露宿
: 昨夜十点, 我和摆摊的七十岁黑男同时离开运河街地铁站, 他问我去哪过夜, 我说去家
: 庭法院的门廊。我没问他去哪过夜。
: 在家庭法院门廊除我之外还有五个人在那打地铺。一个黑妇和四个男的, 我只见过其中
: 两三个人的脸, 是白男。
: 门廊挡雪不完全, 风夹着粉状的雪粒可以飘进任何角落。外面下大雪, 门廊里下小雪,
: 一夜可以落一厘米厚的雪粉。
: 一个白男用三合板搭了个小棚屋, 看似先进, 实际上费工, 次日必须拆除。我三点出街
: 边小便时见他站在他的棚子外踱步, 毫无睡意。到六点我起床时他已经离去。他的小棚
: ...................

l
llcare

太高档会不会被人抢了。。。。

【 在 freelikewind(像风一样自由) 的大作中提到: 】

: https://www.amazon.com/s?k=tent
h
hertzian

仅给帖主参考,屌丝也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cAvazgLBKw

q
qwxqwsean

我昨天捡了一个帐篷的布, 没有捡其配套的铁管。

帐篷的问题是也不能弄湿, 否则难携带。所以除非不得以, 并不能在雨雪中使用帐篷, 而是找地方避雨。

【 在 freelikewind(像风一样自由) 的大作中提到: 】

: https://www.amazon.com/s?k=tent
sleeper7

老邱太强了
这么冷,风雪交加,睡硬地
一大早起来发这么长的雄文
手机输入的,一个错字都没有
写的有模有样,要细节有细节
买买提第一网红就是牛
b
bluehaha

又省了不少钱,典型的要钱不要命
DHL1000

有没有凑到几个流浪女?相互取暖。

ykyh

老邱太牛了

【 在 qwxqwsean (qiu) 的大作中提到: 】
: 12/17
: 昨夜我在雪中露宿
: 昨夜十点, 我和摆摊的七十岁黑男同时离开运河街地铁站, 他问我去哪过夜, 我说去家
: 庭法院的门廊。我没问他去哪过夜。
: 在家庭法院门廊除我之外还有五个人在那打地铺。一个黑妇和四个男的, 我只见过其中
: 两三个人的脸, 是白男。
: 门廊挡雪不完全, 风夹着粉状的雪粒可以飘进任何角落。外面下大雪, 门廊里下小雪,
: 一夜可以落一厘米厚的雪粉。
: 一个白男用三合板搭了个小棚屋, 看似先进, 实际上费工, 次日必须拆除。我三点出街
: 边小便时见他站在他的棚子外踱步, 毫无睡意。到六点我起床时他已经离去。他的小棚
: ...................

Bodhidharma

这个好歹老婆孩子都能穿得起衣服哈

【 在 hertzian (hertzian) 的大作中提到: 】
: 仅给帖主参考,屌丝也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cAvazgLBKw

Bodhidharma

阿Q真能做

【 在 ykyh (可防可控,又快又好) 的大作中提到: 】
: 老邱太牛了
:
: 【 在 qwxqwsean (qiu) 的大作中提到: 】
: : 12/17
: : 昨夜我在雪中露宿
: : 昨夜十点, 我和摆摊的七十岁黑男同时离开运河街地铁站, 他问我去哪过夜, 我说去家
: : 庭法院的门廊。我没问他去哪过夜。
: : 在家庭法院门廊除我之外还有五个人在那打地铺。一个黑妇和四个男的, 我只见过其中
: : 两三个人的脸, 是白男。
: : 门廊挡雪不完全, 风夹着粉状的雪粒可以飘进任何角落。外面下大雪, 门廊里下小雪
: ,
: : 一夜可以落一厘米厚的雪粉。
: : 一个白男用三合板搭了个小棚屋, 看似先进, 实际上费工, 次日必须拆除。我三点出街
: : 边小便时见他站在他的棚子外踱步, 毫无睡意。到六点我起床时他已经离去。他的小棚
: : ...................
kazan

今天上菌斑第一件事就是看老邱是不是还活着
看到这个帖子放心了
calcityloan

老邱,你没把黑妇的联系方式留下来?勇敢一点,没准就能传宗接代了。
你要露宿也要找个好点的地方,最好可以固定住上一段时间的地方,在那边搭一个大点的,而且能抵挡风雨雪的露宿窝棚。这样一来就会有流浪妇愿意上你的窝棚搭伙。多半就能满足你现在最迫切的需求了。
G99991

丘八嫌黑妇太黑。

【 在 calcityloan (台北市委) 的大作中提到: 】
: 老邱,你没把黑妇的联系方式留下来?勇敢一点,没准就能传宗接代了。
: 你要露宿也要找个好点的地方,最好可以固定住上一段时间的地方,在那边搭一个大点
: 的,而且能抵挡风雨雪的露宿窝棚。这样一来就会有流浪妇愿意上你的窝棚搭伙。多半
: 就能满足你现在最迫切的需求了。

c
carfly

老邱你好,

我一个朋友在纽约的世界日报当记者。对你的经历很感兴趣,想听听你的故事。将支付稿酬。你是否有意?

可私信联系我谢谢
kazan

从住低端酒店到雪中露宿,老邱毫无失落感。这种活在当下的心态值得赞一个
q
qwxqwsean


可以,让他发邮件给我即可

[email protected]

【 在 carfly () 的大作中提到: 】
: 老邱你好,
: 我一个朋友在纽约的世界日报当记者。对你的经历很感兴趣,想听听你的故事。将支付
: 稿酬。你是否有意?
: 可私信联系我谢谢

xlzero

老邱绝对流浪过,没有切身体会感受不出来

敢问老邱是用什么上的买买提
laocatA

老邱有帽子吗?毛线beany之类的
有的话白天晚上(包括睡觉)都戴着
环境越冷,从头上散发掉的热量越多
戴帽子是保暖的重要一环
freelikewind

冬天露宿
如果有电褥子这种利器
那真是万事无忧
很多building的外墙廊下
雨水淋不到的地方
会有电源 outlet
尤其是图书馆的外墙
常常会有电源
而且带盖子防止雨水淋到产生短路
这样可以插上电褥子
保证很暖和又舒适
如果我必须要在冬天露宿街头
我会想办法这样去做

中国的电褥子因为需求大
物美价廉 人民币20块也能买到
美国这边贵一些 质量考究一点
一般$30-50可以买到很好的
下面这个就很不错

Sunbeam TSM8TS-R310-25B00, Garnet https://www.amazon.com/dp/B008BF2OE6/ref=
cm_sw_r_cp_api_glc_fabc_Uw-2FbRQ52HQZ

【 在 qwxqwsean (qiu)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昨天捡了一个帐篷的布, 没有捡其配套的铁管。
: 帐篷的问题是也不能弄湿, 否则难携带。所以除非不得以, 并不能在雨雪中使用帐篷,
: 而是找地方避雨。
: : https://www.amazon.com/s?k=tent

d
dreampicker

到salvations army 的旧货店买点就的睡袋羽绒服不怕抢。服装类的旧货非常便宜。作为流浪海外的个体我非常
尊重你的生活方式有时候甚至羡慕,快乐可以最简单就可以达成。但人总要有基本的生活调调离开生存的底线一些,你很有小聪明,也心灵手巧,不要把自己放纵到寒夜路宿街头,这是不自律的,照顾不好自己至少对不起父母。你定下心来,租房,工作,给了女人依靠的安全感,就有女人留住身边了。这些年你发在未明的帖子整理一下也可以出书大卖,估计一笔不小收入。

如果就是喜欢流浪,那去福罗里达的奥兰多吧,华人也不少,蚊子不多,一年四季夏天,睡外边不会冻着,风凉惬意很多。

x
xiaowang123

帐篷好,折叠麻烦。有一种快速折叠的帐篷,适合老邱,虽然小一些,好在方便。晚上睡觉,白天折起来。有帐篷就暖和很多,不需要乱七八糟的厚衣物。老邱东西太多了,我看除了身上穿的只需要:快速帐篷,地垫,5公斤衣服,洗漱用品,少量食品,充电
宝,灯,少量其他杂物。加起来不超过15公斤。一个小手拉车或行李箱或登山包就够了,也不妨碍住shelter。

c
coho18

你刷牙么?

盹盹盹

【在qwxqwsean(qiu)的大作中提到:】
:12/17
:昨夜我在雪中露宿
:昨夜十点, 我和摆摊的七十岁黑男同时离开运河街地铁站, 他问我去哪过夜, 我说去家庭法院的门廊。我没问他去哪过夜。
:在家庭法院门廊除我之外还有五个人在那打地铺。一个黑妇和四个男的, 我只见过其中两三个人的脸, 是白男。
:门廊挡雪不完全, 风夹着粉状的雪粒可以飘进任何角落。外面下大雪, 门廊里下小雪, 一夜可以落一厘米厚的雪粉。
:一个白男用三合板搭了个小棚屋, 看似先进, 实际上费工, 次日必须拆除。我三点出街边小便时见他站在他的棚子外踱步, 毫无睡意。到六点我起床时他已经离去。他的小棚子未拆, 里面还有他的很厚的大棉被和杂物。我认为白天一定会被法院的工作人员拆除扔掉。他在法院门廊搭棚子, 清早之前又不拆除, 必会被强拆, 影响会很坏。
:纽约市虽然允许在公共场所露宿和搭帐篷, 但绝大多数公司和单位的地界不准露宿, 会有工作人员驱赶。家庭法院门廊允许露宿, 是院长的慈悲。这小子在法院门廊搭棚子又不自己拆除, 等于向法院的管理人员挑衅, 把人家惹恼了, 改变政策, 不准再让任何人在门廊露宿是可能的。所以这小子可能连累其他需要露宿的人。
:而且如果工作人员把他的棚子强拆, 扔掉他留在棚子里的被子啥的, 会使他感到受伤害, 会导致他报复, 不知道他会怎么报复。总之我觉得这小子在法院门廊搭棚子又不拆掉, 后果会严重。
:另三个可能白男是在法院门廊露宿的常客, 可能常年如此。他们在早上五点二十起床, 五点半多就离开。我猜他们有工作去上班。其中一个人有个很肥大的睡袋。我见他的睡袋表面都被雪粉弄湿了。另两个人的行李极少, 只有一个背包, 背包里是露宿用品, 他们打地铺的主要材料是从附近捡的瓦楞纸箱, 早上起来就把纸箱扔掉, 背个包就离去。
:还有一个黑妇, 穿长羽绒袍, 她用纸箱把自己睡觉的地方隔成一个格子挡风。
:..........
s
scorp

你是真实存在的吗?不是网络炒作的ID? 这样的生活你不选择回中国吗?既然在美国
,为什么不到圣地亚哥,这里气候好,冻不死人。我很想说等我有钱了可以送你一条船,你不必再风餐露宿,只是你自己要养活船和泊位费养活自己。
Cadillaclee

靠,球总是亿万富翁,露宿是个人爱好。

【 在 kazan (喀山) 的大作中提到: 】
: 从住低端酒店到雪中露宿,老邱毫无失落感。这种活在当下的心态值得赞一个

Nowfers

老邱,如果你还是原来的老邱的话,建议每年9月份买一张机票飞檀香山6个月。 那地
方海边不但安全,温暖,还有淋浴洗澡的地方。另外,那边倭女,泰女,菲律宾女,台女,棒女饥饿的厉害,还有好多大陆的小留和访学,解决下体需求你只要说出来就可以了。记得保护就好。不谢!

【 在 qwxqwsean (qiu) 的大作中提到: 】
: 12/17
: 昨夜我在雪中露宿
: 昨夜十点, 我和摆摊的七十岁黑男同时离开运河街地铁站, 他问我去哪过夜, 我说去家
: 庭法院的门廊。我没问他去哪过夜。
: 在家庭法院门廊除我之外还有五个人在那打地铺。一个黑妇和四个男的, 我只见过其中
: 两三个人的脸, 是白男。
: 门廊挡雪不完全, 风夹着粉状的雪粒可以飘进任何角落。外面下大雪, 门廊里下小雪,
: 一夜可以落一厘米厚的雪粉。
: 一个白男用三合板搭了个小棚屋, 看似先进, 实际上费工, 次日必须拆除。我三点出街
: 边小便时见他站在他的棚子外踱步, 毫无睡意。到六点我起床时他已经离去。他的小棚
: ...................

d
dongbeiren56

你这个建议会被老邱写进明年的过冬素材中,老邱该给你个签名照作为奖励。

【 在 freelikewind (像风一样自由) 的大作中提到: 】
: 冬天露宿
: 如果有电褥子这种利器
: 那真是万事无忧
: 很多building的外墙廊下
: 雨水淋不到的地方
: 会有电源 outlet
: 尤其是图书馆的外墙
: 常常会有电源
: 而且带盖子防止雨水淋到产生短路
: 这样可以插上电褥子
: ...................

Nowfers

另外,老邱你OUT了,这个世界10多年前开始就变了,再没有剩男一说了,现在男人是
活人都见了女人都躲,嫌麻烦怕被粘上被必结婚,你要改变思维,换一种活法了。

【 在 qwxqwsean (qiu) 的大作中提到: 】
: 12/17
: 昨夜我在雪中露宿
: 昨夜十点, 我和摆摊的七十岁黑男同时离开运河街地铁站, 他问我去哪过夜, 我说去家
: 庭法院的门廊。我没问他去哪过夜。
: 在家庭法院门廊除我之外还有五个人在那打地铺。一个黑妇和四个男的, 我只见过其中
: 两三个人的脸, 是白男。
: 门廊挡雪不完全, 风夹着粉状的雪粒可以飘进任何角落。外面下大雪, 门廊里下小雪,
: 一夜可以落一厘米厚的雪粉。
: 一个白男用三合板搭了个小棚屋, 看似先进, 实际上费工, 次日必须拆除。我三点出街
: 边小便时见他站在他的棚子外踱步, 毫无睡意。到六点我起床时他已经离去。他的小棚
: ...................

e
eatsilver

孩子像墨西哥人
【 在 hertzian (hertzian) 的大作中提到: 】
: 仅给帖主参考,屌丝也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cAvazgLBKw


BCFnoodle

爷们, 看见你我就想乐
你丫 礼拜二 20 块钱 把gbtc卖了 换什么百毒
我特么礼拜二专门发帖说了 GBTC把你们丫的甩下去好坐大火箭
你丫不信
昨天 gtbc涨到30 块
你丫的操作 太特么牛逼了
你还搞个神马致富时间表
我早说你没戏了
傻逼百毒也能算 股票?

哈哈哈哈哈哈哈

【 在 eatsilver (五教派掌门兼创始人) 的大作中提到: 】
: 孩子像墨西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