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国三十二年前,终身难忘的人和事

D
DoctorZhao66
楼主 (未名空间)


借用老人家的一句话“三十二年过去,弹指一挥间”。真是如此,时间过的真快,转眼三十二年了,每年都热闹几天,各色人等都出来表演一番,几天后又趋于平静。

事情没那么简单,这一事件每人都有自己的解读,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观点和看法也难免改变。无论如何,它是深刻在我们这代人的脑子里的,不可能忘记。

三十二年前,自己20出头,在东北读研。虽然那时的身份是学生,但颇受“重用”。每日在医院出门诊,不可能分身。医大的一附院在市中心,远离校本部,除了公卫学院外,无其它相关单位。医学生人数本来就不多,而且多数不关心时事,所以单位附近冷冷清清。每日下班后,都骑车到几公里外的西大直街。那里有两所著名的大学:工大和建工学院。两所学校很近,而且远比医学生活跃。

在工大和建工学院门口,每日热闹非凡,大字报铺天盖地、“美国之音”和BBC的声音
此起彼伏、又有很多的讲演者慷慨激昂地发表着自己的主张。那些天,自己处于一种莫名的情绪亢奋状态,每日奔波于医院和工大之间,一点也不觉得累。那时的自己,觉得“美国之音”和BBC句句是真理。特别是,有那么几日主要街道被封锁,自己和朋友走
在没有汽车的宽阔大街上觉得非常舒畅,从来没过有的轻松感。

事情落幕后,很长一段时间,不能从负面的情绪中转移出来。一天,一个熟悉的身影来到诊室。他不认识我,但我认识他。他是工大众多讲演者中最出色的一位,讲演时慷慨激昂、声情并茂,打动了无数的听众。这次再见到他,昨日的风采已烟消云散,显得非常颓废。原来他是来开病假条的,最近实在不能集中注意力学习,想休一段时间。自己人微言轻,别的忙帮不上,这一点还是可以的。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当时的自己说不出的伤感,至今难以忘怀。

出国后,一天无意打开了“美国之音”的网页,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自己痛痛快快地听了几个小时。之后,有一段时间,天天听听“美国之音”。但过了一段发现,这个栏目请的来宾们,好像没有任何变化,都在重复几十年前一样的内容,观点、形式、立场与以前相比无丝毫改变,而且对中国的评价100%的负面内容。这样做实在有失公允。任何节目或栏目如100%的歌功颂德或100%的贬低、诋毁,很容易让人生厌。随着时间的推移,再也没兴趣听这一栏目了。

仅以此小短文,献给我们同代人及我们共同经历的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l
lilyamao2

西方世界的新闻从来都是批评为主的嘛,你看CNN还是FOX, 说过美国一个好字没?我
们天天活在美帝新闻里的水深火热的美国中,贫困,枪战,吃不饱饭,犯罪, 这里就
是美国。但是实际上活得挺滋润。。
s
sportmdx

Just move on, always look forward, don't waste too much time looking
backward. You cannot turn the clock back.
EmMeadow


都说40年能让世界翻天覆地沧海桑田。现在的世界已经和那时完全不一样了。其实没太多值得怀念的,不过是历史长河中一朵小小的浪花,和别的浪花并没有太多的不同。

【 在 DoctorZhao66 (老赵) 的大作中提到: 】
: 借用老人家的一句话“三十二年过去,弹指一挥间”。真是如此,时间过的真快,转眼
: 三十二年了,每年都热闹几天,各色人等都出来表演一番,几天后又趋于平静。
: 事情没那么简单,这一事件每人都有自己的解读,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观点和看法也
: 难免改变。无论如何,它是深刻在我们这代人的脑子里的,不可能忘记。
: 三十二年前,自己20出头,在东北读研。虽然那时的身份是学生,但颇受“重用”。每
: 日在医院出门诊,不可能分身。医大的一附院在市中心,远离校本部,除了公卫学院外
: ,无其它相关单位。医学生人数本来就不多,而且多数不关心时事,所以单位附近冷冷
: 清清。每日下班后,都骑车到几公里外的西大直街。那里有两所著名的大学:工大和建
: 工学院。两所学校很近,而且远比医学生活跃。
: 在工大和建工学院门口,每日热闹非凡,大字报铺天盖地、“美国之音”和BBC的声音
: ...................

m
magliner

恭喜,上头条了。
rockfish

美国之音啥的还真是无耻的工具,虽然我自己也对土工深恶痛绝,但是看着美国之音自由中国法广之类的所谓新闻如何编造谎言如何从各种新闻里面裁花接木从预设立场攻击中国,让人感到比中共还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