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棵属于我的树

w
wangmaggie12
楼主 (未名空间)

我小时候看红楼梦,就记住了秦可卿的那副棺材,是上好的楠木,花了贾珍一千两银子,从薛蟠那儿买来的。
我爷爷过世的时候,他大概花了好几年的时间给自己弄棺木。那是一幅整棺整盖的松木的棺材。爷爷最后的几年,就把那副棺木漆了又漆。桐油上了一层又一层。我对爷爷的记忆似乎只剩下了这副棺材。
我出国的那一年,我和我爸爸说,我做梦梦见了两副棺材。我爸爸说,好啊,双棺双材。
我爸爸从五十岁开始,就开始给自己物色棺材。楠木的棺材不可能了,整棺整盖的棺材,也很难了。爸爸说,他一定要上好的杉木。
我到美国来后,要和爸爸出去走,他一看见挺直的杉木,就会和我说,这真可以做一副很好的寿木。可惜爸爸是一定要回到老家的。

我最近一直去看鲑鱼洄游。
鲑鱼历尽千辛万苦,从海里湖里洄游到他的出生地。
只有他的出生地才是他最后的归宿。

我最近游历了不少的地方。
我一看见又高又直的杉木,就会停下来丈量一下,抱抱。
我在挑属于自己那棵树。整棺整盖的杉木。一副整棺整盖的杉木,或许就是我的归宿。

剩下的余生,我就会挑来挑去找到属于自己的那棵树。然后,我也会把这副棺木漆了又漆。
感觉自己有点理解百年孤独。
c
cckyle2001

#1 我将把自已的遗体捐了
#2 捐不了,用最简化方式火化

HappyAve

想好好回个贴的,关于生和死,向死而生,好好活着。终究,舍不得花时间。。。

b
babolat

写得好,就是有点贾政看灯谜的感觉。

【 在 wangmaggie12 (小麦琪)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小时候看红楼梦,就记住了秦可卿的那副棺材,是上好的楠木,花了贾珍一千两银子
: ,从薛蟠那儿买来的。
: 我爷爷过世的时候,他大概花了好几年的时间给自己弄棺木。那是一幅整棺整盖的松木
: 的棺材。爷爷最后的几年,就把那副棺木漆了又漆。桐油上了一层又一层。我对爷爷的
: 记忆似乎只剩下了这副棺材。
: 我出国的那一年,我和我爸爸说,我做梦梦见了两副棺材。我爸爸说,好啊,双棺双材。
: 我爸爸从五十岁开始,就开始给自己物色棺材。楠木的棺材不可能了,整棺整盖的棺材
: ,也很难了。爸爸说,他一定要上好的杉木。
: 我到美国来后,要和爸爸出去走,他一看见挺直的杉木,就会和我说,这真可以做一副
: 很好的寿木。可惜爸爸是一定要回到老家的。
: ...................

l
lilyamao2

你的比小麦的好,小麦的看着好丧

【 在 cckyle2001(谦虚的狼) 的大作中提到: 】

: #1 我将把自已的遗体捐了

: #2 捐不了,用最简化方式火化

c
cckyle2001

我的理念
人活的时候,多享受
死了之后,一切从简
【 在 lilyamao2 (lilyamao2)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的比小麦的好,小麦的看着好丧
:
: #1 我将把自已的遗体捐了
:
: #2 捐不了,用最简化方式火化
:

w
wangmaggie12

看来你经历还是不够。
不论生死,都要有种仪式感。
一副上好的属于自己的棺木,是很严肃的仪式

最近看鲑鱼洄游,感触特深。
是什么驱动三文鱼这样不畏艰险的寻找他最后的归宿?明知道一游到他的出生地,他们面对的就是死亡?但是他们坚定不移地去赴死。这种归宿感,是一种使命,也是一种仪式,更是一种自由。

【 在 lilyamao2 (lilyamao2)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的比小麦的好,小麦的看着好丧
:
: #1 我将把自已的遗体捐了
:
: #2 捐不了,用最简化方式火化
:

w
wangmaggie12

等我有空,我可以写写我抱过的几棵树。
好像都不是我想要的。倘若我选定,我是不是会每年都去朝圣一次?

【 在 babolat (Aeropro) 的大作中提到: 】
: 写得好,就是有点贾政看灯谜的感觉。
: 材。

h
hualala1

《纽约时报》颠倒黑白,歪曲采访内容

《纽约时报》的报道大相径庭,与事实严重不符
c
cckyle2001

鸡猪鱼蒜,逢着便吃;生老病死,时至即行.
不必太多虑,...

你还想控制死后之事?
我只想,死后一切从简,让活人最方便行事
【 在 wangmaggie12 (小麦琪) 的大作中提到: 】
: 看来你经历还是不够。
: 不论生死,都要有种仪式感。
: 一副上好的属于自己的棺木,是很严肃的仪式
: 最近看鲑鱼洄游,感触特深。
: 是什么驱动三文鱼这样不畏艰险的寻找他最后的归宿?明知道一游到他的出生地,他们
: 面对的就是死亡?但是他们坚定不移地去赴死。这种归宿感,是一种使命,也是一种仪
: 式,更是一种自由。

w
wangmaggie12

或许你太入世,心心念念的就看着你那几个米,一点也不懂我。
这人,把老的送走,小的养大,自己就活得没有了方向。
超过了生活必须的,20 万三十万一年有区别吗?
一个米的资产和五个米的资产有区别吗?人家二十万的资产买辆保时捷眼睛不眨一下,你守着五个米,还开着一辆随时熄火的车,还在为买一辆啥破东方不败想的脑瓜生疼。二十万与五个米有区别吗?
你活七十岁与活九十岁有区别吗?

人与鲑鱼有区别吗?
寻找一棵属于自己的树,是在思索自己的归宿。
至少没有找到这棵树之前,我的人生还有目标。
找到了一棵属于自己的树,至少我还有地方去朝圣。

【 在 cckyle2001(谦虚的狼) 的大作中提到: 】

: 鸡猪鱼蒜,逢着便吃;生老病死,时至即行.

: 不必太多虑,...

: 你还想控制死后之事?

: 我只想,死后一切从简,让活人最方便行事

Busywithbaby

我奶奶有一副棺木,大概60嵗左右自己买了非常好的木材,她非常害怕火葬。反复
说要怎么安排。老人家96岁去世的,这件身后事唠叨了快三十年。我们那地方也完全城市化,根本不允许土葬。最后的安排,还是随了当时殡葬要求,火化后骨灰带回老家,葬在家里几位长辈的旁边。

用什么棺材,怎么安排葬礼,据说有的人自己生前就安排了。但有的时候,真的不能自己说了算。像疫情期间,殡仪馆非常忙乱,连亲友正常的告别仪式都没有。

个人觉得树葬挺好的,不一定要买墓地,找一棵树埋在那里。树也不用砍下来,继续好好活着。

【 在 wangmaggie12 (小麦琪)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小时候看红楼梦,就记住了秦可卿的那副棺材,是上好的楠木,花了贾珍一千两银子
: ,从薛蟠那儿买来的。
: 我爷爷过世的时候,他大概花了好几年的时间给自己弄棺木。那是一幅整棺整盖的松木
: 的棺材。爷爷最后的几年,就把那副棺木漆了又漆。桐油上了一层又一层。我对爷爷的
: 记忆似乎只剩下了这副棺材。
: 我出国的那一年,我和我爸爸说,我做梦梦见了两副棺材。我爸爸说,好啊,双棺双材。
: 我爸爸从五十岁开始,就开始给自己物色棺材。楠木的棺材不可能了,整棺整盖的棺材
: ,也很难了。爸爸说,他一定要上好的杉木。
: 我到美国来后,要和爸爸出去走,他一看见挺直的杉木,就会和我说,这真可以做一副
: 很好的寿木。可惜爸爸是一定要回到老家的。
: ...................

b
babolat

把身后事情安排好的,死后虽然不能控制,生前一定是会好好过的。

【 在 Busywithbaby (努力加餐饭)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奶奶有一副棺木,大概60嵗左右自己买了非常好的木材,她非常害怕火葬。反复
: 说要怎么安排。老人家96岁去世的,这件身后事唠叨了快三十年。我们那地方也完全城
: 市化,根本不允许土葬。最后的安排,还是随了当时殡葬要求,火化后骨灰带回老家,
: 葬在家里几位长辈的旁边。
: 用什么棺材,怎么安排葬礼,据说有的人自己生前就安排了。但有的时候,真的不能
: 自己说了算。像疫情期间,殡仪馆非常忙乱,连亲友正常的告别仪式都没有。
: 个人觉得树葬挺好的,不一定要买墓地,找一棵树埋在那里。树也不用砍下来,继续
: 好好活着。
: 材。

c
cckyle2001

车修好之后,又开了(6千英里)1万公里了!
一切正常
熄火是因车的发电机坏了
修了,问题就解决了

这车很可能可再开10万英里(16万公里)
【 在 wangmaggie12 (小麦琪) 的大作中提到: 】
: 或许你太入世,心心念念的就看着你那几个米,一点也不懂我。
: 这人,把老的送走,小的养大,自己就活得没有了方向。
: 超过了生活必须的,20 万三十万一年有区别吗?
: 一个米的资产和五个米的资产有区别吗?人家二十万的资产买辆保时捷眼睛不眨一下,
: 你守着五个米,还开着一辆随时熄火的车,还在为买一辆啥破东方不败想的脑瓜生疼。
: 二十万与五个米有区别吗?
: 你活七十岁与活九十岁有区别吗?
: 人与鲑鱼有区别吗?
: 寻找一棵属于自己的树,是在思索自己的归宿。
: 至少没有找到这棵树之前,我的人生还有目标。
: ...................

w
wangmaggie12

第一次想找自己的那棵树,是在旧金山到海边的1号公路。那是夜里。原始森林。很黑
。很安静。我听见了蛙鸣。久违的蛙鸣。就记起自己在上海的时候,我们几个五湖四海来的人,那段时间都失业了。我们白天找工作,晚上聚在一起打牌。夜静的时候,其实没有蛙声。但中间一个人坚持他听见了蛙鸣。他说,城市的夜半蛙鸣。孤独啊。
那是一个喜欢挑战的人。人大金融系毕业的。抛弃了稳定的银行工作,到上海,三个月换一次工作。他最喜欢说的一句话,改变,是挑战也是机遇。
这句话几乎激励了我的一生。
在蛙鸣声里,在车灯里,看见路边的挺直的树,感觉都是参天古树。这些树,一晃而过,显得更加参天。
我有点迷糊。就和老公说,好大的树啊。
老公说好像是原始森林。
我问他听见蛙鸣了没? 他说,听见了。
我过了一会儿说,这些古树,想必可以做一副很好的棺木。我死了,我要一副整棺整盖的杉木棺木。
老公说,这树这么多,你得好好挑一副。
我说好。那我每次看到好的杉木,你得停一下。我要仔细挑。

【 在 wangmaggie12(小麦琪) 的大作中提到: 】

: 或许你太入世,心心念念的就看着你那几个米,一点也不懂我。

: 这人,把老的送走,小的养大,自己就活得没有了方向。

: 超过了生活必须的,20 万三十万一年有区别吗?

: 一个米的资产和五个米的资产有区别吗?人家二十万的资产买辆保时捷眼睛不眨一下,

: 你守着五个米,还开着一辆随时熄火的车,还在为买一辆啥破东方不败想的脑瓜生疼。

: 二十万与五个米有区别吗?

: 你活七十岁与活九十岁有区别吗?

: 人与鲑鱼有区别吗?

: 寻找一棵属于自己的树,是在思索自己的归宿。

: 至少没有找到这棵树之前,我的人生还有目标。
: ...................

y
ycniuq

有些人好像生来就对人生的end很敏感,比如犹太人(Woody Allen said: I'm not
afraid of death; I just don't want to be there when it happens), 比如你的爸
爸,小麦。

After certain age, 我们好像是需要很多distractions, 才不会看到挺直的杉木就想
到寿木:)

有时候想到 "where are we going"是难免的。最近我有一个不到50的同事在家锻炼中
,心脏病突发就过世了;留下一双未成年的儿女和不工作的太太. Where did he go?
in the memory of his family and friends?

我也想找一棵属于我的树;一棵不会judging,不会自审的树;一棵相看两不厌的树.

我不信教,"where are we going"就少了一个最容易的答案。但树是和“上面”最接近的,because "only God could make a tree"

【 在 wangmaggie12 (小麦琪)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小时候看红楼梦,就记住了秦可卿的那副棺材,是上好的楠木,花了贾珍一千两银子
: ,从薛蟠那儿买来的。
: 我爷爷过世的时候,他大概花了好几年的时间给自己弄棺木。那是一幅整棺整盖的松木
: 的棺材。爷爷最后的几年,就把那副棺木漆了又漆。桐油上了一层又一层。我对爷爷的
: 记忆似乎只剩下了这副棺材。
: 我出国的那一年,我和我爸爸说,我做梦梦见了两副棺材。我爸爸说,好啊,双棺双材。
: 我爸爸从五十岁开始,就开始给自己物色棺材。楠木的棺材不可能了,整棺整盖的棺材
: ,也很难了。爸爸说,他一定要上好的杉木。
: 我到美国来后,要和爸爸出去走,他一看见挺直的杉木,就会和我说,这真可以做一副
: 很好的寿木。可惜爸爸是一定要回到老家的。
: ...................

w
wangmaggie12

不知道为啥,对于生死我从来不怕也不在意。
既不会特意求生也不会特意求死。
如果活的特别随意,人生就没有了目标。

前些年,娃爹一直说,你看我们两啥都要自己奋斗。我们得努力,给娃打点基础。好像也是。冲着给娃打点基础,干得蛮欢的。
后来大娃上了大学。宣布她啥也不要我的。自己搬出去,自己打工,自己攒学费。二娃简直对于钱财没有半点意识。这奋斗的心都没有了。自己又带不走,娃又不需要留。

穷其后半生要找一棵属于自己的树,怎么觉得特别平静了。
你在干什么?我在找一棵属于自己的树。最后自己是不是在这棵树里,也没什么重要吧?但需要寻找属于自己的这棵树。

【 在 ycniuq(西昆) 的大作中提到: 】

: 有些人好像生来就对人生的end很敏感,比如犹太人(Woody Allen said: I'm
not

: afraid of death; I just don't want to be there when it happens), 比如
你的爸

: 爸,小麦。

: After certain age, 我们好像是需要很多distractions, 才不会看到挺直的杉
木就想

: 到寿木:)

: 有时候想到 "where are we going"是难免的。最近我有一个不到50的同事在家
锻炼中

: ,心脏病突发就过世了;留下一双未成年的儿女和不工作的太太. Where did he go?

: in the memory of his family and friends?

: 我也想找一棵属于我的树;一棵不会judging,不会自审的树;一棵相看两不厌
的树.

: 我不信教,"where are we going"就少了一个最容易的答案。但树是和“上面”最接近
: ...................

y
ycniuq

我可以理解你在找什么样的树;也许找的过程比找不找的到更重要。。。

中年以后,就像是登山的中途,往下是回忆,数钱,往上是解惑,安心; 目标就像山
顶,往往是云遮雾罩。

你要找的树, 听着安心。

让我想起一首歌: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 你对自由的向往

天马行空的生涯 你的心了无牵挂

穿过幽暗的岁月 也曾感到彷徨

当你低头的瞬间 才发觉脚下的路

心中那自由的世界 如此的清澈高远

【 在 wangmaggie12 (小麦琪)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知道为啥,对于生死我从来不怕也不在意。
: 既不会特意求生也不会特意求死。
: 如果活的特别随意,人生就没有了目标。
: 前些年,娃爹一直说,你看我们两啥都要自己奋斗。我们得努力,给娃打点基础。好像
: 也是。冲着给娃打点基础,干得蛮欢的。
: 后来大娃上了大学。宣布她啥也不要我的。自己搬出去,自己打工,自己攒学费。二娃
: 简直对于钱财没有半点意识。这奋斗的心都没有了。自己又带不走,娃又不需要留。: 穷其后半生要找一棵属于自己的树,怎么觉得特别平静了。
: 你在干什么?我在找一棵属于自己的树。最后自己是不是在这棵树里,也没什么重要吧
: ?但需要寻找属于自己的这棵树。
: ...................

w
wangmaggie12

是啊,世界上有这么多的树。其实最后用哪棵树都是无所谓的吧?说不定根本都不葬在树里。
找树,很简单,周而复始。但是可以不厌其烦地去找。
找到一棵有点满意的树就可以欢呼雀跃一阵。

我其实很喜欢特别特别简单的游戏。那些一分钟都可以结束的游戏,我可以玩一通宵。就如一成不变的日子,第二天一睁眼。又是一天。
但是今天和昨天,没有啥差别。

【 在 ycniuq(西昆)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可以理解你在找什么样的树;也许找的过程比找不找的到更重要。。。

: 中年以后,就像是登山的中途,往下是回忆,数钱,往上是解惑,安心; 目标
就像山

: 顶,往往是云遮雾罩。

: 你要找的树, 听着安心。

: 让我想起一首歌:

: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 你对自由的向往

: 天马行空的生涯 你的心了无牵挂

: 穿过幽暗的岁月 也曾感到彷徨

: 当你低头的瞬间 才发觉脚下的路

: 心中那自由的世界 如此的清澈高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