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结过婚

mynight
楼主 (未名空间)
前夫是大学认识的小团干,挺有理想的,如果不娶我,说不定现在体制内已经混上去了。
我毕业后因为貌美如花又能说会道,正好赶上电视台招播音员,于是就去了,你们也知道,电视台少不了各路领导对女主持的关心慰问,比如领导怕我们营养不良会影响播音工作,于是经常请我们吃吃喝喝,我那时还年轻,补来补去都只长胸不长肚子,于是领导们觉得我特别有培养前途,安排的任务也就多了些。
工作繁忙,在家的时间自然就少了,我前夫那时候去了一个国营单位,工作特别清闲,我看他实在太闲了,我要陪领导不能陪他,怕他寂寞,于是就鼓励他考研,他也很争气,居然考上了。
记得送他去读书的那一天,我握着他的手说,“这下你学历比我高了,将来千万不要嫌弃我啊”, 他说,“不会的,比你好看的女人没你胸大,比你胸大的女人没你好看,
你放心,我不会变心的。”于是我依依不舍地把他送上了火车。
开始的时候,他的电话很勤,后来就越来越少,我想可能是在专心学习吧,毕竟研究生不像本科生可以抄作业,作业都要自己做,压力多大啊,确实也没啥闲暇时间和心情打电话吧。
(待续)
S
SeattlePD
哈哈哈哈,你呀真损

【 在 mynight (一束星光) 的大作中提到: 】
: 前夫是大学认识的小团干,挺有理想的,如果不娶我,说不定现在体制内已经混上去了。
: 我毕业后因为貌美如花又能说会道,正好赶上电视台招播音员,于是就去了,你们也知
: 道,电视台少不了各路领导对女主持的关心慰问,比如领导怕我们营养不良会影响播音
: 工作,于是经常请我们吃吃喝喝,我那时还年轻,补来补去都只
ZhouYongKang
妈的,老子的正剧,被你和剃刀这么一东施效颦,愣生生成了喜剧。
S
SeattlePD
你老婆是不是有新欢了?我昨天摆了两卦,她最近运气爆棚

【 在 ZhouYongKang (周永康) 的大作中提到: 】
: 妈的,老子的正剧,被你和剃刀这么一东施效颦,愣生生成了喜剧。
ZhouYongKang
我操,你这算命牛逼啊,什么信息都没有都能算。

是云技术算命么?

【 在 SeattlePD (Street Patrol)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老婆是不是有新欢了?我昨天摆了两卦,她最近运气爆棚
S
SeattlePD
算不出具体,只能看个近期大概运势。你还是打听打听吧

【 在 ZhouYongKang (周永康)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操,你这算命牛逼啊,什么信息都没有都能算。
: 是云技术算命么?
ZhouYongKang
懒得。我彻底走出来了。

没看我最近都是新欢帖为主么。

可恨剃刀和星光拿我开涮,只有我是真离婚的,他俩都装作假离婚,气死我了。

【 在 SeattlePD (Street Patrol) 的大作中提到: 】
: 算不出具体,只能看个近期大概运势。你还是打听打听吧
mynight
虽然是做主持,偶尔还是要跑跑外景的,这一跑,就正好跑到了他所在的城市。
一路上我幻想了很多久别重逢的感人场面,比如说,他拉着我的手,无限心疼地说,你这工作太辛苦了,都吃胖了,咱不干了好吗?然后我就说,为了咱们将来的幸福,这点肉算啥,我不怕。。。想想真是各种甜蜜啊。
于是我一下飞机,就兴冲冲赶到他们系里,想着给他一个惊喜。我对系办秘书说明了来意,询问哪儿可以找到他,秘书告诉我一个实验室号码,说他一般都在那儿做实验。
我抑制住喜悦的心情,把想说的话在心里默默重复了一遍,于是推门而入了。
【 在 mynight (一束星光) 的大作中提到: 】
: 前夫是大学认识的小团干,挺有理想的,如果不娶我,说不定现在体制内已经混上去了。
: 我毕业后因为貌美如花又能说会道,正好赶上电视台招播音员,于是就去了,你们也知
: 道,电视台少不了各路领导对女主持的关心慰问,比如领导怕我们营养不良会影响播音
: 工作,于是经常请我们吃吃喝喝,我那时还年轻,补来补去都只长胸不长肚子,于是领
: 导们觉得我特别有培养前途,安排的任务也就多了些。
: 工作繁忙,在家的时间自然就少了,我前夫那时候去了一个国营单位,工作特别清闲,
: 我看他实在太闲了,我要陪领导不能陪他,怕他寂寞,于是就鼓励他考研,他也很争气
: ,居然考上了。
: 记得送他去读书的那一天,我握着他的手说,“这下你学历比我高了,将来千万不要嫌
: 弃我啊”, 他说,“不会的,比你好看的女人没你胸大,比你胸大的女人没你好看,
: ...................
S
SeattlePD
星光显然是涮剃刀。

【 在 ZhouYongKang (周永康) 的大作中提到: 】
: 懒得。我彻底走出来了。
: 没看我最近都是新欢帖为主么。
: 可恨剃刀和星光拿我开涮,只有我是真离婚的,他俩都装作假离婚,气死我了。
ZhouYongKang
问题是剃刀涮我。

这么涮下去,后面N个假离婚的,只有我一个真离婚的,也被当假的了!

这些人真坏啊!

【 在 SeattlePD (Street Patrol) 的大作中提到: 】
: 星光显然是涮剃刀。
S
SeattlePD
你从中国搬个漂亮的过来,为美华争光

【 在 ZhouYongKang (周永康) 的大作中提到: 】
: 问题是剃刀涮我。
: 这么涮下去,后面N个假离婚的,只有我一个真离婚的,也被当假的了!
: 这些人真坏啊!
ZhouYongKang
漂亮的不好搬,争光不重要,还是弄个能过日子重视家庭的就好。

【 在 SeattlePD (Street Patrol)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从中国搬个漂亮的过来,为美华争光
dyc
可以考虑三姐三妹,好处多多,资源相对也丰富

【 在 ZhouYongKang(周永康) 的大作中提到: 】

: 漂亮的不好搬,争光不重要,还是弄个能过日子重视家庭的就好。
mynight
他确实正在低头做实验,但是有一个女人,在背后紧紧地搂着她,听到开门的声音,两个人猛然回过来头,男人手中的试管应声落地,随着玻璃爆裂的声音,地上的不明液体也开始吱吱冒泡,女人脸色的表情也由惊恐变成了愤怒,转过身来,对着我大喊,你是谁,怎么能乱闯实验室,我赶紧道歉,对不起,我找我老公,走错门了。
重新合上门,心里暗骂自己好糊涂,居然看错门牌号,一边一颗八卦的心暗暗欢喜,见面第一件事必须得问一下那对狗男女都是谁,如果是我第一个发现奸情的,老公一定为为我感到自豪吧,想到这些,我几乎一路小跑地找到了那个门牌号,再三确认了一下,这次总不会错了吧。
【 在 mynight (一束星光) 的大作中提到: 】
: 虽然是做主持,偶尔还是要跑跑外景的,这一跑,就正好跑到了他所在的城市。
: 一路上我幻想了很多久别重逢的感人场面,比如说,他拉着我的手,无限心疼地说,你
: 这工作太辛苦了,都吃胖了,咱不干了好吗?然后我就说,为了咱们将来的幸福,这点
: 肉算啥,我不怕。。。想想真是各种甜蜜啊。
: 于是我一下飞机,就兴冲冲赶到他们系里,想着给他一个惊喜。我对系办秘书说明了来
: 意,询问哪儿可以找到他,秘书告诉我一个实验室号码,说他一般都在那儿做实验。: 我抑制住喜悦的心情,把想说的话在心里默默重复了一遍,于是推门而入了。
: 了。
ZhouYongKang
不行,俺家绝对不同意。

当初俺爹妈就不是很看好俺娶南蛮子。

【 在 dyc (dyc) 的大作中提到: 】
: 可以考虑三姐三妹,好处多多,资源相对也丰富
:
: 漂亮的不好搬,争光不重要,还是弄个能过日子重视家庭的就好。
:
S
SeattlePD
南蛮配北鞑,挺般配

【 在 ZhouYongKang (周永康)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行,俺家绝对不同意。
: 当初俺爹妈就不是很看好俺娶南蛮子。
dyc
不是说阿三是雅力安种吗,没准还有1/n匈奴血统

"而印度人的头颅骨周边近似椭圆形。 从这一主要区分依据看,印度人肤色虽然
表现黝黑,但不是黑种人,而是白种人。 其次,从印度人原居地看,印度人原是居住
在黑海和里海附近的雅利安人,大约在距今4000多年前迁往今日的印度半岛。"

【 在 ZhouYongKang(周永康) 的大作中提到: 】
<br>: 不行,俺家绝对不同意。
<br>: 当初俺爹妈就不是很看好俺娶南蛮子。
<br>
freelikewind
写得不错 继续

【 在 mynight (一束星光) 的大作中提到: 】
: 前夫是大学认识的小团干,挺有理想的,如果不娶我,说不定现在体制内已经混上去了。
: 我毕业后因为貌美如花又能说会道,正好赶上电视台招播音员,于是就去了,你们也知
: 道,电视台少不了各路领导对女主持的关心慰问,比如领导怕我们营养不良会影响播音
: 工作,于是经常请我们吃吃喝喝,我那时还年轻,补来补去都只长胸不长肚子,于是领
: 导们觉得我特别有培养前途,安排的任务也就多了些。
: 工作繁忙,在家的时间自然就少了,我前夫那时候去了一个国营单位,工作特别清闲,
: 我看他实在太闲了,我要陪领导不能陪他,怕他寂寞,于是就鼓励他考研,他也很争气
: ,居然考上了。
: 记得送他去读书的那一天,我握着他的手说,“这下你学历比我高了,将来千万不要嫌
: 弃我啊”, 他说,“不会的,比你好看的女人没你胸大,比你胸大的女人没你好看,
: ...................
xiaxianyue
好的文学创作来源于生活。你这到处都是意淫和杜撰的情节,漏洞百出,高中生文学吧。
mynight
你好严肃啊,呵呵。
【 在 xiaxianyue (下弦月) 的大作中提到: 】
: 好的文学创作来源于生活。你这到处都是意淫和杜撰的情节,漏洞百出,高中生文学吧
: 。
xiaxianyue
你确实不擅长男女关系。这故事写得比蒙古的黄文还烂
【 在 mynight (一束星光)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好严肃啊,呵呵。
noid
没看明白,到底是谁搂着谁。

【 在 mynight (一束星光) 的大作中提到: 】
: 他确实正在低头做实验,但是有一个女人,在背后紧紧地搂着她,听到开门的声音,两
: 个人猛然回过来头,男人手中的试管应声落地,随着玻璃爆裂的声音,地上的不明液体
: 也开始吱吱冒泡,女人脸色的表情也由惊恐变成了愤怒,转过身来,对着我大喊,你是
: 谁,怎么能乱闯实验室,我赶紧道歉,对不起,我找我老公,走错门了。
: 重新合上门,心里暗骂自己好糊涂,居然看错门牌号,一边一颗八卦的心暗暗欢喜,见
: 面第一件事必须得问一下那对狗男女都是谁,如果是我第一个发现奸情的,老公一定为
: 为我感到自豪吧,想到这些,我几乎一路小跑地找到了那个门牌号,再三确认了一下,
: 这次总不会错了吧。
noid
要不你接着写?

【 在 xiaxianyue (下弦月)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确实不擅长男女关系。这故事写得比蒙古的黄文还烂
xiaxianyue
看了半天不知道想表达什么,怎么续?
【 在 noid (士无名) 的大作中提到: 】
: 要不你接着写?
noid
你想表达什么就写什么,又不是给红楼梦写续。

【 在 xiaxianyue (下弦月) 的大作中提到: 】
: 看了半天不知道想表达什么,怎么续?
M
MrXi
我们喜欢看
你忍忍吧
[在 xiaxianyue (下弦月) 的大作中提到:]
:你确实不擅长男女关系。这故事写得比蒙古的黄文还烂
SCABBARD
你就写写实验室里偷情吧。星光没有实验室经历,这段编的不靠谱。

【 在 xiaxianyue (下弦月) 的大作中提到: 】
: 看了半天不知道想表达什么,怎么续?
KKWW
写的好, 继续!
mynight
有了刚才的经验,我也猛然意识到作为一个县级市的著名播音员,我应该显得有良好的气质和教养才不会给老公丢人,于是我整理了一下衣服,轻轻地敲了敲门。
一阵淅淅索索之后,门开了,前夫站在我的面前,挂着一脸惊异的脸涨得通红。我一把搂住了他的脖子,这时我多么希望自己可以变得娇小一点,这样就可以挂在他的脖子上了表达喜悦了,而现在,我只能像哥们儿一样拍拍他的后背,他的脸色正常下来,问到,你怎么来啦,也不打个招呼。我兴奋地反问,那你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他沉默了半分钟,还没来得及回答,高高的试验台后面走出来一个女人,个子小小的,卢柴棒一样的身体让白大褂几乎要飘起来的感觉,年纪比我们大约稍大一点,戴着一副宽边眼镜,“剃刀,你这个数据有问题吧?你再过来看一下”她居然正眼都没有瞧我一眼,就又飘进试验台后面去了,跟会隐身大法一样,我第一次体会到了小个子的好处。【 在 mynight (一束星光) 的大作中提到: 】
: 他确实正在低头做实验,但是有一个女人,在背后紧紧地搂着她,听到开门的声音,两
: 个人猛然回过来头,男人手中的试管应声落地,随着玻璃爆裂的声音,地上的不明液体
: 也开始吱吱冒泡,女人脸色的表情也由惊恐变成了愤怒,转过身来,对着我大喊,你是
: 谁,怎么能乱闯实验室,我赶紧道歉,对不起,我找我老公,走错门了。
: 重新合上门,心里暗骂自己好糊涂,居然看错门牌号,一边一颗八卦的心暗暗欢喜,见
: 面第一件事必须得问一下那对狗男女都是谁,如果是我第一个发现奸情的,老公一定为
: 为我感到自豪吧,想到这些,我几乎一路小跑地找到了那个门牌号,再三确认了一下,
: 这次总不会错了吧。
S
SeattlePD
lol
你丫太损了。

【 在 mynight (一束星光) 的大作中提到: 】
: 有了刚才的经验,我也猛然意识到作为一个县级市的著名播音员,我应该显得有良好的
: 气质和教养才不会给老公丢人,于是我整理了一下衣服,轻轻地敲了敲门。
: 一阵淅淅索索之后,门开了,前夫站在我的面前,挂着一脸惊异的脸涨得通红。我一把
: 搂住了他的脖子,这时我多么希望自己可以变得娇小一点,这样就可以挂在他
SCABBARD
我定了定心神,说,这是我的师姐,下弦月。

【 在 mynight (一束星光) 的大作中提到: 】
: 有了刚才的经验,我也猛然意识到作为一个县级市的著名播音员,我应该显得有良好的
: 气质和教养才不会给老公丢人,于是我整理了一下衣服,轻轻地敲了敲门。
: 一阵淅淅索索之后,门开了,前夫站在我的面前,挂着一脸惊异的脸涨得通红。我一把
: 搂住了他的脖子,这时我多么希望自己可以变得娇小一点,这样就可以挂在他的脖子上
: 了表达喜悦了,而现在,我只能像哥们儿一样拍拍他的后背,他的脸色正常下来,问到
: ,你怎么来啦,也不打个招呼。我兴奋地反问,那你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 他沉默了半分钟,还没来得及回答,高高的试验台后面走出来一个女人,个子小小的,
: 卢柴棒一样的身体让白大褂几乎要飘起来的感觉,年纪比我们大约稍大一点,戴着一副
: 宽边眼镜,“剃刀,你这个数据有问题吧?你再过来看一下”她居然正眼都没有瞧我一
: 眼,就又飘进试验台后面去了,跟会隐身大法一样,我第一次体会到了小个子的好处。
mynight
“这谁啊”, 我问到。
“我的导师,下弦月”,剃刀重新涨红了脸。
“你不是说你的导师个男的么?”我压低了声音,一脸惊异。
他讪讪地答道,“我那是怕你多想。”
“我才不会多想呢,这么平,反正跟男的也没啥区别”。我凑到他耳边笑着低语。
“剃刀,你还想不想毕业啦,这实验得重做”,下弦月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先找个地方等一会儿,我做完事去找你,现在有点忙”剃刀一边把我搭在他肩膀上的手扒拉下来,一边说。
“我还没跟你导师打招呼呢”,于是我推开她,快步进了实验室。
下弦月坐在电脑前面,椅子仿佛有点太高,悬空的双腿在白大褂下晃来晃去。
“夏老师你好,我是剃刀的爱人,有一点小名气,不知道你用没有久仰过我”,
下弦月头也没抬,说到“我们的科研很忙,不关心娱乐圈的事情,剃刀你结婚了么”。

【 在 mynight (一束星光) 的大作中提到: 】
: 有了刚才的经验,我也猛然意识到作为一个县级市的著名播音员,我应该显得有良好的
: 气质和教养才不会给老公丢人,于是我整理了一下衣服,轻轻地敲了敲门。
: 一阵淅淅索索之后,门开了,前夫站在我的面前,挂着一脸惊异的脸涨得通红。我一把
: 搂住了他的脖子,这时我多么希望自己可以变得娇小一点,这样就可以挂在他的脖子上
: 了表达喜悦了,而现在,我只能像哥们儿一样拍拍他的后背,他的脸色正常下来,问到
: ,你怎么来啦,也不打个招呼。我兴奋地反问,那你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 他沉默了半分钟,还没来得及回答,高高的试验台后面走出来一个女人,个子小小的,
: 卢柴棒一样的身体让白大褂几乎要飘起来的感觉,年纪比我们大约稍大一点,戴着一副
: 宽边眼镜,“剃刀,你这个数据有问题吧?你再过来看一下”她居然正眼都没有瞧我一
: 眼,就又飘进试验台后面去了,跟会隐身大法一样,我第一次体会到了小个子的好处。
Lexian
哈哈哈,撕逼终于进阶了。 老猫玄月都赶快动笔,来个东北二人转对怂星光。
xiaxianyue
搞半天还是在间接表白剃刀
【 在 mynight (一束星光)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谁啊”, 我问到。
: “我的导师,下弦月”,剃刀重新涨红了脸。
: “你不是说你的导师个男的么?”我压低了声音,一脸惊异。
: 他讪讪地答道,“我那是怕你多想。”
: “我才不会多想呢,这么平,反正跟男的也没啥区别”。我凑到他耳边笑着低语。
: “剃刀,你还想不想毕业啦,这实验得重做”,下弦月的声音再次响起。
: “你先找个地方等一会儿,我做完事去找你,现在有点忙”剃刀一边把我搭在他肩膀上
: 的手扒拉下来,一边说。
: “我还没跟你导师打招呼呢”,于是我推开她,快步进了实验室。
: 下弦月坐在电脑前面,椅子仿佛有点太高,悬空的双腿在白大褂下晃来晃去。
: ...................
noid
赶紧动笔吧,要不然把你写到太平间里去了。

【 在 xiaxianyue (下弦月) 的大作中提到: 】
: 搞半天还是在间接表白剃刀
freelikewind
无聊死了

【 在 mynight (一束星光)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谁啊”, 我问到。
: “我的导师,下弦月”,剃刀重新涨红了脸。
: “你不是说你的导师个男的么?”我压低了声音,一脸惊异。
: 他讪讪地答道,“我那是怕你多想。”
: “我才不会多想呢,这么平,反正跟男的也没啥区别”。我凑到他耳边笑着低语。
: “剃刀,你还想不想毕业啦,这实验得重做”,下弦月的声音再次响起。
: “你先找个地方等一会儿,我做完事去找你,现在有点忙”剃刀一边把我搭在他肩膀上
: 的手扒拉下来,一边说。
: “我还没跟你导师打招呼呢”,于是我推开她,快步进了实验室。
: 下弦月坐在电脑前面,椅子仿佛有点太高,悬空的双腿在白大褂下晃来晃去。
: ...................
ZhouYongKang
妈的,躺枪。

【 在 xiaxianyue (下弦月)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确实不擅长男女关系。这故事写得比蒙古的黄文还烂
F
FeedNoTroll
你一说团干这个词,我立马想到“绝经团干” lol
Durango
啥液体在地上会冒泡?可乐么?
【 在 mynight (一束星光) 的大作中提到: 】
: 他确实正在低头做实验,但是有一个女人,在背后紧紧地搂着她,听到开门的声音,两
: 个人猛然回过来头,男人手中的试管应声落地,随着玻璃爆裂的声音,地上的不明液体
: 也开始吱吱冒泡,女人脸色的表情也由惊恐变成了愤怒,转过身来,对着我大喊,你是
: 谁,怎么能乱闯实验室,我赶紧道歉,对不起,我找我老公,走错门了。
: 重新合上门,心里暗骂自己好糊涂,居然看错门牌号,一边一颗八卦的心暗暗欢喜,见
: 面第一件事必须得问一下那对狗男女都是谁,如果是我第一个发现奸情的,老公一定为
: 为我感到自豪吧,想到这些,我几乎一路小跑地找到了那个门牌号,再三确认了一下,
: 这次总不会错了吧。
xiaxianyue
你赶紧写,写完了我给你改改重发一遍
【 在 mynight (一束星光)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谁啊”, 我问到。
: “我的导师,下弦月”,剃刀重新涨红了脸。
: “你不是说你的导师个男的么?”我压低了声音,一脸惊异。
: 他讪讪地答道,“我那是怕你多想。”
: “我才不会多想呢,这么平,反正跟男的也没啥区别”。我凑到他耳边笑着低语。
: “剃刀,你还想不想毕业啦,这实验得重做”,下弦月的声音再次响起。
: “你先找个地方等一会儿,我做完事去找你,现在有点忙”剃刀一边把我搭在他肩膀上
: 的手扒拉下来,一边说。
: “我还没跟你导师打招呼呢”,于是我推开她,快步进了实验室。
: 下弦月坐在电脑前面,椅子仿佛有点太高,悬空的双腿在白大褂下晃来晃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