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多交税也丝毫动摇不了某些华人继续挺川的决心

Lobsterparty
楼主 (未名空间)
只有让川爷把小留都赶走,才能彰显我辈53岁川粉老琐男的出国优越性,oh yeah!

近期,特朗普(川普)税改通过,引发美国华人社区热议。这个劫贫济富的税收改革的核心是给富人减税,而减税造成的税收亏空就靠多收中产的税来填补了。有一个特殊的群体,明明根本不算中产,却很倒霉地在这次税改中“躺枪”了。这个群体就是靠大学提供的奖学金(助教、助研等)读书的留学生。他们明明实际年收入只有两万美元左右(只够基本生活),但在川普税改后,却很可能要按五六万甚至七八万纳税,这简直要了老命。有中国留学生向笔者诉苦,说这书是读不下去了。

虽然有很多在美国已经站稳脚跟并在收入上成功跻身中产的华人对特朗普的税改叫苦不迭,但仍然有那么一些中产华人对特朗普的一片忠心矢志不渝。对于这些华人来说,他们拥护特朗普并不见得是为了让自己过得更好,而更大的成分是乐于看到别人(尤其是别的华人)过得更差,从而获取某种廉价的优越感。即使自己要多交税,但只要看到那些来美国比自己晚的中国留学生也要多交很多税以至于连书都读不下去,他们就释然了,甚至有某种莫名的欣喜,感到支持特朗普没有白忙一场。

在中国的人们对美国社会有一种常见的误解:美国是一个“两头小中间大”的“橄榄形”社会结构,位于少数富人和少数穷人之间的中产阶级是社会的中坚。而事实上,所谓的“中产社会”不过是一个迷思(myth);美国的中产阶级其实在某种程度上相当弱势和脆弱,美国的穷人(或者称为“下产”)也并不是什么“少数”,中产要上升为富人非常困难(特朗普劫贫济富的税改之后当然就更难了),而中产不慎堕落为穷人却司空见惯。

因此,一种中产阶级特有的焦虑在所难免:晋升富人无望,却害怕变成穷人。不同的人的“中产焦虑”的程度,以及在这种焦虑下的心态和行为方式,当然也形形色色。

对于某些身居中产的美籍华人来说,他们应对焦虑的方式,就是攻击穷人(那个他们最害怕变成的群体),并且坚决拥护特朗普打压低收入群体的言论和政策。对他们来说,虽然无力让自己过得更好,但只要看到特朗普能让那些比自己更穷的人过得更悲惨,这样就能增加自己的优越感从而缓解中产焦虑。如果能让穷人变得更穷,那么中产和穷人之间的鸿沟(如果真有这样一个鸿沟的话)就增大了,在这些焦虑的中产看来,不但他们跌落成穷人的可能性变小了,而且更重要的是,穷人通过自我奋斗晋升中产的可能性也变小了,他们身为中产的优越感才能更好地凸显,毕竟“物以稀为贵”。

这种“物以稀为贵”的心理在拥护特朗普的美籍华人群体相当常见,并且不局限于经济方面。比如,美国华人除经济外的另一个重要的焦虑来源,就是所谓的“身份”,很多人为了拿绿卡、入美籍必须辛苦奋斗多年。笔者曾经接触过的一些支持特朗普的华人(网友称他们“川粉”),他们自己当年通过来美国读书最终留在美国拿到“身份”,但挤上公交车就迫不及待地关门,不愿意让更多中国人通过同样的方式来美国读书拿绿卡,因为留下来的中国人多了,他们的绿卡或美籍就“贬值”了。有些支持特朗普的华人在言语上丝毫不掩饰自己对中国留学生和新移民的满满恶意,巴不得他们赶快滚回中国去,别的华人都滚蛋了,才能彰显他们作为美籍华人的优越性。他们身为华人,却强烈支持特朗普将合法移民名额减半、严重危害华人移民的“大义灭亲法案”,一点都不值得惊奇。(“大义灭亲法案”顾名思义,其中重要一项就是废除包括父母在内的亲属移民,某些支持特朗普的华人,看到别人的父母因此无法移民来美似乎非常高兴,即使他们自己也一样无法将在中国的父母接来美国尽孝,他们也无所谓)

有意思的是,支持特朗普的华人对待新移民的态度和他们对待穷人的态度如出一辙。他们当中某些人在网络上毫无遮掩地发帖攻击谩骂穷人的同时,也用类似的语言和说辞攻击谩骂新移民。靠微薄的奖学金维生的中国留学生这个群体,既是穷人也是新人,他们在特朗普税改下倒霉,当然是那些特朗普的华人粉丝们最喜闻乐见的。

“中产焦虑”也好,“物依稀为贵”的心理也罢,支持特朗普的华人的心态用更通俗的话说,就是恨人有、笑人无,所谓“我有的东西你不能有,我没有东西你更不许有”。自己过得稍微富裕一点跻身中产,就盼望看着别人变得更穷更惨;自己来到美国拿到了绿卡、美籍,就恨不得特朗普把新来的中国留学生都赶回中国去,即使自己也要多交税也心甘情愿。

正是因为这种独特的心理,某些华人拥护特朗普的决心不但不会因为劫贫济富、坑害中产的税改有丝毫的动摇,反而会变得更加坚定。即使必须多交一些税来孝敬“川爷”(支持者对特朗普的昵称),但只要能看到别人倒霉,给自己缓解焦虑、增加优越感,那也是值得的,因为有钱也难买开心。

更有极品川粉,掏钱已经不过瘾,还要连自尊也搭上,竟然说出了“do not ask what Trump does for you, ask what you can do for Trump"这么下贱的话。请问,你对“人民公仆”这四个字有概念吗?你的脸皮每天都挂在裤腰带上你家里人造吗?这个世界上能跟你的无知和愚蠢相媲美的大概就是你不要脸的程度了。
t
tranquilan
坚持一段,过了一个坎,就会产生质变,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教友们是这样,功友们也是这样,当然,床粉们也只能这样

相当于,注射中枢神经阻断药 AX,很快你就融化在蓝天里了
n
nanx
不说支不支持,起码先把事实搞清楚。
新的税法参议院的版本保留了educational exemption。学生并不需要为减免的学费交
税。即使没有保留免除条款,根据中美的条约,中国留学生减免的学费也不要交税。
【 在 Lobsterparty (龙虾党) 的大作中提到: 】
: 只有让川爷把小留都赶走,才能彰显我辈53岁川粉老琐男的出国优越性,oh yeah!
: 近期,特朗普(川普)税改通过,引发美国华人社区热议。这个劫贫济富的税收改革的
: 核心是给富人减税,而减税造成的税收亏空就靠多收中产的税来填补了。有一个特殊的
: 群体,明明根本不算中产,却很倒霉地在这次税改中“躺枪”了。这个群体就是靠大学
: 提供的奖学金(助教、助研等)读书的留学生。他们明明实际年收入只有两万美元左右
: (只够基本生活),但在川普税改后,却很可能要按五六万甚至七八万纳税,这简直要
: 了老命。有中国留学生向笔者诉苦,说这书是读不下去了。
: 虽然有很多在美国已经站稳脚跟并在收入上成功跻身中产的华人对特朗普的税改叫苦不
: 迭,但仍然有那么一些中产华人对特朗普的一片忠心矢志不渝。对于这些华人来说,他
: 们拥护特朗普并不见得是为了让自己过得更好,而更大的成分是乐于看到别人(尤其是
: ...................
mitbbsinus
川粉的理由就是大陆学生占用了美国学生的资源,明显违法美国优先的原则。

【 在 nanx (Brynhildr)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说支不支持,起码先把事实搞清楚。
: 新的税法参议院的版本保留了educational exemption。学生并不需要为减免的学费交
: 税。即使没有保留免除条款,根据中美的条约,中国留学生减免的学费也不要交税。
koko
Standard Deduction从$12000加到$24000,怎么就对中产阶级加税了?
中产阶级有几个itemize的?90%不都是standard deduction?现在等于
免税额增加一倍,肯定是减税了。

只有对收入特别高的人,才是加税,因为standard deduction不够用,
要itemize,那么此时新税法取消了以前的一些deduction,会导致多
交税。
hihihihihihi
Standard deduction加了一万二只是把原来三个人的personal exemption
加进去了而已 你要是四口之家就相当于免税额减小

原来用itemize 24000的三口家庭 可以免税36000现在只有24000了 你说呢
[在 koko (小气蔻蔻) 的大作中提到:]
:Standard Deduction从$12000加到$24000,怎么就对中产阶级加税了?
:中产阶级有几个itemize的?90%不都是standard deduction?现在等于
:免税额增加一倍,肯定是减税了。
:只有对收入特别高的人,才是加税,因为standard deduction不够用,
:要itemize,那么此时新税法取消了以前的一些deduction,会导致多
:交税。
koko
没错,所以新税法也考虑到了这种情况,把child tax credit给加倍了,
最后算一下来,中产阶级必然是减税了的。这个很多地方都给算过了。
比如这个文章:http://www.businessinsider.com/trump-tax-plan-family-take-home-pay-changes-2017-11

总体来说,只要你不itemize,必然是减税了。如果你itemize,
那么有可能加税。谁itemize?显然是收入很高的人才需要。
否则24000 standard deduction足够用了。

【 在 hihihihihihi (hello) 的大作中提到: 】
: Standard deduction加了一万二只是把原来三个人的personal exemption
: 加进去了而已 你要是四口之家就相当于免税额减小
: 原来用itemize 24000的三口家庭 可以免税36000现在只有24000了 你说呢
: [在 koko (小气蔻蔻) 的大作中提到:]
: :Standard Deduction从$12000加到$24000,怎么就对中产阶级加税了?
: :中产阶级有几个itemize的?90%不都是standard deduction?现在等于
: :免税额增加一倍,肯定是减税了。
: :只有对收入特别高的人,才是加税,因为standard deduction不够用,
: :要itemize,那么此时新税法取消了以前的一些deduction,会导致多
: :交税。
K
Kindle3
要不说左B们用屁股思考问题呢!你举个栗子吧,谁能够itemrize 24K还居然没有进入
AMT吗?

美国的中产阶级是50K多吧,能有24K的减免得250K以上的年收入。

【 在 hihihihihihi (hello) 的大作中提到: 】
: Standard deduction加了一万二只是把原来三个人的personal exemption
: 加进去了而已 你要是四口之家就相当于免税额减小
: 原来用itemize 24000的三口家庭 可以免税36000现在只有24000了 你说呢
: [在 koko (小气蔻蔻) 的大作中提到:]
: :Standard Deduction从$12000加到$24000,怎么就对中产阶级加税了?
: :中产阶级有几个itemize的?90%不都是standard deduction?现在等于
: :免税额增加一倍,肯定是减税了。
: :只有对收入特别高的人,才是加税,因为standard deduction不够用,
: :要itemize,那么此时新税法取消了以前的一些deduction,会导致多
: :交税。
koko
总体来说,Trump的这个税改,是劫了以下人的钱:
* Federal Government
* Lower rich class

给了这些人:
* middle class
* Super rich
* Companies

这些人的税负未变:
* Poor class
g
greemint
poor退的比交得多吧

【 在 koko (小气蔻蔻) 的大作中提到: 】
: 总体来说,Trump的这个税改,是劫了以下人的钱:
: * Federal Government
: * Lower rich class
: 给了这些人:
: * middle class
: * Super rich
: * Companies
: 这些人的税负未变:
: * Poor class
koko
穷人在这次税改基本被忽略了,本来个人所得税就没有穷人什么事。我觉得穷人
会受到间接影响,因为劫联邦政府的钱,就等于是劫穷人的钱。很多entitlement
program都会cut funding,比如Medicaid最近就很可能要cut一些项目。

这次税改就是大公司,大富豪与中产阶级结盟,对小富阶级和联邦政府的一次洗劫。
因为中产阶级目前是闯王的基本盘嘛。很多小富阶级比如加州IT从业人员,纽约
新泽西金融从业人员,都是民主党基本盘,反对闯王的,所以闯王毫不留情的打击。
劫钱来送给自己基本盘中产阶级。

至于什么发展经济,创造就业,那都是噱头。这些东西是靠多方面很复杂
的因素影响,不是改改税法就能神奇的创造就业,发展经济。当然不排除
新税法出台后,恰好碰上经济新一轮大发展。税法影响的主要是财富分配,
劫谁的钱送给谁。

【 在 greemint (没名字) 的大作中提到: 】
: poor退的比交得多吧
l
lingle
联邦政府收入减少可以从龙虾党们的福利中克扣啊,是时候给这些装穷的人和懒汉们减减肥了。

【 在 koko(小气蔻蔻) 的大作中提到: 】

: 总体来说,Trump的这个税改,是劫了以下人的钱:

: * Federal Government

: * Lower rich class

: 给了这些人:

: * middle class

: * Super rich

: * Companies

: 这些人的税负未变:

: * Poor class
l
lingle
多少年薪可以算是 low rich class? 年薪二十万可以算到itemize吗?

【 在 koko(小气蔻蔻) 的大作中提到: 】
<br>: 总体来说,Trump的这个税改,是劫了以下人的钱:
<br>: * Federal Government
<br>: * Lower rich class
<br>: 给了这些人:
<br>: * middle class
<br>: * Super rich
<br>: * Companies
<br>: 这些人的税负未变:
<br>: * Poor class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