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在东部某州遇到一个华人女

u
useCASE
楼主 (未名空间)


十年前我在东部某州大学旁边的路上遇到一个华人女子

面对面走来遇到,聊了几句。她说以前在北京宣武门旁边的一个单位工作。说着说着,她就说不想回去了,说:不趟内个浑水!

现在想来,这人和蔡霞的观点,可能差不多。
mileyanjing

今年你有70了吧

【 在 useCASE (我的昵称) 的大作中提到: 】
: 十年前我在东部某州大学旁边的路上遇到一个华人女子
: 面对面走来遇到,聊了几句。她说以前在北京宣武门旁边的一个单位工作。说着说着,
: 她就说不想回去了,说:不趟内个浑水!
: 现在想来,这人和蔡霞的观点,可能差不多。

lasa

现在想说不趟这里的浑水
但回不去了!

蔡碧池早晚走到这一步
话放这

至今没有任何官方部门联系她
丫的可利用价值远不如闫梦里

L
LeoWawa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说白了,咱习书记是想当冰块,留在营盘里,或足够冷把营盘的
冻住,不走了.
L
LeoWawa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说白了,咱习书记是想当冰块,留在营盘里,或足够冷把营盘的
冻住,不走了.
Breezewood


你咋对蔡那么大仇,你爹是她欺负的 ?

【 在 lasa (拉萨号) 的大作中提到: 】
: 现在想说不趟这里的浑水
: 但回不去了!
: 蔡碧池早晚走到这一步
: 话放这
: 至今没有任何官方部门联系她
: 丫的可利用价值远不如闫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