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2020年大选象选林肯一样重要”

g
gingging
楼主 (未名空间)

最近看到一篇《著名基督徒领袖:2020年大选象选林肯一样至关重要》的文章,表面上看是一位所谓的“著名基督徒领袖”杜布森博士在鼓动基督徒们于来临的美国总统大选都出来投川普的票,可是古狗了一下这位“宗教领袖”才知道杜布森博士并非是牧师或神职人员,其职业是儿童医生和儿童心理学家。不过从其创建的Family Research
Council,一个501(c)(4) lobbying PAC组织和这篇文章来看,杜布森明显是一个持极
端保守主义立场的政治说客。

本来持什么政治立场和做政治说客都不是问题,可偏偏这个杜布森要披上“基督徒领袖”的外衣别有用心地打着基督教义的旗号来蛊惑基督信徒们并把他们洗脑成自己的政治工具,那么我们就值得花时间来看看他这篇怀着强烈的政治动机和政治目的却打着耶稣基督教义大旗的文章都说了些什么以及说的是否在理。

先说明,我不是基督徒也没有仔细读过圣经(多年前曾经粗略读过部分内容也基本都忘光了),我在下面谈到的有关圣经的内容和理解如有与圣经不符之处,欢迎基督徒朋友们指正。

杜布森这篇文章基本有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是和金里奇一道以“2020年选举是自1860年以来最重要的选举”为口号呼吁基督徒出来投票(给川普),第二部分则是打着基督教义的旗号以自己的政治立场和自己对圣经的理解来解释美国社会中的几个议题并鼓动基督徒一定要投给川普。

下面就这两个部分说说我的看法。

第一。我认为金里奇的“2020年大选是自1860年以来最重要的选举”之说法是一个蛊惑人心的说法,确切说是极端保守主义份子意识到自己的政治立场已成了美国社会的少数非主流之后故意夸大现实,妖魔化对手,以图集结所有温和保守主义者们进行政治反扑的拙劣技俩。说它拙劣是因为它也只能骗一骗受教育程度较低和缺乏独立思考能力的那些惯性思维的红脖子,这些红脖子一听到伟大总统亚伯拉罕林肯就会惯性地联想到同样是共和党总统的川普,至于林肯和川普在政治信念上是否一致以及有何区别,美国社会现在面临的分裂和1860年面临的分裂有何区别以及根源在哪里,那些红脖子们是难以分辨理清的。

下面我就试着给那些分辨不清的人理清一下。

1. 有一定程度历史知识的人都知道,1860年的美国民主党是保守的蓄奴农场主们的代
理人,而源自辉格党的共和党则是新兴工业化的资本主义(资本家)的代理人,这与今天美国民主,共和两党的政治立场恰恰是相反对调的。可以说1860年支持林肯上台的那些资本主义利益集团及其相关的人们如果活到今天就会是任何一个赞成全球化的共和或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支持者,而绝不会投票给任何一个极端保守主义者。

红脖子农民们应该认识到,如果没有全球化那他们生产的粮食不但会掉价也很难卖到世界各地(因贸易壁垒)。红脖子工人们也应该认识到,在全球化上共和党和民主党是相当一致的(老小布什和克林顿都是全球化的推手),而在如何照顾由于全球化而利益受损的红脖子工人议题上,相比保守的共和党要么是任凭红脖子自生自灭,要么是打贸易战增加生活成本等保守主义做法都无法补偿红脖子利益,反倒是民主党提高税收对资本家的全球化高额利润进行社会二次分配的进步做法更能照顾到一些红脖子工人的利益。而川普这个高喊反全球化的大资本家更是在演戏,至今铁锈带的工人还是没工作,红脖子农民卖出的粮食还没贸易战之前多。美国不但没有再次伟大反而被华为抖音等赶超到了不得不抡起行政干预的大棒和美元结算的终极武器之地步。请记住一个道理:资本家要是反全球化,母猪都会上树了。

总之,红脖子工人农民们应该认识到,1860-1865年解放奴隶(使他们成为资本主义的
受薪工人和消费者)的林肯及其共和党人们的理念和今天民主党人的理念是一致的,即都是让资本主义做大蛋糕同时让社会底层得以分享这个大蛋糕的利益。而今天保守共和党(特别是极端保守主义者)的理念则和1860年的民主党人理念是一致的,即都是主张个人赚个人的钱不想与他人分享任何利益,甚至打着自由的旗号不惜以剥夺他人自由和人权来保护自己的自由。比如1860年林肯的北方民主党对手道格拉斯打着“人民主权”的旗号主张新定居者有权决定自己是否要蓄奴,以及南方民主党对手布雷肯里奇打着自由旗号不惜分裂国家也要蓄奴,他们和今天的极端保守主义者杜布森们打着基督教义的旗号主张剥夺人们的离婚权,剥夺妇女的堕胎权,剥夺LGBT追求个人幸福的权利都是如出一辙的个人利益为中心的自私主义。而今天杜布森们的邪恶更甚一步,因为离婚,堕胎,同性恋都是别人的私生活,并且丝毫没有损害到基督徒的哪个人切身利益。仅仅是因为面对今天信仰基督教的人越来越少的现实,杜布森们就想要通过剥夺他人的自由和人权来强迫人们重回教堂,就要强迫所有人按照他们个人理解的教义生活。我看杜布森们的这种做法更像是ISIS的真主安拉教出来的,而不是主耶稣教导出来的。

2. 杜布森和金里奇把今天美国社会里的某种对立情绪无限夸大并以1860年南方蓄奴州
的分裂联邦做比喻,并暗示今天的民主党和1860年主张分裂的南方民主党一样在借BLM
运动搞分裂,这完全是子虚乌有的胡说八道,且是想借着两党对立来挑唆共和党选民的一种哀兵之计。

任何肯尊重事实的人都会看到:BLM运动兴起的两个主要因素都和民主党无关也非民主
党设计的。

一个因素是美国社会中部分白人对黑人的种族歧视(但不是系统性歧视)导致少部分白人警察对黑人过度执法的情况一直都有发生(共和党拒绝禁枪的政策也导致了警察都假定嫌犯会持枪拒捕而默认这种过度执法情况以及州政府因惧怕警察协会而无力改变这种过度执法情况),弗洛伊德之死仅仅是多年来人们对这种基于种族歧视的过度执法而累积的不满总爆发的一个导火索。

另一个因素是疫情恶化导致的长期居家隔离和大批人的死亡给人们带来的极大的精神压力需要一个发泄口,BLM运动一些针对政府的过激行为其实是对政府控制疫情不力表示
不满的一种发泄。而BLM运动中少数人的抢劫商店行为则是只要有流氓混混的地方都可
能发生的行为,虽说这可能和个别民主党州长对运动中打砸抢行为的宽容有一定关系,但我是支持FBI对打砸抢份子大力抓捕的做法。

总结来说,BLM运动是偶然事件引发的一个必然事件,疫情和美国部分白人对黑人的种
族歧视心理与行为决定了BLM运动哪怕是民主党总统在任也必将爆发,区别在于如果在
任的是民主党总统,则BLM运动可能因总统的安抚和怀柔而不会扩大化(因为类似民主
党提出的《警察执法公正法案》一类草案将很快在国会和总统那里通过的)。可以说,这次BLM运动发展到街头暴力和无政府状态是和川普一开始就像林郑和梁振英一样与示
威民众针锋相对和试图打压运动有直接关系。

另外,BLM运动的主流诉求只是改革警察的执法,丝毫没有分裂美国的意思,虽说少部
分人有Defund Police诉求,但并未获得民主党和社会的广泛支持。而关于美国当今社
会的某些对立和“分裂”,我看正是少数极端保守主义份子向主流社会挑起的“文化战争”造成的,这和BLM运动无关,美国主流社会是支持BLM运动以及主流社会中并没有什么“大分裂”这一点我在《也谈美国的“大分裂”》一文中已经论述过了。

所以,综上所述后稍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都能认识到,杜布森和金里奇们暗示说“民主党借BLM运动搞分裂”完全是出于选举需要而抹黑对手的一种下流的胡说八道。而把今
天民主党人针对川普的不满和两党争斗比喻成1860年民主党人的为蓄奴而分裂联邦,就更是八竿子打不着连蒲风捉影都算不上的极限子虚乌有了,这是把人当成二傻子蒙骗的说法。

我倒是要提醒基督徒朋友和读者们注意了,蠢蠢欲动地想要分裂美国的人虽然不多但还是有的,比如我在《最近上万维有种回到中世纪的感觉》一文中批驳的那个Curtis
Bowers,还有万维上的几个川粉(我就不点名了,常看万维博客的读者们心里都有数),这些人都盼着川普连任,但也都准备好了一旦川普败选就要么拿起枪搞分裂,要么巴不得分裂成了好跑去他们的基督教国里去生活。我一直在想这些人怎么还有脸去吹捧林肯呢,他们压根就不知道亚伯拉罕林肯之所以成为全美国人心中的伟大总统并非是由于他的共和党身份,甚至也不是因为他解放了黑奴(内战目的是为了统一,解放黑奴基本是北方联军赢得了战争的结果),而是因为他无条件地誓死捍卫国家的统一,誓死捍卫共和制,不惜用流血的战争也要阻止国家分裂!

3. 杜布森还特别把2020年川普的连任竞选和1864年林肯的连任竞选做比拟来呼吁基督
徒投票给川普。先抛开投票给谁不说,单拿川普和林肯做比较就会让世人捧腹大笑了。两人有可比性吗? 我们试着比较一下:

A.林肯以律师为业,处处待人诚恳,言行律己;而川普以商人起家,处处狡诈阴损,以撒谎骗人得逞为荣(请问痛恨撒谎的主耶稣会喜欢川普吗?),他那本《交易的艺术》的书名其实是大白话“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一种动听的说法。

B.林肯的岳父家正是靠贩卖奴隶起家的奴隶主,可是林肯做到了放弃私利以国家利益为重坚持废奴;川普却是历任总统中最明目张胆地公器私用和以权谋私的人,川普为了自己“川普酒店”的商业利益数次插手干预FBI大楼重建项目,他利用总统否决权要硬塞
私货进入讨论中的疫情援助法案,连共和党人都看不下去了。

C.林肯和玛丽结婚二十多年始终如一;而川普是个典型的花花公子,劈腿偷吃出轨婚外情数不胜数,还两度离婚,真不知反对离婚重视家庭的杜布森是真心挺川呢还是怀有自己的政治目的呢?

D.林肯坚守宪法,相信来自辉格党的理念,即国会拥有立法权,而总统只有执行权,所以他很少否决国会的法案;而川普常常颁布违宪的行政命令被最高法打脸,甚至为了连任不惜要动用联邦军队镇压群众运动,为了连任不惜违宪要推迟大选。

关于川普是什么样的人,其前律师科恩的出书《背叛:实录》和其侄女的出书《Too
much and never enough》以及前国安顾问博尔顿的出书《The room where it
happened》里面都有无数的披露。

总之林肯无论是在人品人格,道德操守,为人处事,政治理念,对国家的忠诚,对宪法的尊重等方方面面都比川普高太多了,根本无法相比较。

老实说,如果谁一定要比较的话,林肯也许只能在对基督教信仰这一点上和川普可以比较一下,虽然林肯并非虔诚的基督信徒(去教堂也基本都是陪家人去),但林肯的言行比川普更像基督徒十倍百倍。

第二。杜布森还谈到了大选和几个“关键议题的走向”息息相关,我也谈谈我的看法。

1. 下一代的教育

众所周知,美国之所以成为世界上教育系统最好,教育质量最高,教育人才和诺贝尔得主最多的国家,并成为了科技最强大的国家,正是因为美国政府把宗教赶出了公共教育系统,正是因为以科学技术代替了宗教作为教育的主要内容,美国才成为了世界第一强国。如果按照杜布森的宗教进入学校的主张,美国就算不变成ISIS国,也会变成一个类似伊朗沙特那样的伊斯兰国。

2. 生命的神圣

这里杜布森指的是堕胎一事。我是支持现行美国法律允许妇女在有限的妊娠期内(即妊娠早期)自主堕胎的,这很明显是妇女的一项人权,而且也不妨碍或损害任何一个基督徒的自主权和利益。首先妊娠早期的胎儿并非真正意义上的生命,其次你问任何一个怀过孕的女人就知道,怀孕的确是女人独自承受且对其生活有极大影响的一件事,我实在想不出任何说得通的理由可以强迫一个不信圣经或对圣经有自己理解的女人去承受她不愿意承受的事。这个丝毫不损害他人利益的个人自主权难道还不属于宪法规定的“自由和人权”吗?何况,在落后贫困的地区和国家,禁止堕胎也确实会带来更大的人性和人道灾难。

3. 婚姻与家庭

我是支持婚姻家庭的,也不希望自己的子女和LGBT交朋友。但是我始终认为:是否结婚或离婚,和谁(包括同性)结婚,是把生育还是把幸福当成婚姻目的等等都是个人的自由选择,属于受法律保护的人权。如果同性恋者觉得同性婚姻能带来幸福,他们就有追求这个幸福的权利,没有人可以强迫他们为了生育必须和异性缔结婚姻。重点还是那个:这些个人选择并不损害他人利益,完全是个人私生活,有什么道理或凭什么要求所有人特别是不信宗教的人都要按照某个宗教甚至是某个教徒理解的教义来生活呢?这不是ISIS国教又是什么?难道一个连个人生活方式都无法自主选择的美国会再次强大吗?请先去问问离婚多次的川普总统是否愿意生活在这样的国家里吧。

另外,我不记得耶稣或圣经哪里说过要强迫所有人都信圣经并按圣经生活,我只记得主耶稣要所有人互相爱,包括要爱敌人,耶稣甚至给很多不信他的犹太人和罗马人治病。这是我对基督教有好感而对伊斯兰教全无好感的最主要原因。

4. 信仰自由

杜布森在这里的胡说八道就更没边了,美国是个基督教国家(仅仅是不把基督教立为国教而已),在美国没有任何人或任何一条法律阻止或妨碍基督徒的信仰自由。我想请问杜布森:政府什么时候关上过教堂的大门?美国那个政客诋毁了上帝?

我不知杜布森是否意识到,信仰自由的定义是:人有信基督教以及自我解读圣经的自由,也有信其它宗教的自由,更有不信宗教的自由。难道美国人民自主选择了世俗化竟然成了美国没有信仰自由的证明吗?难道要美国象ISIS那样实行全民统一教义才算是有信仰自由吗? 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5. 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

杜布森在这里的论调和我在《最近上万维有种回到中世纪的感觉》一文中批驳的那个
Curtis Bowers的论调一样,把民主党的主张贴上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标签来暗示民主党是反资本主义和反民主的。这也完全是睁眼说瞎话!我在上述文章中论述过:要不是民主党的主张和罗斯福新政改造了美国原始资本主义并引导其进入现代资本主义从而拯救了美国的话,美国早就被共产党夺权成为共产国际的卫星国了。今天美国的两党和精英们在社会财富二次分配问题上和捍卫民主问题上是一致的,除了想独裁的川普经常和习一尊称兄道弟以外,民主党在捍卫民主上要比共和党和川普更坚持到底一些,华尔街资本家也更喜欢民主党一些。我实在看不到民主党人在什么地方反对资本主义和民主,我只看到一心想独裁的川普对香港民主抗争和新疆集中营等事情上不发一言,没有态度。

6. 司法制度

杜布森在这里指责美国最高法的法官不懂宪法的本意,按自己的想象判案。一个心理医生指责全美国法律专业的顶级精英们不懂宪法,而且是保守派法官占多数的最高法院,我也是无语了。我想也只有全美国人民都按照杜布森对宪法的解释去行事才算是“懂得宪法本意”了吧?也许杜布森认为应该用圣经来解释美国宪法,并且认为他自己就是那个权威解释圣经的“教皇”。他忘了,马丁路德早已经告诉美国新教徒们不要听信神父和教皇的解释,要按自己的所想去理解圣经。

7. 以色列

美国支持以色列这个我赞成。但不知杜布森是否知道美国的犹太人多是民主党支持者,连川普的女婿也是基于2016年川普出来竞选才看在妻子份上现从民主党“跳槽”过来的,是不是“卧底”就没人知道了。另外不知杜布森是否知道美国不少虔诚的基督徒对不承认耶稣是耶和华儿子的犹太教并不买账。

不过,我对于基督徒或是杜布森在不强迫他人前提下的个人宗教理解和信仰自由是支持的。

结束语:最后我想给金里奇,杜布森,Curtis Bowers们以及万维的几个分离主义川粉
说两句忠告。

1. 众所周知,川普是个见利忘义的商人,更是个没有信仰的人,他现在口吐莲花地说
些保守主义者们爱听的话包括做些保守主义者们喜欢的事都是看在选票的份上,是基于对权力的渴望而不是他真有保守主义的信仰。只要能连任要川普干什么肮脏事他都会干,而连任后他就会为了个人利益抛弃你们,2016年大选他郑重承诺当选后要废除《约翰逊修正案》和禁止堕胎却至今没有兑现就是证明。另外从2018年底股市大跌开始逼迫鲍威尔降息到今年息口降到零这个阶段里,每当股市下跌川普就骂鲍威尔要求降息,这种比民主党的大政府还要嚣张跋扈的做法也证明了川普心里只有权力而根本就没有一丝保守主义小政府的理念。

所以我给你们的第一个忠告是:你们把川普,一个史上离婚次数最多的总统且很少读圣经和上教堂的人,当成是拯救基督教和保守主义的大救星弥赛亚完全是Barking up the wrong tree!

2. 你们有完全的按自己理解的宗教信仰自由,甚至也有发表自己理解教义的言论自由
,但是请记住我的第二个忠告:美利坚合众国的政体是共和制,确切地说:联邦是州共和制,州是人民共和制。什么是共和呢?共和就是依宪法规定的民主程序遵循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来治理国家(或州)。这就是说,即便你们成功煽动足够多的极端保守基督徒都移居到某个州形成多数,那个州也无法禁止人们离婚,无法禁止女人合法堕胎,无法禁止同性恋婚姻,因为这些个人自由和人权是受联邦宪法保护的,其它49个州绝不会允许美国某一个州象ISIS那样用宗教教义来剥夺他人的自由和人权(其实只要有26个州不同意就够了)。如果有任何人胆敢公然违反联邦宪法,FBI就会像抓捕BLM运动中的打砸抢份子一样把你们抓起来投入大牢。如果有任何人胆敢举枪搞独立或分裂,任何一位在任总统(包括川普)都不会放弃你们给予的成名机会,都会去争当第二个林肯派联邦军队把你们消灭的!
chjy002

1860年支持林肯上台的那些人们如果活到今天就会是超过一百八十岁, 一百八十岁以上的老人投票率一定非常低, 不管投谁都没啥影响.
g
george19

Trump 4年一事无成,控制疫情全球最差,单一的种族事件被他几句胡话激起民愤最后
发展成了全国示威,到处暴动。

更不要说人品极其低下 种族主义 歧视女性 各种撒谎欺诈

这种总统美国下一百年都估计遇不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