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已经不是以前的美国了

i
idocare
楼主 (未名空间)

刚才在十字路口等着过马路,发现开车的白人黑人黄人,个个苦大仇深,丝毫不减速。最后有个车终于停下了,看看是个以前的白妞学生,挥手打了个招呼,结果后面的车开始按喇叭。

想当年刚到美国时,冬天在校园里瞎逛,一对老年白人夫妇把车停过来,问是不是迷路了,然后坚持要送我回公寓,圣诞节还打电话问要不要去他们家,不过学校已经给找好了host家庭。

觉得自从共产主义苏联解体,美帝一代不如一代。到了川普,终于彻底撕下伪装,公开冲盟友非盟友大声嚷嚷了:没有全球主义,未来属于爱美国的爱国主义;美军不是维护民主自由军,大家出钱;我参加国际组织不是做慈善,没好处我退了。

总统如此,很多民众尤其是底层屁民也有样学样,排斥新移民,歧视有色人种。

当然中国也好不了多少。从笑贫开始,白猫黑猫,捞到钱就是好猫。
futurist

靠谱。

L
LGKT

属实。灯塔西特厚化得厉害
t
testingRobot

从一开始就是忽悠

言论自由、民主政治之类的,本来就是以新教即将教化民众、解放民众思想为前提的

现在的美国,慢慢失掉自己的传统,走向希特厚
Cadillaclee

确实

【 在 LGKT (龙哥酷塔) 的大作中提到: 】
: 属实。灯塔西特厚化得厉害

phlin


你應該是沒聽說過

夢露主義

【 在 idocare (冷秋) 的大作中提到: 】
: 刚才在十字路口等着过马路,发现开车的白人黑人黄人,个个苦大仇深,丝毫不减速。
: 最后有个车终于停下了,看看是个以前的白妞学生,挥手打了个招呼,结果后面的车开
: 始按喇叭。
: 想当年刚到美国时,冬天在校园里瞎逛,一对老年白人夫妇把车停过来,问是不是迷路
: 了,然后坚持要送我回公寓,圣诞节还打电话问要不要去他们家,不过学校已经给找好
: 了host家庭。
: 觉得自从共产主义苏联解体,美帝一代不如一代。到了川普,终于彻底撕下伪装,公开
: 冲盟友非盟友大声嚷嚷了:没有全球主义,未来属于爱美国的爱国主义;美军不是维护
: 民主自由军,大家出钱;我参加国际组织不是做慈善,没好处我退了。
: 总统如此,很多民众尤其是底层屁民也有样学样,排斥新移民,歧视有色人种。
: ...................

D
DEHEI

真傻逼
歧视尼玛比的,最歧视华裔的就是各种左叉

你遇到的问题是左叉太多造成的
川普恰恰是来解决这个问题的

我当年到美国,在红脖子州,住在红脖子聚居区,和你的感觉一模一样
后来到了加州,才发现,美国不是都这样啊,asshole这么多

然后现在又回到了红脖子州,又住进了红脖子聚居区,那种好感觉又回来了

georgebush41

霉国从60年代文革以后已经非常垃圾,baby boomer都是自私自利的傻逼。现在只不过
是垃圾变老了而已。
l
ljcn

美帝变西太后难道不是你们小黄人变多的缘故?

小黄人一方面想留在美国

一方面又不想其他有色人种进来

恨不得方圆十里,只有他/她一个黄皮,剩下全是奈斯白皮

以前信息交流不发达,老美对黄皮好,是因为新鲜感

现在各种黄墨黑皮到处都是,小黄人的各种糟粕习惯,他们早已了解

再加上黄皮买的房子比他们大,开的车比他们好

老美为什么还要再施舍?

全尼玛给我滚蛋才好

美帝有今天,跟你们有色皮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 在 idocare (冷秋) 的大作中提到: 】
: 刚才在十字路口等着过马路,发现开车的白人黑人黄人,个个苦大仇深,丝毫不减速。
: 最后有个车终于停下了,看看是个以前的白妞学生,挥手打了个招呼,结果后面的车开
: 始按喇叭。
: 想当年刚到美国时,冬天在校园里瞎逛,一对老年白人夫妇把车停过来,问是不是迷路
: 了,然后坚持要送我回公寓,圣诞节还打电话问要不要去他们家,不过学校已经给找好
: 了host家庭。
: 觉得自从共产主义苏联解体,美帝一代不如一代。到了川普,终于彻底撕下伪装,公开
: 冲盟友非盟友大声嚷嚷了:没有全球主义,未来属于爱美国的爱国主义;美军不是维护
: 民主自由军,大家出钱;我参加国际组织不是做慈善,没好处我退了。
: 总统如此,很多民众尤其是底层屁民也有样学样,排斥新移民,歧视有色人种。
: ...................

phlin


紅脖子區在反對同性戀上頭跟共產黨是一致的

【 在 DEHEI (的黑) 的大作中提到: 】
: 真傻逼
: 你遇到的问题是左叉太多造成的
: 川普恰恰是来解决这个问题的
: 我当年到美国,在红脖子州,住在红脖子聚居区,和你的感觉一模一样
: 后来到了加州,才发现,美国不是都这样啊
: 然后现在又回到了红脖子州,又住进了红脖子聚居区,那种好感觉又回来了

J
Jason6278

功在疮破和几个脑残黄皮疮粉
【 在 idocare (冷秋) 的大作中提到: 】
: 刚才在十字路口等着过马路,发现开车的白人黑人黄人,个个苦大仇深,丝毫不减速。
: 最后有个车终于停下了,看看是个以前的白妞学生,挥手打了个招呼,结果后面的车开
: 始按喇叭。
: 想当年刚到美国时,冬天在校园里瞎逛,一对老年白人夫妇把车停过来,问是不是迷路
: 了,然后坚持要送我回公寓,圣诞节还打电话问要不要去他们家,不过学校已经给找好
: 了host家庭。
: 觉得自从共产主义苏联解体,美帝一代不如一代。到了川普,终于彻底撕下伪装,公开
: 冲盟友非盟友大声嚷嚷了:没有全球主义,未来属于爱美国的爱国主义;美军不是维护
: 民主自由军,大家出钱;我参加国际组织不是做慈善,没好处我退了。
: 总统如此,很多民众尤其是底层屁民也有样学样,排斥新移民,歧视有色人种。
: ...................

D
DEHEI

没那么夸张,右派更多的是过自己的小日子,只有被欺负到头上了才会反击
所谓的反同性恋只不过是lgbt要搞男人进女厕所,要破坏传统婚姻所以才会引起反击

周围邻居都很乐观向上,乐于助人
我现在的小区还有好几家黑人,几家亚裔,剩下都是白人
上次有一个黑人跟我打招呼,聊了一会,说他在这小区住了29年了
觉得这个小区特别好,人都特别nice

【 在 phlin (四匹) 的大作中提到: 】
: 紅脖子區在反對同性戀上頭跟共產黨是一致的

D
DSJS

共产党并非铁杆反同。红脖子里不少人希望“杀死”后者。

【 在 phlin (四匹) 的大作中提到: 】
: 紅脖子區在反對同性戀上頭跟共產黨是一致的

buyaolian25

虽然是同一个英文单词,但你们台巴的翻译太销魂了

【 在 phlin (四匹)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應該是沒聽說過
: 夢露主義

F
FYYY


以前的友善其实是建立在物质优越感上的,并非发自内心,老白打心眼里从来没有认同过小黄人。现在开始穷光蛋了,没法装了,什么臭毛病都爆发出来

phlin


Top gear 那三個有一次在車上噴相關標語進該區

差點沒法活著離開

【 在 DEHEI (的黑) 的大作中提到: 】
: 没那么夸张,右派更多的是过自己的小日子,只有被欺负到头上了才会反击
: 所谓的反同性恋只不过是lgbt要搞男人进女厕所,要破坏传统婚姻所以才会引起反击: 周围邻居都很乐观向上,乐于助人
: 我现在的小区还有好几家黑人,几家亚裔,剩下都是白人
: 上次有一个黑人跟我打招呼,聊了一会,说他在这小区住了29年了
: 觉得这个小区特别好,人都特别nice

phlin


同一個姓

馬列年 夢露

【 在 buyaolian25 (三洞大穴) 的大作中提到: 】
: 虽然是同一个英文单词,但你们台巴的翻译太销魂了

F
FYYY


列宁区中学的世界历史课本里就有

【 在 phlin (四匹)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應該是沒聽說過
: 夢露主義

BCQ


大成市和乡下大学成很不同的
D
DSJS

说得没错。

【 在 FYYY (十五厘米) 的大作中提到: 】
: 以前的友善其实是建立在物质优越感上的,并非发自内心,老白打心眼里从来没有认同
: 过小黄人。现在开始穷光蛋了,没法装了,什么臭毛病都爆发出来

l
lasp

是的
刚来的时候学校小路上遇到人都主动给你打招呼
现在回到学校已经没有人那么干了

【 在 FYYY (十五厘米) 的大作中提到: 】
: 以前的友善其实是建立在物质优越感上的,并非发自内心,老白打心眼里从来没有认同
: 过小黄人。现在开始穷光蛋了,没法装了,什么臭毛病都爆发出来

buyaolian25

马列再不堪,人家的书在美国图书馆里到处都是
全世界只有你们台湾人供过天蝗的牌位吧

【 在 phlin (四匹) 的大作中提到: 】
: 同一個姓
:
: 馬列年 夢露

andei168

仓廩实才知荣辱。一群资本国际化剩下的撸色苦大仇深正常

【在 idocare(冷秋)的大作中提到:】
:刚才在十字路口等着过马路,发现开车的白人黑人黄人,个个苦大仇深,丝毫不减速。最后有个车终于停下了,看看是个以前的白妞学生,挥手打了个招呼,结果后面的车开始按喇叭。


D
DEHEI

差点?
别搞笑了

左叉敢去川普的rally闹事,别说被打死,有被狠揍么?
有右派敢去左叉的rally闹事么?,那才是没法活着离开吧

【 在 phlin (四匹) 的大作中提到: 】
: Top gear 那三個有一次在車上噴相關標語進該區
: 差點沒法活著離開

D
DEHEI

那肯定的,大城市基本都是深蓝地区
人渣成群

【 在 BCQ (不差钱) 的大作中提到: 】
: 大成市和乡下大学成很不同的

BCQ

你东个屁
俺在大学成时
虽然左右白人都兵兵有礼
但他们认为你只是客人而已
不是美国人
在大成市里
大家把你当作一类人
是竞争对手
[在 DEHEI (的黑) 的大作中提到:]
:那肯定的,大城市基本都是深蓝地区
:人渣成群
gulong

觉得你这俩例子可比性不大。现在有人过斑马线大多数车还是停下来让行人的;在红绿灯十字路口,如果我是绿灯为什么要停下来让行人?大家包括行人都要遵守交规这样交通才有秩
序。

非常讨厌闯红灯过马路的行人!
【 在 idocare (冷秋) 的大作中提到: 】
: 刚才在十字路口等着过马路,发现开车的白人黑人黄人,个个苦大仇深,丝毫不减速。
: 最后有个车终于停下了,看看是个以前的白妞学生,挥手打了个招呼,结果后面的车开
: 始按喇叭。
: 想当年刚到美国时,冬天在校园里瞎逛,一对老年白人夫妇把车停过来,问是不是迷路
: 了,然后坚持要送我回公寓,圣诞节还打电话问要不要去他们家,不过学校已经给找好
: 了host家庭。
: 觉得自从共产主义苏联解体,美帝一代不如一代。到了川普,终于彻底撕下伪装,公开
: 冲盟友非盟友大声嚷嚷了:没有全球主义,未来属于爱美国的爱国主义;美军不是维护
: 民主自由军,大家出钱;我参加国际组织不是做慈善,没好处我退了。
: 总统如此,很多民众尤其是底层屁民也有样学样,排斥新移民,歧视有色人种。
: ...................

I
InDallas


can't agree any more

【在 DEHEI(的黑)的大作中提到:】
:真傻逼
:歧视尼玛比的,最歧视华裔的就是各种左叉

D
DEHEI

你才懂个屁

右派对同样自食其力的右派并没有多排斥
排斥华裔的一直都是左叉

【 在 BCQ (不差钱)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东个屁
: 俺在大学成时
: 虽然左右白人都兵兵有礼
: 但他们认为你只是客人而已
: 不是美国人
: 在大成市里
: 大家把你当作一类人
: 是竞争对手
: [在 DEHEI (的黑) 的大作中提到:]
: :那肯定的,大城市基本都是深蓝地区
: ...................

vandieman

同感

麻痹以前 还有点decency

【 在 idocare (冷秋) 的大作中提到: 】
: 刚才在十字路口等着过马路,发现开车的白人黑人黄人,个个苦大仇深,丝毫不减速。
: 最后有个车终于停下了,看看是个以前的白妞学生,挥手打了个招呼,结果后面的车开
: 始按喇叭。
: 想当年刚到美国时,冬天在校园里瞎逛,一对老年白人夫妇把车停过来,问是不是迷路
: 了,然后坚持要送我回公寓,圣诞节还打电话问要不要去

★ 发自iPhone App: ChinaWeb 1.1.5
vandieman

同感

麻痹以前 还有点decency

【 在 idocare (冷秋) 的大作中提到: 】
: 刚才在十字路口等着过马路,发现开车的白人黑人黄人,个个苦大仇深,丝毫不减速。
: 最后有个车终于停下了,看看是个以前的白妞学生,挥手打了个招呼,结果后面的车开
: 始按喇叭。
: 想当年刚到美国时,冬天在校园里瞎逛,一对老年白人夫妇把车停过来,问是不是迷路
: 了,然后坚持要送我回公寓,圣诞节还打电话问要不要去

★ 发自iPhone App: ChinaWeb 1.1.5
T
TaiHuShui

仓廪实而知礼节,古人诚不我欺也。
按照需求层次论,有了安全感才能产生优越感,有了优越感才能产生道德感。
按照法治理论,道德有了法制的固化和保护,才会产生安全感和优越感。
所谓富足产生文明,文明催生法制,法制又强化了富足和文明。

【 在 vandieman (生物千老 cell stem cell 一作) 的大作中提到: 】
: 同感
: 麻痹以前 还有点decency
: ★ 发自iPhone App: ChinaWeb 1.1.5

phlin


小黃人能拿出來的只有 理性主義

然後吸收了馬克思唯物論之後連 理性主義都不要了

白人當然看不起你

【 在 FYYY (十五厘米) 的大作中提到: 】
: 以前的友善其实是建立在物质优越感上的,并非发自内心,老白打心眼里从来没有认同
: 过小黄人。现在开始穷光蛋了,没法装了,什么臭毛病都爆发出来

phlin


當年沒解釋清楚啊

美國立香港法 也是夢露主義

等於是找個藉口連香港一起脫鉤美國

【 在 FYYY (十五厘米) 的大作中提到: 】
: 列宁区中学的世界历史课本里就有

Echowood

跟臭港人差不多心态

【 在 FYYY (十五厘米) 的大作中提到: 】
: 以前的友善其实是建立在物质优越感上的,并非发自内心,老白打心眼里从来没有认同
: 过小黄人。现在开始穷光蛋了,没法装了,什么臭毛病都爆发出来

E
Emerald01

请问,你这种感觉是在同一个地方的不同时间吗,如果你说从前在大学城,现在在纽约,我只能说,你的脑子可能有问题,你的牛逼观察100年前也适用

【 在 idocare (冷秋) 的大作中提到: 】
: 刚才在十字路口等着过马路,发现开车的白人黑人黄人,个个苦大仇深,丝毫不减速。
: 最后有个车终于停下了,看看是个以前的白妞学生,挥手打了个招呼,结果后面的车开
: 始按喇叭。
: 想当年刚到美国时,冬天在校园里瞎逛,一对老年白人夫妇把车停过来,问是不是迷路
: 了,然后坚持要送我回公寓,圣诞节还打电话问要不要去他们家,不过学校已经给找好
: 了host家庭。
: 觉得自从共产主义苏联解体,美帝一代不如一代。到了川普,终于彻底撕下伪装,公开
: 冲盟友非盟友大声嚷嚷了:没有全球主义,未来属于爱美国的爱国主义;美军不是维护
: 民主自由军,大家出钱;我参加国际组织不是做慈善,没好处我退了。
: 总统如此,很多民众尤其是底层屁民也有样学样,排斥新移民,歧视有色人种。
: ...................

E
Emerald01

人家是和小鲜肉打招呼,现在都油腻了,还有个毛人给你打招呼

【 在 lasp ( b)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的
: 刚来的时候学校小路上遇到人都主动给你打招呼
: 现在回到学校已经没有人那么干了

z
zhelie

很好啊,证明美帝向土工看齐,中国马路上从来汽车不让人,只有让开车的人快速前进,才能更好的建设国家,美帝的未来一片光明啊。
m
mydada

一个人善良不善良是本性,认不认同你和他是一样的人只是一种观念
有的人不把你当人看,但是对你比较善良,因为他觉得就算是狗也是一条生命啊
有的人把你当人看,但是对比不太善良,是因为他觉得就算是自己人,挡了我的路也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