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垠:教学质量超越了MIT

h
helpme
楼主 (未名空间)

转自他的微博:“

有好几个人对我说过,觉得我的课太贵,在等我的书。先不要说书比起互动教学,效果差很多,而且我不得不觉得他们的价值定位有问题。

去看看外面的英语班,日语班,就知道学习一门知识,需要花费多少了,还不一定能学好。我家旁边的日语班,入门级团课,多人一起上的,学个五十音就要 15800,每多一级就多几千。跟我说要到 7-8 级才能看日语小说。

这些人应该想一下,真正的知识在自己心目中是什么地位。他们愿意为身外之物,甚至智商税付出那么多,却不愿意为了知识付出,各种嫌贵。知识会成为自己的一部分,提高自己的价值,就不应该比其它东西便宜。

我不应该提这些培训班的,我这个教学根本不是“培训班”。提“培训班”三个字是对我的侮辱。这是有极高价值的,真正的教育,超越了MIT,Stanford,Princeton,
Harvard,Cornell的,世界最高水准的计算机教育。这种级别的教育,定价本来已经太便宜,所以我不欢迎有人对我说我的课太贵,跟我提“培训班”三个字。

好的教育不是花钱就能得到的,我有自己选择学生标准。就像申请大学一样,有些被录取,有些被拒绝。有些人不明白这个道理,虽然愿意付费,也被拒绝了。

中文书我其实没有动力写了,因为对国内的出版社缺乏信任。好几个朋友跟我说,国内出版社基本就是吸血鬼,拿着别人的内容去赚钱,只给一丁点版税(8% 的样子)。多
年来很多出版社的人跟我约稿,口气都是版税比例会很低,“写书不是为了赚钱”,各种仁义道德。这是不可接受的,根本不是我愿意合作的人。在一个不尊重知识,不尊重版权的国家做这种事情,真的不放心。

所以就算要写书,也只能通过别的方式出版。或者写成英语的,让MIT Press出版。教
学质量超越了MIT,当然有资格让MIT Press出版 :)


h
helpme

王垠这傻鸟以前还能写个pysonar啥的,回国搞培训班成了大忽悠,算是彻底完蛋了。

throwawayy

会不会最后变得和肘子一样?

h
helpme

他还没有肘子的影响力呢,疫情过后他应该会想去日本。

【 在 throwawayy (53老头控) 的大作中提到: 】
: 会不会最后变得和肘子一样?

g
g99992

这就是另一个跟方骗二、王利民似的呆逼,干啥啥不行!
i
idong360

民科本色。
VladPutin

王垠是啥鸟?
pertain99

王垠是四川还是重庆人吧。

蜀地经济不行,文化也比较落后,印象中没有出过影响力大的天才人物,唯一比较有印象的是《数学分析新讲》的作者张筑生。

蜀地好的地方是风气比较务实,比较贴近平民,不装逼。邓小平就这样一位人物,也是国家之福。

王垠有才,但缺乏财力支撑,不能养成大才。可惜了。
daigaku

我怎么感觉你说反了

古代就不说了,现代行为艺术大师郭沫若就是四川的

【 在 pertain99 (pertain) 的大作中提到: 】
: 王垠是四川还是重庆人吧。
: 蜀地经济不行,文化也比较落后,印象中没有出过影响力大的天才人物,唯一比较有印
: 象的是《数学分析新讲》的作者张筑生。
: 蜀地好的地方是风气比较务实,比较贴近平民,不装逼。邓小平就这样一位人物,也是
: 国家之福。
: 王垠有才,但缺乏财力支撑,不能养成大才。可惜了。

pertain99

郭沫若基本上是反面典型吧,以后塑跪姿铜像那种

你来说说川蜀之地出过什么有影响力的人才。

【 在 daigaku (๑۩۞۩๑)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怎么感觉你说反了
: 古代就不说了,现代行为艺术大师郭沫若就是四川的

i
idong360

王垠有个屁才,他对这个领域的理解充其量算个民科。

【在 pertain99(pertain)的大作中提到:】
:王垠是四川还是重庆人吧。


h
helpme

钱钟书早就说过了,中国只有三个半人。

【 在 pertain99 (pertain) 的大作中提到: 】
: 王垠是四川还是重庆人吧。
: 蜀地经济不行,文化也比较落后,印象中没有出过影响力大的天才人物,唯一比较有印
: 象的是《数学分析新讲》的作者张筑生。
: 蜀地好的地方是风气比较务实,比较贴近平民,不装逼。邓小平就这样一位人物,也是
: 国家之福。
: 王垠有才,但缺乏财力支撑,不能养成大才。可惜了。

daigaku

不是说他正面或反面,而是说他不符合你描述的特征。

有“影响力”特指什么呢?
军事上有朱德,刘伯承,陈毅,聂荣臻
政治上有邓小平,李鹏,杨尚昆
文学上有郭沫若,巴金,李宗吾,流沙河,马识途,(郭敬明)
网络主播有李子柒,冯提莫
流行歌坛有李宇春,张杰,张靓颖,谭维维,吉克隽逸
数学界不了解,但听说不少年轻新秀是四川出来的(你可能更清楚)

【 在 pertain99 (pertain) 的大作中提到: 】
: 郭沫若基本上是反面典型吧,以后塑跪姿铜像那种
: 你来说说川蜀之地出过什么有影响力的人才。

s
sofer

菌斑很多人的水平也就星光级别的。。。
王垠的定位是有一定影响里的网红,和Tech lead差不多,比李子柒小不少。。。
可能有些人觉得自己比王垠牛,但没有他的影响力就很不忿,至于吗?。。。
术业有专攻,很多专业演员一辈子名气也赶不上芙蓉姐姐或凤姐,何况王垠碰巧在某一时刻分享了他的心得赢得了相当一定程度的认同,又没得菲尔兹奖图灵奖啥的,你们啊腾行货悲愤个鸡巴啊?。。。
i
idong360

没人眼馋他当网红,别说他有才就行。你要非说芙蓉姐姐是表演艺术大师大家也得买账不是?

【在 sofer(拒绝年糕,好伤心。。。)的大作中提到:】
:菌斑很多人的水平也就星光级别的。。。
:王垠的定位是有一定影响里的网红,和Tech lead差不多,比李子柒小不少。。。

dakedo

买买提有虎肉,李将军,星光,弦乐

【 在 daigaku (2913121329)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是说他正面或反面,而是说他不符合你描述的特征。
: 有“影响力”特指什么呢?
: 军事上有朱德,刘伯承,陈毅,聂荣臻
: 政治上有邓小平,李鹏,杨尚昆
: 文学上有郭沫若,巴金,李宗吾,流沙河,马识途,(郭敬明)
: 网络主播有李子柒,冯提莫
: 流行歌坛有李宇春,张杰,张靓颖,谭维维,吉克隽逸
: 数学界不了解,但听说不少年轻新秀是四川出来的(你可能更清楚)

k
kreisler

pysonar 是干啥的?

【 在 helpme(名虚胖字满肥) 的大作中提到: 】

: 王垠这傻鸟以前还能写个pysonar啥的,回国搞培训班成了大忽悠,算是彻底完
蛋了。

s
sofer

当网红也是一种才啊。。。
就像jobs搞搞字体和忽悠,编程他知道个鸡巴啊,还不是是被大众捧成高科技加商业通才了,你还不是一样跪舔,只是看不惯同胞而已,见了白皮抢credit,屁都不敢放一个。。。

【 在 idong360 (bull) 的大作中提到: 】
: 没人眼馋他当网红,别说他有才就行。你要非说芙蓉姐姐是表演艺术大师大家也不买账
: 不是?
: :菌斑很多人的水平也就星光级别的。。。
: :王垠的定位是有一定影响里的网红,和Tech lead差不多,比李子柒小不少。。。

k
kreisler

王垠是因为什么在美国混不下去了?

【 在 helpme(名虚胖字满肥) 的大作中提到: 】

: 王垠这傻鸟以前还能写个pysonar啥的,回国搞培训班成了大忽悠,算是彻底完
蛋了。

s
sofer

自视太高又不是白皮,不愿做螺丝钉,比普通人水平高些,但不愿娶餐馆工和在赛百味打工,熬不到Tom张的地步就开溜了。。。

【 在 kreisler (little Kreisler) 的大作中提到: 】
: 王垠是因为什么在美国混不下去了?
:
: 王垠这傻鸟以前还能写个pysonar啥的,回国搞培训班成了大忽悠,算是彻底完
: 蛋了。
:

h
helpme

自视过高,拒绝接受,拒绝妥协,拒绝改变。

【 在 kreisler (little Kreisler) 的大作中提到: 】
: 王垠是因为什么在美国混不下去了?
:
: 王垠这傻鸟以前还能写个pysonar啥的,回国搞培训班成了大忽悠,算是彻底完
: 蛋了。
:

i
idong360

那是,啥不是才啊? 网上喷粪也不例外。谁跪舔jobs我不知道,光看见你跪舔王垠了,您继续。

【在 sofer(拒绝年糕,好伤心。。。)的大作中提到:】
:当网红也是一种才啊。。。
:就像jobs搞搞字体和忽悠,编程他知道个鸡巴啊,还不是是被大众捧成高科技加商业通才了,你还不是一样跪舔,只是看不惯同胞而已,见了白皮抢credit,屁都不敢放一个。。。

s
sofer

那行,你要觉得jobs也没啥,那我向你道歉,至少你有自己的价值观,而且不搞双重标准。。。

【 在 idong360 (bull)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是,啥不是才啊? 网上喷粪也不例外。谁跪舔jobs我不知道,光看见你跪舔王垠了,
: 您继续。
: :当网红也是一种才啊。。。
: :就像jobs搞搞字体和忽悠,编程他知道个鸡巴啊,还不是是被大众捧成高科技加商业
: 通才了,你还不是一样跪舔,只是看不惯同胞而已,见了白皮抢credit,屁都不敢放一
: 个。。。

i
idong360

都说了,你愿意欣赏王垠的"才"是你的事。丫非红口白牙扯自己的教学比mit
质量还高这种蛋我就要站出来call out the bs。

【在 sofer(拒绝年糕,好伤心。。。)的大作中提到:】
:那行,你要觉得jobs也没啥,那我向你道歉,至少你有自己的价值观,而且不搞双重标准。。。


pertain99

Google就没啥意思了

有没有一下跳进脑海那种大牛?

【 在 daigaku (๑۩۞۩๑)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是说他正面或反面,而是说他不符合你描述的特征。
: 有“影响力”特指什么呢?
: 军事上有朱德,刘伯承,陈毅,聂荣臻
: 政治上有邓小平,李鹏,杨尚昆
: 文学上有郭沫若,巴金,李宗吾,流沙河,马识途,(郭敬明)
: 网络主播有李子柒,冯提莫
: 流行歌坛有李宇春,张杰,张靓颖,谭维维,吉克隽逸
: 数学界不了解,但听说不少年轻新秀是四川出来的(你可能更清楚)

s
sofer

你对王垠才是真爱吧,我都没上过他的课,我咋知道他讲课有没有mit好,mit又不是一个人,而且讲课水平跟学术水平也不完全挂钩,很多大牛授课一塌糊涂。。。
你读过大学吗,说话和我这个餐馆工水平相当啊。。。

【 在 idong360 (bull) 的大作中提到: 】
: 都说了,你愿意欣赏王垠的"才"是你的事。丫非红口白牙扯自己的教学比mit
: 质量还高这种蛋我就要站出来call out the bs。
: :那行,你要觉得jobs也没啥,那我向你道歉,至少你有自己的价值观,而且不搞双重
: 标准。。。
: :

i
idong360

赞赏它有才的是你。傻逼才上丫的课,民科说破解了世界难题你信吗?

【在 sofer(拒绝年糕,好伤心。。。)的大作中提到:】
:你对王垠才是真爱吧,我都没上过他的课,我咋知道他讲课有没有mit好,mit又不是一个人,而且讲课水平跟学术水平也不完全挂钩,很多大牛授课一塌糊涂。。。
:你读过大学吗,说话和我这个餐馆工水平相当啊。。。

newIdRobot

是啊,他本来说要写本计算机的书。我还捐了30人刀。结果现在啥也没有。

【 在 helpme (名虚胖字满肥) 的大作中提到: 】
: 王垠这傻鸟以前还能写个pysonar啥的,回国搞培训班成了大忽悠,算是彻底完蛋了。

s
sofer

这尼玛就扯淡了,王垠好歹也是美国PHD辍学吧?。。。
tom zhang也是民科?算了,你档次太低,跟你们这种舔货说几句还行,多了就乏味。
。。

【 在 idong360 (bull) 的大作中提到: 】
: 赞赏它有才的是你。傻逼才上丫的课,民科说破解了世界难题你信吗?
: :你对王垠才是真爱吧,我都没上过他的课,我咋知道他讲课有没有mit好,mit又不是
: 一个人,而且讲课水平跟学术水平也不完全挂钩,很多大牛授课一塌糊涂。。。
: :你读过大学吗,说话和我这个餐馆工水平相当啊。。。

blueca

单说主题超越MIT的教学质量是不可能的,美国的教学质量跟学校排名成正比,你去社
区大学听一下就知道了,什么都不教的。 很多是公司工程师赚外快临时当了lecturer的

学术越强的美国学校,教学水平越高。
i
idong360

"tom zhang也是民科", 这是你说的,不是我说的。

还是那句话,你要跪舔王垠我真心没意见,您继续。

【在 sofer(拒绝年糕,好伤心。。。)的大作中提到:】
:这尼玛就扯淡了,王垠好歹也是美国PHD辍学吧?。。。
:tom zhang也是民科?算了,你档次太低,跟你们这种舔货说几句还行,多了就乏味。

s
sofer

你太可爱了,我爱看李子柒的视频,但从不买她的产品。。。
王垠有性格缺陷,耐不住寂寞,你该等他出了书之后再买,出高价都行,现在给他,估计就像列宁一样拿组织经费打炮去了。。。

【 在 newIdRobot (新器人)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啊,他本来说要写本计算机的书。我还捐了30人刀。结果现在啥也没有。

h
helpme

一句话,那货要么是靠吹骗钱,要么是已经疯了。

【 在 blueca (blueca) 的大作中提到: 】
: 单说主题超越MIT的教学质量是不可能的,美国的教学质量跟学校排名成正比,你去社
: 区大学听一下就知道了,什么都不教的。 很多是公司工程师赚外快临时当了
lecturer的
: 学术越强的美国学校,教学水平越高。

daigaku

他在清华康奈尔什么的应该接触过比他牛的同龄人啊
还是他基本不跟身边的人交往?
m
minyeon

老板都看不起 别说同学了LOL

【 在 daigaku (๑۩۞۩๑) 的大作中提到: 】
: 他在清华康奈尔什么的应该接触过比他牛的同龄人啊
: 还是他基本不跟身边的人交往?

h
helpme



每个人小时候心里都是没有权威的,就像每个人小时候也都不相信广告一样。可是权威就像广告,它埋伏在你的潜意识里。听一遍不信,听两遍不信,……,直到一千遍的时候,它忽然开始起作用了,而且这作用越来越强。

消灭广告所造成的幻觉,最好的办法就是去尝试,去实地的考察它。有些虚幻的东西只要你第一次尝试就会像肥皂泡一样破灭掉。可是如果你不主动去接触它,它就会一直在你脑海里造成一种美好神圣的假象。越是得不到的越是觉得美好。很神奇的一个现象就是,权威对人思想的作用其实也跟广告一样。

上大学以前的人因为没有专业,所以还不怎么崇拜权威,大不了追追歌星,影星,球星啥的。而进了大学之后,就会开始对本领域的权威耳濡目染。一遍,两遍,一千遍的听到同学们仰慕某“牛人”或者“大师”的名字,虽然从来没亲身见过,不知不觉就对这人产生了崇拜心理,然后自愧不如。Donald Knuth, Dennis Ritchie, Ken Thompson, Rob Pike, ... 就是通过这些途径成为了很多计算机学生的权威。以至于几十年以后,他们的一些历史遗留下来的糟糕设计和错误思想还被很多人奉为神圣。

Donald Knuth

很多人(包括我)都曾经对 Knuth 和他的 The Art of Computer Programming (TAOCP) 极度崇拜。在我大学和研究生的时候,有些同学花了不少钱买回精装的 TAOCP 全三
卷,说是大概不会看,但要供在书架上,镇场子。当时我本着“书非借不能读也”的原则,再加上搬家的时候书是最费力气的东西,所以坚决不买书。我就从图书馆把 TAOCP 借了来。说实话我哪里看的下去啊?那里面的程序都是用一个叫 MIX 的处理器的汇编语言写的。一个字节只有6位,每位里面可以放一个十进制数(不是二进制)!还没开
始写程序呢,就开始讲数学,然后就是几十页的公式推导,证明…… 接着我就睡着了
。但我总是听说有人真的看完过 TAOCP,然后就成为了大师。比尔盖茨也宣称:“要是谁看完了 TAOCP,请把简历投给我!” 在这一系列的号召和鼓吹之下,我好几次的把 TAOCP 借回来,下定决心这次一定看完这旷世奇书。每次都是雄心勃勃的开始,可从来就没看完过开头那段 MIX 机器语言和数学公式。

看不懂 TAOCP 总是感觉很失败,因为看不懂 TAOCP 就成不了“大师”,可我仍然认为 Knuth 就是计算机科学的神,总能从他那学点什么吧,所以又开始折腾他的其他作品
。这就是为什么我开始用 TeX,并且成为中国 TeX 界的主要“传教士”之一。为了
TeX,我把 Knuth 的 TeXbook 借回来,从头到尾看了两遍,做完所有的习题,包括最
难最刁钻的那种“double bend”习题。接着又开始看 MetaFont Book。开头还挺有成
就感,可是不多久就发现学会的那些 TeX 技巧到了临场的时候就不知道该怎么用,然
后就全都忘记了。这就是为什么我把 TeXbook 看了两遍,可是看完第二遍之后不久还
是忘记得一干二净。

师兄师姐看到我用 TeX,说怎么折腾这么过时的玩意儿。我很气愤他们以及国内学术界居然都用 Word 排版论文,就开始针锋相对,写出一系列煽动文章鼓吹 TeX 的种种好
处,打击“所见即所得排版”这种低智商玩意儿。这还不够,又开始折腾 Knuth 设计
的 MMIX 处理器,并且认为 MMIX 的寄存器环就是世界上最先进的设计。有几次发现一些无关紧要的小错,就给 Knuth 发 email,居然拿到两张传说中的“Knuth 支票”,
并且一度引以为豪。当然像所有拿到 Knuth 支票的人一样,你是不会去兑现它的,甚
至有人把它们像奖状一样放在相框里。我还没那么疯狂,那两张支票一直在它们原来的信封里。多年以后我到美国想兑现那支票的时候,发现它们已经过期了。

当你心里有了这样的权威,其他人的话你是不可能听得进去的,就算他们其实比你心目中的权威更具智慧也一样。在清华的时候我很喜欢一门叫做“计算几何”的课,就经常跟那门课的老师交流思想。有一次我在 email 里面提到 Donald Knuth 是我的偶像,
那位老师很委婉的回复道:“有偶像很好啊,Knuth 也曾经是我的偶像。” 我对“曾
经”这两个字感到惊讶:难道这意味着 Knuth 现在不是他的偶像了?在我执意的询问
之下他才委婉的告诉我,世界上还有很多很聪明的人,Knuth 并不是计算机科学的一切。你应该多看看其他人的作品,特别是一些数学家的。然后他给了我几个他觉得不错的人的名字。

现在回想起来,这些话对我是有深远作用的。那位老师虽然在系里的“牛人”们眼里是个“研究能力(也就是发paper能力)不强”的人,但是他却对我的人生转折有着强有
力的作用。他引导了我去追寻自己真正的兴趣,而不是去追寻虚无的名气。我发现很多人都在为着名气而进行一些自己其实不感兴趣的事情,去做一些别人觉得“牛气”的事情。我真希望他们遇到跟我一样的好老师。

在现在看来,Knuth 的 TAOCP 就是所谓的“神圣的白象”(white elephant)。大家
都把它供起来,其实很少有人真的看过,却要显得好像看过一样,并且看得津津有味。这就让试图看懂它的人更加自卑和着急,甚至觉得自己智商有问题。别人都看过了,我怎么就看不懂呢?其实 TAOCP 里面的大部分算法都不是 Knuth 自己设计的,而且他对别人算法的解释经常把简单的问题搞得很复杂。再加上他执意要用汇编语言,又让程序的理解难度加倍。有一句名言说:“跟真正的大师学习,而不是跟他们的徒弟。”如果你真的要学一个算法,就应该直接去读那算法的发明者的论文,而不是转述过来的“二手知识”。二手的知识往往把发明者原来的动机和思路都给去掉了,只留下苍白无味,没有什么启发意义的“最后结果”。

TeX 其实也是异常糟糕的设计。它过度的复杂,很少有人搞得懂怎么配置。经常为了一个简单的效果折腾很久,然后不久就忘了当时怎么做的,回头来又得重新折腾。原因就是因为 TeX 的设计没有“一致性”,不可以“compose”,所以你需要学太多东西,而不是学习几个简单的东西,然后把它们组合起来。在程序语言设计者看来,TeX 的语言是世界上最恶劣的设计之一。Knuth 的作品里面有他的贡献和价值,TeX 的排版算法(而不是语言)也许仍然是不错的东西。可是如果因为这些好东西爱屋及乌,而把他所推崇的那些乱七八糟的设计当成神圣的话,那你自己的设计就逃脱不出同样的思维模式,让简单的事情变得复杂。仍然对 TeX 顶礼膜拜的人应该看一下 TeXmacs,看看它的作
者是如何默默无闻的,彻彻底底的超越了 TeX 和 Knuth。

在我看来,Knuth 是个典型的精英主义者,他觉得自己做的都是最好的。他利用自己的权威和特立独行来让用户屈服于自己的设计。TeX 的版本号每次更新都趋近于圆周率π,意思是“完美”,可是它完美吗?更奇怪的是,“TeX”这个词居然不按照正常的英
语发音逻辑读成"teks"。每当有人把它“读错”,就有人打心眼里认为你是菜鸟,然后纠正你:“那个词不读 teks,而要读‘特喝’,就像希腊语里的 chi,又像是苏格兰
语的 loch,德语的 ach,西班牙语的 j 和俄语的 kh。”也许这就叫做附庸风雅吧,
我是纯种的欧洲人!;-) 当一个软件连名字的发音都这么别扭,这么难掌握,那这个软件用起来会怎样?每当你提到 TeX 太不直观,就有人跟你说:“TeX 是所想即所得,
比你的所见即所得好多了!”可事实是这样吗?看看 TeXmacs 吧,理解一下什么是“
所见即所得+所想即所得”二位一体。

我跟 Knuth 的最后一次“联系”是在我就要离开清华的时候。我从 email 告诉他我觉得中国的研究环境太浮躁了,不是做学问的好地方,想求点建议。结果他回纸信说:“可我为什么看到中国学者做出那么多的杰出研究?计算机科学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做的。如果你试了这么久还不行,那你可能注定不是干这行的料。”还好,我从来没有相信他的这段话,我下定了决心要证明这是错的。多年的努力还真没有白费,今天我可以放心的说,Knuth 你错了,因为我已经在你引以为豪的多个方面超过了你。

Cornell

可是权威和名气的威力还是很大的。虽然 Knuth 在我心目中的位置不再处于“垄断地
位”,世界上可以占据我心里那个位置的人和事物还很多。在离开清华之后我申请了美国的大学。也许是天意也许是巧合,只有两所大学给了我 offer:Cornell 和 Indiana,而我竟然先后到了这两所大学就读。

说实话,Indiana 给了我比 Cornell 更好的 offer。Cornell 给我的是一个 TA 的半
工读职位,而 Indiana 给我的是一个不需要工作白拿钱的 fellowship。说实话我从来没有搞明白 Cornell 这样的“牛校”怎么会给我这样的人 offer,GPA 一般,paper
很菜,而 Indiana 却是真正在乎我的。Indiana 的 fellowship 来自 GEB 的作者
Doug Hofstadter。他从 email 了解到我的处境和我渴求真知的愿望之后,毅然决定给我,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写推荐信。后来我才发现那 fellowship 的资金也是他提供的。

可是 Indiana 和 Hofstadter 的名气哪里能跟 Cornell 的号称 “CS前五” 相比啊?Indiana 的 offer 晚来了几天。当收到 Indiana 的 offer 时,我已经接受了
Cornell。Hofstadter 很惊讶也很失望,因为他以为我一定会做他的学生,可是听说我接受了 Cornell 的 offer,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只隐约的记得他告诉我,学校的
排名并不是最重要的东西……

名气和权威的力量是如此之大,它让我不去选择真正欣赏我并且能给我真知的人。有时候回想起来,我当时真的是在寻找真知吗?我明白什么叫做真知吗?

Cornell 给了我什么呢?到现在想起来,它给我的东西恐怕只有教训,很多的教训。我在一篇老的博文里面提到过,Cornell 的学生一上课就抄笔记,一天到晚都在赶作业。可其实 Cornell 不只是爱抄笔记的学生的天堂,而且是崇拜权威者的天堂。即使你不
是那么的崇拜权威,你不可避免的会被一群像朝圣者一样的人围在中间,在你耳边谈论某某人多么多么的牛。不管你向同学打听哪一个教授,得到的回答总是:“哇,他很牛的!” 然后你就去上了他的几节课,觉得不咋的嘛,可是人家就说那是因为你不理解
他的价值。这种气氛我好像在另一个地方感觉到过呢?啊对了,那是在 Google。这样
的气氛也许并不是偶然,Cornell 的大部分 PhD 同学当时的最大愿望,就是毕业后能
去 Google 工作。当然,后来 Facebook 上升成为了他们的首选。值得一提的是,
Indiana 其实是更有个性的地方。我在 Indiana 的同学们一般都把去 Google 工作作
为最后的选择之一。有一次一个刚来不久的学生问,如何才能进入 Google 工作?有个老教授说,那个容易,Google 招收任何能做出他们题目的人!

Cornell 的研究可以用“与时俱进”来形容,什么热门搞什么。当时 Facebook 和社交网络正在崛起,所以系里最热门的一个教授就是研究社交网络的。我去听过他几堂课,他用最容易的一些图论算法分析一些社交网络数据,然后得出一些“理论”。其中好些结论实在太显然了,我觉得根本不需要数据就能猜到,真是不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可是 Facebook 名气之大,跟着这位教授必然有出路啦,再加上有人在耳边煽风点火,所以有好多的学生为做他的 PhD 挤破了头皮,被刷下来的就只好另投门路了。每次新来一
个教授都会被吹捧上天,说是多么多么的聪明,甚至称为天才。然后就有一群的人去上他的课,试图做他的学生。结果人家每节课都是背对学生面朝黑板,喃喃自语,写下一堆堆的公式和证明,一堂课总共就没回过几次头。下面的人当然就是狂抄笔记,有的人甚至带着录音笔,生怕漏掉一句话。上这样的课还不如干脆把板书打印出来让大家自己回家看。人多了竞争也就难免了。上课的同学们就开始勾心斗角,三国演义的战术都拿出来了。作业做不出来就来找你讨论,等你想讨论了就说自己也没做出来。没听懂偏要故作点头状,显得听懂了,让你觉得有压力。自己越是喜欢的教授就越是说他不咋的,扯淡,然后就自己去跟他。自己不喜欢的教授就告诉你他真是厉害啊,只可惜人家不要我。怎么感觉就跟皇帝的后宫差不多呢 ;-) 直到两年后我离开 Cornell 之前,还有好些同学因为没找到教授而焦头烂额。因为两年内没有找到导师的 PhD 学生,基本上等
于必须退学。

当我离开 Cornell 之后,有一位国内的学生给我发 email 套磁(从系里主页上找到我的地址),问我 Cornell 情况如何。我告诉他我都已经走人了,并且告诉了他我的感
觉,一天到晚抄笔记赶作业之类的。然后又问我一个刚毕业的 PhD 的情况,我说他水
平不咋的,博士论文我看过了,很扯淡,解决一个根本不存在的问题。他对我说的话有点惊讶,但还是将信将疑。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在 visiting day 的时候专程去
Cornell 考察了一下。回去又给我 email,说见到好多牛人啊,大开眼界,哪里像你说的那么不堪。还说跟那位 PhD 的导师谈过话,真是世界级的牛人那,他的博士论文也
是世界一流的。我就无话可说了,仁者见仁,智者见智,随他去吧,哎。

结果两年之后,我又收到这位同学的 email,说他在 Cornell 还没找到导师,走投无
路了,问我有没有办法转学。

图灵奖

说到这里应该有人会问这个问题,我是不是也属于那种没找到导师走投无路的人。答案是,对的,我确实没有在 Cornell 找到可以做我导师的人。然后我就猜到有人会说,
就知道王垠水平不行嘛,没搞定导师,被迫退学,哈哈!可是事情其实没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作为一个 PhD 学生,不仅必须精通学术,而且要懂得政治和行情。哦错了,
其实不精通学术也行的,但是一定要懂得政治和行情!可是由于学生之间的窝里斗,他们之间的信息互通程度,是没法和教授之间的信息互通程度相比的。这就造成了“学生阶级”在这场信息战上的劣势,总是被动的被教授挑选,而不能有效地挑选适合自己的教授。

进入 Cornell 之后我上了一门程序语言的课,就开始对这些东西入迷。可是由于“与
时俱进”,Cornell 的研究方向并不是那么平衡的发展的,其实是很畸形的发展。程序语言领域的专家们早已因为受到忽视而转移阵地,剩下一群用纸和笔做扯淡理论的。说实话,在历史上程序语言方向曾经是 Cornell 的强项,出现了一些很厉害的成果。可
是当我在 Cornell 的时候,只剩下两个名不见经传的教员,一个助理教授,一个副教
授。其实 Robert Constable 也在那里,可惜的是他做了 dean 之后已经没空理学生了,以至于我两年之后都不知道这个人的存在。我当时也不知道 Cornell 有过这段历史
,看不到它的研究重心的移动趋势。

我不喜欢那个副教授搞的项目,大部分是在 Java 上面加上一些函数式语言早就有的功能。可是人家做的是热门语言,所以拉得到资金,备受系里亲睐,他的学生们也比较趾高气昂。初次见面的时候,我跟他的一个学生说了我的一个想法,他说:“你那也能叫研究吗?待会儿我给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研究!” 其实那只是我的一个微不足道的想
法,我也没说那是研究啊。只是随便聊一下而已就这么激动 -_- 何况你们那些 Java
的东西能算是研究?我是不可能跟那样的人合作的,所以我就跟那个助理教授做了一点静态分析的项目。当然我们分析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是用 Fortran 写的 MPI 程序。不过说实话,那个助理教授其实挺有点真知灼见,他有几句话现在仍然在指引我,防止我误入歧途。其中一句话是针对我对 π-calculus 的盲目崇拜 说的:“那些理论其实不管用的。最好是针对自己的问题,自己动脑筋想。” 他也是很谦虚很善良的人,可
是好人不一定有好报的。后来他没有拿到 tenure 职位,不得不离开 Cornell 加入了
工业界,而我就失去了最后一个有可能在程序语言方向做我的导师的人。

没办法,我就开始探索其它相关领域的教授,比如做数据库的,做系统的,看他们对相关的语言设计是否感兴趣。可惜他们都不感兴趣,而且告诉我程序语言领域太狭窄了。我当时还将信将疑,甚至附和他们的说法,可是现在我断定他们都是一知半解胡说八道。如果这些人虚心向程序语言专家请教,现在数据库和操作系统的设计也不会那么垃圾,关系式,SQL,NoSQL,…… 一个比一个扯淡。没有办法,我就开始探索其他的方向
,开始了解图形学和数值分析等东西,进展很不错。可是终究我还是发现,我不喜欢图形学和数值分析所用的语言。我想制造出更好的程序语言来解决这些问题。可是跟教授们谈这些想法的时候就感觉是在对牛弹琴,他们完全不能理解。后来我发现,教授们貌似不喜欢有自己想法的学生,他们更希望找到愿意“打下手”的学生,帮助实现他们自己的想法。

这就让我走到了跟那位向我打听 Cornell 情况的同学差不多的局面,真是心里有许多
的苦却没有人可以理解。这时候我想到了系里的一些德高望重的教授,比如得过图灵奖的人,也许这些顶级的大牛会给我指出方向。于是我就联系到一位图灵奖得主,说想找他聊聊。我说我感兴趣的东西 Cornell 貌似并不重视和发展。Cornell 的校训是“any person, any study”,而我想 study 的东西却得不到支持。最后我谈了一下我对
Cornell 的总体感受。我说我觉得大家上课死记硬背,不是很 intellectual,我不是
很确定学术界是否还保留有它原来的对智慧和真知的向往。

我真的是很诚恳的告诉了他这些,只是希望得到一些建议。结果他不但没有理解任何一点,而且立马开始用质问的语气问我,你成绩怎么样?考试都通过了没有?哎,说白了就是想搞清楚你是不是成绩不好没人要。怎么就跟高中教导主任一样。于是乎那次谈话就这样不了了之。可是没有想到,这次谈话就造成了我最后的离别。在学生们互相之间勾心斗角,不通信息的同时,系里的教授们其实背后都是“通气”的。他们根本不懂得如何教学,就知道拿作业和考试往学生头上砸,幸存下来的就各自挑去做徒弟,挨不住的就打发掉。这算盘打得真是妙啊。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机制,每个学生对哪些教授感兴趣,表现如何,他们貌似都了如指掌,貌似背后有个什么情报网。然后系里的教授们不知道怎么的,仿佛就都知道有这样一个不知趣的学生,居然敢说学术界的坏话!

大地震前夕的天空总是异常的美。我竟然在过道里看到那位图灵奖教授对我点头致意并且微笑,以前做 TA 时把我呼来唤去还横竖不满意的教授也对我笑脸相迎。我仿佛觉得,我推心置腹的一席话打动了那位德高望重的教授,再加上在图形学和数值计算的扎实进展,给我的学术生涯带来了转机。可是,我那一次真正的领悟了什么叫做所谓的“笑里藏刀”。

由于那个学期上的图形学还有矩阵计算的课成绩都不错,我心想应该能找这两门课的授课教授的其中一个做导师吧。再加上那些貌似友好的笑容…… 所以没想很多,居然过
了一个非常快乐的寒假。没有任何前兆,没有任何直接的通知(email,电话),一封
纸信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默默地进到了我在系里的“信箱”—一个我基本上从来不看的,系里用来塞广告信息的信夹子里,直到下一个学期开始的时候(2月份)我才发现。信
是系主任写的,大概就是说,由于你的表现,我们觉得 Cornell 不是适合你的地方……

说得对,我也觉得 Cornell 不适合我。我本来就有想走的意思,可我一般呆在一个地
方就懒得动。如果你们早一点告诉我这个,比如12月以前,我还可以申请转学到其它学校。可是都 2 月份了才收到这样的东西,Cornell 啊 Cornell,你让我现在怎么办?
我想我可以说你不仁不义吧?

在这个万分窘迫的时候,我想起了曾经关心过我却又很失望的 Hofstadter。我告诉他
我在 Cornell 很不开心,我很想研究程序语言,可是 Cornell 不理解也不在乎这个领域。他回信说,没有关系,你能找到自己喜欢的东西就应该去追寻它。Indiana 的 Dan Friedman 正好是做程序语言的,你可以联系他,就说是我介绍你去的。

于是给 Friedman 发了 email,很快得到了回信说:“Yin,两年前我们都看过你的材
料,我们觉得你是非常出众的学生,可惜你最后没有选择我们。你要明白,人生最重要的事情不是名利,而是找到你愿意合作的人。你的材料都还在我们这里。现在招生已经快结束了,但是我会把你的材料提交给招生委员会,让他们破例再次考虑你的申请。” 我和 Dan Friedman 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了。

由于曾经与多位图灵奖得主发生不大愉快的遭遇,再加上在自己的研究中多次受到其它图灵奖得主的理论的误导,图灵奖这个被许多计算机学生膜拜的神物,其实在我心里已经没有任何效力了。很多人可能对此难以想象,可是对图灵奖是这种态度的不只我一个人。我认识的几乎所有程序语言专家几乎都不拿图灵奖当回事,而且其中很多人甚至不拿图灵本人当回事,觉得他设计了一些非常丑陋的东西。所以跟这样的人混了几年之后,拿图灵奖来开玩笑就成了我的家常便饭。可惜的是很多仍然膜拜图灵奖的人不能理解,还以为我是自大狂。

常青藤联盟和“世界一流大学”

我在 Cornell 的经历应该不是偶然,不是因为我比较特殊。跟我同时进入 Cornell 的博士生有好几个没有拿学位就离开了。其中有一个是非常聪明的少年班,18岁就读 PhD 了,我根本听不懂的理论课他还能拿A。可是四年后他退学去了 Facebook,说真是太
难毕业了,神马都是扯淡。有些本科生也告诉我类似的经历,说被一个叫做“笑面虎”的教授“整了”。Cornell 的自杀率居美国大学前列。离开以后的有一天,忽然看到新闻报道说一周之类有三个 Cornell 学生从瀑布旁边的那座桥跳下去,结果派了警察在
桥上日夜巡逻。我觉得自己在 Cornell 所感受到的压力确实超乎想象,是有可能把人
逼上绝路的。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可笑,因为下意识里在乎权威和名气,我给予了一群根本没有资格来教育我的人莫大的权力,让他们可以向我施加无端的压力。

应该指出,这种现象应该不是 Cornell 所特有的。我对清华,还有 Princeton,
Harvard,MIT,Stanford,Berkeley,CMU 等学校的学生都有了解。这些所谓的“世界一流大学”或者“世界一流大学 wannabee”差不多都是类似的气氛。你冲着它们的名
气和“关系网”挤破了头皮进去,然后就每天有人在你耳边对其它人感叹:哇,他好牛啊!发了好多 paper,还得了XX奖。跟参加传销大会似的,让你怀疑这些人还有没有自尊。然后就是填鸭式的教育,无止境的作业和考试,让你感觉他们不是在“教育”你,而是在“筛选”你。这种筛选总是筛掉最差的,但也筛掉最好的。因为最好的学生能意识到你在干什么,他们不给你筛选他们的机会。一旦发现其实没学到东西,中途就辍学出去创业了。所以剩下来的就是最一般的,循规蹈矩听话的。在这样的环境里,你感觉不到真正的智慧和真知的存在。GRE 考试所鼓吹的什么“批判性思维”(critical
thinking )在美国大学里其实是相当缺乏的。学生们只不过是在被培训成为某些其他
人的工具,他们具有固定的思维定势,像是一个模子倒出来的。他们不是真正的创造者和开拓者。

人们在这些大学里的时候都是差不多感受的,可是一旦他们出来了,就会对此绝口不提。自己身上挂着这些学校的镀金牌子,怎么能砸了自己的品牌,长别人的威风?所以每当我批判 Cornell 就有些以前的同学一脸的着急相,好像自己没有吃过那苦头一样。

再见了,权威们

亲爱的同胞们,如果你们觉得有了可以在背后说王垠“被Cornell 退学”的机会,那么你们就错了。是我首先从心理上抛弃了 Cornell。Cornell 还有资格来评价我吗?我之所以可以告诉你们这些貌似不可告人的故事,是因为你们可能也会经历这些事情。对权威和名校的崇拜,让你们成为了被“教授阶级”摆布的傀儡和他们在学术战场上的牺牲品。我很幸运的遇到了像 Hofstadter 和 Friedman 这样的好人,而你们也许就没有这么幸运。

几经颠簸的求学生涯,让我获得了异常强大的力量。我的力量不仅来自于 Friedman,
Dybvig 等老师的教诲,而且在于我自己不懈的追求。机会只亲睐有准备的头脑,并不
是每个 Friedman 的学生都可以像我一样在一个星期之内解决别人十多年才完成的研究。现在这种事情对我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让人惊讶的应该不是我有多么聪明,而是这些研究者们十年来到底在干什么。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比别人聪明,我只是觉得很多人的脑子被禁锢了而已。我有非常简单的头脑,我看不懂复杂的公式,听不懂高深的术语。可正是因为这一点,让我脱离了已有理论的困扰。

可以说,这个领域在过去一个多世纪的研究,很少有逃脱过我的洞察力和直觉的。这些研究最早可以追溯到1870年代。我一般很少看论文,因为自己想清楚一个问题其实花不了那么多时间的。看别人的论文一般都枯燥乏味,所以与其花那么多时间读论文还不如自己思考。当我看论文的时候,一般是想搞清楚自己琢磨出来的问题有没有人已经研究过了,所以很多论文只需要扫一下就够了。我看到一个东西一般很快就会知道它到底会不会管用。我经常发现一些被认为很艰深的理论其实是在解决根本不存在的问题,甚至是在制造问题,而真正的问题却没有得到有效的解决。很多问题其实是权威的阴影造成的,它让人们不敢否认这些大牛思想的价值,不敢揭穿它们,抛弃它们,所以很多的时间花在了解决一些历史遗留问题,而不是真正的问题。这就是为什么我的英文blog标题叫做“Surely I Am Joking”,因为它记录了一些我认为根本不存在,或者是人为造成的问题。

曾经 Knuth 是我心中唯一的权威。后来我又屈服于 Cornell 和常青藤联盟的权威和名气。我因为图灵的威名而误以为图灵奖得主都是德高望重的前辈。应该说,在 Indiana 的日子里,权威主义的影子也是经常出现的。Indiana 学生们的权威比较特殊一点,
不然就是 Dan Friedman,不然就是 Kent Dybvig,不然就是 Tony Hoare 之类的。所
以你有时就会发现有人想这样来压倒你:“Kent 说……” 我很尊敬 Dan 和 Kent,但我也看到他们的一些思维方式并不是那么的正确,我从来不引用他们的话作为理论依据。我不喜欢 Indiana 一些同学这种抬出权威来镇压异议的行为。应该指出的是,权威
们自己很多时候对这种行为的产生是不知情的。谁能防止你引用我的话去压倒跟你辩论的人呢?所以这很多时候不能归咎于权威自己,而应该归咎于那些盲目崇拜他们的人。对权威的崇拜其实现实了一个人心理的弱小。如果你对自己有信心,有自己的想法和判断力,又何必抬出个名人来压制别人呢?

在一而再再而三的上当受骗之后,我终于把所有的权威们从我的脑子里轰了下去。这些权威包括所有大学的所有教授,所有的图灵奖得主,Unix 和类似操作系统的设计者,
所有的程序语言设计者,图灵,他的导师邱奇,他的师兄 Kleene,被程序语言研究者
奉为神圣的逻辑学家们比如 Per Martin Lof,各大 IT 界“牛公司”,美国国防部,
美国宇航局,…… 在我的心中,他们与我完全处于平起平坐的地位。所以如果你觉得
你的超级偶像在我之上的话,请先问问我对他们的博士论文或者图灵奖作品有何评价 :-)

不再是我心目中的权威并不等于我鄙视他们或者不尊敬他们。他们在我的脑子里失去的只是他们在很多其他人脑子里的那种被膜拜的地位,那种你可以用“XX人说过……”来压倒理性分析的地位。现在他们在我心目中是一群普通的,有血有肉,有好心肠或者坏心眼的,高傲,谦虚或者虚伪的人。他们设计的东西,好的地方我可以借鉴,但是没有任何人的东西我是不加批判全盘接受的。我深深地知道接受错误想法的危害性,所以我也希望大家都具有批判的思维,不要盲目的接受我说的话。我不喜欢“大神”或者“牛人”这种称呼。

最后我希望国内的同学们,不要盲目的崇拜国外的所谓“大师”,“牛校”或者“牛公司”。祝你们早日消灭掉心里的各种权威以及对他们的畏惧心理,认识到自己和自己国家的价值和力量。

新年快乐!


https://www.1point3acres.com/bbs/thread-80171-1-1.html

【 在 daigaku (๑۩۞۩๑) 的大作中提到: 】
: 他在清华康奈尔什么的应该接触过比他牛的同龄人啊
: 还是他基本不跟身边的人交往?

newIdRobot

有牛人啊,听说是数学系的

【在 daigaku(๑۩۞۩๑)的大作中提到:】
:他在清华康奈尔什么的应该接触过比他牛的同龄人啊
:还是他基本不跟身边的人交往?

m
mifepristome

你为啥想当我妈啊?
我很可爱吗?

【 在 newIdRobot (新器人) 的大作中提到: 】
: 有牛人啊,听说是数学系的
: :他在清华康奈尔什么的应该接触过比他牛的同龄人啊
: :还是他基本不跟身边的人交往?

Chromo

姚夏 魏群
顿顿顿,,

【 在 pertain99(pertain) 的大作中提到: 】

: 郭沫若基本上是反面典型吧,以后塑跪姿铜像那种

: 你来说说川蜀之地出过什么有影响力的人才。

S
SeattleExp

这家伙太自我,其实如果他把重心放在事情上而不是老子天下第一上,他还是能干出些事情,可惜这家伙每天想的就是我要做最牛逼的人,没用,最牛逼的人都是做了最牛比的事才被封神的,他做出来啥了?

S
Sun2020

早有人总结了,他的硬伤还是逼格太低。这个无解。
这些话要是本科清北,phd藤校的人说出来,是持才傲物。
没有这个逼格说这些是精神病。

【 在 helpme (名虚胖字满肥) 的大作中提到: 】
: 转自他的微博:“
: 有好几个人对我说过,觉得我的课太贵,在等我的书。先不要说书比起互动教学,效果
: 差很多,而且我不得不觉得他们的价值定位有问题。
: 去看看外面的英语班,日语班,就知道学习一门知识,需要花费多少了,还不一定能学
: 好。我家旁边的日语班,入门级团课,多人一起上的,学个五十音就要 15800,每多一
: 级就多几千。跟我说要到 7-8 级才能看日语小说。
: 这些人应该想一下,真正的知识在自己心目中是什么地位。他们愿意为身外之物,甚至
: 智商税付出那么多,却不愿意为了知识付出,各种嫌贵。知识会成为自己的一部分,提
: 高自己的价值,就不应该比其它东西便宜。
: 我不应该提这些培训班的,我这个教学根本不是“培训班”。提“培训班”三个字是对
: ...................

s
sofer

中国有不少实用主义者,不是都看重逼格,胱姐top2本科斯坦福博士红二代加500强公
司高管,但在菌斑被当成joke。。。
无他,不好看而已,男的看女的,傻逼还是聪逼不重要,美逼还是丑逼就太重要了。。。
以前菌斑有个ID写过“你的优秀与我何干”的文章,要知道夺取政权的是top2的图书管理员而不是教授,闹不清这个,逼格再高也白搭。。。

【 在 Sun2020 (阳光) 的大作中提到: 】
: 早有人总结了,他的硬伤还是逼格太低。这个无解。
: 这些话要是本科清北,phd藤校的人说出来,是持才傲物。
: 没有这个逼格说这些是精神病。

y
yuedui

别傻B了,所有华人都把ABC往我的母校里送,内心的憧憬之情不是你这种德州千老打餐馆的low B能理解的。

【 在 sofer (拒绝年糕,好伤心。。。) 的大作中提到: 】
: 中国有不少实用主义者,不是都看重逼格,胱姐top2本科斯坦福博士红二代加500强公
: 司高管,但在菌斑被当成joke。。。
: 无他,不好看而已,男的看女的,傻逼还是聪逼不重要,美逼还是丑逼就太重要了。。。
: 以前菌斑有个ID写过“你的优秀与我何干”的文章,要知道夺取政权的是top2的图书管
: 理员而不是教授,闹不清这个,逼格再高也白搭。。。

m
minyeon

九章算法那些讲师也没PhD

还用的假名字LOL

【 在 Sun2020 (阳光) 的大作中提到: 】
: 早有人总结了,他的硬伤还是逼格太低。这个无解。
: 这些话要是本科清北,phd藤校的人说出来,是持才傲物。
: 没有这个逼格说这些是精神病。

y
yuedui

九章算法不是正经职业,赶上疫情了,还能WFH像小学生一样上网课么?那人家去找YouTube上免费的或者一个月交20块钱的不是更物美价廉。

一分钱一分货。 能高薪聘请的都是正经职业。

【 在 minyeon (敏妍) 的大作中提到: 】
: 九章算法那些讲师也没PhD
: 还用的假名字LOL

s
sofer

所有华人都送了,那还有啥逼格,极少数送了还差不多。。。

【 在 yuedui (yuedui) 的大作中提到: 】
: 别傻B了,所有华人都把ABC往我的母校里送,内心的憧憬之情不是你这种德州千老打餐
: 馆的low B能理解的。
: 。。

m
minyeon

九章一直就是网课吧?

【 在 yuedui (yuedui) 的大作中提到: 】
: 九章算法不是正经职业,赶上疫情了,还能WFH像小学生一样上网课么?那人家去找
You
: Tube上免费的或者一个月交20块钱的不是更物美价廉。
: 一分钱一分货。 能高薪聘请的都是正经职业。

y
yuedui

气死你这个又穷又老的单身穷B千老

【 在 sofer (拒绝年糕,好伤心。。。) 的大作中提到: 】
: 所有华人都送了,那还有啥逼格,极少数送了还差不多。。。

s
sofer

我有啥好气的,我长的好看,只要愿意随时可以吃软饭。。。
而且我对物质生活要求不高,找个中上姿色的收入10万的女AP就行了。。。
难看的,哪怕是女高管和我的生活也没交集,我是不会从的,气死的是你。。。

【 在 yuedui (yuedui) 的大作中提到: 】
: 气死你这个又穷又老的单身穷B千老

P
PetTurtle

教学水平有个蛋用

且不说他是否真的能到那个水平
上mit是有名校光环和社会资源的

王某人当年要不是清华的 现在都没人看他的东西

【 在 helpme (名虚胖字满肥) 的大作中提到: 】
: 转自他的微博:“
: 有好几个人对我说过,觉得我的课太贵,在等我的书。先不要说书比起互动教学,效果
: 差很多,而且我不得不觉得他们的价值定位有问题。
: 去看看外面的英语班,日语班,就知道学习一门知识,需要花费多少了,还不一定能学
: 好。我家旁边的日语班,入门级团课,多人一起上的,学个五十音就要 15800,每多一
: 级就多几千。跟我说要到 7-8 级才能看日语小说。
: 这些人应该想一下,真正的知识在自己心目中是什么地位。他们愿意为身外之物,甚至
: 智商税付出那么多,却不愿意为了知识付出,各种嫌贵。知识会成为自己的一部分,提
: 高自己的价值,就不应该比其它东西便宜。
: 我不应该提这些培训班的,我这个教学根本不是“培训班”。提“培训班”三个字是对
: ...................

h
helpme

王垠骂清华康奈尔然后退学,在Google做完intern骂Google,其实骂的都不无道理,而他也做出过一点成绩,不是完全没有闪光点。Indiana是他最后一次证明自己的机会,
从那退学之后他就彻底沦为了一个喷子low逼。

【 在 PetTurtle (Paul^I am what I am!) 的大作中提到: 】
: 教学水平有个蛋用
: 且不说他是否真的能到那个水平
: 上mit是有名校光环和社会资源的
: 王某人当年要不是清华的 现在都没人看他的东西

x
xiongmaoren

三苏算有才吗?
。。zz

【 在 pertain99(pertain) 的大作中提到: 】

: Google就没啥意思了

: 有没有一下跳进脑海那种大牛?

P
PetTurtle

才名德 三个东东

王同学也就才字上还有讨论的价值 可惜没有成绩的才 2/30岁大家还愿留点余地 四十
把自己混的机会都没有了 只能破鼓万人捶了

其实从最开始他攻击清华导师 一堆美帝的师兄群起攻之基本就定性了 这些美帝师兄很多成绩已经超过导师了 至少嘴上心存感激和敬畏 人知道自己的斤两很重要

王的问题还是能力不够

【 在 helpme (名虚胖字满肥) 的大作中提到: 】
: 王垠骂清华康奈尔然后退学,在Google做完intern骂Google,其实骂的都不无道理,而
: 他也做出过一点成绩,不是完全没有闪光点。Indiana是他最后一次证明自己的机会,
: 从那退学之后他就彻底沦为了一个喷子low逼。

daigaku

他现在靠名气挣钱
就得说些极端的话才能火
网红的操作

【 在 PetTurtle (Paul^I am what I am!) 的大作中提到: 】
: 才名德 三个东东
: 王同学也就才字上还有讨论的价值 可惜没有成绩的才 2/30岁大家还愿留点余地 四十
: 把自己混的机会都没有了 只能破鼓万人捶了
: 其实从最开始他攻击清华导师 一堆美帝的师兄群起攻之基本就定性了 这些美帝师兄很
: 多成绩已经超过导师了 至少嘴上心存感激和敬畏 人知道自己的斤两很重要
: 王的问题还是能力不够

h
helpme

王垠在清华读到第四年的时候高调退学,但是水平毫无疑问是可以拿到清华CS博士的,虽然清华CS博士的含金量比不了美国牛校的。而他在Google做的intern project也是成功的,得到了牛人Steve Yegge的夸赞。这个project经Google同意后open source了,
在github上面有几千个星,为王垠挣得了不少声誉。一个斯坦福毕业生创建的startup
主动找到王垠,请他出任chief scientist。可惜这也是他技术生涯最后的高光时刻,
很快王垠因为性格的原因就被炒了。

【 在 PetTurtle (Paul^I am what I am!) 的大作中提到: 】
: 才名德 三个东东
: 王同学也就才字上还有讨论的价值 可惜没有成绩的才 2/30岁大家还愿留点余地 四十
: 把自己混的机会都没有了 只能破鼓万人捶了
: 其实从最开始他攻击清华导师 一堆美帝的师兄群起攻之基本就定性了 这些美帝师兄很
: 多成绩已经超过导师了 至少嘴上心存感激和敬畏 人知道自己的斤两很重要
: 王的问题还是能力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