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柯| 我的一天(03/20/21,星期六)

jguojob
楼主 (未名空间)

我的一天(03/20/21,星期六)

昨天早上用小锅炸花生豆的时候油扑出来一些,然后就着了,这个时候只需要把锅盖盖上就可以,但是一慌我就把盖锅盖这事给忘了,竟然用嘴去吹,那火也就越吹越旺,最后万幸的是那火着了一会就自己灭了,但是把炉子上得打火器烧坏了,所以那个炉眼要用打火机才能把火打着。

早上起来煎鸡蛋花的时候我把要用打火机点火这事给忘了。我把油倒进锅里,打开煤气等着油热,当然我没有等到油热而是等到浓浓的煤气味,这时我才注意到锅下面并没有火,我才想起来要用打火机点火的事。关掉了煤气,我心里很庆幸是煎鸡蛋花而不是熬稀粥,因为熬稀粥的时候我一般是把火打开就去干别的事,如果是那样,麻烦真就大了。

既然想起要用打火机点火我就去通常放打火机的地方找打火机,发现打火机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别人拿走了,本来想去卧室里问问她妈妈这打火机放在哪里了,但是看到她还在睡觉,就想自己找,结果翻遍了原来放打火机的地方也没有找到,就想这打火机平时也用不着估计早就扔掉了,不过回头一想。不对啊,因为昨天还用打火机点火了呢。

想到昨天还用打火机的事,我一下子就想起来昨天用完就把它放在炉子边上的抽屉里了。打开抽屉一看,果真在那里,然后我就把火点着了。烧了一会,我往油里加了一段葱花,发现油热了,就想把打好的鸡蛋倒进去,然后我就找不到我盛鸡蛋的碗了,整个厨房都找遍了也没有找到我打好的鸡蛋,既然找不到,那就是我还没有打鸡蛋。

我把火关掉,从冰箱里拿出四个鸡蛋,在碗里把它们打均匀,加了点盐,重新把火打开,烧了一会往里又加了一点葱发现热了,我就准备往锅里倒打好的鸡蛋,我往锅台一看,真是邪乎,那里好端端地放着两碗打好的鸡蛋,没有办法我就把它们混在一起全部倒进锅里。

我煎鸡蛋花的目的是要用来炒面包。等鸡蛋炒好了,我把它们盛在碗里,去冰箱里拿面包,发现冰箱里根本就没有面包。今天早上炒面包吃是她妈妈昨天晚上告诉我的,看到冰箱根本没有面包,我心说:还好煎了很多鸡蛋,要不然肯定不够吃。

既然没有面包就得熬粥,要不然再多的鸡蛋也不够吃,于是我就把粥熬上,坐在沙发上刷手机,突然想起面包没有放在冰箱里,而是放在烤箱里。烤箱我们平时很少用,就会把一些不易坏的干的食物放在烤箱里。打开烤箱一看,果然面包在里面。

既然找到了面包,我把它们和着鸡蛋炒了一下,孩子们喜欢这种吃法。

炒面包很快,一会的功夫我就炒好了,不过稀粥还需要一段时间,我就重新坐下来看中美会谈时吵架的情形,觉得都那么大年级了,这吵起架来怎么跟孩子似的。其实他们是吵给记者看的,至于把门关上以后他们谈的是啥,我们这些吃瓜的群众只能吃到瓜皮,至于瓜瓤是甜是苦,我们是不知道的。

刚刚吃几口瓜皮,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今天猫猫怎么没有来找我啊。想到这里我心里一咯噔,它每天早上都来找我今天没来,肯定有事,于是我就停下来啃瓜皮,楼上楼下地找猫猫,把它有可能去的地方全找了一个遍,也没有看到它的踪影。

既然房子里找不到,我就怀疑它昨天晚上可能趁我们不注意跑了出去,想到这我就去开前门,发现它不在那里,然后跑到后门,看到它正可怜巴巴地蹲在门口,我一开门它就跑了进来。我赶紧对它说:“冻着了吧,你昨天晚上出去没有人知道啊!”因为在外边一个晚上,我多给了它比平时多一倍的食物,猫猫高兴地头也不抬吃了起来。

还是做猫猫,再烦的事只要吃一顿就好了。

吃早饭的时候,她妈妈一口接一口地喂二闺女吃鸡蛋。边喂边说:“今天炒的面包里那么多鸡蛋,多吃,多吃鸡蛋可以长高一点。”姐姐把牛奶撒在台子上,吃完早饭她就把猫猫抱到台子上去舔牛奶。看到猫,我刚想说昨天它被关在外边一个晚上,还没等我开口,她妈妈说:“你早上起床的时候去储衣间拿衣服,把猫猫关在里面了,它在里面急死了,用爪子挠门,我把它放出来以后,就没怎么也睡,困死了。”

听她这么说,我才想起来我早上看到猫猫了,在我找打火机的时候它就闹着出门,我就开门把它放出去了,然后我就这事忘了,以为它在外边关了一个晚上。我心里骂到:这只‘臭猫’,也不给我说一声,害得我自责了那么长时间。

中饭是她妈妈做的,吃饭的时候她说:“你不是说要做中饭的吗?”我说:“一忙起来,我就忘了。”她说:“你们三个一个德行,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忘了’。你们两个小的是不是都是跟爸爸学的。”两个姐妹也不接妈妈的话,只是边吃边说今天中午的饭好吃。

中饭以后姐姐要上课,上课的事全是她妈妈安排,我是一概不知,上完课她们就叫我一起去后山走路。刚刚下了一个山坡,突然一只猫跑了出来,妹妹大声地说:“猫猫,我们家的猫猫。”我这才想起,吃中饭的时候我又把她放出去了。孩子们要去走路,猫猫要回家,怎么办?我只能把猫猫送回去,然后我再回来,一去一回,弄得我满头是汗。

爬山回来她们还要到小公园玩,我说:“我累了,你们自己去吧。”于是我就躺在沙发上眯了一会,竟然梦见物理考试,我啥都忘光了,只考了二十四分,惊出一身冷汗。

晚饭我煎的牛排,主力战将还我们家大闺女。

看着她们津津有味地吃牛排,她妈妈说:“还有九年,她们都去上大学了。我们就可以想怎么着就怎么着了。”看着她美好得梦想,我心想:到时候我得是清醒的,别得老年痴呆。

万一得了老年痴呆,我就不知道自己得了老年痴呆了,没准自己很幸福,只是别人看着很痛苦罢了。
w
wass

厨房改革:用corning的stoneware,放花生米和几滴油拌一下,微波炉power level 5
转3分钟半。微波炉不一样设置可能要调整,不浪费一滴油,可以控制微黄程度

【 在 jguojob (劳柯)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的一天(03/20/21,星期六)
: 昨天早上用小锅炸花生豆的时候油扑出来一些,然后就着了,这个时候只需要把锅盖盖
: 上就可以,但是一慌我就把盖锅盖这事给忘了,竟然用嘴去吹,那火也就越吹越旺,最
: 后万幸的是那火着了一会就自己灭了,但是把炉子上得打火器烧坏了,所以那个炉眼要
: 用打火机才能把火打着。
: 早上起来煎鸡蛋花的时候我把要用打火机点火这事给忘了。我把油倒进锅里,打开煤气
: 等着油热,当然我没有等到油热而是等到浓浓的煤气味,这时我才注意到锅下面并没有
: 火,我才想起来要用打火机点火的事。关掉了煤气,我心里很庆幸是煎鸡蛋花而不是熬
: 稀粥,因为熬稀粥的时候我一般是把火打开就去干别的事,如果是那样,麻烦真就大了。
: 既然想起要用打火机点火我就去通常放打火机的地方找打火机,发现打火机不知道什么
: ...................

l
lilyamao2

你这记性是有点差啊, 整篇文章看你怎么找东西。

昨天我上午八点半醒来,刷手机一小时到9点半,zumba一小时到10点半,带孩子去街道上抗牌 stop asian hate, 去了超多的人,大家愉快地聊天抗牌,和开车路过的群众
挥手致意。

下午二妞带了两个小朋友来家玩,中午我随便吃了点剩饭,给娃们吃了快餐和肉粽(我包的,冻在冰箱里,嘿嘿),老公表示要搬砖一天,啥也不能做的,但是可以自给自足,我不用管他。

下午午睡了之后带二妞她们几个去附近公园玩耍,去冰淇淋店和咖啡店溜达。 晚餐给四个孩子定了附近的披萨和鸡翅。 附近有两家披萨店,一家贵而服务态度一般,一家
便宜,服务态度好,面积大,但是贵的那家生意好到爆,我儿子点名只吃贵的那家,因为同是披萨,我儿子坚决认为贵的那家好吃。饭店核心竞争力就是口味。 其他都无关
紧要的。

晚上带老公去附近的lowes店看厨房backsplash的材质,确保我们两对材料的选择 on
same page.

晚上回来之后,和老公两人上了虾牛肉汤黄瓜,还有几只螃蟹,其实基本上都是超市外卖的虾盘和牛肉汤,自己就切了黄瓜,煮了螃蟹,吃完竟然觉得一天有点累,躺沙发上刷手机一个小时才起来把厨房收拾了,然后再开始做一个牛肉干,叠衣服。

对了,这中间还吼了N次老大,让他跑步做作业。
辛劳的一天啊。

d
dreamstop

嗯,看来老年痴呆才是肉身得道的终极境界。。。

【 在 jguojob (劳柯) 的大作中提到: 】
: 万一得了老年痴呆,我就不知道自己得了老年痴呆了,没准自己很幸福,只是别人看着很痛苦罢了。
: ...................

d
dreamstop

劳同学码字是有讲究的。前面码的,都是为了最后两句。所以一般来说,只看最后两句就提纲挈领了。

【 在 lilyamao2 (lilyamao2)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这记性是有点差啊, 整篇文章看你怎么找东西。

noregrets

烙同学这篇字码的杂乱无章, 不知所云, 为嘛尔玛。
周六去COSTCO抢土抢植物, 周日开荒种地, 顺带弄了辆割草的特斯拉回家玩玩。以前都是找劳模来割草, 有时候感觉不太方便, 这次先弄个电动的歌歌内院, 外面的
COMMUNITY OFFICE给割了。
希望有生之年能见到可以自动驾驶的割草机。

【 在 dreamstop () 的大作中提到: 】
: 劳同学码字是有讲究的。前面码的,都是为了最后两句。所以一般来说,只看最后两句
: 就提纲挈领了。

w
wass

割草机非常好,带的电池都要$400了

【 在 noregrets (风满袖) 的大作中提到: 】
: 烙同学这篇字码的杂乱无章, 不知所云, 为嘛尔玛。
: 周六去COSTCO抢土抢植物, 周日开荒种地, 顺带弄了辆割草的特斯拉回家玩玩。以前
: 都是找劳模来割草, 有时候感觉不太方便, 这次先弄个电动的歌歌内院, 外面的
: COMMUNITY OFFICE给割了。
: 希望有生之年能见到可以自动驾驶的割草机。

l
lilyamao2

我觉得院子的本意是劳作, 割个草,种个花花草草, 提供都市工作的人一个接近自然阳光解压的过程。

如果不爱院子活,真心可以去住那种很小院子的town house
【 在 noregrets (风满袖) 的大作中提到: 】
: 烙同学这篇字码的杂乱无章, 不知所云, 为嘛尔玛。
: 周六去COSTCO抢土抢植物, 周日开荒种地, 顺带弄了辆割草的特斯拉回家玩玩。以前
: 都是找劳模来割草, 有时候感觉不太方便, 这次先弄个电动的歌歌内院, 外面的
: COMMUNITY OFFICE给割了。
: 希望有生之年能见到可以自动驾驶的割草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