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救大陆饥民,香港人组成人墙挡住了军警驱赶的警棍!

f
flyingfreewu
楼主 (未名空间)


今年是香港回归22周年,在这22年里,我们经历过误会,经历过隔阂,今年香港又发生了很多事情,为他们担心……

不管时间如何变迁,终究改变不了香港与大陆一衣带水、同根同源。现在,让我们来回顾一下那段曾经被遗忘的历史……

1949年后,许多大陆居民,无法忍受饥饿和贫困,以及历次运动的煎熬,不惜在警犬和枪弹的威胁下,冒着生命危险,强渡或偷渡深圳河,逃往香港“自由世界”,30年间从未停止。

1962年,大批吃不上饭的百姓像潮水一般逃往香港,香港媒体曾以“五月大逃亡”、“水银泻地”冠之。

当时传出谣言说“英国女皇诞辰,大放(边境)三天”、“第三次世界大战快打了”,不少民众感到逃港才是出路。

又有人逃港成功后很快就给家里寄钱了,旁人见了充满憧憬,不顾一切冒险前行。

在这场“大逃亡”中出现了一幕幕感人的画面:

本视频记录1962年“大逃港”的景象:香港人民涌上街头,将手中准备好的衣物,食品等纷纷投向需要援助甚至一些可能等待被遣返的大陆同胞。画面非常感人。

1962年之所以掀起逃港狂潮,与内地的大饥荒不无关系。

珠三角一带,民众为了解决粮食短缺问题,纷纷致信香港亲友求助。香港亲友便把食物装入锌铁盒子密封起来,用毛巾或布把盒子包得严严实实,写上姓名地址,通过邮局寄回大陆。

大陆出于政治考虑,一度下令禁止邮包入境,于是所有的邮包全数折回香港。

人们没有饭吃,自然就寻思着往外跑,另外,其时恰逢香港经济起飞之际,为了解决经济高速发展时期劳动力短缺问题,港英当局开始实施新身份证申请政策(俗称“抵垒政策”)。

新政策规定,凡成功抵达市区而又具有工作能力的人都发给香港身份证,这实际上相当于变相地承认了非法移民的“合法”身份,对于非法入境者来说无疑就是“大赦令”,以致助长逃港风潮愈演愈烈。

1950年至1970年,20年间约125万人逃港,以后每年逃港人数万余。无数逃港者丧命于
深圳河边,铁丝网下。

1959年——1962年,三年大饥荒期间,逃港达到高潮。

鉴于饥荒蔓延的现实,1962年5月5日,广东省委书记陶铸下令,撤除岗哨,放开边境,让大陆饥民自由赴港,至5月25日,中央下令关闭边卡,半个多月时间,约30万人赴港。

入港者,风起云涌,扶老携幼,奔向求生之路。边卡关闭那天,堵截收容遣送逃港者
51395人。

30万饥民逃港,弹丸之地的香港,如何消化得了呢?

港英当局只得采用“随抓随遣”的办法,出动大批军警抓捕遣送,但受到香港市民的反对。同是中华人,血浓于水,香港市民对沿街乞讨的大陆饥民,非常同情,从慷慨施舍,发展到组织起来,救济灾民,对抗军警抓捕。

有送衣送粮的,有把饥民藏到自己家里的,有为饥民介绍打工的,急饥民之所急!

深圳河南岸至香港市区,有一座山叫华山,当时尚未开发,山上茂密的原始森林。时当酷暑,华山成了逃港者的中转休息站,山上每天集结有上万人。

他们衣衫褴褛,躲在灌木丛林中,饥饿难耐,孩子们哭叫,嗷嗷待哺!失散者呼儿唤女,响彻山野,甚是凄厉!

香港市民成群结队,送水送饼干食品,送衣送药,有的开车把逃港者一批一批接去市区。

华山上,处处是扶危济困的感人场景,几乎所有香港报纸电台的记者,都冲向华山抢新闻,香港沸腾了!赶来抓捕的港英军警,也为之动容!

在香港市区,不少歌舞厅都自动关门,停止娱乐。几乎所有的香港家庭,都放弃了手中的事情,有的上街救助饥民,有的坐在收音机和电视机旁,关心着大陆逃港者的命运,人们被一种强烈的人道和慈悲所震憾!

港英当局设立了收容营,当遣返逃港者的车队开出时,警方惊呆了:一片排山倒海的呼喊声向车队压来!

“你们不能走!”“你们回去又要受苦!”市民手里拿着面包饼干,呼喊不停,香港震动了,比杜甫笔下的咸阳桥“哭声直上干云霄”的场面更浩大,更感人!突然,成千上万的香港市民,跳到马路当中,躺在高温的路面,挡住了汽车。

“跳车呀!”“逃跑呀!”市民向着车上呼喊并指引逃跑路径,许多逃港者纷纷跳车逃跑!

在香港市民的强大舆论压力下,港英当局认识到抓捕遣送,不得人心,不是办法,终于着手为逃港民众建设安置区。提供木材,在山上及空地构建板屋,安置住所;盖起一栋栋“徙置大楼”,水电厨房卫生间齐全,相当于现今的廉租房,每月租金仅14元。

免费供应膳食,有鱼有肉。引进加工工业,大力发展家庭手工作坊,逐步解决了逃港者的就业问题,也促进了香港经济的发展。

但香港毕竟是弹丸之地,安置数十万饥民有困难。当时的台湾政府占据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席位,美国总统肯尼迪出面关照此事,认为台湾有责任安置饥民,并号召世界各国如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应尽可能多地接受移民。

台湾民众和香港同胞一样,非常同情大陆饥民,早就作好了救助准备,成立了“救济大陆灾胞总会”,募集资金和粮食衣物。

台湾当局拨大米一千吨捐赠。根据自愿原则,逃港饥民自由选择去处。

1962年7月,台湾政府多次派出轮船赴港接纳大陆饥民,每人发给救济金70港元,赠送
服装一套。移民台湾者数万人,多数安置于地广人稀的屏东县,开办农场。台北郊区的“兴学农场”主温麟先生,接收了一千人,并解决他们的就业及子女的教育问题。

民间“救济中国难民总会”主席陈香梅女士,携巨款飞来香港与港府商讨安置办法,并赶赴华山与逃港饥民直接接触,征求意见。

大陆逃港饥民,大部分留港,一部分去了台湾,小部分移民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巴西、牙买加等国。

他们经历多年打拼,不少人发家致富。改革开放后,许多人回内地投资办厂。

最新回帖

f
flyingfreewu
120 楼

你要知道国内的媒体都姓党,党让说啥就说啥,就是一个传声筒。香港一直就是那个香港,我党出于自己的需要任意在墙内对屁民塑造有利于我党统治的言论,所以屁民今天看到一个好香港,明天可能就会看到一个坏香港。

话说活在新闻联播里的中国人民可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哈,你信就好。

[在 sundevil072 (sundevil) 的大作中提到:]
:可拉倒吧,二十年前回归之际,报纸新闻各种宣传香港的好,电视台最热的是港剧,
最受欢迎的是港星,出去玩都去香港逛。可笑二十年后大陆发展了,香港反而接受不了反差来了优越感,各种闹事,土鳖的宣传也是最近十年越来越黑,本来指望一国两制做个榜样,可惜部分港灿不知天高地厚不想一国了。
:更可笑忘恩负义,中国发展到今天多少省市付出的不比香港多,东北重工业基地打下
基础,98年国企说改制就改制下岗多少,是不是东北人可以集体南下去南方要钱?大陆给香港的优惠政策还少了吗,恩情,就知道偷换概念瞎类比。
s
sundevil072
119 楼

可拉倒吧,二十年前回归之际,报纸新闻各种宣传香港的好,电视台最热的是港剧,最受欢迎的是港星,出去玩都去香港逛。可笑二十年后大陆发展了,香港反而接受不了反差来了优越感,各种闹事,土鳖的宣传也是最近十年越来越黑,本来指望一国两制做个榜样,可惜部分港灿不知天高地厚不想一国了。

更可笑忘恩负义,中国发展到今天多少省市付出的不比香港多,东北重工业基地打下基础,98年国企说改制就改制下岗多少,是不是东北人可以集体南下去南方要钱?大陆给香港的优惠政策还少了吗,恩情,就知道偷换概念瞎类比。
weewow
118 楼

【明報專訊】政府近日批評示威活動影響經濟,本報委託中大民調顯示,64.4%受訪者
「非常同意或頗同意」,若修例風波持續將嚴重拖累經濟。若修例風波真的影響經濟,最多人認為港府須負最大責任,達56.8%;認為示威者要負最大責任的佔8.5%。中大新
聞與傳播學院教授蘇鑰機認為,數字反映政府的論述「似乎不太有說服力」,政府即使談論經濟,反修例市民仍會聚焦政治議題。

蘇鑰機:政府經濟牌難改聚焦 風波持續 64%人同意累經濟

至於「非常不同意或頗不同意」修例風波持續將嚴重拖累經濟的人,佔13.8%,表示「
一般」的有20.8%。

問及若修例風波真的影響香港經濟,誰須負最大責任(可選多項),除港府外,20.9%
受訪者認為中央政府須負最大責任,建制派議員和警方分別佔7%和4.1%;認為示威者要負最大責任的有8.5%,選「外國勢力」和泛民議員的則各佔11.3%和10.8%。

另外,受訪者被問到現時有否考慮移民海外,30.8%的人表示有,較6月中民調上升5.5
個百分點;68.9%表示沒有,比率下跌逾4個百分點。

感憤怒程度7.9分 絕望5.4分 青少年高收入 負面情緒最強烈

民調同時訪問受訪者心理狀况,以0分代表完全沒這種感覺、10分代表感覺很強烈計,
受訪者對現時社會狀况感到「憤怒」的程度達7.9分,「焦慮」程度為6.36分,感到「
恐懼」和「絕望」的程度分別為6.08分和5.43分。

其中,15至24歲年齡群組、家庭收入6萬元或以上群組,對這些感覺反應最強烈。
f
flyingfreewu
117 楼

谢谢顶帖,反正这件事更表明了我党一以贯之的外忍内残的不忘初心。

[在 Freshman (一锤) 的大作中提到:]
:中日友好是有需求,日本至少是发达国家之一。同胞?鱼上钩了还要喂饵吗?
Freshman
116 楼

中日友好是有需求,日本至少是发达国家之一。同胞?鱼上钩了还要喂饵吗?

【 在 odddaddy (Odd Daddy) 的大作中提到: 】
: 日本人南京搞了大屠杀,不也有后来中日友好?现在自己的同胞就不能变通一点了,笑
: 死。

y
ytian001
115 楼

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你看看有多少大陆人支持镇压香港,就明白了。大陆人看香港人就像老妓女看到良家妇女被卖到窑子里一样,幸灾乐祸,比老保子还狠。这样的人群,将来民主了,也一样选出独裁者,看看俄罗斯。已经在国外的还是自己好好过自己日子吧,不要在浪费时间劝他们了。
x
xiaoliu8964
114 楼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今年是香港回归22周年,在这22年里,我们经历过误会,经历过隔阂,今年香港又发生
: 了很多事情,为他们担心……
: 不管时间如何变迁,终究改变不了香港与大陆一衣带水、同根同源。现在,让我们来回
: 顾一下那段曾经被遗忘的历史……
: 1949年后,许多大陆居民,无法忍受饥饿和贫困,以及历次运动的煎熬,不惜在警犬和
: 枪弹的威胁下,冒着生命危险,强渡或偷渡深圳河,逃往香港“自由世界”,30年间从
: 未停止。
: 1962年,大批吃不上饭的百姓像潮水一般逃往香港,香港媒体曾以“五月大逃亡”、“
: 水银泻地”冠之。
: 当时传出谣言说“英国女皇诞辰,大放(边境)三天”、“第三次世界大战快打了”,
: ...................

f
flyingfreewu
113 楼

你再仔细看看吧,习大大以前见了安倍可是一幅臭脸,现在可是笑呵呵。

当年很多大学毕业生被打回原籍,这不叫秋后算帐什么算?

[在 berryblack (berry) 的大作中提到:]
:没看到包子对鬼子送秋波,倒看到床铺对包子送秋波,64之后对谁秋后算账了?海外
民运就算了
L
LiSheQiang

剔除饿死的人,腊肉时代没有饿死过一个人——wangyangming

【在 flyingfreewu(海内存知己)的大作中提到:】

:今年是香港回归22周年,在这22年里,我们经历过误会,经历过隔阂,今年香港又发生了很多事情,为他们担心……

f
flyingfreewu

打死的也不算
——小手, 性宠

[在 LiSheQiang (李射强) 的大作中提到:]
:剔除饿死的人,腊肉时代没有饿死过一个人——wangyangming
sanyanghu

彼时的港人和现在的港灿,已经不是一个人种了。。。。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打死的也不算
: ——小手, 性宠
: [在 LiSheQiang (李射强) 的大作中提到:]
: :剔除饿死的人,腊肉时代没有饿死过一个人——wangyangming

repeating

不是华山, 是梧桐山

I23

这批香港人就是现在在街头公车上骂废青暴徒的那些中老年。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今年是香港回归22周年,在这22年里,我们经历过误会,经历过隔阂,今年香港又发生
: 了很多事情,为他们担心……
: 不管时间如何变迁,终究改变不了香港与大陆一衣带水、同根同源。现在,让我们来回
: 顾一下那段曾经被遗忘的历史……
: 1949年后,许多大陆居民,无法忍受饥饿和贫困,以及历次运动的煎熬,不惜在警犬和
: 枪弹的威胁下,冒着生命危险,强渡或偷渡深圳河,逃往香港“自由世界”,30年间从
: 未停止。
: 1962年,大批吃不上饭的百姓像潮水一般逃往香港,香港媒体曾以“五月大逃亡”、“
: 水银泻地”冠之。
: 当时传出谣言说“英国女皇诞辰,大放(边境)三天”、“第三次世界大战快打了”,
: ...................

f
flyingfreewu

滴水之恩 当涌泉相报,我党不仅不告诉国内民众这段历史,反而刻意煽动仇恨言论,
难道就因为时过境迁就可以如此忘恩负义?

[在 sanyanghu (忍者无敌之不去股票版) 的大作中提到:]
:彼时的港人和现在的港灿,已经不是一个人种了。。。。
f
flyingfreewu

我党也是浇得一手好油!现在怪人家闹事,就是不去反省自己弄出来那么弱智的法案来还死不悔改!

[在 I23 (嘿嘿) 的大作中提到:]
:这批香港人就是现在在街头公车上骂废青暴徒的那些中老年。
sanyanghu

要报恩,也是向现在的香港中老年报恩,而不是向越猴船民这些想搞烂香港的肛蟾报恩!

现在的越猴船民,有没有想过要感恩1998年TG出手救香港?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滴水之恩 当涌泉相报,我党不仅不告诉国内民众这段历史,反而刻意煽动仇恨言论,
: 难道就因为时过境迁就可以如此忘恩负义?
: [在 sanyanghu (忍者无敌之不去股票版) 的大作中提到:]
: :彼时的港人和现在的港灿,已经不是一个人种了。。。。

f
flyingfreewu

怎么报?你真可笑,当年香港人用肉体拦警察的时候可没有把逃亡的大陆人分为三六九等对待,倒是我党分得不要太清楚呢!

我党现在在香港的事情上除了派军警特混杂到示威人群中捣乱,就是煽风点火,真是自信啊,真是负责任的大国啊!

[在 sanyanghu (忍者无敌之不去股票版) 的大作中提到:]
:要报恩,也是向现在的香港中老年报恩,而不是向越猴船民这些想搞烂香港的肛蟾报
恩!
:现在的越猴船民,有没有想过要感恩1998年TG出手救香港?
s
skybluewei

唉,大陆人真不是个东西,尤其是广东人,防菌要真去镇压,广东人这一关就应该过不去,几百万逃港人的亲朋就这么看着?真他妈操蛋。
lubbock12

你说的太对了,有些人想浑水摸鱼,
【 在 I23 (嘿嘿)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批香港人就是现在在街头公车上骂废青暴徒的那些中老年。

sanyanghu

你是不是看不懂中文啊? 现在搞事的是当年的港人么?

如果1998年TG不出手,现在这些肛蟾暴徒,估计童年,少年要艰辛几倍吧,现在估计也还在为生计奔走吧。这帮王八蛋想到过报恩么?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怎么报?你真可笑,当年香港人用肉体拦警察的时候可没有把逃亡的大陆人分为三六九
: 等对待,倒是我党分得不要太清楚呢!
: 我党现在在香港的事情上除了派军警特混杂到示威人群中捣乱,就是煽风点火,真是自
: 信啊,真是负责任的大国啊!
: [在 sanyanghu (忍者无敌之不去股票版) 的大作中提到:]
: :要报恩,也是向现在的香港中老年报恩,而不是向越猴船民这些想搞烂香港的肛蟾报
: 恩!
: :现在的越猴船民,有没有想过要感恩1998年TG出手救香港?

s
skybluewei

废青们应该把当时的视频报纸在电视台广播里天天放。
f
flyingfreewu

其实我也觉得这才是正确的策略。

[在 skybluewei (weilan) 的大作中提到:]
:废青们应该把当时的视频报纸在电视台广播里天天放。
n
nomansland

搁现在就成左逼了。川粉们肯定得让饥民都跑左逼家里了。
ldxk

你想报答当年那些香港人?那你就先去谴责现在上街暴动的废青吧,否则你就是恩将仇报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今年是香港回归22周年,在这22年里,我们经历过误会,经历过隔阂,今年香港又发生
: 了很多事情,为他们担心……
: 不管时间如何变迁,终究改变不了香港与大陆一衣带水、同根同源。现在,让我们来回
: 顾一下那段曾经被遗忘的历史……
: 1949年后,许多大陆居民,无法忍受饥饿和贫困,以及历次运动的煎熬,不惜在警犬和
: 枪弹的威胁下,冒着生命危险,强渡或偷渡深圳河,逃往香港“自由世界”,30年间从
: 未停止。
: 1962年,大批吃不上饭的百姓像潮水一般逃往香港,香港媒体曾以“五月大逃亡”、“
: 水银泻地”冠之。
: 当时传出谣言说“英国女皇诞辰,大放(边境)三天”、“第三次世界大战快打了”,
: ...................

b
baisetonpere

是不是一回事,看观点是否一样。香港观点老少之间相反,日本则是一致,认为应该抢钓鱼岛。脑残。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这只不过是你的假设,中共当年不救香港的后果谁也不知道。
:按照你的说法南京大屠杀的日本人和现在的日本人也不是一回事儿,还有啥纪念的理
由,还举办啥抗日战争纪念?对了,习包子连抗战胜利签字的中国代表都不知道是谁,更没有纪念的必要了,对吧?
:也还在为生计奔走吧。这帮王八蛋想到过报恩么?
f
flyingfreewu

说到观点一致,我党当年大跃进亩产万斤文革观点也很一致,对了还要加上包子的修仙。

[在 baisetonpere (baisetonpere) 的大作中提到:]
:是不是一回事,看观点是否一样。香港观点老少之间相反,日本则是一致,认为应该
抢钓鱼岛。脑残。
:由,还举办啥抗日战争纪念?对了,习包子连抗战胜利签字的中国代表都不知道是谁
,更没有纪念的必要了,对吧?
f
flyingfreewu

搁现在我党一样会让屁民饿死也不准逃命。

[在 nomansland (noid) 的大作中提到:]
:搁现在就成左逼了。川粉们肯定得让饥民都跑左逼家里了。
n
nomansland

我早说过川粉的天堂其实是中国。黑人穆斯林想怎么操怎么操,lgbt都老老实实的不敢找茬,福利也少。可惜川粉回不去中国了。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搁现在我党一样会让屁民饿死也不准逃命。
: [在 nomansland (noid) 的大作中提到:]
: :搁现在就成左逼了。川粉们肯定得让饥民都跑左逼家里了。

f
flyingfreewu

你说的这些妖魔鬼怪在国内倒是老实得很。其实这都是所谓的政治正确闹的,因为一少部分人所谓的“权益”而伤害了大部分人的权益。当然这和本帖主题无关。

[在 nomansland (noid) 的大作中提到:]
:我早说过川粉的天堂其实是中国。黑人穆斯林想怎么操怎么操,lgbt都老老实实的不
敢找茬,福利也少。可惜川粉回不去中国了。
o
odddaddy

你跟这帮人说没用,他们可能就是当时促使国人逃荒的始作俑者的后代,屁股坐哪儿说哪话,向来如此。你跟几代说国家要变更改革,就跟狗说千万别吃屎一样,没什么用。【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只不过是你的假设,中共当年不救香港的后果谁也不知道。
: 按照你的说法南京大屠杀的日本人和现在的日本人也不是一回事儿,还有啥纪念的理由
: ,还举办啥抗日战争纪念?对了,习包子连抗战胜利签字的中国代表都不知道是谁,更
: 没有纪念的必要了,对吧?
: [在 sanyanghu (忍者无敌之不去股票版) 的大作中提到:]
: :你是不是看不懂中文啊? 现在搞事的是当年的港人么?
: :如果1998年TG不出手,现在这些肛蟾暴徒,估计童年,少年要艰辛几倍吧,现在估计
: 也还在为生计奔走吧。这帮王八蛋想到过报恩么?

o
odddaddy

这边的川粉大多是小将,同源。
【 在 nomansland (noid)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早说过川粉的天堂其实是中国。黑人穆斯林想怎么操怎么操,lgbt都老老实实的不敢
: 找茬,福利也少。可惜川粉回不去中国了。

y
ymeeq

没错,根本不是一群人。这个例子的意义不大,所谓富不过三代,所谓仔卖爷田不心疼,说的就是代际之间,人性的变迁。现在那些白人左逼也没有因为祖上灭绝印第安人而羞愤自杀。

【 在 sanyanghu (忍者无敌之不去股票版) 的大作中提到: 】
: 彼时的港人和现在的港灿,已经不是一个人种了。。。。

f
flyingfreewu

反正也不是说给那些二代三代甚至四代人听的,总要让人知道这个世界上不只有土工的一面之词。

[在 odddaddy (Odd Daddy) 的大作中提到:]
:你跟这帮人说没用,他们可能就是当时促使国人逃荒的始作俑者的后代,屁股坐哪儿
说哪话,向来如此。你跟几代说国家要变更改革,就跟狗说千万别吃屎一样,没什么用。【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o
odddaddy

日本人南京搞了大屠杀,不也有后来中日友好?现在自己的同胞就不能变通一点了,笑死。
【 在 ymeeq (ymeeq) 的大作中提到: 】
: 没错,根本不是一群人。这个例子的意义不大,所谓富不过三代,所谓仔卖爷田不心疼
: ,说的就是代际之间,人性的变迁。现在那些白人左逼也没有因为祖上灭绝印第安人而
: 羞愤自杀。

Cadillaclee

那是以前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今年是香港回归22周年,在这22年里,我们经历过误会,经历过隔阂,今年香港又发生
: 了很多事情,为他们担心……
: 不管时间如何变迁,终究改变不了香港与大陆一衣带水、同根同源。现在,让我们来回
: 顾一下那段曾经被遗忘的历史……
: 1949年后,许多大陆居民,无法忍受饥饿和贫困,以及历次运动的煎熬,不惜在警犬和
: 枪弹的威胁下,冒着生命危险,强渡或偷渡深圳河,逃往香港“自由世界”,30年间从
: 未停止。
: 1962年,大批吃不上饭的百姓像潮水一般逃往香港,香港媒体曾以“五月大逃亡”、“
: 水银泻地”冠之。
: 当时传出谣言说“英国女皇诞辰,大放(边境)三天”、“第三次世界大战快打了”,
: ...................

f
flyingfreewu

他就是看不惯香港人自己去争取维护自己的权益,大概奴才做久了都不知道该怎么站着活了。

[在 odddaddy (Odd Daddy) 的大作中提到:]
:日本人南京搞了大屠杀,不也有后来中日友好?现在自己的同胞就不能变通一点了,
笑死。
f
flyingfreewu

是啊,以前还有南京大屠杀呢。

[在 Cadillaclee (cadillaclee) 的大作中提到:]
:那是以前
ldxk

可以啊,一边谴责当年的中共,一边谴责现在的废青,那就算你标准一致,否则就是没节操了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按你这么说最该谴责的是中共。
: [在 ldxk (革命尚未成功,戒网仍需努力) 的大作中提到:]
: :你想报答当年那些香港人?那你就先去谴责现在上街暴动的废青吧,否则你就是恩将
: 仇报

o
odddaddy

没错,这帮人就是奴才做惯了,或者是丢了良心的既得利益者,说话有了惯性。如果他们是朝鲜战场上的美军俘虏,让他们自由选择的时候,可能就会露出真心了。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他就是看不惯香港人自己去争取维护自己的权益,大概奴才做久了都不知道该怎么站着
: 活了。
: [在 odddaddy (Odd Daddy) 的大作中提到:]
: :日本人南京搞了大屠杀,不也有后来中日友好?现在自己的同胞就不能变通一点了,
: 笑死。

w
wanted

1998年TG本来就没有出手。当年香港自己的外汇储备都没用完就把索罗斯击退了,大陆的外汇储备和香港比起来半斤八两,一分钱也没有运到香港。

【 在 sanyanghu (忍者无敌之不去股票版)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是不是看不懂中文啊? 现在搞事的是当年的港人么?
: 如果1998年TG不出手,现在这些肛蟾暴徒,估计童年,少年要艰辛几倍吧,现在估计也
: 还在为生计奔走吧。这帮王八蛋想到过报恩么?

f
flyingfreewu

我不赞成暴力,所以我也可以告诉你我谴责那些使用暴力的废青,这和我谴责当年的土工并不矛盾。

当然现在的土工也一样该谴责,在香港的事情上土工除了煽风点火之外还干啥好事了?说好的自信呢,说好的负责任的大国呢?

[在 ldxk (革命尚未成功,戒网仍需努力) 的大作中提到:]
:可以啊,一边谴责当年的中共,一边谴责现在的废青,那就算你标准一致,否则就是
没节操了
f
flyingfreewu

其实那些既得利益者你就老老实实过你的既得利益的日子也就罢了,还非要蹦出来为虎作伥,真是既蠢且坏。也许真的在那个时候他们都是第一个变节。

[在 odddaddy (Odd Daddy) 的大作中提到:]
:没错,这帮人就是奴才做惯了,或者是丢了良心的既得利益者,说话有了惯性。如果
他们是朝鲜战场上的美军俘虏,让他们自由选择的时候,可能就会露出真心了。
o
odddaddy

这帮人说的话你别当真,如果是翻墙过来的,那更不能当真。我有一个同学的父亲,国内是局级,在国内的时候说起美国来每次气愤的要死,大骂美国干了太多无耻的事情。后来到美国儿子那儿探亲不回去了,又加入了美国籍,现在每次碰到就大骂中国。笑死。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反正也不是说给那些二代三代甚至四代人听的,总要让人知道这个世界上不只有土工的
: 一面之词。
: [在 odddaddy (Odd Daddy) 的大作中提到:]
: :你跟这帮人说没用,他们可能就是当时促使国人逃荒的始作俑者的后代,屁股坐哪儿
: 说哪话,向来如此。你跟几代说国家要变更改革,就跟狗说千万别吃屎一样,没什么用
: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l
lookingajob

那时候的香港人和现在的港灿已经不是一个人种了。
b
baisetonpere

所以我党是一回事,日本是一回事,香港不是。脑残。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说到观点一致,我党当年大跃进亩产万斤文革观点也很一致,对了还要加上包子的修
仙。
:抢钓鱼岛。脑残。
:,更没有纪念的必要了,对吧?
f
flyingfreewu

看到你回贴第一反应是大笑,然后就觉得很悲哀。上位者都这德行,祖国的希望在哪里呢?!

[在 odddaddy (Odd Daddy) 的大作中提到:]
:这帮人说的话你别当真,如果是翻墙过来的,那更不能当真。我有一个同学的父亲,
国内是局级,在国内的时候说起美国来每次气愤的要死,大骂美国干了太多无耻的事情。后来到美国儿子那儿探亲不回去了,又加入了美国籍,现在每次碰到就大骂中国。笑死。
f
flyingfreewu

你说是就是你说不是就不是?你以为你是谁!

[在 baisetonpere (baisetonpere) 的大作中提到:]
:所以我党是一回事,日本是一回事,香港不是。脑残。
:仙。
solarlight

那时候的港人并不是现在的废青。
而且现在估计支持港警的到有不少那时候的老年港人
f
flyingfreewu

你真是敢说啊。

[在 lookingajob (meaningful) 的大作中提到:]
:那时候的香港人和现在的港灿已经不是一个人种了。
choke88

这些搞事的港汕就是被前白主子抛弃的奴才,现在就以一种弃妇的心态闹腾,不过这些垃圾黄皮再怎么闹白大人也不会认对待的,估计最后会被国际上的白人极端势力利用当炮灰,唉呀!

【 在 odddaddy(Odd Daddy) 的大作中提到: 】

: 没错,这帮人就是奴才做惯了,或者是丢了良心的既得利益者,说话有了惯性。如果他

: 们是朝鲜战场上的美军俘虏,让他们自由选择的时候,可能就会露出真心了。

b
baisetonpere

老子说所以,是逻辑,傻逼你不识字。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你说是就是你说不是就不是?你以为你是谁!
f
flyingfreewu

对现在的日本人和当年南京大屠杀的也不是一伙人,饿死三千万的共产党和现在的也不是一伙人。

[在 solarlight (MC重金属愚公) 的大作中提到:]
:那时候的港人并不是现在的废青。
:而且现在估计支持港警的到有不少那时候的老年港人
f
flyingfreewu

你嘴巴放干净点儿!

[在 baisetonpere (baisetonpere) 的大作中提到:]
:老子说所以,是逻辑,傻逼你不识字。
b
baisetonpere

老子对你这傻鼻太客气了,巢尼玛个贱鼻。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你嘴巴放干净点儿!
f
flyingfreewu

你能不能不要凡事都往外部势力上引?人家香港人争得是自己在香港站着说话的权利,你哪里来的资格和勇气嘲笑别人?

[在 choke88 (yibyu87) 的大作中提到:]
:这些搞事的港汕就是被前白主子抛弃的奴才,现在就以一种弃妇的心态闹腾,不过这
些垃圾黄皮再怎么闹白大人也不会认对待的,估计最后会被国际上的白人极端势力利用当炮灰,唉呀!
:<br>: 没错,这帮人就是奴才做惯了,或者是丢了良心的既得利益者,说话
有了惯性。如果他
:<br>: 们是朝鲜战场上的美军俘虏,让他们自由选择的时候,可能就会露出
真心了。
:<br>
solarlight

no no 当年的日本人很多还位高权重,南京大屠杀的凶手很多还活着

三千万这个数字根本不存在

【在 flyingfreewu(海内存知己)的大作中提到:】
:对现在的日本人和当年南京大屠杀的也不是一伙人,饿死三千万的共产党和现在的也不是一伙人。


f
flyingfreewu

你这话和打人的暴徒做法有什么两样呢?

[在 baisetonpere (baisetonpere) 的大作中提到:]
:老子对你这傻鼻太客气了,巢尼玛个贱鼻。
ziyu1234

他那是替主子着急哪

万一主子吃饱了,剩点,不也是肉吗,中国历史不缺这样的人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能不能不要凡事都往外部势力上引?人家香港人争得是自己在香港站着说话的权利,
: 你哪里来的资格和勇气嘲笑别人?
: [在 choke88 (yibyu87) 的大作中提到:]
: :这些搞事的港汕就是被前白主子抛弃的奴才,现在就以一种弃妇的心态闹腾,不过这
: 些垃圾黄皮再怎么闹白大人也不会认对待的,估计最后会被国际上的白人极端势力利用
: 当炮灰,唉呀!
: :
: 没错,这帮人就是奴才做惯了,或者是丢了良心的既得利益者,说话
: 有了惯性。如果他
: :
: 们是朝鲜战场上的美军俘虏,让他们自由选择的时候,可能就会露出
: 真心了。
: ...................

b
baisetonpere

有什么一样呢?你和暴徒有什么两样呢?你这么支持暴徒,暴徒会巢你吗?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你这话和打人的暴徒做法有什么两样呢?
f
flyingfreewu

南京大屠杀还有哪个鬼子没死?

饿死三千万可不是你说不存在就不存在的。

[在 solarlight (MC重金属愚公) 的大作中提到:]
:no no 当年的日本人很多还位高权重,南京大屠杀的凶手很多还活着
:三千万这个数字根本不存在
f
flyingfreewu

在你看来语言暴力不算暴力,只有打人才算?

[在 baisetonpere (baisetonpere) 的大作中提到:]
:有什么一样呢?你和暴徒有什么两样呢?你这么支持暴徒,暴徒会巢你吗?
BCQ

素食
大英帝国统治下的是港人
轮到土工童子了
就变成了港灿
不服不行
【 在 sanyanghu (忍者无敌之不去股票版) 的大作中提到: 】
: 彼时的港人和现在的港灿,已经不是一个人种了。。。。

happens

不是同一拨人,现在闹事的是越南和东南亚难民后代。

【在 flyingfreewu(海内存知己)的大作中提到:】

:今年是香港回归22周年,在这22年里,我们经历过误会,经历过隔阂,今年香港又发生了很多事情,为他们担心……

f
flyingfreewu

对头,饿死三千万的土工和现在的土工也不是一拨人;南京大屠杀的日本鬼子和现在的日本人也不是一拨人。

[在 happens (happens) 的大作中提到:]
:不是同一拨人,现在闹事的是越南和东南亚难民后代。
solarlight

没死的鬼子兵多着呢,有的在写回忆录,有的躲起来安度晚年,
而且鬼子的军国主义思想没有死!鬼子还参拜靖国神社呢

当然我们也没有把现在的日本年轻游客绑起来打啊,哈哈哈哈

但是老爱国港人正在被废青挑战,这时候我们要出手帮他们教育子女了,42军开过去,bangbang
shoot them up, the Party never ends 哈哈哈哈

【在 flyingfreewu(海内存知己)的大作中提到:】
:南京大屠杀还有哪个鬼子没死?


b
baisetonpere

老子对你和尼玛都用了暴力,怎样?港鼻血债血还,尼玛也可以来找老子血债血还?操。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在你看来语言暴力不算暴力,只有打人才算?
f
flyingfreewu

所以我党现在就可以和鬼子一笑泯恩仇?然后非要在香港和自家人闹个你死我活?你党怎么不敢这么去教育那些还没死光的日本鬼子?真没种!

[在 solarlight (MC重金属愚公) 的大作中提到:]
:没死的鬼子兵多着呢,有的在写回忆录,有的躲起来安度晚年,
:而且鬼子的军国主义思想没有死!鬼子还参拜靖国神社呢
:当然我们也没有把现在的日本年轻游客绑起来打啊,哈哈哈哈
:但是老爱国港人正在被废青挑战,这时候我们要出手帮他们教育子女了,42军开过去
,bangbang
:shoot them up, the Party never ends 哈哈哈哈
ldxk

那可以,谴责土工没问题。不过土工现在根本懒得管香港,还煽风点火呢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不赞成暴力,所以我也可以告诉你我谴责那些使用暴力的废青,这和我谴责当年的土
: 工并不矛盾。
: 当然现在的土工也一样该谴责,在香港的事情上土工除了煽风点火之外还干啥好事了?
: 说好的自信呢,说好的负责任的大国呢?
: [在 ldxk (革命尚未成功,戒网仍需努力) 的大作中提到:]
: :可以啊,一边谴责当年的中共,一边谴责现在的废青,那就算你标准一致,否则就是
: 没节操了

f
flyingfreewu

你最好不要在我的帖子里胡乱喷粪,有多远给我滚多远,你真是一个有娘养没娘教的人渣。

[在 baisetonpere (baisetonpere) 的大作中提到:]
:老子对你和尼玛都用了暴力,怎样?港鼻血债血还,尼玛也可以来找老子血债血还?
操。
boblan

傻逼港灿早就变了
大陆人不欠他们一根毛
b
baisetonpere


帖子就是让人回的,你怕人回,就滚回尼玛的贱鼻里去。老子回帖巢尼玛贱鼻,难道要尼玛同意?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你最好不要在我的帖子里胡乱喷粪,有多远给我滚多远,你真是一个有娘养没娘教的
人渣。
:操。
m
menyaihan

哦,共產黨收回香港22年,香港人就變壞了嗎?

【 在 sanyanghu(忍者无敌之不去股票版) 的大作中提到: 】

: 彼时的港人和现在的港灿,已经不是一个人种了。。。。

b
baisetonpere

你们从领事馆打电话的功劳。

[在 menyaihan (myh) 的大作中提到:]
:哦,共產黨收回香港22年,香港人就變壞了嗎?
:<br>: 彼时的港人和现在的港灿,已经不是一个人种了。。。。
:<br>
solarlight

一直在谴责日本军国主义啊,每次都抗议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就是人家不听你啊,所
以东海的导弹飞机舰船每天都在巡逻啊,经常有摩擦报道啊。

现在也是谴责香港暴徒,不过人家也不听啊。必须上拖拉机在街上巡逻,还哔哔就碾死几百个大快人心

【在 flyingfreewu(海内存知己)的大作中提到:】
:所以我党现在就可以和鬼子一笑泯恩仇?然后非要在香港和自家人闹个你死我活?你党怎么不敢这么去教育那些还没死光的日本鬼子?真没种!


m
menyaihan

三八年的日本人還活著,六二年的香港人死了

【 在 solarlight(MC重金属愚公) 的大作中提到: 】

: no no 当年的日本人很多还位高权重,南京大屠杀的凶手很多还活着

: 三千万这个数字根本不存在

: :对现在的日本人和当年南京大屠杀的也不是一伙人,饿死三千万的共产党和现在的也

: 不是一伙人。

: :

solarlight

62年的港人现在在当政被废青抗议。你智商低下,完全不会辩论啊。哈哈哈哈哈,和我抬杠,你不是对手,退散吧。

所以为了帮助62年港人,我们要出动拖拉机碾死暴徒

【在 menyaihan(myh)的大作中提到:】
:三八年的日本人還活著,六二年的香港人死了


h
hahajoke

几年前,土共的一个分析人员在讲座时已经把逃港的大陆人定性为最坏的港人,说他们最反土共,网上流传过这个视频。所以就别指望大陆人会念这个情了,官媒只会挑唆大家去一起骂。

【 在 flyingfreewu(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怎么报?你真可笑,当年香港人用肉体拦警察的时候可没有把逃亡的大陆人分为三六九

: 等对待,倒是我党分得不要太清楚呢!

: 我党现在在香港的事情上除了派军警特混杂到示威人群中捣乱,就是煽风点火,真是自

: 信啊,真是负责任的大国啊!

: [在 sanyanghu (忍者无敌之不去股票版) 的大作中提到:]

: :要报恩,也是向现在的香港中老年报恩,而不是向越猴船民这些想搞烂香港的
肛蟾报

: 恩!

: :现在的越猴船民,有没有想过要感恩1998年TG出手救香港?

h
hahajoke

黄川粉在现实中也不好打交道,计较太多,红眼病,心胸小。但华人圈不好互撕。

【 在 flyingfreewu(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说的这些妖魔鬼怪在国内倒是老实得很。其实这都是所谓的政治正确闹的,因为一少

: 部分人所谓的“权益”而伤害了大部分人的权益。当然这和本帖主题无关。

: [在 nomansland (noid) 的大作中提到:]

: :我早说过川粉的天堂其实是中国。黑人穆斯林想怎么操怎么操,lgbt都老老实
实的不

: 敢找茬,福利也少。可惜川粉回不去中国了。

f
flyingfreewu

混球时报的记者是谁派过去的?你不要跟我说混球时报不归党管。

【 在 ldxk (革命尚未成功,戒网仍需努力)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可以,谴责土工没问题。不过土工现在根本懒得管香港,还煽风点火呢

f
flyingfreewu

那是谁说要让香港变臭港的?我党就是这么帮的?!

【 在 solarlight (MC重金属愚公) 的大作中提到: 】
: 62年的港人现在在当政被废青抗议。你智商低下,完全不会辩论啊。哈哈哈哈哈,和我
: 抬杠,你不是对手,退散吧。
: 所以为了帮助62年港人,我们要出动拖拉机碾死暴徒
: :三八年的日本人還活著,六二年的香港人死了
: :

h
hahajoke

你知道逃港的越南华人留下多少?听清楚,是华人!越南人都去第三地了,留下来的都是一小部分不想去英美的原籍粤广的越南华人。

【 在 happens(happens)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是同一拨人,现在闹事的是越南和东南亚难民后代。

: :

: :今年是香港回归22周年,在这22年里,我们经历过误会,经历过隔阂,今年香港又发

: 生了很多事情,为他们担心……

f
flyingfreewu

不是分析人员,是解放军的一个少将徐焰,这厮是国防科技大学叫兽。

说实话我党在邪恶的道路上没有最恶,只有更恶。

【 在 hahajoke () 的大作中提到: 】
: 几年前,土共的一个分析人员在讲座时已经把逃港的大陆人定性为最坏的港人,说他们
: 最反土共,网上流传过这个视频。所以就别指望大陆人会念这个情了,官媒只会挑唆大
: 家去一起骂。
:
: 怎么报?你真可笑,当年香港人用肉体拦警察的时候可没有把逃亡的大陆人分为
: 三六九
:
: 等对待,倒是我党分得不要太清楚呢!
:
: 我党现在在香港的事情上除了派军警特混杂到示威人群中捣乱,就是煽风点火,
: 真是自
:
: 信啊,真是负责任的大国啊!
:
: [在 sanyanghu (忍者无敌之不去股票版) 的大作中提到:]
: ...................

solarlight

是本版将军讨论说的要把香港变臭港,我党肯定没这么大胆说这话

【在 flyingfreewu(海内存知己)的大作中提到:】
:那是谁说要让香港变臭港的?我党就是这么帮的?!


h
hahajoke

对,我忘了细节,看完后就想骂一个土共人渣

【 在 flyingfreewu(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是分析人员,是解放军的一个少将徐焰,这厮是国防科技大学叫兽。

: 说实话我党在邪恶的道路上没有最恶,只有更恶。

f
flyingfreewu

这个id现在在国内,也是翻墙出来的自干五。

【 在 hahajoke () 的大作中提到: 】
: 刚还在夸你的摇滚,真爱摇滚的人不是这种对党妈摇尾巴的,这么多事实不看不听,不
: 要出个国,真做到了背个井离乡,还是井底之蛙。
:
: 一直在谴责日本军国主义啊,每次都抗议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就是人家不听你
: 啊,所
:
: 以东海的导弹飞机舰船每天都在巡逻啊,经常有摩擦报道啊。
:
: 现在也是谴责香港暴徒,不过人家也不听啊。必须上拖拉机在街上巡逻,还哔哔
: 就碾死
:
: 几百个大快人心
:
: :所以我党现在就可以和鬼子一笑泯恩仇?然后非要在香港和自家人闹个你死我
: 活?你
: ...................

f
flyingfreewu

华人之间的团结确实是一个大问题,说是一团散沙也不为过。

【 在 hahajoke () 的大作中提到: 】
: 黄川粉在现实中也不好打交道,计较太多,红眼病,心胸小。但华人圈不好互撕。
:
: 你说的这些妖魔鬼怪在国内倒是老实得很。其实这都是所谓的政治正确闹的,因
: 为一少
:
: 部分人所谓的“权益”而伤害了大部分人的权益。当然这和本帖主题无关。
:
: [在 nomansland (noid)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早说过川粉的天堂其实是中国。黑人穆斯林想怎么操怎么操,lgbt都老老实
: 实的不
:
: 敢找茬,福利也少。可惜川粉回不去中国了。
:

D
DongHai

时任广东省委书记陶铸后来果然没有好果子吃。

有点人性的共产党干部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f
flyingfreewu

这就是我党逆向淘汰的结果。

[在 DongHai (DongHai) 的大作中提到:]
:时任广东省委书记陶铸后来果然没有好果子吃。
:有点人性的共产党干部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Life has a way of making a person humble.
w
wljyx

楼主也是脑残,内地从来不欠香港这些废青什么。
f
flyingfreewu

说得好像人家香港人欠了大陆似的。既然两不相欠做为大陆人哪来的资格对香港说三道四?

[在 wljyx (nescaf) 的大作中提到:]
:楼主也是脑残,内地从来不欠香港这些废青什么。
A
AIRFORCE1

本来大陆人就不用鸟香港人
香港人算个屁啊
w
wljyx

是你说内地人欠香港人的,我才说至少不欠废青的。我从来没说过香港人欠内地,你就不用脑补别人的话了。

不欠你的就不能说三到四了?内地也不欠你和这版上不少人的,你们不是整天对内地说三道四的?
所以拜托你脑子别这么水说出这种自己打自己脸的话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说得好像人家香港人欠了大陆似的。既然两不相欠做为大陆人哪来的资格对香港说三道
: 四?
: [在 wljyx (nescaf) 的大作中提到:]
: :楼主也是脑残,内地从来不欠香港这些废青什么。

f
flyingfreewu

是你如此义愤填膺的。文章你都没看懂就来声讨别人,你不觉得自己太急躁了?一个政府对内压制不同声音,对外容不得半点批评,也只有奴才才会替这种政权唱赞歌。

而且明白的告诉你,内地人确实欠香港。那几十万逃港难民如果还被堵在内地十有八九也是会被饿死,和那被饿死的三千万亡灵一样。

[在 wljyx (nescaf) 的大作中提到:]
:是你说内地人欠香港人的,我才说至少不欠废青的。我从来没说过香港人欠内地,你
就不用脑补别人的话了。
:不欠你的就不能说三到四了?内地也不欠你和这版上不少人的,你们不是整天对内地
说三道四的?
:所以拜托你脑子别这么水说出这种自己打自己脸的话
f
flyingfreewu

这和我党对待美国的态度毫无二致么。

[在 AIRFORCE1 (AIRFORCE1) 的大作中提到:]
:本来大陆人就不用鸟香港人
:香港人算个屁啊
w
wljyx

明明是你在替废青义愤填膺,这点从你题目里的感叹号可见。

说理不过就转进政府政权,可惜我原帖中半个字没涉及到这些意识形态,你就不用瞎扯扣奴才帽子了。

再说一遍,内地从来不欠废青半点,你如果反驳不了这一点,扯别的没用,香港又不是只有废青。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你如此义愤填膺的。文章你都没看懂就来声讨别人,你不觉得自己太急躁了?一个政
: 府对内压制不同声音,对外容不得半点批评,也只有奴才才会替这种政权唱赞歌。
: 而且明白的告诉你,内地人确实欠香港。那几十万逃港难民如果还被堵在内地十有八九
: 也是会被饿死,和那被饿死的三千万亡灵一样。
: [在 wljyx (nescaf) 的大作中提到:]
: :是你说内地人欠香港人的,我才说至少不欠废青的。我从来没说过香港人欠内地,你
: 就不用脑补别人的话了。
: :不欠你的就不能说三到四了?内地也不欠你和这版上不少人的,你们不是整天对内地
: 说三道四的?
: :所以拜托你脑子别这么水说出这种自己打自己脸的话

w
wljyx

用无根据的扣帽子来取代就事论事的说理,这和以前的红卫兵没两样。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你如此义愤填膺的。文章你都没看懂就来声讨别人,你不觉得自己太急躁了?一个政
: 府对内压制不同声音,对外容不得半点批评,也只有奴才才会替这种政权唱赞歌。
: 而且明白的告诉你,内地人确实欠香港。那几十万逃港难民如果还被堵在内地十有八九
: 也是会被饿死,和那被饿死的三千万亡灵一样。
: [在 wljyx (nescaf) 的大作中提到:]
: :是你说内地人欠香港人的,我才说至少不欠废青的。我从来没说过香港人欠内地,你
: 就不用脑补别人的话了。
: :不欠你的就不能说三到四了?内地也不欠你和这版上不少人的,你们不是整天对内地
: 说三道四的?
: :所以拜托你脑子别这么水说出这种自己打自己脸的话

f
flyingfreewu

你没看到多少个ID和帖子都在叫嚣要把香港变臭港?那些帖子出现的时候你说什么了?

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谁?不要跟我说是因为废青吃饱了撑的没事儿干。现在煽风点火的又是谁?被打的那个记者又是谁派到香港的?(我反对废青使用暴力,即便这个记者是组织上派来的)

[在 wljyx (nescaf) 的大作中提到:]
:明明是你在替废青义愤填膺,这点从你题目里的感叹号可见。
:说理不过就转进政府政权,可惜我原帖中半个字没涉及到这些意识形态,你就不用瞎
扯扣奴才帽子了。
:再说一遍,内地从来不欠废青半点,你如果反驳不了这一点,扯别的没用,香港又不
是只有废青。
f
flyingfreewu

我现在就是在就事论事,香港同胞确实给内地帮助很大,无数事实都摆在那里。不说别的就一个古天乐捐建了多少学校?可是我们的人民公仆又贪污了多少?

这里很多ID在帖子里都叫嚣要把香港变臭港,我可没有看到你跳出来发表什么高见。

你说内地人不欠香港废青也是偷换概念,因为他们和香港是一个整体。

[在 wljyx (nescaf) 的大作中提到:]
:用无根据的扣帽子来取代就事论事的说理,这和以前的红卫兵没两样。
w
wljyx

你有点逻辑好不好?

你说内地欠香港人的,我说绝对不欠那些废青的,你无法反驳,转进。

你转进到两不相欠所以内地人没资格对香港说三道四,我按照你的逻辑说内地没欠你的,你有啥资格对内地说三道四,你又哑口无法反驳,继续转进。

你转进至奴才才会替内地政府唱赞歌,我反驳你我原帖从无半点涉及政府政权意识形态,你仍然无法反驳,继续转进至为什么不在别的帖子发言。

必须在你希望的帖子里表态(事实上我昨天就说过港人反送中不是不可理解),不能
就事论事指出你发言的不对之处,否则就扣帽子。讲真,你用这种低智可笑的方式反对内地专制政府替XX说话,只能适得其反。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没看到多少个ID和帖子都在叫嚣要把香港变臭港?那些帖子出现的时候你说什么了?
: 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谁?不要跟我说是因为废青吃饱了撑的没事儿干。现在煽风点火的
: 又是谁?被打的那个记者又是谁派到香港的?(我反对废青使用暴力,即便这个记者是
: 组织上派来的)
: [在 wljyx (nescaf) 的大作中提到:]
: :明明是你在替废青义愤填膺,这点从你题目里的感叹号可见。
: :说理不过就转进政府政权,可惜我原帖中半个字没涉及到这些意识形态,你就不用瞎
: 扯扣奴才帽子了。
: :再说一遍,内地从来不欠废青半点,你如果反驳不了这一点,扯别的没用,香港又不
: 是只有废青。

w
wljyx


你有点逻辑好不好?

你说内地欠香港人的,我说绝对不欠那些废青的,你无法反驳,转进。

你转进到两不相欠所以内地人没资格对香港说三道四,我按照你的逻辑说内地没欠你的,你有啥资格对内地说三道四,你又哑口无法反驳,继续转进。

你转进至奴才才会替内地政府唱赞歌,我反驳你我原帖从无半点涉及政府政权意识形态,你仍然无法反驳,继续转进至为什么不在别的帖子发言。

必须在你希望的帖子里表态(事实上我昨天就说过港人反送中不是不可理解),不能
就事论事指出你发言的不对之处,否则就扣帽子。讲真,你用这种低智可笑的方式反对内地专制政府替XX说话,只能适得其反。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没看到多少个ID和帖子都在叫嚣要把香港变臭港?那些帖子出现的时候你说什么了?
: 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谁?不要跟我说是因为废青吃饱了撑的没事儿干。现在煽风点火的
: 又是谁?被打的那个记者又是谁派到香港的?(我反对废青使用暴力,即便这个记者是
: 组织上派来的)
: [在 wljyx (nescaf) 的大作中提到:]
: :明明是你在替废青义愤填膺,这点从你题目里的感叹号可见。
: :说理不过就转进政府政权,可惜我原帖中半个字没涉及到这些意识形态,你就不用瞎
: 扯扣奴才帽子了。
: :再说一遍,内地从来不欠废青半点,你如果反驳不了这一点,扯别的没用,香港又不
: 是只有废青。

w
wljyx

古天乐捐钱和当前的香港事态没半点关系。事实上,香港不少反对废青撑警的艺人也是一直以来对大陆慈善募捐的积极份子

废青和香港是一个整体?香港人都有不少不赞成废青的街头暴力占领机场瘫痪交通,你在这件事上把香港人当成一个整体问过人家同意吗?https://news.discuss.com.hk/
viewthread.php?tid=28443010&extra=&page=1

把香港变臭港,嘴炮是一回事,具体实践行动的正式那些废青。开炮请找准对象。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现在就是在就事论事,香港同胞确实给内地帮助很大,无数事实都摆在那里。不说别
: 的就一个古天乐捐建了多少学校?可是我们的人民公仆又贪污了多少?
: 这里很多ID在帖子里都叫嚣要把香港变臭港,我可没有看到你跳出来发表什么高见。: 你说内地人不欠香港废青也是偷换概念,因为他们和香港是一个整体。
: [在 wljyx (nescaf) 的大作中提到:]
: :用无根据的扣帽子来取代就事论事的说理,这和以前的红卫兵没两样。

ldxk

我去,派记者过去采访打探消息都不行了成煽风点火了,好大的威风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混球时报的记者是谁派过去的?你不要跟我说混球时报不归党管。

q
qingtianbao

港人和内地人其實都沒有變。

【 在 sanyanghu (忍者无敌之不去股票版) 的大作中提到: 】
: 彼时的港人和现在的港灿,已经不是一个人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