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射消毒剂吓坏专家 特朗普抗疫信口开河

pacific
楼主 (未名空间)

发布/2020年4月25日 8:43 AM
来自/明报
Sina Weibo Email

香港明报社评文章称,全球抗疫长路漫漫,疫苗研究尚待突破,特效药物测试碰壁,美国总统特朗普信口开河,建议研究将消毒剂注入人体抗疫,医护界狂轰一派胡言。各国抗疫表现成为比较对象,有人扯上专制与民主的政治模式之争,亦有学者认为,抗疫表现分野更大程度取决于国家机器执行力、决策者能力以及公众信任度,与政治体制无关。抗疫必须靠科学,光靠嘴巴赢不了,多个右翼民粹政府抗疫表现一塌煳涂,似乎是此次疫情一个较为突出的现象,越不肯面对现实,疫情越不受控制。美国政治学者福山指出,奉行右翼民粹路线的英国约翰逊政府,抗疫工作已“拨乱反正”,可是美国至今仍未直面现实,出现严重“认知失调”。从白宫到各州,不少人仍心存侥倖,急于重启经济,后果可大可小。

抗疫好坏无关政体 关键在于尊重科学

美国累计超过88万人确诊,逾5万人死亡。疫下美国经济几乎“停摆”,过去5周的首次申领失业救济人数,合计接近2650万,是大萧条以来最差,上起白宫下至各州,不少人都希望尽快解除限制措施。全国疫情尚未明朗,可是副总统彭斯已乐观预期,踏入暑假,疫情将“差不多成为历史”。早前史丹福大学研究员在加州一个县作病毒检测抽查,推算本月初该县已有8万多人感染病毒,是确诊数字的85倍;纽约州一项抽查亦推算,
约有13%人口有病毒抗体,反映染疫者远高于确诊数字。主张尽快“解封”者声言,抽
查结果反映疫症死亡率可能不足0.5%,“与流感差不多”,既然很多人已有抗体,何不尽快重启经济。可是不少专家都质疑这些说法,又指出史丹福大学该项研究有漏洞,由取样数目、抽查方法以至病毒检测工具是否可靠,都存在疑问,现在轻言“解封”随时出大事。

各国疫苗研发仍须努力,之前被视为特效药希望的瑞德西韦,临床试验亦未如理想。特朗普早前高调提倡以一种抗疟疾药物治疗COVID-19,但政府专家发现可能有致命副作用;涉事药物公司与特朗普关系密切,更惹来利益输送争议,美国生物医学高级研究开发局(BARDA)局长布赖特,疑因反对拨款给该药物公司,结果被炒。近日特朗普未再多
谈抗疟疾药物治疗法,却在记者会信口开河,煞有介事建议研究将消毒剂注入人体,又或向体内照射紫外光。

漂白水和消毒酒精可以杀菌,然而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将它们注入人体足以致命。堂堂一国总统,说话如此无知荒谬,令人侧目,就连专家亦要呼吁美国民众,切勿听从特朗普的医学建议。美国拥有顶尖医疗科技,人才济济,然而却沦为全球疫情头号重灾国,白宫领导抗疫无方,明显要负很大责任。倘若美国疫情真如彭斯所言今夏消失,特朗普这次闹笑话,也许只会被视作无伤大雅的趣闻轶事;倘若美国疫情旷日持久反反覆覆,未来的历史学家就有可能将这番胡言,视为白宫抗疫失败无知的经典象徵。

全球疫情肆虐,各国抗疫表现惹来很多比较。西方不满中国爆疫初期处理,但无可否认是,由武汉封城开始,中国一系列严厉措施,确实快速有效控制了疫情,反观欧美多国疫情更为惨重。无论在中国还是西方,都有人将疫情扯上政治体制,争辩民主与专制模式长短。冷战结束后,美国政治学者福山在《历史的终结》一书,形容自由主义民主取得“终极胜利”,备受各方议论,最近他接受法国传媒访问,亦被问及疫情问题。

右翼民粹影响抗疫 “苏伊士时刻”可重演

平情而论,此次疫情处理好坏,看不到跟政治体制有必然关系,若说中国模式奏效,韩国作为民主国家,控制疫情一样强而有力。诚如福山所言,问题根本不在于政治体制,而是国家机器的执行能力,以及公众对政府的信任度,倘若决策者应对有力、民众克己自律愿意配合,疫情一般可以较快控制下来。若真的要从比较政治学角度分析,一个较为突出的趋势是多个右翼民粹国家疫情都相对严重。

美国总统特朗普、英国首相约翰逊、巴西总统博索纳罗都被视为右翼民粹领袖,3名领
袖在不同程度上都有澹化疫情、“佛系抗疫”逃避现实。意大利政府未算走民粹路线,可是国内民粹主义高涨亦是不争事实。抗疫必须讲科学,鸵鸟政策注定失败,当约翰逊政府改弦易辙,采取强硬社区防疫措施,反而得到公众支持;福山忧心美国疫情,正是因为当局和不少人仍在政治化疫情,不肯面对现实,他形容这是一种“认知失调”。这种情况一日不扭转,美国疫情仍然令人担心。

美国上周宣布暂停向世卫拨款,国务卿蓬佩奥声言,也许永不恢复资助世卫,可能另起炉灶成立新的国际卫生组织,然而另一边厢,德法南非等国则公开力挺世卫,支持世卫提出的全球抗疫合作新倡议。疫情下看不到华府发挥国际领导角色,甚至显得孤立。
1957年苏伊士运河危机,伦敦政府进退失据,最终向美国及埃及让步,标志大英帝国崩塌。欧盟外交事务专员顾问Nathalie Tocci关注,此次疫情会否有可能成为美国的“苏伊士运河时刻”。疫后世界秩序如何,美国的国际领导角色会否改变,还看白宫能否直面疫情现实,多与国际合作,避免单边主义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