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族人精于术,弱于道

cynic
楼主 (未名空间)

放在历史长河看,其实就是华山派剑宗和气宗的争执。且听岳不群的论述:

剑宗功夫易于速成,见效极快。大家都练十年,定是剑宗占上风;各练二十年,那是各擅胜场,难分上下;要到二十年之后,练气宗功夫的才渐渐的越来越强;到得三十年时,练剑宗功夫的便再也不能望气宗之项背了。

但是岳不群是有私心的,因此还得听岳灵珊的:

岳灵珊道:“最好是气功剑术,两者都是主。”

但是认识到“两者都是主”,在逻辑上是不够的,岳不群的反驳也需要听:

岳不群怒道:“单是这句话,便已近魔道。两者都为主,那便是说两者都不是主。所谓‘纲举目张’,甚么是纲,甚么是目,务须分得清清楚楚。”
lubbock12

你说反了,汉人其实是精于道,术弱点儿
日本人,中国人道行都是可以的,韩国人最差。
【 在 cynic ([email protected] 1998->2010->?) 的大作中提到: 】
: 放在历史长河看,其实就是华山派剑宗和气宗的争执。且听岳不群的论述:
: 剑宗功夫易于速成,见效极快。大家都练十年,定是剑宗占上风;各练二十年,那是各
: 擅胜场,难分上下;要到二十年之后,练气宗功夫的才渐渐的越来越强;到得三十年时
: ,练剑宗功夫的便再也不能望气宗之项背了。
: 但是岳不群是有私心的,因此还得听岳灵珊的:
: 岳灵珊道:“最好是气功剑术,两者都是主。”
: 但是认识到“两者都是主”,在逻辑上是不够的,岳不群的反驳也需要听:
: 岳不群怒道:“单是这句话,便已近魔道。两者都为主,那便是说两者都不是主。所谓
: ‘纲举目张’,甚么是纲,甚么是目,务须分得清清楚楚。”

cynic

nono,我说的一点没有反。

汉族人精于术,追求务必知其然,但轻视了解其所以然。追求精益求精,轻视翻天覆地。know how属于上乘,know why就只是中等。

日本韩国人都类似。

【 在 lubbock12 (非老非小将)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说反了,汉人其实是精于道,术弱点儿
: 日本人,中国人道行都是可以的,韩国人最差。

a
abyssdragon

轮逼老将看几本金庸小说就以为了解中国文化了

王阳明:譬如二树在此,一树有一树之本末。岂有以一树为本,一树为末之理?明德亲民,总是一物,只是一个工夫。

本末是一物两端,哪有一棵树只有本或者只有末?
lubbock12

No No 你对道的理解大错特错了,南辕北辙了。
【 在 cynic ([email protected] 1998->2010->?) 的大作中提到: 】
: nono,我说的一点没有反。
: 汉族人精于术,追求务必知其然,但轻视了解其所以然。追求精益求精,轻视翻天覆地
: 。know how属于上乘,know why就只是中等。
: 日本韩国人都类似。

cynic

为哈明朝了,火炮还是西洋火炮厉害?火药也好,冶炼也罢,汉族人都比欧洲人发现的早,应用的早,为啥一火药/钢铁掺和起来,中国的炮就不行?

【 在 abyssdragon (疯帽子的茶会) 的大作中提到: 】
: 轮逼老将看几本金庸小说就以为了解中国文化了
: 王阳明:譬如二树在此,一树有一树之本末。岂有以一树为本,一树为末之理?明德亲
: 民,总是一物,只是一个工夫。
: 本末是一物两端,哪有一棵树只有本或者只有末?

a
abyssdragon

欧阳泰将这本书分为四篇十八章的结构分别展开论述。在他看来,中国的热兵器(火铳、火炮与火枪)一直都在发展,甚至有时还领先于西方,因此军事大分流也是很晚近的事情。他并没有完全否定军事革命的观点,而是做出了几点补充和修正。首先是中国发明了火药并最早应用于战争。但是早期火器更多是用来恐吓敌军或近距离对士兵造成杀伤,而非应用于大规模的攻城。中世纪晚期,西方人接受东方传来的火器,很快发展出娴熟的火炮技术,不过西方的火炮越来越先进的原因之一在于中世纪西欧的城墙薄而脆。大炮简单轰击就能在中世纪城堡上打开缺口,因此具有巨大的实战价值和改进潜力;而与之相比,中国的城墙内夯泥土,吸收了炮弹打过来的巨大冲击力,很难被正面击破。在元朝末年的反元斗争中虽然也有关于火炮被应用于战争的记载,但通常中国的火炮是用来集中进攻城门(在中国史书中常有的“城破”其实常常指这一点)。中国与西欧不同的军事情况决定了双方军事技术不同的发展策略,但并不能因此就说在 13、14 世纪的东西方就已经出现了大分流。
【 在 cynic ([email protected] 1998->2010->?) 的大作中提到: 】
: 为哈明朝了,火炮还是西洋火炮厉害?火药也好,冶炼也罢,汉族人都比欧洲人发现的
: 早,应用的早,为啥一火药/钢铁掺和起来,中国的炮就不行?
:
:
: 【 在 abyssdragon (疯帽子的茶会) 的大作中提到: 】
: : 轮逼老将看几本金庸小说就以为了解中国文化了
: : 王阳明:譬如二树在此,一树有一树之本末。岂有以一树为本,一树为末之理?明德亲
: : 民,总是一物,只是一个工夫。
: : 本末是一物两端,哪有一棵树只有本或者只有末?
lubbock12

这里面原因很复杂,康熙的时候汤若望给造的大炮还是世界先进水平。可以轰沙俄,葛二蛋。
【 在 cynic ([email protected] 1998->2010->?) 的大作中提到: 】
: 为哈明朝了,火炮还是西洋火炮厉害?火药也好,冶炼也罢,汉族人都比欧洲人发现的
: 早,应用的早,为啥一火药/钢铁掺和起来,中国的炮就不行?

robck

中华文化在科学方面不行主要源于儒教只知道空谈治国,藐视工商。另一方面实行愚民政策,让读书识字只局限于小部分人。更本质的原因则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思想,导致权力集中于君王和官员,工商业者哪怕赚到了钱也会轻易被权力夺走,不像西方能够保障私人财产权,从而实现钱大于权。
cynic

汤若望只是一个普通的传教士,也不是什么特别人才。但是在康熙那就成了享受特别津贴的科学家。背后反应的还是中国的科学不行。

【 在 lubbock12 (非老非小将)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里面原因很复杂,康熙的时候汤若望给造的大炮还是世界先进水平。可以轰沙俄,葛
: 二蛋。

cynic

根本原因不知道。反正这个现象是很容易观测到。

【 在 robck (万廷) 的大作中提到: 】
: 中华文化在科学方面不行主要源于儒教只知道空谈治国,藐视工商。另一方面实行愚民
: 政策,让读书识字只局限于小部分人。更本质的原因则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思想,导
: 致权力集中于君王和官员,工商业者哪怕赚到了钱也会轻易被权力夺走,不像西方能够
: 保障私人财产权,从而实现钱大于权。

yx2

是,就是有些小聪明,但缺乏高深严谨的科学逻辑感

s
skybluewei

没错。。。五千年下来,只有算术,没有数学,只有工匠,没有物理。。。
【 在 yx2 (道法自然)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就是有些小聪明,但缺乏高深严谨的科学逻辑感

lubbock12

汤若望可不是普通的传教士。

1591年5月1日,汤若望于出生在神圣罗马帝国德国莱茵河畔科隆城的一个贵族家庭,他的德文名为Johann Adam Schall von Bell,父母都是虔诚的天主教徒。他出生时,父
母抱他到教堂领洗,取名Johann Adam。到中国后,根据Johann Adam 的发音和当时的
译法,取中国名为“汤若望”,还按古时中国习惯,取“道未”为字,出自《孟子》的“望道而未之见”[2]。

时至今日,在波恩附近的吕符腾贝格(Lueftelberg)还有汤若望家族的古典城堡,这
里青山环绕,景致幽静。汤若望在此庄园度过了幼年时光,并受到良好的教育。中学生活是在耶稣会创办的“三王冕”中学度过的,毕业时作为出类拔萃的学生被选送进天主教的高等学府──设在意大利的德意志学院。

汤若望初入华时,正值明朝内忧外患之际,满洲努尔哈赤的勇兵悍将“非火器战车不可御之”。1642年(崇祯十五年),汤若望奉旨设厂铸炮。但他“竭力寻找借口,希望朝廷能原谅他不能从命。他坚持说,为战争制造武器与他的身份是不相符的,而且在造炮方面他仅有一点点书本知识,没有实践经验。但是他的申诉没有被接受,他不得不屈从于皇帝的命令。”从中可见汤若望内心的挣扎。但就凭着这“一点点书本知识”,他居然能在两年中铸造出铜炮20门。在此期间,汤若望不但造出了优质的大炮,还与中国学者焦勖合著了《火攻挈要》。
【 在 cynic ([email protected] 1998->2010->?) 的大作中提到: 】
: 汤若望只是一个普通的传教士,也不是什么特别人才。但是在康熙那就成了享受特别津
: 贴的科学家。背后反应的还是中国的科学不行。

lubbock12

日,这么苛求古人。
【 在 skybluewei (weilan) 的大作中提到: 】
: 没错。。。五千年下来,只有算术,没有数学,只有工匠,没有物理。。。

cynic

术和道的区别,在历法上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

汉族人擅于观测,勤于记载,因此在天文和基于天文的历法上,长期在“术”这个环节领先于欧洲人。但是,当欧洲人在“道”上取得突破之后,“术”趋于无穷大的时候,也只是“道”的下限。因此到了明朝晚年,欧洲人的历法已经全面领先于汉族人。
cynic

汤若望这样的人,在当时欧洲不少。只是他选择了当传道士。
这么说吧,汤若望是个A student,但是只是an A student, 不是the A student。

【 在 lubbock12 (非老非小将) 的大作中提到: 】
: 汤若望可不是普通的传教士。
: 1591年5月1日,汤若望于出生在神圣罗马帝国德国莱茵河畔科隆城的一个贵族家庭,他
: 的德文名为Johann Adam Schall von Bell,父母都是虔诚的天主教徒。他出生时,父
: 母抱他到教堂领洗,取名Johann Adam。到中国后,根据Johann Adam 的发音和当时的
: 译法,取中国名为“汤若望”,还按古时中国习惯,取“道未”为字,出自《孟子》的
: “望道而未之见”[2]。
: 时至今日,在波恩附近的吕符腾贝格(Lueftelberg)还有汤若望家族的古典城堡,这
: 里青山环绕,景致幽静。汤若望在此庄园度过了幼年时光,并受到良好的教育。中学生
: 活是在耶稣会创办的“三王冕”中学度过的,毕业时作为出类拔萃的学生被选送进天主
: 教的高等学府──设在意大利的德意志学院。
: ...................

s
skybluewei

差,五千年前算古人,五千年后都明清了还算古人?我认为抬这种杠没有任何意义。。。东亚的农耕文明在一定的历史阶段有它的优势,但在科技发展这一块儿的短板是显而易见的。。。
【 在 lubbock12 (非老非小将) 的大作中提到: 】
: 日,这么苛求古人。

lubbock12

西方科学其实都是术。
【 在 cynic ([email protected] 1998->2010->?) 的大作中提到: 】
: 术和道的区别,在历法上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
: 汉族人擅于观测,勤于记载,因此在天文和基于天文的历法上,长期在“术”这个环节
: 领先于欧洲人。但是,当欧洲人在“道”上取得突破之后,“术”趋于无穷大的时候,
: 也只是“道”的下限。因此到了明朝晚年,欧洲人的历法已经全面领先于汉族人。

b
biye

汉人的道不弱
但汉人强在农耕社会的道
而不是工商业社会的道
【 在 cynic ([email protected] 1998->2010->?) 的大作中提到: 】
: 放在历史长河看,其实就是华山派剑宗和气宗的争执。且听岳不群的论述:
: 剑宗功夫易于速成,见效极快。大家都练十年,定是剑宗占上风;各练二十年,那是各
: 擅胜场,难分上下;要到二十年之后,练气宗功夫的才渐渐的越来越强;到得三十年时
: ,练剑宗功夫的便再也不能望气宗之项背了。
: 但是岳不群是有私心的,因此还得听岳灵珊的:
: 岳灵珊道:“最好是气功剑术,两者都是主。”
: 但是认识到“两者都是主”,在逻辑上是不够的,岳不群的反驳也需要听:
: 岳不群怒道:“单是这句话,便已近魔道。两者都为主,那便是说两者都不是主。所谓
: ‘纲举目张’,甚么是纲,甚么是目,务须分得清清楚楚。”

s
skybluewei

重农还是重商都是社会科学的范畴。。。自然科学这块空白。
【 在 biye (早点找到工作吧) 的大作中提到: 】
: 汉人的道不弱
: 但汉人强在农耕社会的道
: 而不是工商业社会的道

b
biye

自然科学起源还是海运和贸易需求的推动
【 在 skybluewei (weilan) 的大作中提到: 】
: 重农还是重商都是社会科学的范畴。。。自然科学这块空白。

auger

汉人鲸鱼阿Q。我这个不行,但是那个行。其实屁也不行。
s
skybluewei

咱这方面的知识不多。。。但有些东西可以看出一些区别。。。东部有很多早期殖民的历史景点。。。参观后发现,殖民点是一个小而全的社会,比如,有医生,有铁匠,木匠,农民,等等。。。科幻电视剧里也一样,一个殖民小组,要配备各种功能的人。。。我不知道华人下南洋的时候是个啥情况。
我感觉自然科学的发展不仅仅是需求的问题。。。我前面说的,中国有很多神算子,但为啥没有数学?哪怕最基本的数学理论体系?而只停留在某些特定的题目解法上?
【 在 biye (早点找到工作吧) 的大作中提到: 】
: 自然科学起源还是海运和贸易需求的推动

yx2

因为农耕之道,不需要严谨的逻辑推理,迷迷糊糊,稀里糊涂,差不多就行了

就跟中国古代所有的哲学一样

【 在 biye(早点找到工作吧) 的大作中提到: 】
<br>: 汉人的道不弱
<br>: 但汉人强在农耕社会的道
<br>: 而不是工商业社会的道
<br>

bobolan88

属实。古代中国人和西方人的区别,类似现在善于数据训练的AI和人的区别,前者往往可以取得短期内应用上的优势,但永远不可能提出万有引力定律。

【 在 cynic ([email protected] 1998->2010->?) 的大作中提到: 】
: 术和道的区别,在历法上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
: 汉族人擅于观测,勤于记载,因此在天文和基于天文的历法上,长期在“术”这个环节
: 领先于欧洲人。但是,当欧洲人在“道”上取得突破之后,“术”趋于无穷大的时候,
: 也只是“道”的下限。因此到了明朝晚年,欧洲人的历法已经全面领先于汉族人。

w
withheart

几乎没有一句是对的。对本民族的文化传统无知到这个地步还要大放厥词,五四以来的通病。

【 在 robck (万廷) 的大作中提到: 】
: 中华文化在科学方面不行主要源于儒教只知道空谈治国,藐视工商。另一方面实行愚民
: 政策,让读书识字只局限于小部分人。更本质的原因则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思想,导
: 致权力集中于君王和官员,工商业者哪怕赚到了钱也会轻易被权力夺走,不像西方能够
: 保障私人财产权,从而实现钱大于权。

toldo

要求太高了
只能说西方从亚里士多德一路下来走了一条正确的路
其他文明都是在原地转圈
只能说西方文明太奇葩
在所有其他文明里,中国算是相当不错的了

[在 cynic ([email protected] 1998->2010->?) 的大作中提到:]
:放在历史长河看,其实就是华山派剑宗和气宗的争执。且听岳不群的论述:
:剑宗功夫易于速成,见效极快。大家都练十年,定是剑宗占上风;各练二十年,那是
各擅胜场,难分上下;要到二十年之后,练气宗功夫的才渐渐的越来越强;到得三十年时,练剑宗功夫的便再也不能望气宗之项背了。
:但是岳不群是有私心的,因此还得听岳灵珊的:
:岳灵珊道:“最好是气功剑术,两者都是主。”
:但是认识到“两者都是主”,在逻辑上是不够的,岳不群的反驳也需要听:
:岳不群怒道:“单是这句话,便已近魔道。两者都为主,那便是说两者都不是主。所
谓‘纲举目张’,甚么是纲,甚么是目,务须分得清清楚楚。”
:中国需要恢复帝制,现代特色的帝制
:帝制不复,华夏不兴
toldo

整个明朝都不行
明朝抄的元朝回回历
回回历也是从阿拉伯国家抄来的
而文艺复兴后,西方天文学就超越伊斯兰历法了

[在 cynic ([email protected] 1998->2010->?) 的大作中提到:]
:术和道的区别,在历法上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
:汉族人擅于观测,勤于记载,因此在天文和基于天文的历法上,长期在“术”这个环
节领先于欧洲人。但是,当欧洲人在“道”上取得突破之后,“术”趋于无穷大的时候,也只是“道”的下限。因此到了明朝晚年,欧洲人的历法已经全面领先于汉族人。
:中国需要恢复帝制,现代特色的帝制
:帝制不复,华夏不兴
robck

总比一句干货都没有就喷人的强。

【 在 withheart (好久不见) 的大作中提到: 】
: 几乎没有一句是对的。对本民族的文化传统无知到这个地步还要大放厥词,五四以来的
: 通病。

w
withheart

把错误当干货也是奇葩。

【 在 robck (万廷) 的大作中提到: 】
: 总比一句干货都没有就喷人的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