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默许的出轨

LiuQiangDong
楼主 (未名空间)

老公默许的出轨
2007作品

Reading week。起得很早,到图书馆去赶两篇闷闷的term paper。shuttle bus 还没有来,随手从厚厚的背包里抽出来一本书,随便翻翻,Drucilla Cornell的 At the Heart of Freedom: Feminism, Sex, and Equality。居然是这一本!Drucilla 用她那晦涩的口号式的语句写道:Socialist states were notorious for the repression of sexual freedom。 于是在 Seminar 上,同学们就用异样好奇而又怜悯的目光看着我。偏见!

bus来了,碰到了老公的一个朋友,想躲他,没有躲开,他就径直坐在了我身边,聊了一
会儿天,临走时他还不忘轻薄了我一下,他说:你老公不在,可以找我。

恼着追着他打没有打到。

和他是通过老公才认识的,老公和他还有他的pp老婆都是T大一个系的同学。老公早他们
一年出国。他们因为约定一起出来,所以耽搁了一年。他的老婆原来是他们系的系花。起先听说T大没有美女的,但见了他老婆才知道是这是谣言,也明白了他为什么会心甘情
愿的等她一年才一起出来。老公大学时好像也追过这个女生,发展过一段时间但是没有成功(笨老公^_^)。

因为老公的关系,慢慢就和他们很熟了,经常一起吃饭和闹着玩。后来有一次,出了一段小插曲。

快放寒假的时候,天总是灰蒙蒙的,下午四点一过,阴郁就爬满了天空。一次吃饭的时候,和老公朋友夫妇抱怨严寒,抱怨白日的苦短。他们提议去附近的一个 waterpark resorts玩,那里有人造的热带风情,所以很高兴的就答应了。等不及周末,周四正好大家都有空,就起了个大早乘同一辆车去,开了四个多小时到了那里,很大的一个水上公园,有indoor和outdoor两部分还有一个附带的Hotel。冬天只开放 indoor 的部分。我们没有住下来的打算,晚上还要赶回学校。

买了 wrist band,换了bikini走进water park。两个男生已经在里面了。从那一刻起,
老公目光就没有离开朋友的老婆,色迷迷的不断的扫过酷烈的白光映托下的她的胸前丘壑,我在背后捶他他也岿然不动。老公的朋友也是一样,不住的上下打量我,既然无处躲藏,就索性让他看了。本来以为他们来过这里,结果他们说自己也是刚听朋友说起,第一次来。四周环顾了一下,透明的很高的穹顶,可能是想采些自然光,但是那天有些阴沉,所以室内仍然开着雪白的强光灯。靠近入口处有几爿小店,卖些简单的食物和饮料,还有纪念品以及水上用品什么的。

公园的主体是各式各样的水上活动。有模拟海浪的沙滩,lazy river(就是有自动水流的河道,坐在皮筏子或者救生圈上会自动漂流的),模拟冲浪等等的设施。不过最吸引人的还是那个几个巨大的water rollercoaster,弯弯曲曲的滑梯一样的圆筒,人从里面
冲下来,呼喊着急驰的跃入水中。我觉得蛮刺激的,就拉着他们去玩最高最陡的一个,他们也没经验,就和我一起去了。

因为不是周末,park里空荡荡的,没有多少人,也省去了拥挤和排队的烦恼。

爬上很高的木头楼梯,才知道必须自己从下面捡皮筏子拿上来。老公他们两个又跑下去了一趟。两个人一个皮筏子,重量轻的伸腿坐前面,重的叉开腿作后面,然后手拉紧皮筏子两边的把手,服务人员开动电门,启动传送带,把皮筏子放入滑筒管道,就冲下来了,滑筒是全封闭的,里面一片漆黑,一开始就是一个几乎直角的陡坡,让人心里一悬,我还没喊,老公就在后面大叫起来了,接着一个小上坡,一股水柱不期而至,然后又快速旋转的朝下冲去,几起几伏,转的人头晕目眩,黑暗的旋转中,时间与空间的概念模糊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突然看到一处亮光,然后就冲入水池中。我觉得蛮过瘾的,老公却吓得面如土色,正在笑他没用,朋友和他老婆也冲了下来。朋友还好,他老婆也吓得不轻,好像在管道里还呛了水,不住的咳嗽。色老公这时倒是忘了害怕,没遮拦的盯着人家急促起伏的胸部看。

老公和朋友的老婆都坚决不玩这个rollercoaster,而我还意犹未尽,强拉着老公去,因
为一个人玩不了,皮筏必须坐两个人,不然会翻。老公很为难,不肯去。最后商议的结果,我和老公的朋友再去玩 rollercoaster,老公陪朋友的老婆去试一下其他的东东。

和老公的朋友拿着皮筏子又爬上楼梯,坐进皮筏子才觉得别扭,我还是坐在前面,他叉开腿坐在我后面,皮筏子很小,于是我的pp就顶在他的两腿之间了,又被冲下去,第二次没有了第一次那种意外的惊吓,感觉好多了,但是在管道里来回转动的过程中,隔着两层泳衣,我的pp不断的摩擦到他那里,明显的感觉到他的dd勃起了,冲进水池,我利索的爬上了岸,他却赖着不出来,喊他快些出来,他才扭捏的用皮筏子挡着自己笨拙的从浅滩上岸。这才明白他在挡支起的帐篷~:p 我居然还有一些得意。

本来不打算和他玩了,他又非拉着我说再玩一次。因为刚才是我拉他去的,所以不好拒绝他,就和他又爬上了楼梯。上了楼梯,远远的看到老公正和朋友的老婆在远处玩水上篮球,很高兴的样子,喊他们,他们自然没听见。坐进筏子,又顶在了一起,这次他居然胆子更大了,一进管道,他就搂住了我的腰,这样一来,我就贴他贴的更紧了。随着旋转,他的dd深深浅浅的蹭着我的pp。我想挣脱,但是抓着扶手的两只手又不敢松开,就给他抱了一路下来。一到出口,我就不理他了,一个人爬上岸,独自朝老公他们那边走去。老公的朋友在后面讪讪的跟着。

老公正兴致勃勃的教朋友的老婆投篮,手不规矩的一会儿比划人家挺胸,一会儿比划人家收腹,我喊了他好几声,他才听到,我说我想去玩别的,老公居然对我说,你自己去玩吧。然后又转过头去教朋友的老婆投篮,那女人"咯咯"的笑着,我当时杀他的心都有了。我黑着脸站在那里,他也不理我。倒是老公的朋友过来安慰我,问我是不是有些累了,拉我到一旁一爿热带风情的小店坐下,给我点了果汁,他要了啤酒。

我指着老公冲他说,他欺负你的老婆,你还不去打他。他却几分坏笑的说,我也赚回来了,起码不吃亏。我挥拳打他,他不躲。和他聊天,但是眼睛却还不住地看着老公。那个可恶的家伙,又在教人家游泳了,他平托着朋友的老婆,两只手不安分的放在人家的胸部和私处,兴奋得喊着些什么,大概是指挥她划水吧。混蛋!

索性不去看他。

老公的朋友断断续续的和我着聊着天,也许并不断续,是我没有注意听。他似乎问我要不要也来一听啤酒,我忘记了我说是要还是不要,可能只是点了点头,或者根本也没有回答。他拿了一罐打开的啤酒放在我的面前,金属亮泽的包装上镀着层水珠,在屋顶的强光照射下,闪着的亮光。我可能也没想,拿起来就一饮而尽,片刻间,有些豪爽的感觉,但是最后一口还是不可避免的呛到了,咳嗽着。

老公的朋友很体贴的轻轻地抚拍着我的后背,问我好些了么。我点点头。

他问我还想不想去玩 rollercoaster,我心里还是蛮想的,但是有些犹豫,一扭头看到老公和她还在那里勤奋的学习游泳。就答应他,跟他去了。

结果他更加的变本加厉了,一进滑筒便一手揽着我腰,另一只手斜插着探入了我的 bikini top,握住我的咪咪。我的心里紧了一下。但是像刚才一样的无可奈何。他的力道随
着弯道到急缓而变化着,时轻时重;他用手指夹紧我的乳头,身体在弯道里不断的颠簸,乳头也不断的被他紧拉或是放松。我的乳头一向敏感,他的dd又在后面硬硬的顶着我,有些迷离,心底涌出一股燥热的感觉,慢慢的扩散到全身,直到指尖。是酒么?

突然的,我们被水流抛入池中,他慌忙缩手,险些让我走光( //汗,差点就糗大了)。

他似乎胆子越来越大了,居然敢在水池里捏了捏我的pp。我又有些恼,说要去洗手间。他跟在后面,说也要去。Water Park的卫生间,也是模仿海滩的风格,在角落里有四五间,原椰木的外观,不分男女,进去把门插上就行了。我刚推门进去,他就一个箭步跟上来,也挤了进来,把门从后面关上。

我吃惊的问,你要干什么。他一脸的坏笑的说,给我亲一下。我没有想到他这么大胆,就对他说,你出去。

他丝毫没有出去的意思,嘻笑的看着我。空气中弥漫着让人不安的味道。

我绕过他,想拉门出去,结果他突然的从背后压过来,用身体把我摁在门上,紧贴着我。我挣扎,用力用双手撑着门,想把他顶开,他却趁机把两只手绕到我的胸前,把我的bikini top推了起来,两只手结实的握住我的乳房。我继续的挣扎着,但是一切都是徒劳,他的力气是那样大,我在他面前只是一只无助的小猫。我的拼力挣扎对他丝毫不起作用,或者唯一的作用就是使他更加的兴奋。

我有些绝望了。意识到会发生什么,又不敢去想。。。

我原以为他会粗鲁的进来,就像老公通常的那样。但是没想到,他却异常的耐心,想细品着一杯香茗一样轻轻的吻着,抚摸着我,揉捏着我。我渐渐的要化掉了。

我不再反抗了,或许是累了。但是我执意不肯转过身来,手仍然撑在门上,不知道是害怕面对他,还是为了维护最后的一点尊严。

他在我耳后哈着气,丝丝的啤酒的香味,麦芽就是这个味道么?奇怪,我为什么会想到麦芽?

他褪下了我的裤裤,一只手仍然霸道的握着我的咪咪,不断的刺激着我的乳头,另一只手不安分的向下摸去,我仍然下意识的躲了一下,结果裸露的pp撞到了他同样裸露的dd上,烫烫的,他什么时候把泳裤也脱了?

他不断的用手揉捏扣弄着我的下面,dd又在后面不停的摩擦着我,我腿有些软了,脸烧的厉害。

终于,他打算进来了。

为什么我要用"终于"二字?

但是这个样子并不好进来,他的dd像一头迷失的小鹿一样,四处的乱撞,他每撞我一次,我心就紧一下。

我还是忍不住了,把肩靠在门上,pp稍微向后翘了翘,伸出一只手从后面握住他的dd,给他指引。这是结婚后第一次碰到别的男生的 dd ,心跳得快从喉咙里跳了出来。

他很顺利得进来了,像一个迷途的孩子找到了家,顿时的兴奋起来,动作也愈加的粗鲁。我用牙齿咬住嘴唇,努力不发出声来,但是做不到。。。

。。。 。。。

很久没有体验过作爱中达到高潮的感觉了。

他射在了里面,是我告诉他我是安全期的。我要死了。

他先穿上了泳裤,我却趴在门上直不起来腰,不过还是强忍着把他先推出了门。我不想当着他的面清理。

他射了好多出来,我也流了好多的水水,一片狼藉。

终于一切妥当。出了卫生间的门赶紧跳进水池中,那股重重的漂白粉味应该能够遮去我身上的味道。他却很得意的坐在一旁看着我有些惊慌的样子。我突然间不想再去理他了,心里一阵阵的愧疚,想去找老公,我要老公!

可是翻遍了整个 Park,也没有找到老公和朋友的老婆,他仍然跟在我后面,看着我一脸
失望的表情,依然坏笑着说:他们私奔了。我有些想哭。

他拉我吃了些东西,又玩了半晌,他又拉我去了一次卫生间。这次他坐在马桶上,我面朝他坐在他身上。他很喜欢我的咪咪,爱不释手。卫生间的马桶没有盖子,他坐在那里很辛苦。我觉得很对不起他。他很长。。。

作完以后,他把头埋在我的胸前,我搂着他的头,很久。

傍晚时分,老公才和朋友的老婆神秘的出现。我气恼了,不理老公,老公低眉顺眼的赔不是,说他们饿了,不想吃Park里的热狗,就想找个地方吃饭,反正有 writst band,一会儿还可以再回来。出门开了很久,迷路了,这才回来。我问他吃的什么,他又答不上来。

晚上驱车回家,路上的气氛有些怪。

。。。。

到了月底,信用卡公司寄statement来,老公的卡上赫然有那一天在那家Hotel的消费记录,我生气的质问他这是什么,他似乎很有理的说: 那天你和他一起到卫生间去干什么


于是,一切都成了心照不宣。

我真傻,只有我是最傻的。但是又想到了老公朋友的那句话:反正我也不吃亏 //blush

------------------------------------

事情压在心底,有些不吐不快的感觉~既然写了出来,以后也就不好意思来了~

m
matrice

黄文
noparking

潇潇雨
GreatCanada

帮套(拉)

【 在 LiuQiangDong (qqq) 的大作中提到: 】
: 老公默许的出轨
: 2007作品
:
: Reading week。起得很早,到图书馆去赶两篇闷闷的term paper。shuttle bus 还没有
: 来,随手从厚厚的背包里抽出来一本书,随便翻翻,Drucilla Cornell的 At the
Hear
: t of Freedom: Feminism, Sex, and Equality。居然是这一本!Drucilla 用她那晦涩
: 的口号式的语句写道:Socialist states were notorious for the repression of se
: xual freedom。 于是在 Seminar 上,同学们就用异样好奇而又怜悯的目光看着我。偏
: 见!
:
: bus来了,碰到了老公的一个朋友,想躲他,没有躲开,他就径直坐在了我身边,聊
了一
: 会儿天,临走时他还不忘轻薄了我一下,他说:你老公不在,可以找我。
:
: 恼着追着他打没有打到。
:
: 和他是通过老公才认识的,老公和他还有他的pp老婆都是T大一个系的同学。老公早
他们
: 一年出国。他们因为约定一起出来,所以耽搁了一年。他的老婆原来是他们系的系花。
: 起先听说T大没有美女的,但见了他老婆才知道是这是谣言,也明白了他为什么会心
甘情
: 愿的等她一年才一起出来。老公大学时好像也追过这个女生,发展过一段时间但是没有
: 成功(笨老公^_^)。
:
: 因为老公的关系,慢慢就和他们很熟了,经常一起吃饭和闹着玩。后来有一次,出了一
: 段小插曲。
:
: 快放寒假的时候,天总是灰蒙蒙的,下午四点一过,阴郁就爬满了天空。一次吃饭的时
: 候,和老公朋友夫妇抱怨严寒,抱怨白日的苦短。他们提议去附近的一个 waterpark r
: esorts玩,那里有人造的热带风情,所以很高兴的就答应了。等不及周末,周四正好大
: 家都有空,就起了个大早乘同一辆车去,开了四个多小时到了那里,很大的一个水上公
: 园,有indoor和outdoor两部分还有一个附带的Hotel。冬天只开放 indoor 的部分。我
: 们没有住下来的打算,晚上还要赶回学校。
:
: 买了 wrist band,换了bikini走进water park。两个男生已经在里面了。从那一刻
起,
: 老公目光就没有离开朋友的老婆,色迷迷的不断的扫过酷烈的白光映托下的她的胸前丘
: 壑,我在背后捶他他也岿然不动。老公的朋友也是一样,不住的上下打量我,既然无处
: 躲藏,就索性让他看了。本来以为他们来过这里,结果他们说自己也是刚听朋友说起,
: 第一次来。四周环顾了一下,透明的很高的穹顶,可能是想采些自然光,但是那天有些
: 阴沉,所以室内仍然开着雪白的强光灯。靠近入口处有几爿小店,卖些简单的食物和饮
: 料,还有纪念品以及水上用品什么的。
:
:
: 公园的主体是各式各样的水上活动。有模拟海浪的沙滩,lazy river(就是有自动水流
: 的河道,坐在皮筏子或者救生圈上会自动漂流的),模拟冲浪等等的设施。不过最吸引
: 人的还是那个几个巨大的water rollercoaster,弯弯曲曲的滑梯一样的圆筒,人从
里面
: 冲下来,呼喊着急驰的跃入水中。我觉得蛮刺激的,就拉着他们去玩最高最陡的一个,
: 他们也没经验,就和我一起去了。
:
: 因为不是周末,park里空荡荡的,没有多少人,也省去了拥挤和排队的烦恼。
:
: 爬上很高的木头楼梯,才知道必须自己从下面捡皮筏子拿上来。老公他们两个又跑下去
: 了一趟。两个人一个皮筏子,重量轻的伸腿坐前面,重的叉开腿作后面,然后手拉紧皮
: 筏子两边的把手,服务人员开动电门,启动传送带,把皮筏子放入滑筒管道,就冲下来
: 了,滑筒是全封闭的,里面一片漆黑,一开始就是一个几乎直角的陡坡,让人心里一悬
: ,我还没喊,老公就在后面大叫起来了,接着一个小上坡,一股水柱不期而至,然后又
: 快速旋转的朝下冲去,几起几伏,转的人头晕目眩,黑暗的旋转中,时间与空间的概念
: 模糊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突然看到一处亮光,然后就冲入水池中。我觉得蛮过瘾的
: ,老公却吓得面如土色,正在笑他没用,朋友和他老婆也冲了下来。朋友还好,他老婆
: 也吓得不轻,好像在管道里还呛了水,不住的咳嗽。色老公这时倒是忘了害怕,没遮拦
: 的盯着人家急促起伏的胸部看。
:
: 老公和朋友的老婆都坚决不玩这个rollercoaster,而我还意犹未尽,强拉着老公去
,因
: 为一个人玩不了,皮筏必须坐两个人,不然会翻。老公很为难,不肯去。最后商议的结
: 果,我和老公的朋友再去玩 rollercoaster,老公陪朋友的老婆去试一下其他的东东。
:
:
: 和老公的朋友拿着皮筏子又爬上楼梯,坐进皮筏子才觉得别扭,我还是坐在前面,他叉
: 开腿坐在我后面,皮筏子很小,于是我的pp就顶在他的两腿之间了,又被冲下去,第二
: 次没有了第一次那种意外的惊吓,感觉好多了,但是在管道里来回转动的过程中,隔着
: 两层泳衣,我的pp不断的摩擦到他那里,明显的感觉到他的dd勃起了,冲进水池,我利
: 索的爬上了岸,他却赖着不出来,喊他快些出来,他才扭捏的用皮筏子挡着自己笨拙的
: 从浅滩上岸。这才明白他在挡支起的帐篷~:p 我居然还有一些得意。
:
: 本来不打算和他玩了,他又非拉着我说再玩一次。因为刚才是我拉他去的,所以不好拒
: 绝他,就和他又爬上了楼梯。上了楼梯,远远的看到老公正和朋友的老婆在远处玩水上
: 篮球,很高兴的样子,喊他们,他们自然没听见。坐进筏子,又顶在了一起,这次他居
: 然胆子更大了,一进管道,他就搂住了我的腰,这样一来,我就贴他贴的更紧了。随着
: 旋转,他的dd深深浅浅的蹭着我的pp。我想挣脱,但是抓着扶手的两只手又不敢松开,
: 就给他抱了一路下来。一到出口,我就不理他了,一个人爬上岸,独自朝老公他们那边
: 走去。老公的朋友在后面讪讪的跟着。
:
: 老公正兴致勃勃的教朋友的老婆投篮,手不规矩的一会儿比划人家挺胸,一会儿比划人
: 家收腹,我喊了他好几声,他才听到,我说我想去玩别的,老公居然对我说,你自己去
: 玩吧。然后又转过头去教朋友的老婆投篮,那女人"咯咯"的笑着,我当时杀他的心都有
: 了。我黑着脸站在那里,他也不理我。倒是老公的朋友过来安慰我,问我是不是有些累
: 了,拉我到一旁一爿热带风情的小店坐下,给我点了果汁,他要了啤酒。
:
: 我指着老公冲他说,他欺负你的老婆,你还不去打他。他却几分坏笑的说,我也赚回来
: 了,起码不吃亏。我挥拳打他,他不躲。和他聊天,但是眼睛却还不住地看着老公。那
: 个可恶的家伙,又在教人家游泳了,他平托着朋友的老婆,两只手不安分的放在人家的
: 胸部和私处,兴奋得喊着些什么,大概是指挥她划水吧。混蛋!
:
: 索性不去看他。
:
: 老公的朋友断断续续的和我着聊着天,也许并不断续,是我没有注意听。他似乎问我要
: 不要也来一听啤酒,我忘记了我说是要还是不要,可能只是点了点头,或者根本也没有
: 回答。他拿了一罐打开的啤酒放在我的面前,金属亮泽的包装上镀着层水珠,在屋顶的
: 强光照射下,闪着的亮光。我可能也没想,拿起来就一饮而尽,片刻间,有些豪爽的感
: 觉,但是最后一口还是不可避免的呛到了,咳嗽着。
:
: 老公的朋友很体贴的轻轻地抚拍着我的后背,问我好些了么。我点点头。
:
: 他问我还想不想去玩 rollercoaster,我心里还是蛮想的,但是有些犹豫,一扭头看到
: 老公和她还在那里勤奋的学习游泳。就答应他,跟他去了。
:
: 结果他更加的变本加厉了,一进滑筒便一手揽着我腰,另一只手斜插着探入了我的
bik
: ini top,握住我的咪咪。我的心里紧了一下。但是像刚才一样的无可奈何。他的力
道随
: 着弯道到急缓而变化着,时轻时重;他用手指夹紧我的乳头,身体在弯道里不断的颠簸
: ,乳头也不断的被他紧拉或是放松。我的乳头一向敏感,他的dd又在后面硬硬的顶着我
: ,有些迷离,心底涌出一股燥热的感觉,慢慢的扩散到全身,直到指尖。是酒么?
:
: 突然的,我们被水流抛入池中,他慌忙缩手,险些让我走光( //汗,差点就糗大了
)。
:
:
: 他似乎胆子越来越大了,居然敢在水池里捏了捏我的pp。我又有些恼,说要去洗手间。
: 他跟在后面,说也要去。Water Park的卫生间,也是模仿海滩的风格,在角落里有四五
: 间,原椰木的外观,不分男女,进去把门插上就行了。我刚推门进去,他就一个箭步跟
: 上来,也挤了进来,把门从后面关上。
:
: 我吃惊的问,你要干什么。他一脸的坏笑的说,给我亲一下。我没有想到他这么大胆,
: 就对他说,你出去。
:
: 他丝毫没有出去的意思,嘻笑的看着我。空气中弥漫着让人不安的味道。
:
: 我绕过他,想拉门出去,结果他突然的从背后压过来,用身体把我摁在门上,紧贴着我
: 。我挣扎,用力用双手撑着门,想把他顶开,他却趁机把两只手绕到我的胸前,把我的
: bikini top推了起来,两只手结实的握住我的乳房。我继续的挣扎着,但是一切都是徒
: 劳,他的力气是那样大,我在他面前只是一只无助的小猫。我的拼力挣扎对他丝毫不起
: 作用,或者唯一的作用就是使他更加的兴奋。
:
: 我有些绝望了。意识到会发生什么,又不敢去想。。。
:
: 我原以为他会粗鲁的进来,就像老公通常的那样。但是没想到,他却异常的耐心,想细
: 品着一杯香茗一样轻轻的吻着,抚摸着我,揉捏着我。我渐渐的要化掉了。
:
: 我不再反抗了,或许是累了。但是我执意不肯转过身来,手仍然撑在门上,不知道是害
: 怕面对他,还是为了维护最后的一点尊严。
:
: 他在我耳后哈着气,丝丝的啤酒的香味,麦芽就是这个味道么?奇怪,我为什么会想到
: 麦芽?
:
: 他褪下了我的裤裤,一只手仍然霸道的握着我的咪咪,不断的刺激着我的乳头,另一只
: 手不安分的向下摸去,我仍然下意识的躲了一下,结果裸露的pp撞到了他同样裸露的dd
: 上,烫烫的,他什么时候把泳裤也脱了?
:
: 他不断的用手揉捏扣弄着我的下面,dd又在后面不停的摩擦着我,我腿有些软了,脸烧
: 的厉害。
:
: 终于,他打算进来了。
:
: 为什么我要用"终于"二字?
:
: 但是这个样子并不好进来,他的dd像一头迷失的小鹿一样,四处的乱撞,他每撞我一次
: ,我心就紧一下。
:
: 我还是忍不住了,把肩靠在门上,pp稍微向后翘了翘,伸出一只手从后面握住他的dd,
: 给他指引。这是结婚后第一次碰到别的男生的 dd ,心跳得快从喉咙里跳了出来。
:
: 他很顺利得进来了,像一个迷途的孩子找到了家,顿时的兴奋起来,动作也愈加的粗鲁
: 。我用牙齿咬住嘴唇,努力不发出声来,但是做不到。。。
:
: 。。。 。。。
:
: 很久没有体验过作爱中达到高潮的感觉了。
:
: 他射在了里面,是我告诉他我是安全期的。我要死了。
:
: 他先穿上了泳裤,我却趴在门上直不起来腰,不过还是强忍着把他先推出了门。我不想
: 当着他的面清理。
:
: 他射了好多出来,我也流了好多的水水,一片狼藉。
:
: 终于一切妥当。出了卫生间的门赶紧跳进水池中,那股重重的漂白粉味应该能够遮去我
: 身上的味道。他却很得意的坐在一旁看着我有些惊慌的样子。我突然间不想再去理他了
: ,心里一阵阵的愧疚,想去找老公,我要老公!
:
: 可是翻遍了整个 Park,也没有找到老公和朋友的老婆,他仍然跟在我后面,看着我
一脸
: 失望的表情,依然坏笑着说:他们私奔了。我有些想哭。
:
: 他拉我吃了些东西,又玩了半晌,他又拉我去了一次卫生间。这次他坐在马桶上,我面
: 朝他坐在他身上。他很喜欢我的咪咪,爱不释手。卫生间的马桶没有盖子,他坐在那里
: 很辛苦。我觉得很对不起他。他很长。。。
:
: 作完以后,他把头埋在我的胸前,我搂着他的头,很久。
:
: 傍晚时分,老公才和朋友的老婆神秘的出现。我气恼了,不理老公,老公低眉顺眼的赔
: 不是,说他们饿了,不想吃Park里的热狗,就想找个地方吃饭,反正有 writst band,
: 一会儿还可以再回来。出门开了很久,迷路了,这才回来。我问他吃的什么,他又答不
: 上来。
:
: 晚上驱车回家,路上的气氛有些怪。
:
: 。。。。
:
: 到了月底,信用卡公司寄statement来,老公的卡上赫然有那一天在那家Hotel的消费记
: 录,我生气的质问他这是什么,他似乎很有理的说: 那天你和他一起到卫生间去干
什么
: ?
:
: 于是,一切都成了心照不宣。
:
: 我真傻,只有我是最傻的。但是又想到了老公朋友的那句话:反正我也不吃亏 //
blush
:
:
: ------------------------------------
:
: 事情压在心底,有些不吐不快的感觉~既然写了出来,以后也就不好意思来了~
F
Fastest

撸了,泄泄

泄十个

十个

pasa123

转贴要说出处

【 在 LiuQiangDong (qqq) 的大作中提到: 】
: 老公默许的出轨
: 2007作品
: Reading week。起得很早,到图书馆去赶两篇闷闷的term paper。shuttle bus 还没有
: 来,随手从厚厚的背包里抽出来一本书,随便翻翻,Drucilla Cornell的 At the
Hear
: t of Freedom: Feminism, Sex, and Equality。居然是这一本!Drucilla 用她那晦涩
: 的口号式的语句写道:Socialist states were notorious for the repression of se
: xual freedom。 于是在 Seminar 上,同学们就用异样好奇而又怜悯的目光看着我。偏
: 见!
: bus来了,碰到了老公的一个朋友,想躲他,没有躲开,他就径直坐在了我身边,聊
了一
: 会儿天,临走时他还不忘轻薄了我一下,他说:你老公不在,可以找我。
: ...................

c
centralla

草泥马 看硬了 要射

【 在 LiuQiangDong (qqq) 的大作中提到: 】
: 老公默许的出轨
: 2007作品
: Reading week。起得很早,到图书馆去赶两篇闷闷的term paper。shuttle bus 还没有
: 来,随手从厚厚的背包里抽出来一本书,随便翻翻,Drucilla Cornell的 At the
Hear
: t of Freedom: Feminism, Sex, and Equality。居然是这一本!Drucilla 用她那晦涩
: 的口号式的语句写道:Socialist states were notorious for the repression of se
: xual freedom。 于是在 Seminar 上,同学们就用异样好奇而又怜悯的目光看着我。偏
: 见!
: bus来了,碰到了老公的一个朋友,想躲他,没有躲开,他就径直坐在了我身边,聊
了一
: 会儿天,临走时他还不忘轻薄了我一下,他说:你老公不在,可以找我。
: ...................

c
centralla

其实就是两个男人约好的换妻游戏

【 在 centralla (central LA) 的大作中提到: 】
: 草泥马 看硬了 要射
: Hear
: se
: 了一

minaduki

嗷嗷 xiaoxiaoyu 1024
subsub1

水平不错
旽旽旽
dIdT

强哥,这也和军事天地有关系?
y
yjdw

小小鱼写得真好

后来图书馆里肏的那段呢

【 在 LiuQiangDong (qqq) 的大作中提到: 】
: 老公默许的出轨
: 2007作品
: Reading week。起得很早,到图书馆去赶两篇闷闷的term paper。shuttle bus 还没有
: 来,随手从厚厚的背包里抽出来一本书,随便翻翻,Drucilla Cornell的 At the
Hear
: t of Freedom: Feminism, Sex, and Equality。居然是这一本!Drucilla 用她那晦涩
: 的口号式的语句写道:Socialist states were notorious for the repression of se
: xual freedom。 于是在 Seminar 上,同学们就用异样好奇而又怜悯的目光看着我。偏
: 见!
: bus来了,碰到了老公的一个朋友,想躲他,没有躲开,他就径直坐在了我身边,聊
了一
: 会儿天,临走时他还不忘轻薄了我一下,他说:你老公不在,可以找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