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半导体人才都在美国吗,为啥不做钱学森?

ny19931026
楼主 (未名空间)

接触不到核心技术,还是不想回去?

据我了解,半导体公司老中很多啊

回去了,不就可以做钱学森了吗?

但是这个特殊时期,你们这批人还是衷心美国,不要想着回去。
hualihu

接触不到核心技术

核心基本清一色白人
亚洲人基本都接触不上。

不过。。。应该很简单

lookacar

张汝京在德州仪器就是个普通员工,回国后被誉为中国半导体之父。

【 在 ny19931026 (新生活) 的大作中提到: 】
: 接触不到核心技术,还是不想回去?
: 据我了解,半导体公司老中很多啊
: 回去了,不就可以做钱学森了吗?
: 但是这个特殊时期,你们这批人还是衷心美国,不要想着回去。

ny19931026

那公司那么多,乌泱乌泱的老中,在里面做什么?

【 在 hualihu(king) 的大作中提到: 】

: 接触不到核心技术

: 核心基本清一色白人

: 亚洲人基本都接触不上。

: 不过。。。应该很简单

hualihu

模拟。。。
。。。。
打杂。。。。。

所以中国要超过西方很容易

【 在 ny19931026(新生活) 的大作中提到: 】
<br>: 那公司那么多,乌泱乌泱的老中,在里面做什么?
<br>

ny19931026

AMD的苏妈和英伟达ceo都接触不到?

【 在 hualihu(king) 的大作中提到: 】

: 接触不到核心技术

: 核心基本清一色白人

: 亚洲人基本都接触不上。

: 不过。。。应该很简单

hualihu

苏妈肯定看得到设计啊。

制造她应该不懂吧。

设计给台积电
台积电不给华为似乎解释不了华为芯片设计进步神速

【 在 ny19931026(新生活) 的大作中提到: 】

: AMD的苏妈和英伟达ceo都接触不到?

nobrain

回去只能去华为007了,估计很多人不愿意
c
chieftop519

的确这二年很多人回去了。大陆现在半导体初创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在成长
g
geust

看看耗子,就知道什么是嘴上说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

【 在 ny19931026 (新生活) 的大作中提到: 】
: 接触不到核心技术,还是不想回去?
: 据我了解,半导体公司老中很多啊
: 回去了,不就可以做钱学森了吗?
: 但是这个特殊时期,你们这批人还是衷心美国,不要想着回去。

c
chieftop519

张文就是一个典型的美籍华人回国创业案例,商汤科技和壁仭科技…
sungo

不用核心技术,你接触那些就够了。回去开个村办光刻机工厂,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

【 在 hualihu(king) 的大作中提到: 】

: 接触不到核心技术

: 核心基本清一色白人

: 亚洲人基本都接触不上。

: 不过。。。应该很简单

l
laoselang

昨天看到个文章,说全世界芯片人才在过去的20年内(大学或者研究生学芯片相关专业的),最终跑美
国的占据90%,包括中国自己培养的,中国才留住了6%

不过现在厉害国大投入,可能能多抢一些

nobrain

没有统计转行的?比如转码转公务员的?
【 在 laoselang (LAOSELANG(好吧,别打了,我就是兔子)) 的大作中提到: 】
: 昨天看到个文章,说全世界芯片人才在过去的20年内(大学或者研究生学芯片相关专业
: 的),最终跑美
: 国的占据90%,包括中国自己培养的,中国才留住了6%
: 不过现在厉害国大投入,可能能多抢一些

d
dfehHo

钱学森??!只有一个,当年回去跳楼,跳河的不要太少. 回去到华为996没日没夜给
孟晚舟挣律师费,脑子是进水了。
z
zhfuch

国家不重视,不砸钱
5-10年后看吧,中国这次知道一部分华为是个只会造手机终端
服务器芯片都是买的骗子了
再不重视就是中国蠢了,已经被华为忽悠了这么多年

【 在 ny19931026 (新生活) 的大作中提到: 】
: 接触不到核心技术,还是不想回去?
: 据我了解,半导体公司老中很多啊
: 回去了,不就可以做钱学森了吗?
: 但是这个特殊时期,你们这批人还是衷心美国,不要想着回去。

d
daxigua179

回去干嘛? 半导体砸钱20年都看不到收益,国内干点什么不来钱...能在美国半导体行业混的人都明白这个道理。。
rosmile

中国的工业还是粗制滥造的阶段,半导体需要极其精密的工艺,人回去也没用,这涉及到很多领域的工业水平,除非带几十船设备回去
ny19931026

设备不是人造的吗?真想建一个团队,这些都不是问题

资金,人才,时间

这三个都有了,历史上不存在什么小黄人永远做不出来的啊

【 在 rosmile(Yo-Yo) 的大作中提到: 】

: 中国的工业还是粗制滥造的阶段,半导体需要极其精密的工艺,人回去也没用,这涉及

: 到很多领域的工业水平,除非带几十船设备回去

w
wookoong

操这种精密仪器是带个团队就能都做出来的吗?你打算把整个上下游仪器都做了吗?又一个鸿蒙?

【 在 ny19931026 (新生活) 的大作中提到: 】
: 设备不是人造的吗?真想建一个团队,这些都不是问题
: 资金,人才,时间
: 这三个都有了,历史上不存在什么小黄人永远做不出来的啊
: : 中国的工业还是粗制滥造的阶段,半导体需要极其精密的工艺,人回去也没用,
: 这涉及
: : 到很多领域的工业水平,除非带几十船设备回去
:

b
basspro

楼上都被宣传误导了。现代-项大的工程技术都要求一个大的团队和有效的配套才能发
展起来。有些还必须时间的积累。一两个人才只能解决理论问题,不能解决系统技术。

就说最简单的飞机发动机。大的理论框架很成熟。但要有个好的实现,需要方方面面的人才。有些还需要大量的资金和时间来做实验。

再说华为做通信产品,那也是经历了几十年,数以万计的工程师的积累。现在才达到世界最好水平。没什么新的理论,也没什么了不得的技术。最大的优势就是有一个庞大的团队,能有效地设计集成一个庞大的系统。如果从华为找出100个高层管理和技术人员
而不让他们带出足够的中低级技术人员,10年内,都做不出第二个华为。

所以呀,半导体行业没有宣传中的钱学森。需要的是团队,钱,和时间。

d
dreamig

鳖国现在全民大炼芯片,炼个十年肯定能整出来

【 在 ny19931026 (新生活) 的大作中提到: 】
: 接触不到核心技术,还是不想回去?
: 据我了解,半导体公司老中很多啊
: 回去了,不就可以做钱学森了吗?
: 但是这个特殊时期,你们这批人还是衷心美国,不要想着回去。

j
judien

其实我早就说过了,不要指望挖个把“领军人物”就能把整个产业带起来,尤其是像半导体这种行业。相反,需要有大量中基层的技术尖子,夯实每一道工艺,每一种材料,每一个recipe...而这样的老中在美国半导体公司里多得很,只是祖国不屑于挖回去而
已。
【 在 ny19931026 (新生活) 的大作中提到: 】
: AMD的苏妈和英伟达ceo都接触不到?
:
: 接触不到核心技术
:
: 核心基本清一色白人
:
: 亚洲人基本都接触不上。
:
: 不过。。。应该很简单
:

s
sgi


把整个链条都搭起来,每个环节有高手和牛企,很快就可以达到一个水准,

一旦你到了某个量级,愿意入伙一起搞的外部资源就多了

这样你就加速向前了,毕竟前面已经有路可以看见
freeangle

属实,大部分人的魄力不是很大,看到希望了才决定.

【 在 sgi(pp) 的大作中提到: 】

: 把整个链条都搭起来,每个环节有高手和牛企,很快就可以达到一个水准,

: 一旦你到了某个量级,愿意入伙一起搞的外部资源就多了

: 这样你就加速向前了,毕竟前面已经有路可以看见

wayofflying

哈佛大学海归医生的遭遇 被吃只剩骨架
2017-03-29 08:27

夹边沟位于甘肃省酒泉市三十里外,地处茫茫荒漠与戈壁之间,以沙土为主,地下水60%含碱,气候是酷暑严寒,年降雨量极少,常常是八级大风。然而在大跃进的时代背景
影响之下,甘肃省要让这些被打为右派的知识分子们在这茫茫的戈壁滩上种出粮食,并养活三千余人。右派分子们在这人间炼狱之中,受尽折磨、含冤而去,三年后三千人只活下来了三百人。在当代中国,夹边沟可以说是大跃进和反右斗争中的一个里程碑,它是右派们凄惨岁月的极端写照。

1957年4月,成立于1954年3月的夹边沟农场改变为劳教农场。截至1959年11月,夹边沟约有3100名“右派分子”被关押在这里,他们从事搬沙填海、挖排碱沟等高强度的体力劳动,劳动任务没有完成除了要挨饿外,还会遭到辱骂和毒打,身体和精神遭受双重的煎熬。1959年开始,中国境内发生大饥荒,粮食定量急剧减少,夹边沟的右派分子们每天仅有半斤粮食,到最后为了活命,那些有知识有文化的体面人甚至吃老鼠、吃蜥蜴,吃别人的呕吐物和排泄物,吃死人……1960年冬,夹边沟里还活着的“右派分子”也仅有三百多人了。

在那些饿死的两千多“右派”中,有三位50年代留美归国的科学家,董坚毅、沈大文、傅作恭。就是这么一群爱国知识分子,他们为了报效祖国而毅然决然的放弃了国外优越的生活条件和发展机会,怀抱满腔热情回到祖国后,却在中共的“运动”中当成特务,被咒骂,被毒打,被虐待,这其中饱含了太多的辛酸与委屈。

董坚毅,上海人,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博士。1952年回到上海,在惠民医院任泌尿科主任。1955年支援大西北建设来到兰州,在甘肃省人民医院泌尿科工作。在1957年因给领导提意见被定为右派分子,送到夹边沟农场劳动教养。1960年11月上旬董坚毅在饥饿中去世,时年35岁。其妻顾晓颖(也为留美生)来探视,待寻得其遗体时,发现裹尸用的毯子、羽绒被早已不见,董坚毅周身皮肉已被割食一空,仅剩头颅挂在骨架之上。

沈大文,留美博士,甘肃农大的教授,研究植物分类。1958年被打为右派后送到夹边沟农场,在农场期间,沈大文不偷不抢,饿得不行就到草滩上捋草籽吃,因他有着丰富的植物学知识,吃过很多草籽都没有中毒。1960年春,沈大文因饥饿失去行走能力,但他不愿麻烦别人替他打饭,每天自己用绳子绑着两只布鞋跪着去伙房。据其室友俞兆远回忆,有天夜里约11点钟时,沈大文说想吃个糜子面饼饼。他凭借关系弄来了两个,但是翌日清晨起床的时候,沈大文静静地躺着不动,伸手一摸,身体已经冰凉……

傅作恭,山西荣河安昌村人,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水利工程学博士。1952年应时任水利部部长傅作义(傅作恭的二哥)的劝说回国从事中国的水利建设。傅作恭回国后到甘肃省从事水利工作。1957年受“反右”冲击,傅作恭被打成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反动学术权威、极右分子,开除公职,送到酒泉夹边沟农场“劳动教养”。傅作恭由于身体弱,完不成劳动任务,有时连续几天扣饭。挖排碱沟时由于腿部长期泡于碱水中导致大面积溃烂,最后连饿带累,于1960年冬季死于夹边沟农场。

t
tarzannn

不是不屑 是成本太高
这种技术尖子 做的是半导体最基础的工作 看起来没啥技术含量 大量的是principle
到smts之间的中层骨干 每个module和PI基本上都有点自己的小trick 美国这边半导体
公司每年最少十万美元养着 朝九晚五 日子过得太舒服 国内挖这种给的价码差不多三
十万一年 还告诉你给高了之后会回调以适应本土化

【 在 judien (Now we are one!) 的大作中提到: 】
: 其实我早就说过了,不要指望挖个把“领军人物”就能把整个产业带起来,尤其是像半
: 导体这种行业。相反,需要有大量中基层的技术尖子,夯实每一道工艺,每一种材料,
: 每一个recipe...而这样的老中在美国半导体公司里多得很,只是祖国不屑于挖回去而
: 已。

t
tarzannn

比如说tsmc里面知道怎么才能把gate profile打垂直的 就是普通的工程师级别 不超过十个人 这些人在国外都是很吃香的人才 可惜达不到国内愿意高薪挖过去的指标

【 在 judien (Now we are one!) 的大作中提到: 】
: 其实我早就说过了,不要指望挖个把“领军人物”就能把整个产业带起来,尤其是像半
: 导体这种行业。相反,需要有大量中基层的技术尖子,夯实每一道工艺,每一种材料,
: 每一个recipe...而这样的老中在美国半导体公司里多得很,只是祖国不屑于挖回去而
: 已。

verydryice

主要是给弯弯留条活路。把弯弯产业都搞完了他们会铤而走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