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师姐下弦月

keystone0504
楼主
我是在国内上的研究生。虽然不同于磕头拜师那样的师徒关系,我们同师门的还是喜欢用师兄弟来相互称呼。我的导师是被她的导师留下来的,而她又有几个师兄弟在同一个单位,所以我又很多表师兄弟。而嫡亲的,在我上学期间只有我和我的师姐。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我的师姐创造了一些我终身难忘的精彩瞬间。

我们做实验时要跑电泳,就是在电场作用下,物质向特定方向移动。线路连接是否正常的一个主要标志就是电极是否冒泡。有一次我负责接通电源,师姐看冒泡。电泳的电源经常接触不良,所以有时候不是插到恰到好处,是接不通的。有一次我负责插电极电源,师姐看冒泡。我插好以后问师姐:插进去了么?

师姐回答:没感觉啊,你再使点劲。

我正觉得这话听起来别别扭扭的,导师很严肃地教训师姐道:不要欺负你师弟。

我当时也不知道这话的轻重,赶紧说:师姐没欺负我呢。导师也没有真生气。

后来还有一次,导师是真生气了。那是我和师姐奉命到东单公园去逮蚊子,据说是美国通过南韩放过来一种带病毒的蚊子,中央要求我们在野外收集一些蚊子做检查。到了东单公园,我们把当有北京烤鸭的瓶子放在树荫底下,便坐在长椅上等待,等有蚊子进去以后盖上盖就回实验室。刚坐下,师姐说她肚子不舒服,要去買一杯热茶,就离开了。

我一个人正在那里东张西望,过来一个男的,头发老长,还抹了口红。我刚到北京不久,看城里人都挺新鲜的,于是多看了几眼。他走过来跟我说话,他的手还时不时地捧我的手。我当时只当是北京人热情呢,也没太在意。直到他的肩膀碰了几下我的肩膀以后,脸便过来了。我一看这阵势吓一跳,正好师姐赶来,吼叫一声,就把他赶走了。

我问师姐说,这是啥意思啊?师姐说,大城市里面的人就这样,上海这样的人更多。有师姐保护你,没事。

后来吃饭的时候,我把这事告诉我表师兄。师兄当时一声不吭,却马上报告了我的导师。这一回导师真的生气了,发了很大的脾气,责怪师姐没有保护好我。

我当时还很不服气呢,我用得着师姐保护吗?

有一次我和师姐到上海出差,我是第一次到大上海,处处都很新鲜。在商城里看到那雪白雪白的胸罩,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师姐告诉我,这就和口罩一样,有男用的也有女用的。不信你把服务员将过来买一个试试。我真的买了一个,结果回来被导师发现了。这次导师没有骂师姐,把我好一顿熊。后来导师让我认识了她的宝贝女儿,我慢慢地便知道了好多事情。说句实话,我媳妇教给我的东西,比我那丈母娘导师还要多。

从此以后,师姐便再没有如此不严肃了。

还有一件事情值得一说。我们乡下来的学生都是很抗冻的,冬天衣服也很薄。有一次师姐问我:你穿这么少不冷么?我说A:不冷。我这内衣是纯棉的。师姐大笑:你那是什
么纯棉啊!我这才是纯棉的呢。说着掀起外衣露出内衣。我不假思索就伸手摸了一下。手感的确和我的内衣不一样。后来我走南闯北,每次逛商店都会看一看内衣部,再也没有碰到过手感那么好的内衣了。
tsd
你是林平之
f
fishingarden
感谢马工发明了滚动条
p
pokerfuker
你就直说,你是不是把仙乐给肏了。
lsunspot
mb我怎么就写不出这么索的东西
C
CULATER94
你师姐最后得手你没有?
heteroclinic
感觉象有袋类动物
josephp
还是小鱼的跟师姐看小白鼠交配然后自己也交配的那篇经典
每次想起都硬了
C
CULATER94
记性真好

【在josephp(大炮巨舰)的大作中提到:】
:还是小鱼的跟师姐看小白鼠交配然后自己也交配的那篇经典
:每次想起都硬了
y
yesok
尼玛,这是斯蒂芬坑重新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