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超案的可怕之处在于判案重口供,轻物证

dragonfly
楼主 (未名空间)

连基本的指纹,血迹都不做比对。
一通审讯,
抽耳光,
有人过来将他的衣服脱了,用两个电棍电脖子和全身,
两人在身前用脚踢,
用铁扳手砸膝盖和脚趾头。
电棍殴打,不让睡觉。。。

嫌疑人招供了。

他向县检察院翻供时说自己没犯罪,
当晚刑警队就把他提走,一整晚都在提讯,用电棍殴打,不让睡觉,“你打哈欠就会用电棍电你。”“最严重的是刚到刑警队,审讯我的人很多,10个人,每次把我拷在审讯椅上,脱掉上衣,用皮带抽,电棍电,扳手敲膝盖、脚趾头,拿钳子捏手指。。。

结果不敢翻供,不敢上诉!

能证明作案的物证0,该案典型零物证被判有罪。

关键物证竟然查不清,编织袋到底哪来的,上面应该真凶的很多指纹。

被害人身上的泥沙是哪来的,也可以进行样品比对,应该就在不远的地方。学校人这么多,远距离移尸很容易被发现。
dragonfly

警察为啥抓张志超?不抓别人?
b
boilingsnow

警察为了完成破案任务抓任何无辜的人,你都可以问这个问题。这个问题没有任何意义。

【 在 dragonfly (小蜻蜓-原创成语:翻盖疾潜。) 的大作中提到: 】
: 警察为啥抓张志超?不抓别人?

keyrock

冤案都在北方,北方人就这个习性
lasa

这帮警察应该全送去挖沙子,为首的活埋。

当时很多同学做了有利于张的证词,警察不采信,直接忽略,只挑有利的。卧槽。那个浙江叔侄案也是这么个套路。

这些同学的证词倒是都附在卷宗里了,后来律师看了后一下就认定了这是个冤案。

【 在 dragonfly (小蜻蜓-原创成语:翻盖疾潜。) 的大作中提到: 】
: 连基本的指纹,血迹都不做比对。
: 一通审讯,
: 抽耳光,
: 有人过来将他的衣服脱了,用两个电棍电脖子和全身,
: 两人在身前用脚踢,
: 用铁扳手砸膝盖和脚趾头。
: 电棍殴打,不让睡觉。。。
: 嫌疑人招供了。
: 他向县检察院翻供时说自己没犯罪,
: 当晚刑警队就把他提走,一整晚都在提讯,用电棍殴打,不让睡觉,“你打哈欠就会用
: ...................

u
uscentcom

杭州女神探你没听说过?土鳖

【 在 keyrock (不高兴) 的大作中提到: 】
: 冤案都在北方,北方人就这个习性

dragonfly

15年,真凶都逃到天涯海角
唉,这案就这么破成了悬案
dinassor

05年DNA技术很成熟了,尼玛一比对就能查出来。根本不用警察叔叔受累打人。

s
sanguan

哪里的条子,都是重口供,基本上口供一出来, 就算铁案了, 此后的物证只不过是证伪的工具

【 在 dragonfly (小蜻蜓-原创成语:翻盖疾潜。) 的大作中提到: 】
: 15年,真凶都逃到天涯海角
: 唉,这案就这么破成了悬案

zooie

简单的指纹血迹不做对比不就是为了逼供嘛,公安精着呢

【 在 dragonfly (小蜻蜓-原创成语:翻盖疾潜。) 的大作中提到: 】
: 连基本的指纹,血迹都不做比对。
: 一通审讯,
: 抽耳光,
: 有人过来将他的衣服脱了,用两个电棍电脖子和全身,
: 两人在身前用脚踢,
: 用铁扳手砸膝盖和脚趾头。
: 电棍殴打,不让睡觉。。。
: 嫌疑人招供了。
: 他向县检察院翻供时说自己没犯罪,
: 当晚刑警队就把他提走,一整晚都在提讯,用电棍殴
daemonself

元根造孽,当年搞命案必破,另外元根公安出身,元根做了政法委书记之后出现了检察院空转,检查院就是公安和法院之间的传声筒,监督机制完全缺失
【 在 dragonfly (小蜻蜓-原创成语:翻盖疾潜。) 的大作中提到: 】
: 连基本的指纹,血迹都不做比对。
: 一通审讯,
: 抽耳光,
: 有人过来将他的衣服脱了,用两个电棍电脖子和全身,
: 两人在身前用脚踢,
: 用铁扳手砸膝盖和脚趾头。
: 电棍殴打,不让睡觉。。。
: 嫌疑人招供了。
: 他向县检察院翻供时说自己没犯罪,
: 当晚刑警队就把他提走,一整晚都在提讯,用电棍殴打,不让睡觉,“你打哈欠就会用
: ...................

zooie

警察都知道,所以不做DNA,要做了不就露馅了嘛

【 在 dinassor (牛磨王) 的大作中提到: 】
: 05年DNA技术很成熟了,尼玛一比对就能查出来。根本不用警察叔叔受累打人。

didadida


【 在 keyrock (不高兴) 的大作中提到: 】
: 冤案都在北方,北方人就这个习性

佘祥林发来贺电
daemonself

那不一定,我鳖基层干警水平有限,他们只知道打出口供,技术侦察手段都靠看电视剧学。
【 在 zooie (zooie) 的大作中提到: 】
: 警察都知道,所以不做DNA,要做了不就露馅了嘛

dragonfly

在王绪波、杨同振最初的证言中,两人都说,听到了宿舍外面女生的尖叫声,持续了两分钟左右。

叫声一停,杨同振证言:“王绪波从床上下来,穿上鞋,从床上拿件上衣外套,便小跑着朝门外跑,我当时被子已经叠好了,但还没套被罩,我接着下床想跟出去,但穿鞋时费了些事,鞋带系得太紧了,我又松了松才把鞋穿上,接着我便朝外跑,我比王绪波晚到不到一分钟。我到宿舍北门口时,朝南一看,看见南面洗刷间门口站着两个人,王绪波正慢慢朝前走,快走到了,正和他们说话……”

王绪波、杨同振宿舍距离发现高婷尸体的洗刷间仅仅只有11米,慢走也只需要10多秒,而按照杨同振的描述,外面尖叫声一停,王绪波就急忙冲了出去,走到洗刷间门口应该只需三四秒,杨同振比王绪波晚了一分钟出去,怎么还能看见王绪波在慢慢地朝洗刷间门口走,王绪波冲出宿舍后为什么突然双脚踩了个急刹车,以异常缓慢的速度向洗刷间走去?

听到外面女生的惨叫声结束后,王绪波的证言:“我就把脚(睡觉时不脱袜子)直接插鞋子(鞋带未解开)里去,拿起床上的皮夹克就跑出去了。杨同振跟我跑出去的。”可见跑得很急。

王绪波接着说:“一出我们的宿舍门,我就看那边洗刷间门口站着人,当时走廊里面没有灯,看不清。当我走过去时,我看这时是两个人,一个是张志超,他站的位置靠近洗刷间门有一米多,是正对着洗刷间的,跟他一块的是戴眼镜的那个同学,他站在张志超后一米左右靠近走到两侧的窗户,正对着楼梯口。”

接下来,王绪波回忆,他与张志超进行了对话,问张志超“干什么的?什么声音?出什么事儿了?”,张志超回答:“有美女”,“跟女朋友闹着玩的。”王绪波“朝洗刷间里看了一眼,里面的厕所门是关着的,外面未见到什么。”根据他的证言,张志超此时不仅奸杀了高婷,还买锁回来将门锁好了。

但杨同振接下来的证言,与王绪波有明显矛盾。杨同振说:“王绪波正慢慢朝前走,快走到了,正和他们说话,具体说什么话,我也没听清。我便也跟着朝南走,距王绪波有一米远站住,当时走廊内灯也没开,我也没看清跟王绪波说话的人是谁。当时王绪波离他俩有半米远,我过去有一分多钟。和王绪波说话的那两个人便顺走廊向南去了,我看那两个人走了,我便回去锁宿舍门……锁完门,我朝教室去的时候,我是和王绪波一起的,我俩一起顺洗刷间那侧楼梯下去,当走到二楼楼梯口时,遇到张志超正站在宿舍门口,王绪波见了他,还和他说话的,王绪波问他听着了吗,张志超说听着了。接着我俩朝南进了教室,没再和张志超说话,我冲他笑了一下。”

短短的11米距离,杨同振走了一分多钟。按王绪波的证言,他在洗刷间门口遇到的两个人,就是张志超和王广超;而按杨同振的证言,王旭波在洗刷间门口遇到的两个人是谁他没看清,但在后来下到二楼的时候,遇到了张志超,这次他看清了。张志超到底是在二楼,还是在三楼?王绪波、杨同振在三楼洗刷间门口遇到的两个人里,有没有张志超?两人的说法互相矛盾。

问题是厕所不是第一作案现场,只是藏尸点。被杀时间显然早于1月10日星期一,也就
是说是周末被杀害的。这来两名证人说,周一听见叫声,并指证张志超显然是嫁祸于人。王绪波、杨同振有很大嫌疑。应该追查!
q
qingtianbao

聂神捕就在南方嘛!

【 在 keyrock (不高兴) 的大作中提到: 】
: 冤案都在北方,北方人就这个习性

iamwq


随便说几个

251,杨佳,孙志刚,佘祥林

再往前还有杨乃武与小白菜呢

应该说靠自己翻案(或者自己把案子闹大)的北方多,因为很多北方人是有血性的。

【 在 keyrock (不高兴) 的大作中提到: 】
: 冤案都在北方,北方人就这个习性

dragonfly

属实。
不过革命从南方闹的
南方出反贼多

【 在 iamwq (动心忍性) 的大作中提到: 】
: 随便说几个
: 251,杨佳,孙志刚,佘祥林
: 再往前还有杨乃武与小白菜呢
: 应该说靠自己翻案(或者自己把案子闹大)的北方多,因为很多北方人是有血性的。

iamwq


这个世界上,说中国话能算数的地方,除了老祖宗几千年传下来的土地,过去五百年新占下来的土地,90%是北方人打下来的,10%是广东福建移民闯下来的。其他地方的狠人,主要是杀自己人比较狠。

【 在 dragonfly (小蜻蜓-原创成语:翻盖疾潜。) 的大作中提到: 】
: 属实。
: 不过革命从南方闹的
: 南方出反贼多

F
Foxman

如果证词真是这样确实荒谬,已经确定杀人强奸时间是前一天,当天只是抛尸在厕所,居然听到尖叫声,莫非是尸变?
【 在 dragonfly (小蜻蜓-原创成语:翻盖疾潜。) 的大作中提到: 】
: 在王绪波、杨同振最初的证言中,两人都说,听到了宿舍外面女生的尖叫声,持续了两
: 分钟左右。
: 叫声一停,杨同振证言:“王绪波从床上下来,穿上鞋,从床上拿件上衣外套,便小跑
: 着朝门外跑,我当时被子已经叠好了,但还没套被罩,我接着下床想跟出去,但穿鞋时
: 费了些事,鞋带系得太紧了,我又松了松才把鞋穿上,接着我便朝外跑,我比王绪波晚
: 到不到一分钟。我到宿舍北门口时,朝南一看,看见南面洗刷间门口站着两个人,王绪
: 波正慢慢朝前走,快走到了,正和他们说话……”
: 王绪波、杨同振宿舍距离发现高婷尸体的洗刷间仅仅只有11米,慢走也只需要10多秒,
: 而按照杨同振的描述,外面尖叫声一停,王绪波就急忙冲了出去,走到洗刷间门口应该
: 只需三四秒,杨同振比王绪波晚了一分钟出去,怎么还能看见王绪波在慢慢地朝洗刷间
: ...................

m
mapleghoust

杭州就不是北方了?我们大湖南才是南方!

【 在 uscentcom(central command) 的大作中提到: 】

: 杭州女神探你没听说过?土鳖

p
pigvest

扯。操场埋尸案在湖南,地道的南蛮子。
新时代的杨乃武小白菜。上面翻几个冤案,意在清洗官场换自己人。

【 在 keyrock (不高兴) 的大作中提到: 】
: 冤案都在北方,北方人就这个习性
dragonfly

什么时间抛尸其实并没查清
连第一作案现场都没搞清楚
就胡乱判了。

【 在 Foxman (今狐冲) 的大作中提到: 】
: 如果证词真是这样确实荒谬,已经确定杀人强奸时间是前一天,当天只是抛尸在厕所,
: 居然听到尖叫声,莫非是尸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