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柯 | 我的一天(03/27/21,星期六)

jguojob
楼主 (未名空间)

我的一天(03/27/21,星期六)

这几天过敏,眼睛涩鼻子痒,不停地打喷嚏,折腾得我昼夜不宁。她妈妈劝我吃点过敏药,我看看药品的说明,没有吃。我不是害怕吃药,而是不相信过敏药。刚到美国那几年,每年都过敏,后来看到一种药说吃了以后症状会减轻百分之八十以上,我以为遇到了救星,赶紧买了些,吃了以后一点效果都没有,从那以后我就不相信过敏药。

有些药物说明明摆着就是在说谎,可是照样有市场。

后来我搬家到另外一个州,发现不过敏了。不过敏已经很多年了,谁曾想今年来得如此凶猛。因为老打喷嚏,到天快亮的时候我才睡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发现自己在考‘数字电路’,看着题目里的各种符号,我啥都不知道,然后我就醒了,醒来以后我继续回味那些题目,就想如果有选择题就好了,不管会不会都可以选一个,没准还能选对。

有的时候说慌真能带来好处,如果乱选一个竟然选对了答案,除了自己,谁会知道自己不会做呢。可惜梦里没有选择题,我连撒谎的机会都没有。

起床,放猫猫出去玩,做早饭,然后上楼叫她们下来吃早饭。她们早就起床了,我上来的时候看到大闺女趴在楼道地板上看书,我说:“大猫,你怎么趴地板上看书。”我刚说完,她就把书放下,嘴里‘喵喵’地叫着爬了过来,爬到我身边,‘噌’地站了起来,把十指张开,眼看着就往我身上挠,我赶紧说:“爸爸投降,不敢再叫你‘猫’了。”虽然我这样说了,她仍然没有收手,我被她追得东躲西藏。

然后二闺女也加入了挠抓我行列,我被他们逼到了墙角,肩上背上被她们一阵好挠。我求饶说:“爸爸以后再也不敢了。”二闺女问:“你说的是实话。”我说:“爸爸不会撒谎。”大闺女说:“妈妈说‘爸爸说爸爸不会撒谎,其实就是在撒谎’"

哎!我的人设是一点都没有了。

吃完早饭,我看到一段小视频,博主用嘶哑的声音讨论着说慌的级别,他把说谎分成十级:最低级的说谎时餐馆:菜马上就来了;二级说谎是萍水相逢的人:改天我请你喝茶;三级说谎是领导:我真不想做领导;四级说谎是学校:再苦不能苦孩子;五级说谎是老公:我马上回家;七级说谎是奸商:我们从来都不偷工减料;八级说谎是男人:我会爱你一辈子;九级说谎是西方:那里有种族灭绝。还有第十级说谎,不过我突然想不起来了。

当你读到‘我突然想不起来了’,你肯定认为我在说谎,其实你是对的。

我觉得这个视频挺好玩的,就上楼来想给她妈妈分享,她妈妈看到我,说:“你今天中午准备吃啥,孩子们说吃墨西哥卷饼。”我说:“这么快就要吃中饭了啊?”她妈妈说:“你看看表,都一点多了。”她这么一说,我肚子里感到有点饿了,不过嘴里却说:“我还不饿呢!”她说:“你也吃墨西哥卷饼吧,我给你们做。"

墨西哥卷饼很好做,牛肉青菜和奶酪都是现成的,就把饼在锅里热一下,然后卷一下就可以了。她做了五个卷饼,我吃了一个,闺女每人吃了两个,她把早上剩的稀饭吃了。

下午我把菜园子收拾了一下,种了一些豆子和黄瓜,我刚种完就开始下雨了,于是我就想趁着下雨把化肥撒上,就对她妈妈说:“我出去买点化肥。”她妈妈说:“你要去超市吗?”我说:“去。”然后我就出门了。

出来家门,我突然很想去试验室,于是就想先去一趟实验室,再去买化肥。到了试验室,我一下子呆到五点半,然后我就忘了买化肥这事。回到家正在院子里和她们的朋友玩的二闺女看到我就问:“爸爸去超市有没有买好吃的。”我说:“爸爸去实验室了,把去超市这事给忘了。”听了我的回答,她一脸失望。

我一进屋,她妈妈见我两手空空,就说:“你没有去超市啊?孩子们还等着你买来好吃的来当晚饭呢。”我说:“我去了一趟试验室,忘了。那我就做点好吃吧。”

于是我就切了点牛肉,拿出五根意大利香肠,到院子里把烤炉打开,好好地烤上。孩子们就喜欢吃烤的东西,烧烤她们一定喜欢。等我把烤好的香肠和牛肉拿进来的时候,两个闺女一阵欢呼,然后就是狼吞虎咽。

看着她们两个吃得那么香,她妈妈说:“像她们这个年龄,我都不记得吃啥了。”我说:“我们那个时候没有什么好吃的。”二闺女停下来,不解地问:“爸爸,你吃过你自己?”我说:“我怎么会吃我自己啊!”她说:“那你怎么知道你自己不好吃的?”我说:“我没有说我自己不好吃啊!”她说:“你刚刚说你小时候不好吃。”我说:“我小时候没有好吃的,不是说我小时候不好吃。”

不知道她有没有听懂,不过也没有再追问。

吃完饭,刷好锅,孩子们看书,我就和她妈妈坐下来说话。我说:“这些政客们说谎真就不脸红,我是不会相信的。”她说:“有人相信啊!只要有人信就有人说,到现在还有人说病毒是实验室里来的呢。”我说:“何止这些,还有人不相信有这个病毒呢。”

我说这些话的时候,猫猫把两只前腿放在我的膝盖上焦急地看着我,我知道它要我和它一起下楼,我对它说:“等一会,我马上就下去。”说完这话,我又和她妈妈说了一会话,她妈妈说:“你赶快下去吧,一会猫猫急了,又要挠你,你忘了今天中午的事了。”

今天中午我答应和它一起下去,结果多呆了一会,它就冷不丁地挠了我一爪子。她妈妈这么一提醒,我就站起来,然后猫猫就头前带路,朝楼下欢快地跑去。

我跟着它下楼,心想:即便对猫猫说谎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b
babolat

边上有几个曾经会过敏的,吃local honey后好了。

【 在 jguojob (劳柯)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的一天(03/27/21,星期六)
: 这几天过敏,眼睛涩鼻子痒,不停地打喷嚏,折腾得我昼夜不宁。她妈妈劝我吃点过敏
: 药,我看看药品的说明,没有吃。我不是害怕吃药,而是不相信过敏药。刚到美国那几
: 年,每年都过敏,后来看到一种药说吃了以后症状会减轻百分之八十以上,我以为遇到
: 了救星,赶紧买了些,吃了以后一点效果都没有,从那以后我就不相信过敏药。
: 有些药物说明明摆着就是在说谎,可是照样有市场。
: 后来我搬家到另外一个州,发现不过敏了。不过敏已经很多年了,谁曾想今年来得如此
: 凶猛。因为老打喷嚏,到天快亮的时候我才睡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发现自己在考‘
: 数字电路’,看着题目里的各种符号,我啥都不知道,然后我就醒了,醒来以后我继续
: 回味那些题目,就想如果有选择题就好了,不管会不会都可以选一个,没准还能选对。
: ...................

l
lilyamao2

一次不灵就不信?

过敏药这个不行就换一个,每种药物的药理机制不一样,不一定适合每个人。

貌似隐隐点了最近的热点事件,新疆棉花之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