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柯|我的一天 (09/25/21 星期六)

jguojob
楼主 (未名空间)

我的一天(09/25/21,星期六)

今天发生了三件大事。这第一件大事就是今天是我导师的八十大寿,虽然我不能现场参加庆祝晚宴,但通过视频参加仍然深切地感受那高兴热烈的气氛。为了表达对师恩的感激,我深思熟虑之后还写了一篇上千字的文章。文章中我没敢用溢美之词,我觉得用赞美的语言来写自己的老师让人觉得浮于表面,所以我用最平实的语言描述了几件最为普通的事,让真情于文字之中流淌。

通过视频我看到很多好多年没有见面的同门,他们要么已经体型发福,要么白发斑斑,要么两者兼有。看到他们,不免有些感慨时光太容易流失了,认识的人也在不知不觉中老了。

这第二件事就是新闻上说孟晚舟给放了,而且立刻上了回国的飞机。刚看到新闻的时候我还怀疑回国的飞机是不是提前安排好的,后来看到在中国被拘押的两个加拿大人也上了回加拿大的飞机,我才肯定推断出啥都是安排好的。过去双方都说逮捕这些人是因为他们违反了国家安全吗?而且各自都声明了很多次这些行为和政治无关,和报复无关,只和法律有关,现在为啥放人都一起放?在怎么着急也得做做面子,给法律留点颜面。

据说孟女士在被放前几个小时还视频参加了美国联邦法庭的听证会,然后就被放了。我充分怀疑那个法官不过是个木偶罢了,在听证会以前他可能早就知道了判决结果,不知道为啥还要浪费钱财举办这个听证会。

被放的人都受到他们自己国家英雄般的接待,也都成了被载入史册的英雄,而操纵这次事件的美国得到了什么,在屁民看来不过是一地鸡毛罢了。

现在看来法律不过是有权势的人手上玩偶,只要他愿意任何时候都可以脱下法律的裤头。

这第三件事就是中国国民党选出了自己新的主席。其实这算不了什么大事,不过一个小党选出了一位回锅主席,至于这位主席有多大权力,估计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但有些人认为这件事和两岸的和平有很大关系。其实有这种想法的人可能真的想多了,在台湾无论谁当领导人都不可能立刻统一或者独立。中国国民党党现在实在是太小了,据说马英九选党主席的时候还有一百三十九万党员,这次选主席,只有三十八万党员了,其萎缩的速度比解放战争时期都快。

哦,我说错了,我们还在解放战争时期,因为台湾还没有解放,解放战争按理说还没有结束,也就是说两岸还处在战争状态,不过国共两党已经算是友党了。

后两件事和我关系不大,但总觉得和我关系很大,于是看了这些新闻,心里就添堵。

中午我不想做饭了,也不想吃她妈妈做的饭。我把这个想法告诉她妈妈,她妈妈就定了一个皮萨,我和二闺女去店里把皮萨拿来,我们的中饭就这样打发了。

下午还是没有心情做别的事,我就一个人到山里走路。今天的天气很好,秋高气爽。山里有些树的叶子已经开始变红了,但大部分树还郁郁葱葱。我来回走了近四英里,只偶尔遇到几个人,其中一个人在遛三只狗,我看到那三只狗一模一样就问是不是三胞胎,遛狗人说不是,然后给我介绍狗的岁说。听他说其中一只狗已经十岁,而另外一只才三岁。

唉!我真的应该去看看眼睛了,这三岁和十岁的狗我竟然一点都分不清。

我还遇到一位看上去二十几岁的小姑娘,她鼻子上和上嘴唇上挂着好几个环。刚到美国的时候每次看到人鼻子上挂环,我就会想起小时候我们家的那只大黄牛,当时为了让黄牛听话,黄牛的鼻子上总会挂一个大铁环,铁环上拴一根绳子,黄牛不听话的时候,我老爹就会扯一下绳子,那黄牛就会乖乖地听话。现在看到人戴这样的环,我已经不想那么多了。万事只要习惯就行。

我回到家的时候都下午四点多了。我进屋就说我累了,要躺下来休息一下,她妈妈就说先喝点水再休息,我就拿起杯子喝水,刚喝完水,二姑娘就跑过来说:“爸爸,我们一会出去骑自行车,你帮我给自行车打气吧。”还没有等我回答,她有用英语说了一遍,而且这句话中让我听出好几个错误的地方。我说:“你再用英语说一遍好不好?”她也意识到自己的英语可能说错了,就说:“你不是要求在家用汉语给你说话吗?”我说:“但你刚才说的那句英语有好几处错误,你再说一遍我听听。”她说:“我没有说错,你的英语不好。”我说:“不信你去问一下你姐姐。”她妈妈说:“你就去给她的自行车去打气吧,我们马上就出去了。”大姑娘说:“爸爸,爸爸,你也给我的自行车打一下气。”

打气筒可能用久了,两辆自行车我打气花了十几分钟。打完气后,我又把自行车装到她妈妈的车上。临走,她妈妈问我要不要去,我说我再去谁再家里做饭啊。大闺女打开车窗说:“爸爸,爸爸,我们五点半回来。一回到家我们就要吃饭啊!”我说:“知道了。你们回来保证有饭吃。”

看看表,已经四点半,我就直接进厨房做饭,把躺下来休息这事忘到九霄云外去了。今天炖的肉汤,等她们骑完车自行车回来,肉汤也炖好了,我的一天就结束了。

noregrets

人到中年, 加强锻炼吧。
周六游了一千米, 周日早晨和小妞出去骑了一小时的自行车, 上午又去了FITNESS
park, 彻底锻炼开了以后, 去TMD的PANDEMIC, 中午去吃了旋转寿司, 爆满。

现在在听可可托海的那啥, 生活简单而又快乐, 明天加仓韩国大麻。

l
lilyamao2

这破新闻你有啥好伤心生气的。
b
babolat

那些飘渺的东西会添堵,有点感受到道的感觉。用点时间格物,致知,诚意,正心。多懂点道理,世界看得更清楚些,也不会这么郁闷。就算世界毁了,学到的也都在自己身上。

【 在 jguojob (劳柯)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的一天(09/25/21,星期六)
: 今天发生了三件大事。这第一件大事就是今天是我导师的八十大寿,虽然我不能现场参
: 加庆祝晚宴,但通过视频参加仍然深切地感受那高兴热烈的气氛。为了表达对师恩的感
: 激,我深思熟虑之后还写了一篇上千字的文章。文章中我没敢用溢美之词,我觉得用赞
: 美的语言来写自己的老师让人觉得浮于表面,所以我用最平实的语言描述了几件最为普
: 通的事,让真情于文字之中流淌。
: 通过视频我看到很多好多年没有见面的同门,他们要么已经体型发福,要么白发斑斑,
: 要么两者兼有。看到他们,不免有些感慨时光太容易流失了,认识的人也在不知不觉中
: 老了。
: 这第二件事就是新闻上说孟晚舟给放了,而且立刻上了回国的飞机。刚看到新闻的时候
: ...................

w
wangmaggie12

不得不说,你这个爹和老公是真当的不错。
你老婆很温文尔雅。

原来有个中西博后,文风性格,老婆,经历都与你颇为相似。很多时候觉得你们是同一人。
不过他更现代风,更田园风,更活泼一些。你更学术风一些。应该不是一人。

中年版曾经有几个特别钟爱的id, 在这里谈笑风生。大部分人都走了。连版主都归隐了。
想起龙应台的父亲,想起朱自清的父亲的背影。我觉得都有一种凄清的感觉。
我在中年版多年。看着多人的背影,渐行渐远。

noregrets

又是一年秋来到, 曾经的版主choo是个女文青, 写到这里都有点想念她了, 哎, 人生大抵如此。

【 在 wangmaggie12 (小麦琪)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得不说,你这个爹和老公是真当的不错。
: 你老婆很温文尔雅。
: 原来有个中西博后,文风性格,老婆,经历都与你颇为相似。很多时候觉得你们是同一
: 人。
: 不过他更现代风,更田园风,更活泼一些。你更学术风一些。应该不是一人。
: 中年版曾经有几个特别钟爱的id, 在这里谈笑风生。大部分人都走了。连版主都归隐了。
: 想起龙应台的父亲,想起朱自清的父亲的背影。我觉得都有一种凄清的感觉。
: 我在中年版多年。看着多人的背影,渐行渐远。

jguojob

我原来在“文海版”上混,现在那里虽然还有几个熟悉的ID,但大多物是人非了,后来
突然有一天来到这里

【 在 noregrets (风满袖) 的大作中提到: 】
: 又是一年秋来到, 曾经的版主choo是个女文青, 写到这里都有点想念她了, 哎, 人
: 生大抵如此。
: 了。

jguojob


【 在 wangmaggie12 (小麦琪)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得不说,你这个爹和老公是真当的不错。
: 你老婆很温文尔雅。
: 原来有个中西博后,文风性格,老婆,经历都与你颇为相似。很多时候觉得你们是同一
: 人。
: 不过他更现代风,更田园风,更活泼一些。你更学术风一些。应该不是一人。
: 中年版曾经有几个特别钟爱的id, 在这里谈笑风生。大部分人都走了。连版主都归隐了。
: 想起龙应台的父亲,想起朱自清的父亲的背影。我觉得都有一种凄清的感觉。
: 我在中年版多年。看着多人的背影,渐行渐远。

jguojob

十几年前跟读我小说的ID大多都不在了,而我还在写,不过写不出小说来了。

如果有人愿意读小说,我可以把修订好的版本在贴一遍

【 在 wangmaggie12 (小麦琪)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得不说,你这个爹和老公是真当的不错。
: 你老婆很温文尔雅。
: 原来有个中西博后,文风性格,老婆,经历都与你颇为相似。很多时候觉得你们是同一
: 人。
: 不过他更现代风,更田园风,更活泼一些。你更学术风一些。应该不是一人。
: 中年版曾经有几个特别钟爱的id, 在这里谈笑风生。大部分人都走了。连版主都归隐了。
: 想起龙应台的父亲,想起朱自清的父亲的背影。我觉得都有一种凄清的感觉。
: 我在中年版多年。看着多人的背影,渐行渐远。

noregrets

最近逛Costco,经常会顺手买一本小说回家看。
上周弄了一本什么Palace,里面描写出轨是这么写的,妹夫男的把女的顶在墙上,
shoveled himself in…
妹夫是女的青梅竹马的玩伴,文中的母亲的名言是女人就两件事,swim and baby, 她
们家住海边有一个私人的pond。
从心所欲这方面,我们这一代人继承了太多的禁锢。
noregrets

小乐偶尔也冒一下泡,看你们的文字很受用。小街感觉只有一半的时间在食人间烟火。【 在 jguojob (劳柯)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原来在“文海版”上混,现在那里虽然还有几个熟悉的ID,但大多物是人非了,后来
: 突然有一天来到这里

noregrets

小乐偶尔也冒一下泡,看你们的文字很受用。小街感觉只有一半的时间在食人间烟火。【 在 jguojob (劳柯)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原来在“文海版”上混,现在那里虽然还有几个熟悉的ID,但大多物是人非了,后来
: 突然有一天来到这里

w
wangmaggie12

贴吧。
做个文青不错。
能这样坚持笔耕不辍,内心很丰富。想必也很满足。
我一直羡慕能够坚持的人。很多年前,娃爹坚持做科研。心无旁骛地做科研。吵了无数架。因为我负担太多。不过一直羡慕他一直坚持做科研。无怨无悔,不计报酬地坚持,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做到的。

我一直想静下心来,写字,画画,读书、写作,钻研一点佛经。
可是我不能静下心来。每天除开俗物,就是在网上闲逛,灌水,聊天。
这灌水,能灌出花来?
只有你这样,辛勤浇灌的,才能灌出花来。

【 在 jguojob(劳柯) 的大作中提到: 】

: 十几年前跟读我小说的ID大多都不在了,而我还在写,不过写不出小说来了。

: 如果有人愿意读小说,我可以把修订好的版本在贴一遍

: 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