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不寻常的疫情后 中国经济面临冲击后的艰难挑战

wayofflying
楼主 (未名空间)


文章来源: 美国之音 于 2020-04-24 00:50:58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12037 次)

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在今年一季度首次收缩,持续40多年的不间断增长势头就此
打断。虽然国内疫情得以控制,中国经济在疫情防控常态化以及疫情蔓延重击全球经济的境况下难以在短期内复苏。当局在“极不寻常”的一季度之后,需要面对疫情造成的前所未有的冲击。

中国在春节前几乎全国封城封村,进入半封闭状态。春节假期结束后,经济因为疫情控制而继续停摆。许多依靠现金流的小企业和商号很快因无力支撑而倒闭。

由于各地在疫控期间采取严格的人员流动控制,还因为产业链中的一些供应商和物流方面尚待复工而无法恢复正常生产。

在华美国商会和欧盟商会都曾表示,跨国公司或将认真考虑不再过于依赖在中国的供应链。

星期五发布的中国第一季度经济数据基本不出所料。中国官方数据显示,今年头三个月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较上一年同期收缩了6.8%,是自1992年官方开始发布季度GDP数据以来首次出现下滑。与前一个季度相比,一季度GDP环比降幅更大,达到9.8%。

苏州一家纺织设备制造商的总经理余果在春节后回到苏州,被社区强迫居家隔离两周。在等待复产许可时,对回家过年的员工能否在复产时返回有些担忧。在谈到这些疫情带来的不便和复产复工的不确定时,他的语气中流露出不安和不满。

两个月后,他谈起刚刚发布的一季度经济数据时说:“我说我个人感觉,数字应该是在意料之中,没有太大的偏差,甚至比想象的还要好一点。”

余果说,他所在行业春节前开工率大概六七成,现在基本上都在100%。他说:“我个人对经济恢复是有信心的。”

余果管理的是一家民营制造企业,规模不大,大约有200多员工。因为全年订单在疫情
前已经签订,因此没有受到冲击。

但是,住在云南大理城郊的毛剑飞说,她周边一些朋友的个人经济影响很大。她说:“对我身边的朋友,有些影响巨大。开客栈的,开店的,开培训教育机构的,收入为零,房租照旧,员工也不能一分不给,所以压力很大,花钱大家都很收缩。”

在海口经营民宿和餐饮生意的秦力夫妇2月时说,这次疫情对三亚的商业造成了很大的
冲击。他说:“尤其像我们这个以旅游为主业的城市,基本上就处于全面暂停状态。生活和工作全部打乱了。不用说在家工作,因为没有人来旅游了,在家都没有工作了。“

两个月后,秦力看到官方发布的一季度经济数据后说:“今天 的数据感觉跟大家预期
的差不多。我门在三亚也能体会到。一月份还不错,比较正常,到了二、三月份三亚税收就减少了百分之90多。其他地方,行业比较多、健全的城市,复苏会就会快一些。”

4月18日发布的一季度GDP初步核算数据显示,受创最重的是住宿和餐饮业,同比收缩达35.3%。其他受创严重的行业还有批发和零售业(-17.8%)、建筑业(-17.5%)和交通
运输、仓储和邮政业(-14%)。

尽管降幅已经相当惊人,但有分析仍然认为某些方面的数据可能被低估。凯投宏观的中国 经济学家朱利安·埃文斯-普里查德在周一发出的一份分析报告提出他对交通运输行业数据的质疑,认为官方数字过于温和,未能确切反映一季度客运崩溃,货运低迷的实际状况。他认为一季度零售业的数据也与月度零售业数据不符。他认为,如果依照过往更贴近反映GDP当中这个分类的月度数据,一季度服务业整体收缩幅度应该有12%,而服务业占GDP总量超过一半,一季度GDP缩减程度应该有10.8%。

即便是6.8%的缩减程度,以足以令人震惊。在华尔街日报的一篇报道中,康乃尔大学经济学教授、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国区负责人埃斯瓦尔·普拉萨德说:“中国经济收缩的范围和程度令人震惊。”他说,中国推动全球经济增长复苏的可能性很小。

中国经济还面临着外部市场骤变而带来的新的挑战。

迈克在杭州经营了一家跨境电商。他放弃了美国绿卡,打算在这座孕育出电商巨擘阿里巴巴的城市实现他的创业梦想。几年来稳步发展的公司,挺过了新冠病毒疫情,却突然陷入意想不到的境况,生存堪忧。

跨境电商在疫情期间因物流的干扰受到一些影响,但从疫情中走出并没有伤筋动骨。疫情对中国消费市场造成负面影响,但不会殃及面向境外市场的跨境电商。

但是,当新冠病毒疫情导致美国的经济陷入困境时,像迈克这样的跨境电商突然间面临生存困境。美国三月份零售额环比跌幅达到创纪录的7.8%,跌幅最大的是非必需品销售,其中电子产品店和服装店销售额分别下滑16%和51%。而电子产品和服装是跨境电商最热销的产品门类。

跨境物流也因为多国为控制疫情暂时切断航线而受到严重的影响。

受到外部市场需求影响的当然不只是跨境电商。外部市场需求急剧恶化,冲击最大的是以出口行业,包括产品主要销往境外市场的生产商。

近年来中国GDP增长已经从出口推动型转向以国内消费带动为主。但疫情对中国国内消
费的冲击,难以在短时期内恢复。对比头两个月中国消费20.5%的跌幅,3月同比跌幅仍高达16%。

疫情打击下的就业市场也令人堪忧。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今年2月中国全国城镇
调查失业率6.2%,到3月时仍达5.9%,明显高于去年同期,农民工和大学毕业生是就业
压力最大的重点就业群体。

中共以往每个季度召开一次经济相关的政治局会议。但此次疫情以来已经召开三次这样的政治局会议,在4月17日召开最近一次政治局会议。分析认为,这意味着在当局看来
形势相当复杂。

据新华社报道,此次中共政治局会议指出,今年一季度“极不寻常”,疫情对中国社会经济发展造成“前所未有的冲击。”这些都是以往没有过的提法。

在全年目标的表述上,不再提“确保实现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战脱贫攻坚目标任务,”取之以“紧扣全面检查小康社会目标任务。”这样的表述变化,反映出当局在淡化“翻番“目标。根据官方发布的一季度负6.8%的增速,全年要翻番,需要后三个季度平局增长9%,是不可能的目标。

最近的政治局会议,在经济刺激政策表述上,新增提出“提高资金使用效率,真正发挥稳定经济的关键作用,”分析认为,这表明财政政策更为重要,预示会有重要政策出台。货币方面,指出要运用降准、降息、再贷款等手段,并暗示后续还会降准、降息,并可能在年内调降存款基准利率。

发生疫情以来,北京一直避免推出大规模刺激方案,只是采取增加流动性和降低借贷成本这样的温和措施。中国政府担心大规模刺激方案会形成更大的债务负担。金融危机期间中国为维持经济推出4万亿人民币规模的刺激方案,北京至今仍为处理其形成的债务
负担感到头痛。

上述会议还将扩大内需提升到战略高度,强调积极扩大国内需求。而“支持出口转内销”的表述,显然是考虑到外部需求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

会议同样提升了稳定的重要性,表示要“坚决打好三大攻坚战,加大‘六稳’工作力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