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竞争的数学模型

r
rockyliu
楼主 (未名空间)

中美是一个文化竞争的社会案例,有没有人考虑过用数学模型拟合中美的社会发展,并给出这两种社会模式的优缺点在历史和未来的评估和预测?如果认为社会的发展是一种Levy walk,所有的社会模式都遵循Fokker–Planck方程。那么美国的模式,社会发展
的步长更倾向于正态分布(或者Brownian运动)。中国的模式,社会发展的步长更倾向于非正态分布(Cauchy 分布?)。遵循Brownian运动的社会应该稳定。遵循其它运动
的社会可能到达的地方会更远。在长时间的发展下,那种社会会赢,的确值得探索。最为挑战的是如何通过社会形态的分布,调整社会发展的步长和方向。当这种supervised adjustment引入之后,会是一个什么样的walk?
keystone0504

distribution is a stationary concept, i think you are talking about speed
or rate models, which is definitely not normally distributed
【 在 rockyliu (Rocky) 的大作中提到: 】
: 中美是一个文化竞争的社会案例,有没有人考虑过用数学模型拟合中美的社会发展,并
: 给出这两种社会模式的优缺点在历史和未来的评估和预测?如果认为社会的发展是一种
: Levy walk,所有的社会模式都遵循Fokker–Planck方程。那么美国的模式,社会发展
: 的步长更倾向于正态分布(或者Brownian运动)。中国的模式,社会发展的步长更倾向
: 于非正态分布(Cauchy 分布?)。遵循Brownian运动的社会应该稳定。遵循其它运动
: 的社会可能到达的地方会更远。在长时间的发展下,那种社会会赢,的确值得探索。最
: 为挑战的是如何通过社会形态的分布,调整社会发展的步长和方向。当这种
supervised
: adjustment引入之后,会是一个什么样的walk?

laodongzhe

美国distribute系统以持续,多层次,并行释放社会矛盾。虽然到处烽火,但不会积累成系统性矛盾。

中国的centralized系统收集底层的各种小矛盾,转化为系统性的矛盾。貌似波澜不惊
,实是惊涛骇浪。

r
rockyliu

为什么?
【 在 keystone0504 (飞翔之父) 的大作中提到: 】
: distribution is a stationary concept, i think you are talking about speed
: or rate models, which is definitely not normally distributed
: supervised

a
aaddoo

主观臆想成分太多了。
“美国distribute系统以持续,多层次,并行释放社会矛盾。虽然到处烽火,但不会积累
成系统性矛盾。”
种族矛盾(其实是阶级矛盾),到处烽火,社会族群撕裂,这本身就是系统性社会矛盾。在民主体制下未必能够有效的得到解决。

中国的民主集中制,通过牺牲少部分的利益,来获得整体社会的稳定。

不论美国中国,关键在于政治制度的变革能不能适应社会的变化,形成负反馈机制。

【 在 laodongzhe (组长) 的大作中提到: 】
: 美国distribute系统以持续,多层次,并行释放社会矛盾。虽然到处烽火,但不会积累
: 成系统性矛盾。
: 中国的centralized系统收集底层的各种小矛盾,转化为系统性的矛盾。貌似波澜不惊
: ,实是惊涛骇浪。

laodongzhe

祝屁民韭菜在梁家河光辉的普照下,幸福快乐,为早日成为“代价”而奋斗。
【 在 aaddoo (nothing) 的大作中提到: 】
: 主观臆想成分太多了。
: “美国distribute系统以持续,多层次,并行释放社会矛盾。虽然到处烽火,但不会积累
: 成系统性矛盾。”
: 种族矛盾(其实是阶级矛盾),到处烽火,社会族群撕裂,这本身就是系统性社会矛盾
: 。在民主体制下未必能够有效的得到解决。
: 中国的民主集中制,通过牺牲少部分的利益,来获得整体社会的稳定。
: 不论美国中国,关键在于政治制度的变革能不能适应社会的变化,形成负反馈机制。

llsunspot

麻辣隔壁美国都没代价就是所有人付出代价,无一例外,新冠一死20万牛逼碉堡

【 在 laodongzhe (组长) 的大作中提到: 】
: 祝屁民韭菜在梁家河光辉的普照下,幸福快乐,为早日成为“代价”而奋斗。
: 【 在 aaddoo (nothing) 的大作中提到: 】
: : 主观臆想成分太多了。
: : “美国distribute系统以持续,多层次,并行释放社会矛盾。虽然到处烽火,但不会
: 积累
: : 成系统性矛盾。”
: : 种族矛盾(其实是阶级矛盾),到处烽火,社会族群撕裂,这本身就是系统性社会矛盾
: : 。在民主体制下未必能够有效的得到解决。
: : 中国的民主集中制,通过牺牲少部分的利益,来获得整体社会的稳定。
: : 不论美国中国,关键在于政治制度的变革能不能适应社会的变化,形成负反馈机制。
r
rockyliu

这个课题实在是太大了。很难驾驭。可能涉及经济学,社会学,哲学,科学发展论等等。

【 在 aaddoo (nothing) 的大作中提到: 】
: 主观臆想成分太多了。
: “美国distribute系统以持续,多层次,并行释放社会矛盾。虽然到处烽火,但不会积累
: 成系统性矛盾。”
: 种族矛盾(其实是阶级矛盾),到处烽火,社会族群撕裂,这本身就是系统性社会矛盾
: 。在民主体制下未必能够有效的得到解决。
: 中国的民主集中制,通过牺牲少部分的利益,来获得整体社会的稳定。
: 不论美国中国,关键在于政治制度的变革能不能适应社会的变化,形成负反馈机制。

laodongzhe

毛主席教导我们说:

人总是要死的,但死的意义有不同。中国古时候有个文学家叫作司马迁的说过: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为人民利益而死,就比泰山还重;替法西斯卖力,替剥削人民和压迫人民的人去死,就比鸿毛还轻。

【 在 llsunspot (小小手) 的大作中提到: 】
: 麻辣隔壁美国都没代价就是所有人付出代价,无一例外,新冠一死20万牛逼碉堡
: 矛盾

a
aaddoo

你显然一厢情愿。

美国也不是没有“代价”。不论是被警察致死的民众,还是被民众致伤致死的警察,被劫的路人和商家,没有出路的一些社区,等等。

【 在 laodongzhe (组长) 的大作中提到: 】
: 祝屁民韭菜在梁家河光辉的普照下,幸福快乐,为早日成为“代价”而奋斗。
: 积累

laodongzhe

所谓的BLM动乱死的老黑数一个手都用不完。

美国一个老黑被干全世界都知道,中国屠杀几百万婴儿,只有上帝知道。

【 在 aaddoo (nothing)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显然一厢情愿。
: 美国也不是没有“代价”。不论是被警察致死的民众,还是被民众致伤致死的警察,被
: 劫的路人和商家,没有出路的一些社区,等等。

a
aaddoo

老将张嘴就胡说抹黑和妖魔化中国。没有证据就说“只有上帝知道”。

【 在 laodongzhe (组长) 的大作中提到: 】
: 所谓的BLM动乱死的老黑数一个手都用不完。
: 美国一个老黑被干全世界都知道,中国屠杀几百万婴儿,只有上帝知道。

atomlaser

可以用神经网络模型训练fit一下这个曲线数据:
https://media-exp1.licdn.com/dms/image/C4D12AQEMxf0wCupQCA/article-inline_
image-shrink_1000_1488/0?e=1605744000&v=beta&t=aj0UWh7YSOOJ6DUvGQCAM-
bYC0NXAQJzh9TbT4GeUrw

r
rockyliu

如果社会发展可以用Levy walk描绘。那么,当社会发展趋向于Brownian运动的时候,
社会成员的平均满意度是最高的,但也是平庸的。社会发展趋向于一种supervised非正态运动,社会平均满意度会比较低但发展的步伐会快。但一旦随机运动发生,社会的震荡也会非常大。从长时间的角度来看,这种遵循biased分布的发展不一定比Brownian运动更有效。

【 在 rockyliu (Rocky) 的大作中提到: 】
: 中美是一个文化竞争的社会案例,有没有人考虑过用数学模型拟合中美的社会发展,并
: 给出这两种社会模式的优缺点在历史和未来的评估和预测?如果认为社会的发展是一种
: Levy walk,所有的社会模式都遵循Fokker–Planck方程。那么美国的模式,社会发展
: 的步长更倾向于正态分布(或者Brownian运动)。中国的模式,社会发展的步长更倾向
: 于非正态分布(Cauchy 分布?)。遵循Brownian运动的社会应该稳定。遵循其它运动
: 的社会可能到达的地方会更远。在长时间的发展下,那种社会会赢,的确值得探索。最
: 为挑战的是如何通过社会形态的分布,调整社会发展的步长和方向。当这种
supervised
: adjustment引入之后,会是一个什么样的walk?

realoption

还以为你想提出什么微分博弈模型

【 在 rockyliu (Rocky) 的大作中提到: 】
: 中美是一个文化竞争的社会案例,有没有人考虑过用数学模型拟合中美的社会发展,并
: 给出这两种社会模式的优缺点在历史和未来的评估和预测?如果认为社会的发展是一种
: Levy walk,所有的社会模式都遵循Fokker–Planck方程。那么美国的模式,社会发展
: 的步长更倾向于正态分布(或者Brownian运动)。中国的模式,社会发展的步长更倾向
: 于非正态分布(Cauchy 分布?)。遵循Brownian运动的社会应该稳定。遵循其它运动
: 的社会可能到达的地方会更远。在长时间的发展下,那种社会会赢,的确值得探索。最
: 为挑战的是如何通过社会形态的分布,调整社会发展的步长和方向。当这种
supervised
: adjustment引入之后,会是一个什么样的walk?

m
minquan

陈平就是搞这个的

他说技术进步慢的时候,搞创新的玩不过抄袭的
d
doublefishII

解决社会矛盾也是distribute系统,多层次的隔靴搔痒,问题就越来越严重,直到不可收拾。

【在 laodongzhe(组长)的大作中提到:】
:美国distribute系统以持续,多层次,并行释放社会矛盾。虽然到处烽火,但不会积累成系统性矛盾。


t
taiqiangle


得了吧,非常稳定的系统的稳定性很高,但是power 不够大,效率非常低。
你这句话就是在说,一个社会更需要考虑稳定性。美国的问题是,
一旦发生剧烈的变化,比如今年这种,社会运转基本半瘫了,效率低下,
外加社会问题慢慢积累了这么多年,这种系统的稳定性已经非常脆弱了。

中国的问题是效率太高,出错一旦过限就崩盘,
但是优势是遇到目前这种情况,反而能迅速规避,尼玛,
其实美国和中国是一回事,都不怎么地。
【 在 laodongzhe (组长) 的大作中提到: 】
: 美国distribute系统以持续,多层次,并行释放社会矛盾。虽然到处烽火,但不会积累
: 成系统性矛盾。
: 中国的centralized系统收集底层的各种小矛盾,转化为系统性的矛盾。貌似波澜不惊
: ,实是惊涛骇浪。

D
Dower

美国强调实现个人价值。让大部分庸人自我放纵废掉,养着不捣乱就行。才能高的人享有各种最佳资源和便利,不受干扰地各尽所能。
中国强调一个长远的集体目标。每个人都要添砖加瓦。懒的笨的不合群的也逼着上杆子,没有免费午餐。庸人被训练成奋斗逼,有的时候可以打败能人。能人被平庸化概率较大,但也不会彻底报废。

或者说一个从微观描述入手,一个是给定系统层面的描述。
Carraway

和1960年代相比,美国现在至少需要死一半,非常痛心的是过去20年这是怎么发生的?黑墨三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左逼是怎样用毒药麻痹了合众国的每一个细胞的?

【 在 llsunspot (小小手) 的大作中提到: 】
: 麻辣隔壁美国都没代价就是所有人付出代价,无一例外,新冠一死20万牛逼碉堡
: 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