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医学难题遇上“毛泽东思想”

Zinus
楼主 (未名空间)

肢体,对人是多么重要啊!因此,一旦肢体得了肿瘤,非到实在没有办法的时候,是不
会轻易截肢的。

  但是,当碰到有些恶性肿瘤,非截肢不能挽救病员生命的时候,又不得不忍痛采用截肢疗法。

  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做呢?

  传统的截肢外科手术认为,四肢恶性肿瘤的恶性程度高,发展速度快,容易广泛地侵犯周围的正常组织。并且,这种恶性肿瘤对抗癌药物和放射治疗反应不灵敏,收效甚微。因此,要消灭恶性肿瘤,就要整个地将肢体截除。

  这种手术,在过去一直被认为是绝对合理的!

  但在毛泽东思想的引导下,这,是不合理的!

  这是一个发生在毛泽东时代的故事。

  有一位解放军战士,患上臂肿瘤,医生曾劝他接受肢体全截除手术,可是他坚决不同意。他说,“我还要保留这只手,保卫祖国,消灭帝修反啊。”工农兵病员的意见和要求使医护人员深受教育,医生们感到肢体全截除手术需要重新考虑了。

  毛主席教导我们:“一切军事行动的指导原则,都根据于一个基本的原则,就是:尽可能地保存自己的力量,消灭敌人的力量。”

  毛主席的这一教导,为医生们创造新的手术疗法指出了明确的方向。

  怎样做到既彻底消灭“敌人”,又“尽可能地保存自己的力量”?

  医生们对恶性肿瘤的肢体作了细致的分析,发现,虽然四肢恶性肿瘤的恶性程度比较高,发展速度比较快,易广泛地侵犯周围正常组织。

  但它同时又具有另外一些特点,即容易被早期发现,而且恶性肿瘤细胞一般只向肢体近端转移扩散。因此,距离恶性肿瘤一定范围的远端肢体仍然是正常的。

  这个分析,使医生们得到了很大的启发。能否把患恶性肿瘤的这段肢体截除,而后将正常的肢体再重新接上去,并使其恢复功能呢?

  医生们在实践中进行了探索。他们把这种手术叫做“肢体病段切除再植手术。”

  然而付之临床,也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首先,要在不影响肿瘤根除的前提下,切除肿瘤;其次,要将切除肿瘤远端的正常
肢体重新接上去。因此,如何既治好肿瘤,又能保持患肢的部分功能,这样在手术上就带来了一系列困难。

  一九六九年,该院医生对一个患有上臂肱骨恶性肉瘤的病员治疗,就是先将整个上臂截除,然后把前臂和手再植到肩部。

  在手术过程中,首先碰到的是血管缝接的问题。

  我们知道,人体内的血管离心脏越近,则血管的口径越粗;离心脏越远,则血管的
口径越细。前臂血管要比上臂和肩部的血管细。上臂截除后,前臂血管和肩部血管的粗细差异很大,因而血管的缝合也就比较困难。

  在实践中大家动脑筋想办法。他们将前臂的血管截成斜面,这样就相对地扩大了血管的口径,使其和肩部血管的口径相近了,于是缝合也就容易了。血管的缝接问题一解决,前臂和手的存活就有了把握。

  再植上去的前臂和手能够存活,并不等于都恢复功能。再植上去的肢体,如果不能恢复功能,那手术还是要陷于失败。

  怎样保证再植上去的肢体及早恢复功能?

  毛主席指出:“事物的性质,主要地是由取得支配地位的矛盾的主要方面所规定的。”医生们就从弄清支配肢体功能的矛盾的主要方面着手,寻找解决问题的途径。

  生理解剖学表明,肢体是依靠埋有神经的肌肉活动为动力,骨为杠杆,关节为支点,才发挥其功能的。肢体的正常的神经、正常的肌肉以及正常的骨和关节是肢体能否恢复功能的三个基本因素。这就表明,神经等这三个基本因素正常与否,是决定肢体产生动能的矛盾的主要方面。

  在手术过程中,医生们就紧紧抓住这个矛盾的主要方面,进行详细的分析和推论:在患有恶性肱骨肉瘤的上臂被截除后,前臂和手的骨仍然是正常的,将前臂的骨与肩部的骨连接起来,重新组成新的关节,前臂的骨也就有了支点;

  前臂的肌肉也是正常的,将前臂的肌肉和肩部的肌肉缝在一起,不仅可以保留真好长的肌肉活动,而且还可以增加悬吊前臂的力量。

  至于神经问题,恶性肿瘤肢体的神经分布有两种情况:一种是神经和肿瘤相隔着一层正常组织;另一种是神经已被肿瘤包围。

  对于前者,只要在恶性肿瘤的肢体截除时,仔细将神经分离出来,不使其与恶性肿瘤的肢体一起被截除。手术后,被保存下来的正常神经立即能发挥支配肢体功能的作用;对于后者,则需要将被恶性肿瘤包围着的这段神经截除,然后再把神经接起来。手术
后,神经慢慢也能恢复正常的支配作用。根据这样的分析和推论,当时的医生们认为解决恢复前臂和手功能是完全可能的。

  于是,医生们就对这位患上臂肱骨肉瘤的社员施行了“肢体病段切除再植术”。在手术中,他们将病者的前臂血管与肩部血管接通,再将前臂用不锈钢丝固定在肩部,又将过于长的神经盘在前臂肌肉的表面。

  经过手术后,这位社员再植上去的前臂和手存活了,而且很快就能够用前臂和手帮助吃饭、穿衣、拿东西,手术获得了成功,那位病员激动地说:我的前臂接到了肩部,长手虽然变成了短手,但这只手却能帮助我拿锄头铁锹,使我能为革命种田。这是毛主席、共产党的好领导,咱们贫下中农才能得到这样好的治疗。”

  以后,医生们采用这种新的手术治疗了不少上肢肢体患恶性肿瘤的病人。

  这是一篇由上海第一医学院附属华山医院手外科的四名医生联合发表的他们如何攻克肢体肿瘤病段切除再植的的难题的,读完之后不禁感叹毛泽东思想的巨大威力、感叹唯物辩证法的巨大威力,也感叹当时的医务工作者们能如此灵活地把毛泽东思想运用到自己的工作实践中去。

  其实这个只是其中的一个故事,有一本1974年出版的薄薄的小册子《癌症是可以征服的——用唯物辩证法指导医疗实践》,汇集了很多当时医务工作者学习和运用唯物辩证法的经验和体会,如怎样攻克全角膜白斑病人重见光明、婴儿心脏禁区是如何打破的?治好严重腰腿痛的曲折故事……

  读这些故事的时候,小编的心情也是起起伏伏,当读到医生们面临的棘手的问题的时候,小编也觉得“这个问题真的很棘手啊”,当看到他们用毛泽东思想分析问题最终找到问题的症结找到方法的时候,小编也欢呼雀跃,不由得啧啧称赞!

  这本书,你可以当作故事书读,其中的医疗故事发展情节比小说还曲折精彩,只有一线的医务工作者们的亲身经历才能写出来,不是靠什么作家拍拍脑袋能想象出来的!

  这本书,你还可以当做哲学书读。我们一般都认为哲学晦涩难懂,但这本书把哲学道理都渗透在他们解决具体的问题中去了,所以很生动、很有意思!

  这本书,你更可以当做思想书来读。为什么有的医生谈癌色变,而有的医生就偏偏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非得把这块硬骨头啃起来。读完之后,你就会发现原来还是思想斗争、路线斗争!

  这本书,你还可以当医学书来读,有关腰腿痛的问题、有关失明的问题、有关听力的问题、有关白血病的问题、有关针灸、中药等等,本书都用通俗易懂的语言给大家解释了,读完自己也算对中医西医都有所涉猎啦。其中还有一些有关病人们如何和疾病作斗争的动人事例,也有助于我们正确地对待生病,也给了我们如何应对疾病、如何休养身体的一些启发!
xinchong

李咬屎快来看看

【 在 Zinus (Suniz) 的大作中提到: 】
: 肢体,对人是多么重要啊!因此,一旦肢体得了肿瘤,非到实在没有办法的时候,是不
: 会轻易截肢的。
:   但是,当碰到有些恶性肿瘤,非截肢不能挽救病员生命的时候,又不得不忍痛采用
: 截肢疗法。
:   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做呢?
:   传统的截肢外科手术认为,四肢恶性肿瘤的恶性程度高,发展速度快,容易广泛地
: 侵犯周围的正常组织。并且,这种恶性肿瘤对抗癌药物和放射治疗反应不灵敏,收效甚
: 微。因此,要消灭恶性肿瘤,就要整个地将肢体截除。
:   这种手术,在过去一直被认为是绝对合理的!
:   但在毛泽东思想的引导下,这,是不合理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