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瑞典两个发达的欧洲国家两条不同的抗疫道路天差地别!

M
Mitobbs
楼主 (未名空间)

瑞士,中欧发达国家,人口854万,国土面积4万平方公里,人口密度207人/km²;
瑞典,北欧发达国家,人口998万,国土面积45万平方公里,,人口密度22人/km²。

瑞士处于疫情重灾区的中心,人口密度高,抗疫难度大,采取了封锁隔离的抗疫路线;瑞典处于疫情重灾区的外围,人口密度低,回旋空间大,采取了大胆的群体免疫路线。

瑞士瑞典分别成为两种路线的典型代表,几个月下来,抗疫效果呈现巨大差异,让我们根据数据图表来深入分析。

瑞士加大检测力度导致初期确诊人数指数型增长,对医疗系统形成较大压力,但快速登峰后,由于大多数感染人群被识别标识,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继续发挥传染源的可能性被大幅度抑制,R0迅速下降,随之而来的是新增病例快速下降,疫情得到控制,现有确珍人数回到低位,只是需要长期保持警惕。

瑞典采用的是群体免疫路线,并不强制隔离,只是提醒国民自觉保持社交距离。仅对症状显著的病患检测,所以初期确诊病例数增长相对缓慢,医疗系统压力较小,有足够的时间来适应疫情发展,确诊病人能得到较好的照顾。由于存在数量庞大的未确诊轻症病人作为持续稳定的传染源,重症确诊病例的数量会持续上升,最后可能稳定在一个与社交距离相对应的平台,图中可看出瑞典基本稳定在每天550~600例之间,只要医疗系统
不被击穿,这就比较吻合群体免疫的初

相应的,瑞士确诊病例较早较快增长,医疗系统较早承压,死亡病例同样更快更早出现,但扛过峰值后,新增病例快速下降,医疗系统压力得到释放,医疗服务水准得以恢复,死亡病例也相应快速下降,最艰难的时刻已经过去,大家都看到了希望,整个社会无论从心理层面还是资源层面都得到提升,高昂的士气推动快速推动抗疫进程,所有的情况都迅速变得越来越好。

相反,享受了初期轻松的瑞典则处于压力不停加大的焦虑之中。新增确诊和死亡病例高位运行,由于重症比例较高,治愈比例较低,对医疗资源的需求持续加大,医疗服务质量越来越难以得到保障,从而导致死亡比例越来越高,陷入恶性循环的状态。而且,如果采取措施降低感染率,虽然压力得以减缓,但要2~3年才能达到60%以上的感染率又偏离群体免疫的初衷,左右为难的局面大概率会出现, 届时,一边是人道危机,一边是
回头无望的挣扎,只能祈求上帝保佑。

所述情况从现在累计死亡人数的对比中就能够得到初步的证实。瑞典死亡人数远超瑞士,而且持续增长的势头还非常明显,根本看不到尽头。

从累计确诊病例数也能得到相同的结论,瑞士前期数量远超瑞典,但瑞典近日后来居上,将会持续超越瑞土并拉开差距。

瑞士轻症比例较高,医疗服务跟得上,经过一段时间后治愈人数应该快速提升,从而减轻医疗系统的压力。而瑞典不知是确实因重症太多治愈人数少还是没统计治愈人数,从公开数据来看确实很不堪。

如果太多重症不能及时治愈,很难想象要多庞大的医疗系统才能应对,如果持续增长最终造成医疗挤兑之后,后果将不堪想象。

从现有确诊人数来看,瑞士仅千人左右,医疗系统相对轻松,而瑞典堆积两万多人,医疗系统不是在崩溃的边沿就是已经崩溃,持续增长看不到尽头的病例让人崩溃。

如果我们把每个国家的抗疫进程从开始到结束等效为一场1000米的障碍赛,克服障碍结束疫情的最大代价是生命与时间,我们就可以比较直观且客观地对比分析不同国家的抗疫成效,为此,我们提取了关键的数据,按照统一的数学模型计算出进程指数,用于表征不同的抗疫阶段,同时,把每个国家或地区每百万人口因疫情死亡的人数作为主要的抗疫代价,

与进程指数放在同一图中交叉对比,就能便捷地分析出抗疫举措的成效。

1000米的征程,瑞士已经走过951米,可谓胜利在望,当然,瑞士的抗疫过程并不轻松
,付出了每百万人死亡221人的惨痛代价,但换来了后面安心生活安心发展的机会,这
样的代价是否值得只能留待疫情完全结束后才好评估。

1000米的征程,瑞典还在180米内进退两难,但生命的代价还在不停地付出,瑞典已经
付出了每百万人死亡384人的可怕代价,等坚持到疫情结束不知还要牺牲多少生命,这
样看来,群体免疫的道路应该是通向看不见底的深渊。

瑞士瑞典,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为全球探索验证两条不同的抗疫道路,他们都值得尊重,我们希望瑞典后面会出现转机,避免持续付出惨痛的生命代价。各个国家及时的分析总结利用瑞士瑞典的探索成果,减少路线错误的风险,我想,这才是对探索付出的最大尊重。

sdm

先赢的是纸,后赢的是钱。
costco

尼玛同一句话不停的写,看得老子累死了
M
Mitobbs

卧槽尼玛太过分了,已修改
【 在 costco (我是一袋天蕉) 的大作中提到: 】
: 尼玛同一句话不停的写,看得老子累死了

M
Mitobbs

先赢的是钱呢?后赢的是。。。

【 在 sdm (sdm) 的大作中提到: 】
: 先赢的是纸,后赢的是钱。

sdm

没这种可能性
【 在 Mitobbs (静如处子) 的大作中提到: 】
: 先赢的是钱呢?后赢的是。。。

AlwaysBF

瑞典在作死的路上狂奔。
F
FoodGod

人家瑞典人自己都觉得很好,一个旁观者竟然急得屎尿横流,典型的皇上不急太监急。
u
umner

赞楼主的分析!!

觉得分析相当得到位。更别提瑞士对国民几乎无差别对待,而瑞典放任移民社区的疫情泛滥,还不让国外媒体报道
M
Mitobbs

看看元首国二号群体棉衣是啥样子
【 在 AlwaysBF (美利坚大统领) 的大作中提到: 】
: 瑞典在作死的路上狂奔。

M
Mitobbs

这个已经有少数民族在网上抢救
【 在 umner (jhq) 的大作中提到: 】
: 赞楼主的分析!!
: 觉得分析相当得到位。更别提瑞士对国民几乎无差别对待,而瑞典放任移民社区的疫情
: 泛滥,还不让国外媒体报道

M
Mitobbs

瑞典国内的少数族裔已经深受其害
【 在 FoodGod (饭中淹) 的大作中提到: 】
: 人家瑞典人自己都觉得很好,一个旁观者竟然急得屎尿横流,典型的皇上不急太监急。

M
Mitobbs

新冠就治各种不服
【 在 sdm (sdm) 的大作中提到: 】
: 没这种可能性

u
umner

现在两国的病例数世界排名刚好挨着:

排名 国家 病例 病亡
24 瑞典 32,172 3,871
25 瑞士 30,694 1,898

瑞典的每百万人病亡是384,高于瑞士的219
l
linyuelegant

如果这个病长期存在,那瑞典就有优势了,另外瑞典经济损失少。如果你要考虑大规模隔离带来的经济问题和心理问题引发的间接死亡,那人数也不会少。

当然瑞典瑞士都是社会主义国家,政府包养。如果放在美国,经济差了,吸毒酗酒自杀立马就会大幅增加。
M
Mitobbs

差不多两倍,考虑到瑞士人口的密度,高下立判
【 在 umner (jhq) 的大作中提到: 】
: 现在两国的病例数世界排名刚好挨着:
: 排名 国家 病例 病亡
: 24 瑞典 32,172 3,871
: 25 瑞士 30,694 1,898
: 瑞典的每百万人病亡是384,高于瑞士的219

M
Mitobbs

谁是谁非还有的看

【 在 linyuelegant (Linyuelegant) 的大作中提到: 】
: 如果这个病长期存在,那瑞典就有优势了,另外瑞典经济损失少。如果你要考虑大规模
: 隔离带来的经济问题和心理问题引发的间接死亡,那人数也不会少。
: 当然瑞典瑞士都是社会主义国家,政府包养。如果放在美国,经济差了,吸毒酗酒自杀
: 立马就会大幅增加。

u
umner

完全同意!

长期看,如果真像1918-1919年那样,有第二波、第三波,且病毒有变异,瑞典可能更
吃不消
M
Mitobbs

这个很有趣,真的值得好好研究研究

【 在 umner (jhq) 的大作中提到: 】
: 完全同意!
: 长期看,如果真像1918-1919年那样,有第二波、第三波,且病毒有变异,瑞典可能更
: 吃不消

sdm

干脆意想有一百波
【 在 umner (jhq) 的大作中提到: 】
: 完全同意!
: 长期看,如果真像1918-1919年那样,有第二波、第三波,且病毒有变异,瑞典可能更
: 吃不消

M
Mitobbs

三波就够了

【 在 sdm (sdm) 的大作中提到: 】
: 干脆意想有一百波

mitbbs2715

疫情才到一半,谁笑到最后不一定

【 在 Mitobbs (静如处子) 的大作中提到: 】
: 瑞士,中欧发达国家,人口854万,国土面积4万平方公里,人口密度207人/km²;
: 瑞典,北欧发达国家,人口998万,国土面积45万平方公里,,人口密度22人/km&#
178;。
: 瑞士处于疫情重灾区的中心,人口密度高,抗疫难度大,采取了封锁隔离的抗疫路线;
: 瑞典处于疫情重灾区的外围,人口密度低,回旋空间大,采取了大胆的群体免疫路线。
: 瑞士瑞典分别成为两种路线的典型代表,几个月下来,抗疫效果呈现巨大差异,让我们
: 根据数据图表来深入分析。
: 瑞士加大检测力度导致初期确诊人数指数型增长,对医疗系统形成较大压力,但快速登
: 峰后,由于大多数感染人群被识别标识,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继续发挥传染源的可能
: 性被大幅度抑制,R0迅速下降,随之而来的是新增病例快速下降,疫情得到控制,现有
: 确珍人数回到低位,只是需要长期保持警惕。
: ...................

k
klanders

下拨来个ADE瑞典又要被收割一遍。另外瑞士不是社会主义国家,低税收低社会福利。

【 在 linyuelegant (Linyuelegant) 的大作中提到: 】
: 如果这个病长期存在,那瑞典就有优势了,另外瑞典经济损失少。如果你要考虑大规模
: 隔离带来的经济问题和心理问题引发的间接死亡,那人数也不会少。
: 当然瑞典瑞士都是社会主义国家,政府包养。如果放在美国,经济差了,吸毒酗酒自杀
: 立马就会大幅增加。

sdm

要真有ADE的话,你就一辈子趟在床上吧!
【 在 klanders (Time is money, friend!) 的大作中提到: 】
: 下拨来个ADE瑞典又要被收割一遍。另外瑞士不是社会主义国家,低税收低社会福利。

M
Mitobbs

瑞士的死亡人数少是逾期的,从长远的观点来看难说

【 在 mitbbs2715 (好吃不懒做) 的大作中提到: 】
: 疫情才到一半,谁笑到最后不一定
: 178;。

M
Mitobbs

瑞典死亡人数多是肯定的,对社会底层的无视不人道
【 在 klanders (Time is money, friend!) 的大作中提到: 】
: 下拨来个ADE瑞典又要被收割一遍。另外瑞士不是社会主义国家,低税收低社会福利。

M
Mitobbs

德国疫情日记47:瑞典抗疫成功?德国瑞士不服!美女之死成焦点

不停课,不停工,不禁足,瑞典很“佛系”的抗疫方式,得到了世界卫生组织的赞扬,但包括德国和德国的邻国瑞士,对瑞典的抗疫方式并不是很感冒。

德国:瑞典死亡率太高了

德国对瑞典的抗疫方式做了一个比喻,那就是如同高速公路上爆胎的“点刹”——你踩了刹车、再松、再踩,如果没有ABS刹车防抱死系统,这可能是高速爆胎最好的救命方
式,瑞典不敢一脚踩死刹车,也不能,否则损失不可估量。但问题是,如果能不在高速公路上爆胎,如果有ABS,何必采用这么凶险的方法?其实也有专家在瑞典呼吁实施德
式的方法,那就是在初期加大对人们的管控,减少新的传染,然后逐步放宽,当然,这种方法的前提条件是在早期进行广泛的新冠病毒测试。但这种方法对瑞典来说为时已晚,因为瑞典已经在“佛系抗疫”的道路上走的太远了。

瑞典式抗疫很佛系

而这种方法也是德国人很难接受的:从理论上听起来很不错,但实际上是很困难的。比如说学校,你不可能开了学校,再关闭,然后再开学。而在瑞典,直到8年级都没停过
课,只有高中生和大学生通过网络来学习。使用德式抗疫方法的瑞典邻国,死亡率要比瑞典低得多,瑞典已经有2669人死于新冠病毒,每百万人死亡262人,相比之下,德国
和丹麦都是百万人口死亡82人。瑞典的死亡率一直很高,因为在疫情传播的初始阶段,病毒就已经开始在养老院和疗养院肆虐了。

瑞典人不和德国与丹麦比,瑞典喜欢和比利时与荷兰比,这两个国家走的也是德式道路,然而死亡率都比瑞典高,荷兰每百万人死亡290人,比利时高达680人。但德国的《焦点在线》认为,瑞典的统计不准确,实际死亡人数可能是在0.8-2.4万之间,至于为什
么,听听瑞士媒体怎么说。

瑞士:死亡人数统计不准确

瑞士的《新苏黎世报》也认为,瑞典的抗疫方法似乎并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与850万
人口,死亡1749人的瑞士相比,总人口1023万的瑞典,死亡率看起来也很糟糕,而且还应该注意到的一点是,瑞士的邻国意大利是欧洲大爆发的震源,瑞士能得到的反应时间其实很短。瑞士方面在疫情的初始阶段,曲线上升速度远远快于瑞典,现在瑞士的疫情已经得到很好的控制,瑞典的数据虽然看起来很好看,但他们实际检测人数,只有瑞士的三分之一,有很多患者并没有被检测出来,成为安全隐患。

不戴口罩不隔离的方式真的好吗?

瑞士媒体同时披露说,瑞典并没有对所有的死者进行检测,这意味着只有在死亡前进行了新冠病毒测试,结果是阳性的死者才被视为死于新冠病毒,因此他们与德国方面的结论一样——瑞士还有更多未曾登记的新冠死亡病例。

媒体——美女护士之死引关注

其实,在瑞典本土加强管控的呼声也不低,一名39岁的女护士德布鲁尔之死成为了瑞典媒体的头条,瑞典的检查机关也已经开始展开了调查——德布鲁尔的雇主,也就是著名的卡罗琳斯卡医学院,在对护理人员保护方面做得远远不够。卡罗琳斯卡医学院是是世界上最大最好的单一医学院,也是世界医学界排名前十的医学院。

德布鲁尔在医院的呼吸科工作,从一开始就照顾了19名新冠病人。4月17日,她在脸书
上写到:“为我和同事们祈祷吧。我们感到病得很重,已经接受了检查,正在等待结果。”这是她发的最后一条脸书,四天之后,人们发现她死在自己的公寓中。她的丈夫在美国,由于疫情爆发无法返回瑞典。

德布鲁尔本该在5月将度过40岁生日

医院方面也已经提出了申诉,说并非是医院蔑视《职业安全和健康法》,实际的原因在于,医院并没有足够的设备保护医护人员免受感染。目前尚不清楚究竟哪个部门会被追究责任。德布鲁尔之死,也使得瑞典社会开始再度审视新冠这种疾病,以及目前采用的抗疫方法。
d
ddheart

损失不只是经济方面把,人死了就是最大地损失,这难道不是普世价值嘛?
当然有人觉得多死点老人有益,这就没法继续讨论了.

【 在 linyuelegant (Linyuelegant) 的大作中提到: 】
: 如果这个病长期存在,那瑞典就有优势了,另外瑞典经济损失少。如果你要考虑大规模
: 隔离带来的经济问题和心理问题引发的间接死亡,那人数也不会少。
: 当然瑞典瑞士都是社会主义国家,政府包养。如果放在美国,经济差了,吸毒酗酒自杀
: 立马就会大幅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