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川普律师的水平看出来

miemuo
楼主 (未名空间)

川普根本不可能胜诉,正像2018年3月的通俄门调查中,川普倍感危机,以为真的要
完蛋了,而且,川普连好律师都请不到,川普看好的律师竟然拒绝接受他的案子。

这次我看他又是和当年一样,自能靠朱利亚尼,和这个女的,这个女的是个糊涂蛋。
不信走着瞧,我看她啥也不是,红脖子,已经缺乏学法律的基本智能了。
法律是非常精细的学问,名声太重要了。这种基本的逻辑是非判断能力,
和红脖子的智能不匹配。

hualihu

主要是实力差太多了

证据都没法公布。。。。

如果真的有法律程序

特朗普就算买几个假数据

也应该打

现在的问题是没有人真的敢走程序

会被deep states捏死的。

miemuo

找律师很重要,不是什么正义律师,不是喊口号的。
是实力,这个不是意识形态决定的。

【 在 hualihu (king) 的大作中提到: 】
: 主要是实力差太多了
: 证据都没法公布。。。。

hualihu

这哪是意识形态

是deep states跟全世界做对

世界潮流就是要看这个官司

美国有钱人不敢打这个官司

【 在 miemuo(meige) 的大作中提到: 】
<br>: 找律师很重要,不是什么正义律师,不是喊口号的。
<br>: 是实力,这个不是意识形态决定的。
<br>

miemuo

正经人,谁敢接川普的案子,砸自己的饭碗啊,那个女的本来不要饭碗,要钱。

【 在 hualihu (king) 的大作中提到: 】
: 主要是实力差太多了
: 证据都没法公布。。。。
: 如果真的有法律程序
: 特朗普就算买几个假数据
: 也应该打
: 现在的问题是没有人真的敢走程序
: 会被deep states捏死的。

hualihu

如果正义
为啥不能起诉,不能查清。。

恰恰是因为美国司法邪恶
特朗普才不能被公平对待

【 在 miemuo(meige) 的大作中提到: 】
<br>: 正经人,谁敢接川普的案子,砸自己的饭碗啊,那个女的本来不要饭碗,要钱。
<br>

miemuo

川普就是想上高院,轮功舆论配合,演出一场对民主的法律战。
高院川普有人(轮功做事的思路就是我有人)。

高院判决大选违宪,选举人失效。
按照宪法12修正案,每州一票选举,这样川普胜选。

这是对民主制度的巨大恶意,比废除选举人还要无耻。
要知道,大多数国家的民主制度,都是一人一票的。

恶毒之心,看见了?

【 在 hualihu (king)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哪是意识形态
: 是deep states跟全世界做对
: 世界潮流就是要看这个官司
: 美国有钱人不敢打这个官司
:
: 找律师很重要,不是什么正义律师,不是喊口号的。
:
: 是实力,这个不是意识形态决定的。
:

keyrock

剧本没说是不是法庭胜诉,感觉这个剧本里不重要

剧本主旋律是分裂,大概很多证据出来,国会为下一步如何办发生分裂了

之后就是内战了
keyrock

法庭一锤定音不利于分裂

剧本没有透露细节,我猜的剧本,也不会有法庭一锤定音,法庭搞不好是不利判决
d
dnzdnz

那个被某些川粉捧为圣人的 Lin Wood 大律师为何不挺身而出,主动请缨啊? 他的推
特不是写得底气十足,蹦哒蹦跶的吗?

miemuo

这是挑战美国的民主制度,大范围的舞弊的舆论是罪魁祸首。

【 在 keyrock (不高兴) 的大作中提到: 】
: 法庭一锤定音不利于分裂
: 剧本没有透露细节,我猜的剧本,也不会有法庭一锤定音,法庭搞不好是不利判决

hualihu

民主与法制不可兼得。。

你如何证明你的民主比别的国家的民主好?

【 在 miemuo(meige) 的大作中提到: 】

: 川普就是想上高院,轮功舆论配合,演出一场对民主的法律战。

: 高院川普有人(轮功做事的思路就是我有人)。

: 高院判决大选违宪,选举人失效。

: 按照宪法12修正案,每州一票选举,这样川普胜选。

: 这是对民主制度的巨大恶意,比废除选举人还要无耻。

: 要知道,大多数国家的民主制度,都是一人一票的。

: 恶毒之心,看见了?

miemuo

我都不看这个LIN WOOD,只要那个女律师一跳,我就是知道以正义的名义,
行不正义的行为,又来了。。。

【 在 dnzdnz (dd)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个被某些川粉捧为圣人的 Lin Wood 大律师为何不挺身而出,主动请缨啊? 他的推
: 特不是写得底气十足,蹦哒蹦跶的吗?

keyrock

摧毁美国自由女神的形象是外星人这次的目的

你们想问题不要从自己的角度

外星人的每一步,我都让你们提前知道了,可能不是100%准确,毕竟是未来,大方向是没错的

要从外星人的目的看问题,自己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 在 miemuo (meige)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是挑战美国的民主制度,大范围的舞弊的舆论是罪魁祸首。

keyrock

从外星人的角度,美国打着民主的旗号,在全世界干的坏事太多,应该遭到报应,两党都有份,所以外星人也是正义的

剧本设计就是让美国民主虚伪一面彻底崩塌,还有尝到其他国家被美国颜色革命的痛苦

所以外星人也是用心良苦
hsh

耗子对美国充满恶意,你家孩子知道吗?
【 在 hualihu (king) 的大作中提到: 】
: 如果正义
: 为啥不能起诉,不能查清。。
: 恰恰是因为美国司法邪恶
: 特朗普才不能被公平对待
:
: 正经人,谁敢接川普的案子,砸自己的饭碗啊,那个女的本来不要饭碗,
: 要钱。
:

d
dell3000

所以说本届汉川用心险恶,为了实现自己推翻中国政府的目的,利用川普,搞死
美国的民主制度。上届的华人川粉本质上是美国内部的保守派和解放派之争,是
美国自己的价值取向和选择问题,本届汉川则是企图将美国变成一俱僵尸以供自
己驱使。

【 在 miemuo (meige) 的大作中提到: 】
: 川普就是想上高院,轮功舆论配合,演出一场对民主的法律战。
: 高院川普有人(轮功做事的思路就是我有人)。
: 高院判决大选违宪,选举人失效。
: 按照宪法12修正案,每州一票选举,这样川普胜选。
: 这是对民主制度的巨大恶意,比废除选举人还要无耻。
: 要知道,大多数国家的民主制度,都是一人一票的。
: 恶毒之心,看见了?

ne5234

这女的水平好像更差

【 在 miemuo (meige) 的大作中提到: 】
: 川普根本不可能胜诉,正像2018年3月的通俄门调查中,川普倍感危机,以为真的要
: 完蛋了,而且,川普连好律师都请不到,川普看好的律师竟然拒绝接受他的案子。
:
: 这次我看他又是和当年一样,自能靠朱利亚尼,和这个女的,这个女的是个糊涂蛋。: 不信走着瞧,我看她啥也不是,红脖子,已经缺乏学法律的基本智能了。
: 法律是非常精细的学问,名声太重要了。这种基本的逻辑是非判断能力,
: 和红脖子的智能不匹配。
dango

懂王的私人律师行的不忠,忠的不行
Michael Cohen水平差,最后自己也进去了
John Dowd水平高,但干了一年干不下去就撤了

之前impeachment的律师是白宫律师,水平很高
但现在必须用私人律师,只剩老猪了

【 在 miemuo (meige) 的大作中提到: 】
: 川普根本不可能胜诉,正像2018年3月的通俄门调查中,川普倍感危机,以为真的要
: 完蛋了,而且,川普连好律师都请不到,川普看好的律师竟然拒绝接受他的案子。
: 这次我看他又是和当年一样,自能靠朱利亚尼,和这个女的,这个女的是个糊涂蛋。: 不信走着瞧,我看她啥也不是,红脖子,已经缺乏学法律的基本智能了。
: 法律是非常精细的学问,名声太重要了。这种基本的逻辑是非判断能力,
: 和红脖子的智能不匹配。

miemuo


早上扫了一眼轮子的大选报道,第一,大律师LIN WOOD收到威胁死亡的邮件,要求保护。
第二,滨州不算数,高院判。第三,内华达州起诉,也争取不算,只要把拜登拉下270.就走高院判决的宪法12修正案,废除选举,不一定是舞弊的方式,而是滨州违宪的方式。

轮煤这么快就对这个女律师没信心了?舞弊啊舞弊,舞弊不是你们要搞的正义之举吗?怎么成为玩宪法了?轮子不要脸,世界第一。

miemuo

目前,朱利亚尼被滨州高院驳回,准备上诉高院。
老川有没有胜算可能?

美国的司法制度采取的是英美法系,就是海洋法系
和中国不一样,中国的司法来自欧陆法系,就是非常细致的规则。
欧陆法系来自古罗马,是大陆法系是求同的原则。

而海洋法系是依赖案例和陪审团的判决,那么就非常难说。
这种法系容易出现一个不同的导向,成为以后判案的依据。

【 在 miemuo (meige) 的大作中提到: 】
: 早上扫了一眼轮子的大选报道,第一,大律师LIN WOOD收到威胁死亡的邮件,要求保护。
: 第二,滨州不算数,高院判。第三,内华达州起诉,也争取不算,只要把拜登拉下
270.
: 就走高院判决的宪法12修正案,废除选举,不一定是舞弊的方式,而是滨州违宪的方式。
: 轮煤这么快就对这个女律师没信心了?舞弊啊舞弊,舞弊不是你们要搞的正义之举吗?
: 怎么成为玩宪法了?轮子不要脸,世界第一。

miemuo

老川真的要挑战美国选举制度,挑战民主和谐的规则了吗?
其实2016年,老川只是玩票的,本来就是自己的电视节目带来的收入,
其它生意都在赔钱,这个人就是想自己的品牌能利用媒体打开销售困境。

老川对于法律,民主和国际关系都非常无知,只知道逃税和破产,
银行欺诈,这些非常在行,他身边的都是搞这个的。

【 在 dango (吃蛋糕) 的大作中提到: 】
: 懂王的私人律师行的不忠,忠的不行
: Michael Cohen水平差,最后自己也进去了
: John Dowd水平高,但干了一年干不下去就撤了
: 之前impeachment的律师是白宫律师,水平很高
: 但现在必须用私人律师,只剩老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