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民主已经进化到选一个相对不烂的人的阶段了

g
gjstx
楼主 (未名空间)

一般社会选举当然要选德才兼备的人才。民主社会的设计一开始也是这样的。再后来民主进化到说要有制衡,所以要选不那么强势的,比如把丘吉尔选下去。再后来说要选出一个大伙马马虎虎认可的,好不好也没关系。到了16年又变了,说不信任建制派,要选个不在政坛的富豪。今年美国民主又进化了,说这次选谁不重要,都是人渣,但其中一个太渣了,所以为了不选这个太渣的,一定要选另一个相对不渣的。民主制度的最高阶段就是在两泡屎里选一泡自认为不臭的出来。而且那一泡不臭还很有争议。这种选举只能让我党看笑话。娘西皮,民主制度下连个正经人都出不了头,屁民们还做梦自己掌握了自己的命运。实际上你的命运掌握在人渣手中,你在选举制度下屁都不是,当然也不如人渣。
iWater

你鳖的制度简洁高效,这点可以肯定
但你鳖的制度缺乏监督机制
即便有监督机制,也是自上而下的金字塔型结构
没有系统内相互制衡的力量机制
然而,系统内的制衡很可能导致过多冗余反馈
系统由于非线性而进入某个(恶性)极限环跳不出来了
这就是你帝现在的情形:好不容易付诸实施的社会改革被推倒
再改再倒,像极了非线性系统的极限环情形

g
gjstx

这都是你的想象。我党内部制衡大大的有。党内无派,千奇百怪。厉害国哪朝哪代少了党争和内斗?对我党的终极制约来自内部和外部。内部如果你执政不合格,会被人民推翻,因为人民让你管着的条件就是你能长久地给人民带来好处,不断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我党一旦被推翻,下场比民主国家政客惨的多。政客下台也是富翁。我党下台连性命都不保。外部制约就是美帝。有这样的劲敌存在,我党不敢不兢兢业业,好好执政。选票制衡都是瞎扯淡,只能带来低级党争,人家利益交换时可没啥制约的了的。

【 在 iWater (aspire to inspire before i expire)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鳖的制度简洁高效,这点可以肯定
: 但你鳖的制度缺乏监督机制
: 即便有监督机制,也是自上而下的金字塔型结构
: 没有系统内相互制衡的力量机制
: 然而,系统内的制衡很可能导致过多冗余反馈
: 系统由于非线性而进入某个(恶性)极限环跳不出来了
: 这就是你帝现在的情形:好不容易付诸实施的社会改革被推倒
: 再改再倒,像极了非线性系统的极限环情形

iWater

晕,你还不如说智人建立的任何制度都有来自内部和外部的终极制约

【 在 gjstx (gjstx)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都是你的想象。我党内部制衡大大的有。党内无派,千奇百怪。厉害国哪朝哪代少了
: 党争和内斗?对我党的终极制约来自内部和外部。内部如果你执政不合格,会被人民推
: 翻,因为人民让你管着的条件就是你能长久地给人民带来好处,不断提高人民生活水平
: 。我党一旦被推翻,下场比民主国家政客惨的多。政客下台也是富翁。我党下台连性命
: 都不保。外部制约就是美帝。有这样的劲敌存在,我党不敢不兢兢业业,好好执政。选
: 票制衡都是瞎扯淡,只能带来低级党争,人家利益交换时可没啥制约的了的。

g
gjstx

你还是迷信制度。我党的制度不是设计出来的,而是在你死我活的斗争中锤炼出来的。瞎几把设计的制度都是骗局。

【 在 iWater (aspire to inspire before i expire) 的大作中提到: 】
: 晕,你还不如说智人建立的任何制度都有来自内部和外部的终极制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