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水并不悲伤

T
Tagore
楼主 (未名空间)


河水并不悲伤
我的眼光在流淌
特洛伊城没有木马
你骑的是远方

熊熊烈焰烧不到天空
这不是花朵这是死亡
好吧夜色留给你
可以安静可以歌唱

好困先睡了
河水不用翻译
羊数的是羊
我数的是行道迟迟的远方

2021/3/25

noregrets

我也不悲伤,尽管挥之不去。
T
Tagore

谢谢回复,赞哀而不伤。

改了几个字,通顺一点,这首诗的起点是和小乐的“传说中有一条悲伤的河”。一开始也就第一段可以看,凑了两次才意思正常。。。看来要么睡眠不足,要么一路下坡的人生要开始了,惶恐。

【 在 noregrets (风满袖)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也不悲伤,尽管挥之不去。

HappyAve

一些河水的悲伤
一些红尘的薄凉
阿尔的太阳, 痛苦的芒

HappyAve

你老人家,能不能认认真真的写篇让小街等网友景仰的作品。。。

【 在 Tagore (我来故我在,我在故我来) 的大作中提到: 】
: 河水并不悲伤
: 我的眼光在流淌
: 特洛伊城没有木马
: 你骑的是远方
: 熊熊烈焰烧不到天空
: 这不是花朵这是死亡
: 好吧夜色留给你
: 可以安静可以歌唱
: 好困先睡了
: 河水不用翻译
: ...................

w
wangmaggie12


哈哈,我还是来对山歌吧

河水并不悲伤
悲伤的是我的眼光
迷失了特洛伊城的木马
眼光送我到远方

熊熊烈焰烧到了天空
剩下死亡的空洞
明亮和夜色都留给你
尽情的歌唱,撑破你的喉咙

不要睡了
找来河水当翻译
羊数他的羊
我数我的远方

【 在 Tagore (我来故我在,我在故我来) 的大作中提到: 】
: 河水并不悲伤
: 我的眼光在流淌
: 特洛伊城没有木马
: 你骑的是远方
: 熊熊烈焰烧不到天空
: 这不是花朵这是死亡
: 好吧夜色留给你
: 可以安静可以歌唱
: 好困先睡了
: 河水不用翻译
: ...................

w
wangmaggie12

哈哈,班门弄斧一下哈,斗胆批一下诗人的诗。
我觉得河水不用翻译,改成河水不会翻译,是不是会更好一些?

【 在 Tagore (我来故我在,我在故我来) 的大作中提到: 】
: 河水并不悲伤
: 我的眼光在流淌
: 特洛伊城没有木马
: 你骑的是远方
: 熊熊烈焰烧不到天空
: 这不是花朵这是死亡
: 好吧夜色留给你
: 可以安静可以歌唱
: 好困先睡了
: 河水不用翻译
: ...................

i
indejavu

老不来密码差点都忘了。

插科打诨我可不能错过。就是要让小街看的吃不下饭。 哈哈。

真的河水从不悲伤
是谁的眼泪在流淌
特洛伊人喜欢木马
所以他们看不到远方

浓烟烈焰冲向天空
到底烟花还是死亡
夜还是狂欢全由你
或者安静或者歌唱

困了就睡勿须言语
河水也不想当翻译
羊永远只能数羊
远方, 呵呵, 永远的迷。

【 在 wangmaggie12(小麦琪) 的大作中提到: 】
<br>:
<br>: 哈哈,我还是来对山歌吧
<br>: 河水并不悲伤
<br>: 悲伤的是我的眼光
<br>: 迷失了特洛伊城的木马
<br>: 眼光送我到远方
<br>: 熊熊烈焰烧到了天空
<br>: 剩下死亡的空洞
<br>: 明亮和夜色都留给你
<br>: 尽情的歌唱,撑破你的喉咙
: ...................
<br>

w
wangmaggie12

诗人和小街的文学
你我恶搞成山歌
他们流淌的眼泪
汇成悲伤的河水
抢走他们去特洛伊城的木马
歪打正着到了我梦想的撒哈拉

烧一堆篝火
撕破夜晚的寂寞
撒一地的莲花落
涤尽沉寂的龌龊

河水你该怎样翻译呢?
诗人的悲伤
小街痛苦的光芒
小麦的彷徨
Indejunv 的吊儿郎当(吐血了?嘻嘻)
是不是跟着你的蜿蜒
找到该去的方向?

【 在 indejavu(life cycles) 的大作中提到: 】

: 老不来密码差点都忘了。

: 插科打诨我可不能错过。就是要让小街看的吃不下饭。 哈哈。

: 真的河水从不悲伤

: 是谁的眼泪在流淌

: 特洛伊人喜欢木马

: 所以他们看不到远方

: 浓烟烈焰冲向天空

: 到底烟花还是死亡

: 夜还是狂欢全由你

: 或者安静或者歌唱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