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读书的时候,系里几个老中千老

D
DaDaNiu
楼主 (未名空间)

一起吃饭打牌扯淡的时候,整天就谈论谁又发了什么杂志的paper,水平怎么样,就那
么几个千老,内部都有鄙视链

其实屁都不是,现在想起来很可笑

我在那个学校读书的时候,有个给我们上过课的老教授死了。据说他一辈子都想拿行业内的某个奖(不是诺贝尔奖那种级别的),因为有另一个老教授和他在学术上是死对头,那人拿到了那个奖,所以他就憋着股劲一定也要拿那个奖,直到死了也没轮到。他死的时候系里学生都开玩笑说,应该用纸糊一个那个奖的奖杯,给他坟前烧了

至于那个奖到底是干什么的,有多牛逼,牛逼在哪里,我一直都不懂,当然也从来没兴趣搞懂。只是读书期间听系里的人八卦时提起这个奖的名字次数多了,就记住了这个名字

有些圈子说起来就是很可笑,把一些没什么意义的事情当成天大的事,人如果进了那个圈子被洗脑了,也会觉得那些是大事

这样的圈子几乎全是有毒的,早离开早好

a
arronn

人各有志,你喜欢的东西别人不见得喜欢,人家还笑话你呢,尊重他人的选择,你才会感到这个世界其实挺美好
【 在 DaDaNiu (大大牛)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起吃饭打牌扯淡的时候,整天就谈论谁又发了什么杂志的paper,水平怎么样,就那
: 么几个千老,内部都有鄙视链
: 其实屁都不是,现在想起来很可笑
: 我在那个学校读书的时候,有个给我们上过课的老教授死了。据说他一辈子都想拿行业
: 内的某个奖(不是诺贝尔奖那种级别的),因为有另一个老教授和他在学术上是死对头
: ,那人拿到了那个奖,所以他就憋着股劲一定也要拿那个奖,直到死了也没轮到。他死
: 的时候系里学生都开玩笑说,应该用纸糊一个那个奖的奖杯,给他坟前烧了
: 至于那个奖到底是干什么的,有多牛逼,牛逼在哪里,我一直都不懂,当然也从来没兴
: 趣搞懂。只是读书期间听系里的人八卦时提起这个奖的名字次数多了,就记住了这个名字
: 有些圈子说起来就是很可笑,把一些没什么意义的事情当成天大的事,人如果进了那个
: ...................

blueca

+1

【 在 arronn (dianxia) 的大作中提到: 】
: 人各有志,你喜欢的东西别人不见得喜欢,人家还笑话你呢,尊重他人的选择,你才会
: 感到这个世界其实挺美好
: 名字

minyeon

其实你静下心看看那些经典文章
对行业理解是很深刻的,思路是很巧妙的

可惜位置太少了

【 在 DaDaNiu (大大牛)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起吃饭打牌扯淡的时候,整天就谈论谁又发了什么杂志的paper,水平怎么样,就那
: 么几个千老,内部都有鄙视链
: 其实屁都不是,现在想起来很可笑
: 我在那个学校读书的时候,有个给我们上过课的老教授死了。据说他一辈子都想拿行业
: 内的某个奖(不是诺贝尔奖那种级别的),因为有另一个老教授和他在学术上是死对头
: ,
ykyh

当年读书的时候和他们一起在系里的餐桌那里热饭吃饭

听他们聊发文章

想想自己一篇没有好着急

【 在 DaDaNiu (大大牛)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起吃饭打牌扯淡的时候,整天就谈论谁又发了什么杂志的paper,水平怎么样,就那
: 么几个千老,内部都有鄙视链
: 其实屁都不是,现在想起来很可笑
: 我在那个学校读书的时候,有个给我们上过课的老教授死了。据说他一辈子都想拿行业
: 内的某个奖(不是诺贝尔奖那种级别的),因为有另一个老教授和他在学术上是死对头
: ,那人拿到了那个奖,所以他就憋着股劲一定也要拿那个奖,直到死了也没轮到。他死
: 的时候系里学生都开玩笑说,应该用纸糊一个那个奖的奖杯,给他坟前烧了
: 至于那个奖到底是干什么的,有多牛逼,牛逼在哪里,我一直都不懂,当然也从来没兴
: 趣搞懂。只是读书期间听系里的人八卦时提起这个奖的名字次数多了,就记住了这个名字
: 有些圈子说起来就是很可笑,把一些没什么意义的事情当成天大的事,人如果进了那个
: ...................

scraper

现在无所谓了吧?文章再好不是PI有卵意义?即使获得诺贝尔奖的文章跟你有啥关系呢?就是个科技民工。

【 在 ykyh(可防可控,又快又好) 的大作中提到: 】

: 当年读书的时候和他们一起在系里的餐桌那里热饭吃饭

: 听他们聊发文章

: 想想自己一篇没有好着急

: 名字

LangFangMan

不管啥圈子都有各自的问题,科研圈不是净土而且内卷的厉害。

离开科研圈,下海赚了钱,却还是回头骂骂咧咧鄙视留在圈里的人的不在少数。在我看来没必要。

c
coho18

什么奖?

盹盹盹

【在DaDaNiu(大大牛)的大作中提到:】
:一起吃饭打牌扯淡的时候,整天就谈论谁又发了什么杂志的paper,水平怎么样,就那
:么几个千老,内部都有鄙视链
:其实屁都不是,现在想起来很可笑
:我在那个学校读书的时候,有个给我们上过课的老教授死了。据说他一辈子都想拿行业内的某个奖(不是诺贝尔奖那种级别的),因为有另一个老教授和他在学术上是死对头,那人拿到了那个奖,所以他就憋着股劲一定也要拿那个奖,直到死了也没轮到。他死的时候系里学生都开玩笑说,应该用纸糊一个那个奖的奖杯,给他坟前烧了
:至于那个奖到底是干什么的,有多牛逼,牛逼在哪里,我一直都不懂,当然也从来没兴趣搞懂。只是读书期间听系里的人八卦时提起这个奖的名字次数多了,就记住了这个名字
:有些圈子说起来就是很可笑,把一些没什么意义的事情当成天大的事,人如果进了那个圈子被洗脑了,也会觉得那些是大事
:这样的圈子几乎全是有毒的,早离开早好
l
linyuelegant

我觉得有时候科学还是有魅力的,很多人竭尽全力搞科研,钻研,写论文,真的是有一种obsession,他们感觉到很快乐
Urus

其实发考题工资涨一倍或者跟商学院的水准持平 就能成为最好的职业之一
【 在 linyuelegant (Linyuelegant)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觉得有时候科学还是有魅力的,很多人竭尽全力搞科研,钻研,写论文,真的是有一
: 种obsession,他们感觉到很快乐

w
warmice

千老们还有一件事没想明白,发的paper也不能全算你的工作,属于老板的,千老说白
了就是个临时工作,比公司里工作还没价值
在美的中国人在学术圈混日子的太多了,外面的精彩世界很多人根本没见过,以为学校里的就是一切
l
linyuelegant

涨一倍太多了,其实发考题的工作量和工作难度并不高,而且挑战低,薪水中等其实确实是合理的。很多大学会给star prof涨工资,给title,那样可以达到商学院的水平。【 在 Urus (Macan她表弟) 的大作中提到: 】
: 其实发考题工资涨一倍或者跟商学院的水准持平 就能成为最好的职业之一

Urus

强势的千老跟老板搞co-senior的也不少见
【 在 warmice (沸腾的心) 的大作中提到: 】
: 千老们还有一件事没想明白,发的paper也不能全算你的工作,属于老板的,千老说白
: 了就是个临时工作,比公司里工作还没价值
: 在美的中国人在学术圈混日子的太多了,外面的精彩世界很多人根本没见过,以为学校
: 里的就是一切

ldxk

注意调整你的心态,走了就走了,何必非要回头带恨?我老也离开学术很多年了,但是从来只觉得是因为自己不合适,人各有志,也没必要说留下的人坏话

【 在 DaDaNiu (大大牛)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起吃饭打牌扯淡的时候,整天就谈论谁又发了什么杂志的paper,水平怎么样,就那
: 么几个千老,内部都有鄙视链
: 其实屁都不是,现在想起来很可笑
: 我在那个学校读书的时候,有个给我们上过课的老教授死了。据说他一辈子都想拿行业
: 内的某个奖(不是诺贝尔奖那种级别的),因为有另一个老教授和他在学术上是死对头
: ,那人拿到了那个奖,所以他就憋着股劲一定也要拿那个奖,直到死了也没轮到。他死
: 的时候系里学生都开玩笑说,应该用纸糊一个那个奖的奖杯,给他坟前烧了
: 至于那个奖到底是干什么的,有多牛逼,牛逼在哪里,我一直都不懂,当然也从来没兴
: 趣搞懂。只是读书期间听系里的人八卦时提起这个奖的名字次数多了,就记住了这个名字
: 有些圈子说起来就是很可笑,把一些没什么意义的事情当成天大的事,人如果进了那个
: ...................

LiuQiangDong

外面有撒精彩世界,马工见过吗

【 在 warmice (沸腾的心) 的大作中提到: 】
: 千老们还有一件事没想明白,发的paper也不能全算你的工作,属于老板的,千老说白
: 了就是个临时工作,比公司里工作还没价值
: 在美的中国人在学术圈混日子的太多了,外面的精彩世界很多人根本没见过,以为学校
: 里的就是一切

i
initid

圈子小,小环境又闭塞,人难免比较狭隘,那些博后一直在学校里混的,没见识过社会,书生气一重就更容易钻牛角尖了

【 在 DaDaNiu (大大牛)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起吃饭打牌扯淡的时候,整天就谈论谁又发了什么杂志的paper,水平怎么样,就那
: 么几个千老,内部都有鄙视链
: 其实屁都不是,现在想起来很可笑
: 我在那个学校读书的时候,有个给我们上过课的老教授死了。据说他一辈子都想拿行业
: 内的某个奖(不是诺贝尔奖那种级别的),因为有另一个老教授和他在学术上是死对头
: ,那人拿到了那个奖,所以他就憋着股劲一定也要拿那个奖,直到死了也没轮到。他死
: 的时候系里学生都开玩笑说,应该用纸糊一个那个奖的奖杯,给他坟前烧了
: 至于那个奖到底是干什么的,有多牛逼,牛逼在哪里,我一直都不懂,当然也从来没兴
: 趣搞懂。只是读书期间听系里的人八卦时提起这个奖的名字次数多了,就记住了这个名字
: 有些圈子说起来就是很可笑,把一些没什么意义的事情当成天大的事,人如果进了那个
: ...................

blueca

说得很好 我就很喜欢探索科学的奥秘
这是另一种快感
图钱拜金的,大可不必在学术圈难为自己

【 在 linyuelegant (Linyuelegant)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觉得有时候科学还是有魅力的,很多人竭尽全力搞科研,钻研,写论文,真的是有一
: 种obsession,他们感觉到很快乐

scraper

鸡巴,大部分时间跟叫花子一样讨经费去了,剩下一半时间是当奴隶主压榨学生博后,还有1/4时间到处吹牛,还得教课。

【 在 linyuelegant(Linyuelegant)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觉得有时候科学还是有魅力的,很多人竭尽全力搞科研,钻研,写论文,真的是有一

: 种obsession,他们感觉到很快乐

minyeon

公开演讲治疗抑郁症有奇效

【 在 scraper (求白妞包养) 的大作中提到: 】
: 鸡巴,大部分时间跟叫花子一样讨经费去了,剩下一半时间是当奴隶主压榨学生博后,
: 还有1/4时间到处吹牛,还得教课。
:
: 我觉得有时候科学还是有魅力的,很多人竭尽全力搞科研,钻研,写论文,真的
: 是有一
:
: 种obsession,他们感觉到很快乐
:

scraper

当年那位身残志坚的退伍军人到处发表乐观坚强的演说最后不一样选择自杀?自己卖力表演,应者了了,就当看猴子,强作欢颜难掩失落。

【 在 minyeon(敏妍 - 轻度抑郁) 的大作中提到: 】

: 公开演讲治疗抑郁症有奇效

l
linyuelegant

我也搞科研,我就发现领域内有些人的论文真是有独立的思考和原创的精神,我觉得确实有一种可贵的价值,当然很多牛逼的工作都是博士期间做的,博士期间有的是时间去钻研琢磨。
【 在 scraper (求白妞包养) 的大作中提到: 】
: 鸡巴,大部分时间跟叫花子一样讨经费去了,剩下一半时间是当奴隶主压榨学生博后,
: 还有1/4时间到处吹牛,还得教课。
:
: 我觉得有时候科学还是有魅力的,很多人竭尽全力搞科研,钻研,写论文,真的
: 是有一
:
: 种obsession,他们感觉到很快乐
:

ykyh

没文章不能毕业啊

怎么不急?

【 在 scraper (求白妞包养) 的大作中提到: 】
: 现在无所谓了吧?文章再好不是PI有卵意义?即使获得诺贝尔奖的文章跟你有啥关系呢
: ?就是个科技民工。
: : 当年读书的时候和他们一起在系里的餐桌那里热饭吃饭
: : 听他们聊发文章
: : 想想自己一篇没有好着急
: : 名字
:

blueca

非常同意,有的人就是喜欢思考,善于思考
那些人不喜欢思考喜欢混日子赚钱娶老婆生娃的,就不要在学术圈浪费表情了

【 在 linyuelegant (Linyuelegant)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也搞科研,我就发现领域内有些人的论文真是有独立的思考和原创的精神,我觉得确
: 实有一种可贵的价值,当然很多牛逼的工作都是博士期间做的,博士期间有的是时间去
: 钻研琢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