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新冠疫苗,和一个伦理问题

q
qqlingling
楼主 (未名空间)

新冠病毒在全球已经遍地开花,我对使用传统的手段(口罩+检测隔离+追踪)来
防控疫情,已经非常悲观。只有很少数国家有这样的社会组织能力和执行力,特别是看到美国的表现,实在是令整个世界都非常失望。印度也是,虽然每天新增5-6万的病例
,爆炸性发展,但国家几乎呈现一个要放弃的姿态。

随着秋季学期到来,美国政府在疫情泛滥的情况下死硬要开学,再加上夏秋之交
的流感季节,非常可能会迎来新一轮的新冠病毒爆发。根据美国已有的表现,以及美国把病毒过度的政治化,我个人看法是,疫苗已经变成了美国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此文就是想聊聊,现在世界疫苗研发的现状,以及相关的一些问题。免疫和疫苗并不是我的细化专业,我只能基本保证大体上没有错误。但如果文中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希望更专业的人士不吝指正。

早些天 WHO说,现在世界有6款疫苗进入三期临床试验。其中的3款是中国研发的疫苗。这么短的时间里,疫苗就有这么快的进度,在疫苗研发历史上是不可思议的。但速度依然赶不上需求。现在世界上每天都有5千人因新冠死去,其中美国占五分之一。

这里先科普一下临床试验的1期,2期3期的一些要点。1期重点验证安全性。动物试
验后,初次用于人身上。一般在10-100人身上试验。2期扩大样本量和目标人群,进一
步确定有效性和安全性,并且确定免疫程序和免疫剂量。安全性主要看测试人有没有不良反应。有效性要看分子水平上,人体有没有产生抗体啊,以及其他可测量的免疫反应。真正确定疫苗的有效性的是3期。三期临床需要的样本量非常大,大概每个疫苗要招
募3万人。严格统计有效性,而且确定在大量人身上没有安全隐患后才能批准上市。

为什么3期需要这么多人?因为需要看普通人(18-55岁)接种了新冠疫苗之后,回归现实生活,是不是降低了这些人感染新冠的可能性,以及在感染新冠病毒之后是不是发病。基本意思就是,给志愿者接种,然后等他们感染病毒。所以3期临床试验在中国
就成为了一个问题,因为中国现在已经几乎没有新冠病人了。没有感染风险,就没法测试疫苗是否有效。想进行3期临床试验,就必须到新冠非常严重的国家。这些国家都有
谁呢?美国,巴西, 印度。美国和印度这两国家现在跟中国的关系都挺紧张,指望不
上。所以中国的3期临床试验是在巴西进行的。即便在巴西,3期临床试验也不容易。虽然能招募上万人,但这些人里谁会感染,谁不会感染,他们生活习惯如何,并不容易追踪。最后还要统计比较,找出差异,需要很长的时间。

不进行完整的3期就宣布疫苗有效的就数俄罗斯了。俄罗斯总统普京已经宣布有疫苗了,还说自己女儿已经接种了。当然世界上大多数专家对他们的疫苗效用都抱有严重的怀疑态度。因为在时间上看,根本不可能完成了标准的3期实验。除非俄罗斯采取了
捷径。有捷径吗?这是我下面想讨论的问题。

新冠疫苗的确有一个比较快速的检测有效性的办法,但这个办法有些伦理问题需要思考。简单来说就是真人人体实验(human challenge trial)。比如我们可以做个思
想实验。假设科学家可以召集2000个志愿者(最好是年轻人,死亡率极低),其中1000人注射疫苗,另外1000人注射安慰剂。然后让2000人故意感染新冠病毒。这样疫苗有没有效几周内基本就能一目了然。如果都是年轻志愿者的话,加上非常密集的医疗观察和治疗,可能能做到很少人死亡,甚至0死亡。

风险是:有些志愿者可能会因为参与这个实验,长期健康受影响,甚至有死亡
风险。好处是:能加速疫苗的临床验证过程。毕竟,不要忘了,疫苗晚出现一天,美国每天就有>1000个人死去,很多是对社会有很大贡献的医务工作者。现在最乐观的估计
是,疫苗明年年初才会有。这期间要死多少人呢?放在这个背景下,再思考一下人体实验,是不是觉得对整个社会来说,总体牺牲更小呢?
所以美国专家Fauci福奇五月份就在自然杂志上发文章,探讨人体实验的可能性。但这个办法有些违反医学伦理,所以不知道会不会做。

阴谋论一下:是不是俄罗斯已经秘密把这样的人体实验做完了?所以能信誓旦旦地表示疫苗已出,且有效。

这个伦理问题,跟大名鼎鼎的“有轨电车难题”有点像。有轨电车难题是说:一
辆失控的列车在铁轨上行驶。在列车正行进的轨道上,有5个人被绑起来,无法动弹。
列车将要碾压过他们。您正站在车站内,离改变列车轨道的操纵杆很近。如果您拉动此杆,则列车将切换到备用轨道上。但是,您会注意到备用轨道上只有1个人被绑着。您
有两种选择:
1. 什么也不做,让列车按照正常路线碾压过这五个人。
2. 拉下操纵杆,改变为备用轨道,使列车压过备用轨道上的另一个人。


你会怎么做呢?
对美国来说,直接用人做实验来加速新冠疫苗研发,是不是跟2很像呢?而按部就班地进行3期临床试验,是不是就是选择1呢?
这种千古难题,没有标准答案,大家自行思考。欢迎留言讨论。

最后想聊一下疫苗有效概率的问题。也就是说在100个人接种了新冠疫苗,那么到底多少人能产生对新冠的免疫力呢?可以肯定的是,新冠疫苗不会100%有效。那我们是否需要100%有效呢?历史告诉我们,没有必要。美国也有很大群体是“反疫苗”的,他们是无论什么疫苗都不愿注射的。嗯,这些人绝大多数是川普的追随者,不相信现代科学,所以说他们脑残呢。右派红脖子多出脑残 。

不过历史证明,不需要疫苗100%有效,也不需要100%的人接种,就能很有效地阻
断病毒传播。我记得历史有一个传热病,疫苗大概只有40%的有效性,还只有40%的人来接种,就让那个传染病基本灭绝了。当然新冠的传播力更强,可能需要两个数字都>40%

总体来说,我对疫苗的研发是比较乐观的,有科研能力的大国都在进行新冠疫苗
的研发。中国在研制一种病毒灭活疫苗,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灭活疫苗其实是一种比较古老的疫苗研发办法。 美国走在最前面的,是一种mRNA的新型疫苗。不过到今天为
止,还没有任何一种mRNA的疫苗,真正被市场验证。最新的科技有可能是很好的,但也可能是最不靠谱的。我们拭目以待吧。不过那么多款,我相信有一款甚至N款成功的可
能性非常大。

希望各国,都努力吧,认清现实,新冠病毒才是敌人。人与人,国与国的龌龊,
其实可以放开心胸的。2020年总会过去,祝福所有人吧。

本站合作媒体:droobook 留园网
vigo

反疫苗的其实是指望别人打疫苗形成免疫墙来保护自己,极端自私的一伙人
c
cimu

可以找几个死刑犯试验一下吗?

zwmpt

那样你给他减刑免死。

【 在 cimu (此木) 的大作中提到: 】
: 可以找几个死刑犯试验一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