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印封金

d
dreamstop
楼主 (未名空间)


初冬。许都。

汉寿亭侯府中的那棵大树上,最后几张黄叶,被搜骨的冷风刮起,茫茫地在空中乱舞,再飘散到肃杀的庭院中各个角落。

庭院中厅上,一个八尺高的汉子,正托了一个方形的包裹,小心挂在正面墙上的大匾之下。那匾上飘逸地写着四个大字《何惑之有》。

那人挂好包裹,又拾起一个精巧的檀木箱子摆在面前案几的正中,放好。然后转过身来。但见他一身青绿袍,面如重枣,唇如涂脂,丹凤眼,卧蚕眉,相貌堂堂,威风凛凛。正是关羽关云长。

云长直走到庭前站定。微一抬眼皮,侧边已有军士牵过来一匹骏马。那马浑身火炭一般,并无半分杂色,雄烈无比。军士正牵拽不住,云长以手轻抚赤兔马的鬃毛。那马立刻驯服下来,任由云长牵至门口。

云长回身,再向府内四周看一回,望空抱拳行了个礼。只听府门外马蹄声近前,一个急促的声音赶上来:“云长兄,真要走么?”

云长转过来看。却是张辽张文远,正急急边下马边上前抱拳相问。

云长略有歉意,抱拳答礼道:“关某本不该不辞而别。无奈几次找曹丞相申请都不见回音。如今关某只好挂印封金,先行告辞。烦文远代向丞相请罪。”

张辽动问道:“云长兄,刘皇叔失联已久,目今仍无下落。云长兄却执意要走,是嫌曹丞相待遇不周吗?”

云长道:“曹丞相知遇之恩,关某岂敢忘怀。每月俸禄赏赐,除去平时公务用度,所剩四千余伪币,关某已经一并封箱留在厅上。所授印符,也包好挂在墙边。府上事务暂时自有郞副将打理。待丞相回来再行定夺。”

张辽又道:“云长兄,这些时日来,和我等兄弟战场上出生入死,宴席上痛快畅饮,就没有些须留恋么?”

云长再抱拳道:“文远兄言重了。此番和文远兄,公明兄,诸位兄弟相逢一场,是关某三生有幸。各位的真诚以待,关某感激不尽。只是我大哥三弟自徐州失散,下落不明,生死未卜,已有三年。关某寝食难安。既然等不到他们的消息,就由关某再一路天涯去找寻罢。众位之情,日后若有缘,定当报答。就此别过。”

说罢关羽翻身上马,在马上向张辽再施礼而别。

几片枯叶从张辽眼前飘过。片尾歌声响起。青石板路的尽头,赤兔马,青龙刀,一人一骑,渐渐消失演员表的字幕中。。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Xx411473d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1XHurrHARo


t
tele9999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h
hqtrading

Take good care!
b
babolat

知道劝人干活自私,还是想挽留一下。

【 在 tele9999 (...) 的大作中提到: 】
: http://www.mitbbs.com/mitbbs_article_t.php?board=board&gid=31552661

noregrets

支持
股市我也挂靴, 这么快就把钱花光了, 呵呵, 过节过节。
w
wangmaggie12

要是以往,肯定会劝留任。
不过现在这破网站,不上也罢。不值得留恋
大家都乘鹤而去。
要找一块安静干净的地方喝酒聊天还是挺难的。

不过你是一个好版主。而且曾经一起饮酒作诗做乐。曾经一起流浪中年,有点感概。

【 在 dreamstop ( ) 的大作中提到: 】
: 初冬。许都。
: 汉寿亭侯府中的那棵大树上,最后几张黄叶,被搜骨的冷风刮起,茫茫地在空中乱舞,
: 再飘散到肃杀的庭院中各个角落。
: 庭院中厅上,一个八尺高的汉子,正托了一个方形的包裹,小心挂在正面墙上的大匾之
: 下。那匾上飘逸地写着四个大字《何惑之有》。
: 那人挂好包裹,又拾起一个精巧的檀木箱子摆在面前案几的正中,放好。然后转过身来
: 。但见他一身青绿袍,面如重枣,唇如涂脂,丹凤眼,卧蚕眉,相貌堂堂,威风凛凛。
: 正是关羽关云长。
: 云长直走到庭前站定。微一抬眼皮,侧边已有军士牵过来一匹骏马。那马浑身火炭一般
: ,并无半分杂色,雄烈无比。军士正牵拽不住,云长以手轻抚赤兔马的鬃毛。那马立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