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食

w
wangmaggie12
楼主 (未名空间)

我念初中就开始寄宿。后来就是离家越来越远。对于家吃啥,没有特别多的记忆。
我记忆中,父亲不做家务,母亲不善于做家务。到父母年纪大了,他们开始在孩子家转战。我们家娃多。谁家有了孩子,他们就去给谁带孩子。兄弟姐妹说父母会做家务,我觉得惊讶。
后来他们来帮我带了半年我儿子。才知道他们确实做家务的,而且饭菜做得不错。

w
wangmaggie12

我很小的时候,家务都是奶奶做的。我们几乎一年四季吃米。所以我从不记得我妈我爸做家务。
只有过年的那几天,我妈才会停下来,准备年货。年货包括熬麻糖,做米花糖糕,蒸包子,做饺子,做汤圆。

【 在 wangmaggie12 (小麦琪) 的大作中提到: 】麻糖
: 我念初中就开始寄宿。后来就是离家越来越远。对于家吃啥,没有特别多的记忆。
: 我记忆中,父亲不做家务,母亲不善于做家务。到父母年纪大了,他们开始在孩子家转
: 战。我们家娃多。谁家有了孩子,他们就去给谁带孩子。兄弟姐妹说父母会做家务,我
: 觉得惊讶。
: 后来他们来帮我带了半年我儿子。才知道他们确实做家务的,而且饭菜做得不错。

w
wangmaggie12

过年的仪式我妈主持。我奶奶茶饭不错。我妈在我小的时候,尽管她自己以为不错,我的记忆里,很差。
因为一年一次,所以我家的年货水平,非常不稳定。
我妈熬的麻糖,一年很甜很白,一年可能很黑很酸。
蒸包子,包汤圆,包饺子,就是全家运动。我妈嫌我做得不好。我到美国后才开始做家务。原来不会。
全家运动的包包子,包汤圆,包饺子,我被排除在外。我只能看,不能动手。所以我一直认为包饺子,包包子,包汤圆是高尚的。

【 在 wangmaggie12 (小麦琪)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很小的时候,家务都是奶奶做的。我们几乎一年四季吃米。所以我从不记得我妈我爸
: 做家务。
: 只有过年的那几天,我妈才会停下来,准备年货。年货包括熬麻糖,做米花糖糕,蒸包
: 子,做饺子,做汤圆。

w
wangmaggie12

我妈一年一次主持的,而且我被排斥在外的全家运动,怎么可能不高尚呢?
但是高尚归高尚,俺妈主持的一年一度的面食运动通常是失败的。

【 在 wangmaggie12 (小麦琪) 的大作中提到: 】
: 过年的仪式我妈主持。我奶奶茶饭不错。我妈在我小的时候,尽管她自己以为不错,我
: 的记忆里,很差。
: 因为一年一次,所以我家的年货水平,非常不稳定。
: 我妈熬的麻糖,一年很甜很白,一年可能很黑很酸。
: 蒸包子,包汤圆,包饺子,就是全家运动。我妈嫌我做得不好。我到美国后才开始做家
: 务。原来不会。
: 全家运动的包包子,包汤圆,包饺子,我被排除在外。我只能看,不能动手。所以我一
: 直认为包饺子,包包子,包汤圆是高尚的。

w
wangmaggie12

我爸脾气好归好。但是毒舌归毒舌。
有一年,所有的邻居都笑翻了。
因为我爸对邻居形容我家的年货,我家的年货,是猫屎气的糟,石头似的馒头,丑八怪的水饺,沥青似地麻糖。
那一年的年货确实很糟糕。
我妈的脾气有些暴躁。听到这些话后自然暴跳如雷。
我爸可能也觉得自己太毒舌了。在我妈不在的时候,和我们偷着乐,我说的你妈办的年货,说的不错的吧?是不是猫屎气的糟,石头似地馒头,丑八怪地水饺,沥青似的麻糖?
我们私下里也乐死了。

【 在 wangmaggie12 (小麦琪)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妈一年一次主持的,而且我被排斥在外的全家运动,怎么可能不高尚呢?
: 但是高尚归高尚,俺妈主持的一年一度的面食运动通常是失败的。

w
wangmaggie12

其实也不是年年如此。我妈有时也发挥超常。我觉得我做家务的水平完全遗传了我妈。好的时候很好,不好的时候,也能搞出我爸形容的东东来。
但是全家运动的办年货场景,总是热火朝天。

【 在 wangmaggie12 (小麦琪)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爸脾气好归好。但是毒舌归毒舌。
: 有一年,所有的邻居都笑翻了。
: 因为我爸对邻居形容我家的年货,我家的年货,是猫屎气的糟,石头似的馒头,丑八怪
: 的水饺,沥青似地麻糖。
: 那一年的年货确实很糟糕。
: 我妈的脾气有些暴躁。听到这些话后自然暴跳如雷。
: 我爸可能也觉得自己太毒舌了。在我妈不在的时候,和我们偷着乐,我说的你妈办的年
: 货,说的不错的吧?是不是猫屎气的糟,石头似地馒头,丑八怪地水饺,沥青似的麻糖?
: 我们私下里也乐死了。

l
lilyamao2

家务其实也是亲子时光

时间可以慢慢流淌。。。过去这么久,人能回忆下来的,往往是亲情的温柔时刻。
w
wangmaggie12

其实过年的东西准备起来还是挺繁琐的。都是自己做的。豆腐自己磨,豆芽自己长,麦芽糖自己熬。我们原来冬天还要做冻米,做臭豆腐,做糖醋蒜瓣,自制那个酱,做一种炸糊椒,做臭酱豆。这些我妈的手艺只是时好时坏。
有些东西,冻米,臭酱豆,炸胡椒,我妈应该是到现在每年都还准备。是时刻准备着我们回家好吃,或者我们走的时候可以带着走。我中间有十年不曾回过家。我们五个孩子,我妈准备五份。虽然有时候我们好多年不回家。我爸常说,孩子们都好几年不回来,你准备这些,有什么意义呢?我妈的意思,万一回来了呢?回来了,总归有些东西可以带着走。

虽然我爸嘲笑的我妈准备的那年的年货基本属实,但是,我妈大部分年份的发挥挺正常。很多时候,挺想念妈妈过年做的那些东西。
现在回去,我妈也依旧会做酒糟,会包饺子,会蒸包子,是原来过年的规格来等待我们这些偶尔回家的孩子。仪式,真是个神奇的东西。

【 在 wangmaggie12 (小。麦琪) 的大作中提到: 】
: 其实也不是年年如此。我妈有时也发挥超常。我觉得我做家务的水平完全遗传了我妈。
: 好的时候很好,不好的时候,也能搞出我爸形容的东东来。
: 但是全家运动的办年货场景,总是热火朝天。
: 糖?

l
lilyamao2

我不知道怎么搞的,所有过节的东西我都不爱吃,主要是量太大,重复性强。

【 在 wangmaggie12 (小麦琪) 的大作中提到: 】
: 其实过年的东西准备起来还是挺繁琐的。都是自己做的。豆腐自己磨,豆芽自己长,麦
: 芽糖自己熬。我们原来冬天还要做冻米,做臭豆腐,做糖醋蒜瓣,自制那个酱,做一种
: 炸糊椒,做臭酱豆。这些我妈的手艺只是时好时坏。
: 有些东西,冻米,臭酱豆,炸胡椒,我妈应该是到现在每年都还准备。是时刻准备着我
: 们回家好吃,或者我们走的时候可以带着走。我中间有十年不曾回过家。我们五个孩子
: ,我妈准备五份。虽然有时候我们好多年不回家。我爸常说,孩子们都好几年不回来,
: 你准备这些,有什么意义呢?我妈的意思,万一回来了呢?回来了,总归有些东西可以
: 带着走。
: 虽然我爸嘲笑的我妈准备的那年的年货基本属实,但是,我妈大部分年份的发挥挺正常
: 。很多时候,挺想念妈妈过年做的那些东西。
: ...................

f
fiona2005

我们家小时候一直以我奶奶为主,我是她的小帮手,尤其裹粽子,小孩子们中就我能做。我奶奶去别人家帮忙时,还带上我,我可自豪啦。嘻嘻嘻。后来我离开了家,很少回;即使偶然回去,没了奶奶,感觉很不一样。
【 在 wangmaggie12 (小麦琪) 的大作中提到: 】
: 其实过年的东西准备起来还是挺繁琐的。都是自己做的。豆腐自己磨,豆芽自己长,麦
: 芽糖自己熬。我们原来冬天还要做冻米,做臭豆腐,做糖醋蒜瓣,自制那个酱,做一种
: 炸糊椒,做臭酱豆。这些我妈的手艺只是时好时坏。
: 有些东西,冻米,臭酱豆,炸胡椒,我妈应该是到现在每年都还准备。是时刻准备着我
: 们回家好吃,或者我们走的时候可以带着走。我中间有十年不曾回过家。我们五个孩子
: ,我妈准备五份。虽然有时候我们好多年不回家。我爸常说,孩子们都好几年不回来,
: 你准备这些,有什么意义呢?我妈的意思,万一回来了呢?回来了,总归有些东西可以
: 带着走。
: 虽然我爸嘲笑的我妈准备的那年的年货基本属实,但是,我妈大部分年份的发挥挺正常
: 。很多时候,挺想念妈妈过年做的那些东西。
: ...................

dmqpw

来来来,听故事。

加油。。。
l
lilyamao2

粽子,我只吃嘉兴肉粽,或者类似的,就是肉要很肥很油有很多酱油泡过的。

至今我家两娃也只吃嘉兴肉粽,这里团购了好多种都不符合,自己包又实在累。 嘉兴
肉粽是我家两娃回国的动力之一。

【 在 fiona2005 (股海里的小蝌蚪和房市里的小蚂蚁)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们家小时候一直以我奶奶为主,我是她的小帮手,尤其裹粽子,小孩子们中就我能做
: 。我奶奶去别人家帮忙时,还带上我,我可自豪啦。嘻嘻嘻。后来我离开了家,很少回
: ;即使偶然回去,没了奶奶,感觉很不一样。

f
fiona2005

我老公也喜欢吃肉粽。但我做得也不多,挺麻烦的,裹的叶子都不好买。去超市冰柜里买几个来得方便多了,我老公嘴不挑。
【 在 lilyamao2 (lilyamao2) 的大作中提到: 】
: 粽子,我只吃嘉兴肉粽,或者类似的,就是肉要很肥很油有很多酱油泡过的。
: 至今我家两娃也只吃嘉兴肉粽,这里团购了好多种都不符合,自己包又实在累。 嘉兴
: 肉粽是我家两娃回国的动力之一。

noregrets

小时候过年, 记忆里只剩下一板对虾和猪头, 老妈单位里发的, 然后就是人送的一
大筐国光苹果, 还有红塔山, 云烟, 石林和老妈喜欢喝的酒。 烟因为不花钱, 管
够, 我很早就经常叼着到处乱晃。 以至于后来去大学的女友家, 被她老爸定义为纨
绔子弟。。。
i
iHot

小麦, 你最近是不是饿着了? 吃吃吃。

【 在 wangmaggie12 (小麦琪)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念初中就开始寄宿。后来就是离家越来越远。对于家吃啥,没有特别多的记忆。
: 我记忆中,父亲不做家务,母亲不善于做家务。到父母年纪大了,他们开始在孩子家转
: 战。我们家娃多。谁家有了孩子,他们就去给谁带孩子。兄弟姐妹说父母会做家务,我
: 觉得惊讶。
: 后来他们来帮我带了半年我儿子。才知道他们确实做家务的,而且饭菜做得不错。

f
fiona2005

跟我小时候比,你们好富有啊。我们酒一般都是自己酿的;我小舅家的酒最好喝,每年拜年,我喜欢选在他家吃饭。我从小就喝酒。嘻嘻嘻。
【 在 noregrets (风满袖) 的大作中提到: 】
: 小时候过年, 记忆里只剩下一板对虾和猪头, 老妈单位里发的, 然后就是人送的一
: 大筐国光苹果, 还有红塔山, 云烟, 石林和老妈喜欢喝的酒。 烟因为不花钱, 管
: 够, 我很早就经常叼着到处乱晃。 以至于后来去大学的女友家, 被她老爸定义为纨
: 绔子弟。。。

noregrets

呵呵, 童年, 任谁都能扯出许多有趣的思绪。

小时候住在电厂的家属院,当年可能除了厂长和副长级的干部就基本排到主管教育的老妈了。

最早住平房, 前面有菜地和葡萄架。附近有大片的地瓜地, 丰收以后, 大家成群结
队地去刨地寻找没有被挖走的地瓜, 常有惊喜。

可能是因为没有真正贫穷过, 一直也没意识到钱的重要性,所以直到现在也还是得过
且过, 没出息的很。说到钱,当年的女友则是彻底被钱伤到了, 快毕业的时候我才知道那么多年她一个月从家里拿的钱连20元都没有,靠的是15块的奖学金和数目差不多的助学金, 她毕业的时候因为欠学校500元连毕业证都拿不到, 还是我掏腰包摆平的。
。。, 俱往矣。

【 在 fiona2005 (股海里的小蝌蚪和房市里的小蚂蚁) 的大作中提到: 】
: 跟我小时候比,你们好富有啊。我们酒一般都是自己酿的;我小舅家的酒最好喝,每年
: 拜年,我喜欢选在他家吃饭。我从小就喝酒。嘻嘻嘻。

f
fiona2005

赞这个大方掏腰包行为!
【 在 noregrets (风满袖) 的大作中提到: 】
: 呵呵, 童年, 任谁都能扯出许多有趣的思绪。
: 小时候住在电厂的家属院,当年可能除了厂长和副长级的干部就基本排到主管教育的老
: 妈了。
: 最早住平房, 前面有菜地和葡萄架。附近有大片的地瓜地, 丰收以后, 大家成群结
: 队地去刨地寻找没有被挖走的地瓜, 常有惊喜。
: 可能是因为没有真正贫穷过, 一直也没意识到钱的重要性,所以直到现在也还是得过
: 且过, 没出息的很。说到钱,当年的女友则是彻底被钱伤到了, 快毕业的时候我才知
: 道那么多年她一个月从家里拿的钱连20元都没有,靠的是15块的奖学金和数目差不多的
: 助学金, 她毕业的时候因为欠学校500元连毕业证都拿不到, 还是我掏腰包摆平的。
: 。。, 俱往矣。

w
wangmaggie12

民以食为天啊。
最馋好吃的了。
每天吃饭瞎对付。好想吃得肚皮翻过来啊。

【 在 iHot (蒙古大夫(暂)) 的大作中提到: 】
: 小麦, 你最近是不是饿着了? 吃吃吃。

i
iHot

馋你一下。 我最拿手就是BBQ。 以前读书搞party就靠这个骗女孩子,呵呵。 很多号
称不吃肉的试了后都忍不住清盘。

【 在 wangmaggie12 (小麦琪) 的大作中提到: 】
: 民以食为天啊。
: 最馋好吃的了。
: 每天吃饭瞎对付。好想吃得肚皮翻过来啊。

w
wangmaggie12

不过大家都没钱。
我其实一直缺钱。我在家里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我老被遗忘。
不过我的同学都觉得我有钱。当时我哥每月寄我钱。我姐给我零花钱。每月的汇款单,定时的,看得见的钱进来。而且我姐一直给我送好吃的用的。我吃的用的不差。但我没钱剩下来,也没钱买衣服。我爸给我把学费一付,就把我忘了。我妈从来不觉得我需要买衣服。因为我的性格有点像男孩,而且和男孩一样打架斗殴。她觉得我不怕丑。穿得破破烂烂的没事。
但我绝对是整个班上用钱最少的。我哥给我寄的钱不够我的生活费和学杂费。吃饭肯定要放在第一位的。我干脆不修边幅到底。上次同学聚会还说我高中时,每天风风火火的,走路都是带跑的。赫赫,还真不是风风火火,我冷哪。我就是怕冷。我整个高中都在和寒冷作斗争。我的衣服全是我两个姐剩下的。根本不足以御寒。风风火火地,实际上是在抵御寒冷。我现在发现我高中所有地病都是寒冷引起的。任何时候,人家一碰到我的手,都是冰冷冷的,没有一点热气。当时我的同桌,就一直给我捂手,说我的手实在太冷了。我们保持了好多年的联系。

: 呵呵, 童年, 任谁都能扯出许多有趣的思绪。
: 小时候住在电厂的家属院,当年可能除了厂长和副长级的干部就基本排到主管教育的g老
: 妈了。
: 最早住平房, 前面有菜地和葡萄架。附近有大片的地瓜地, 丰收以后, 大家成群结
: 队地去刨地寻找没有被挖走的地瓜, 常有惊喜。
: 可能是因为没有真正贫穷过, 一直也没意识到钱的重要性,所以直到现在也还是得过
: 且过, 没出息的很。说到钱,当年的女友则是彻底被钱伤到了, 快毕业的时候我才知
: 道那么多年她一个月从家里拿的钱连20元都没有,靠的是15块的奖学金和数目差不多的
: 助学金, 她毕业的时候因为欠学校500元连毕业证都拿不到, 还是我掏腰包摆平的。
: 。。, 俱往矣。

w
wangmaggie12

我其实不至于这么苦的。
我们原来所有的生活归我奶奶安排。
等我记事,我妈夺了权,她当家。她和奶奶不和。一心要攒下一份家当来。她要在各方面超过我奶奶。
我妈当家以后,家里的生活质量受的影响最大。我首当其冲。我小时可瘦了。因为我妈舍不得,她真是省到骨头里了。
过年的那些安排,她也要超过我奶奶。
哎,真的,说起针线茶饭,当家,我妈比我奶奶差不少。我现在也不能这样和她说,说了她就生气。
我念书的时候,我舅舅姨父是最早一批万元户。
有时候夜里会听见我爸和我妈吵架。我妈不让我爸从他们卫生所借钱,不让从银行借钱,不让从亲戚家借钱。她要攒钱。我妈还拼死要供我们念书。
当时,我哥和我妈说,妈,不要紧,这钱先借了供我们念书,以后还。我们能还得起的。我妈硬是不肯。
后来钱根本不叫钱。我妈稍微不那么好强,至少是我,要少吃多少苦啊。她那样省吃俭用的,只安慰了她自己一下罢了。她省的,她挣的,后来,留给我们的,叫钱吗?

【 在 wangmaggie12 (小麦琪)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过大家都没钱。
: 我其实一直缺钱。我在家里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我老被遗忘。
: 不过我的同学都觉得我有钱。当时我哥每月寄我钱。我姐给我零花钱。每月的汇款单,
: 定时的,看得见的钱进来。而且我姐一直给我送好吃的用的。我吃的用的不差。但我没
: 钱剩下来,也没钱买衣服。我爸给我把学费一付,就把我忘了。我妈从来不觉得我需要
: 买衣服。因为我的性格有点像男孩,而且和男孩一样打架斗殴。她觉得我不怕丑。穿得
: 破破烂烂的没事。
: 但我绝对是整个班上用钱最少的。我哥给我寄的钱不够我的生活费和学杂费。吃饭肯定
: 要放在第一位的。我干脆不修边幅到底。上次同学聚会还说我高中时,每天风风火火的
: ,走路都是带跑的。赫赫,还真不是风风火火,我冷哪。我就是怕冷。我整个高中都在
: ...................

noregrets

we are what we think
【 在 wangmaggie12 (小麦琪)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其实不至于这么苦的。
: 我们原来所有的生活归我奶奶安排。
: 等我记事,我妈夺了权,她当家。她和奶奶不和。一心要攒下一份家当来。她要在各方
: 面超过我奶奶。
: 我妈当家以后,家里的生活质量受的影响最大。我首当其冲。我小时可瘦了。因为我妈
: 舍不得,她真是省到骨头里了。
: 过年的那些安排,她也要超过我奶奶。
: 哎,真的,说起针线茶饭,当家,我妈比我奶奶差不少。我现在也不能这样和她说,说
: 了她就生气。
: 我念书的时候,我舅舅姨父是最早一批万元户。
: ...................

w
wangmaggie12

我妈真叫好强了一生。
现在回去,一提起那年的年货,我妈就恨恨不已,觉得我爸埋汰了她一辈子。
其实呢,那个全靠手工做的,质量确实很难把握。
我也没做过几次包子。做的话十有八九都是石头似的。没包过几次饺子,饺子皮不会弄。从早上忙到晚上,最后也是扔垃圾桶了。别说别的了。
我要是过年走一趟同样的程序,估计都是我爸描述的结果。
好在我不用准备那些东西。结果大家提前预料到的话,弄个不是东西的年货,反而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首先俺家闺女,就会咯咯笑个不停,“mom, how you made it? it is so funny!"
于是我可以给她讲爱因斯坦做地那几个丑凳子的故事。你就只当你妈是爱因斯坦,做了几个不好看的包子,包了些不成器的饺子而已。

: 】
: 我其实不至于这么苦的。
: 我们原来所有的生活归我奶奶安排。
: 等我记事,我妈夺了权,她当家。她和奶奶不和。一心要攒下一份家当来。她要在各方
: 面超过我奶奶。
: 我妈当家以后,家里的生活质量受的影响最大。我首当其冲。我小时可瘦了。因为我妈
: 舍不得,她真是省到骨头里了。
: 过年的那些安排,她也要超过我奶奶。
: 哎,真的,说起针线茶饭,当家,我妈比我奶奶差不少。我现在也不能这样和她说,说
: 了她就生气。
: 我念书的时候,我舅舅姨父是最早一批万元户。
: ...................

w
wass

烧气还是碳?

我有一个国内街边烤串那种细长的,更喜欢烧碳的。

其实女孩子不是冲你的烧烤去的,哈哈

【 在 iHot (蒙古大夫(暂)) 的大作中提到: 】
: 馋你一下。 我最拿手就是BBQ。 以前读书搞party就靠这个骗女孩子,呵呵。 很多号
: 称不吃肉的试了后都忍不住清盘。

w
wangmaggie12

这些东西,我估计我不大爱吃。

【 在 iHot (蒙古大夫(暂)) 的大作中提到: 】
: 馋你一下。 我最拿手就是BBQ。 以前读书搞party就靠这个骗女孩子,呵呵。 很多号
: 称不吃肉的试了后都忍不住清盘。

Busywithbaby

你列举的面食,都好复杂哦。
小时候,对于过年的记忆,好坏参杂。
美好的事情,包括有各种好吃的东西,拿到红包,可以放鞭炮烟火。
不喜欢的,寒假一开始,就被我妈抓住在家里挑苞谷,准备做煎堆。那一麻袋的苞谷,像无穷无尽一样。除夕前一周,各家各户纷纷准备做年货。我那时候人小,但手巧,会包油角。被我妈安排到邻居,同事家帮忙做年货。自己家里的更多,因为要带回舅舅老家拜年,往往做到半夜。童工的生活好无趣,只想出去玩。
每年春节回舅舅的村里,那里牲畜都是放养的,石板街上经常满地跑的黑猪,大鹅和鸡。我最怕碰到猪,躲着走。鱼塘边上的厕所,也是噩梦。我对稻草上什么东西过敏,每次回去都长一堆包包回来。唯一高兴,是表哥摇着木船,带我们去转河涌,看人家舞狮子。

【 在 wangmaggie12 (小麦琪)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很小的时候,家务都是奶奶做的。我们几乎一年四季吃米。所以我从不记得我妈我爸
: 做家务。
: 只有过年的那几天,我妈才会停下来,准备年货。年货包括熬麻糖,做米花糖糕,蒸包
: 子,做饺子,做汤圆。

Busywithbaby


你妈做得不好,那你爸有做过一次吗?
不做的人,不应该埋汰做的人。

我家平时是我妈做菜,但是我爹负责年货中关键的开油锅,年夜饭也是我爹掌勺。
说起来,我爹,我公公那辈的男人,都挺能干的,普通砖瓦炉灶,水电修理都自己做。比我哥和我老公要强,上了螺丝都可以拧歪的。
【 在 wangmaggie12 (小麦琪)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妈真叫好强了一生。
: 现在回去,一提起那年的年货,我妈就恨恨不已,觉得我爸埋汰了她一辈子。
: 其实呢,那个全靠手工做的,质量确实很难把握。
: 我也没做过几次包子。做的话十有八九都是石头似的。没包过几次饺子,饺子皮不会弄
: 。从早上忙到晚上,最后也是扔垃圾桶了。别说别的了。
: 我要是过年走一趟同样的程序,估计都是我爸描述的结果。
: 好在我不用准备那些东西。结果大家提前预料到的话,弄个不是东西的年货,反而是一
: 件有趣的事情。
: 首先俺家闺女,就会咯咯笑个不停,“mom, how you made it? it is so funny!"
: 于是我可以给她讲爱因斯坦做地那几个丑凳子的故事。你就只当你妈是爱因斯坦,做了
: ...................

w
wangmaggie12

确实很复杂的。
那个熬糖,很难熬的,至少要熬一天。人要不断地搅拌,蒸发,要把麻糖弄得甜,哪个工序弄得不好,就会又黑又酸。我们小时候经常带麻糖到学校比谁家的麻糖熬的又白又甜。熬糖是一件大事。我们那里的麻糖挺出名的,家家户户做。
冻米也是。糯米要泡蒸晒。也要好久。过年时要炒冻米,然后做冻米糖。家家必做的。现在估计没人做了。
做米酒,酒曲不好,或者比例不对,都做不好。我们那里冬天很冷,房间不保温,冬天取暖,全靠碳。我妈又节约,舍不得烤碳,面根本发不起来,酒糟温度也不对,当然要做出猫屎气的酒糟,石头似地馒头。我现在做酒糟很甜。主要也容易。糯米煮熟,变冷,酒曲放好,温度恒温,很容易做得很甜。
臭酱豆要好几个月才能做好。
非常需要技术。

【 在 Busywithbaby (努力加餐饭)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列举的面食,都好复杂哦。
: 小时候,对于过年的记忆,好坏参杂。
: 美好的事情,包括有各种好吃的东西,拿到红包,可以放鞭炮烟火。
: 不喜欢的,寒假一开始,就被我妈抓住在家里挑苞谷,准备做煎堆。那一麻袋的苞谷,
: 像无穷无尽一样。除夕前一周,各家各户纷纷准备做年货。我那时候人小,但手巧,会
: 包油角。被我妈安排到邻居,同事家帮忙做年货。自己家里的更多,因为要带回舅舅老
: 家拜年,往往做到半夜。童工的生活好无趣,只想出去玩。
: 每年春节回舅舅的村里,那里牲畜都是放养的,石板街上经常满地跑的黑猪,大鹅和鸡
: 。我最怕碰到猪,躲着走。鱼塘边上的厕所,也是噩梦。我对稻草上什么东西过敏,每
: 次回去都长一堆包包回来。唯一高兴,是表哥摇着木船,带我们去转河涌,看人家舞狮
: ...................

b
bluesky1998

这肉不错,有大理石纹。
b
bluesky1998

年货都是图个乐,没啥好吃的。主要是气氛好。
i
iHot

这个是烧气的, 做学生时哪有这种烤炉, 就是个weber, 用charcoal,点火都不是那么容易, 控温更是门技术。 肉要选的好, 腌够,烤出油又不能起火, 外焦内嫩,
唇齿生香。 当然, 那个时候主要是学生们没什么娱乐, 周末就是凑一块聚餐打牌。 很多人还没车, 有人提议去哪儿玩, 很快就满满一车人。

【 在 wass (...) 的大作中提到: 】
: 烧气还是碳?
: 我有一个国内街边烤串那种细长的,更喜欢烧碳的。
: 其实女孩子不是冲你的烧烤去的,哈哈

w
wass


看来你是烧烤高手。

不过我还是喜欢charcoal的,感觉更有味道。点火就是把charcoal放家里炉头上烧。我用这种路边摊的

【 在 iHot (蒙古大夫(暂))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个是烧气的, 做学生时哪有这种烤炉, 就是个weber, 用charcoal,点火都不是那
: 么容易, 控温更是门技术。 肉要选的好, 腌够,烤出油又不能起火, 外焦内嫩,
: 唇齿生香。 当然, 那个时候主要是学生们没什么娱乐, 周末就是凑一块聚餐打牌

: 很多人还没车, 有人提议去哪儿玩, 很快就满满一车人。

i
iHot

天气开始凉了, 试试桌上烤肉盘, 号称是无烟, 方便是方便, 但没有火烧味, 烤
肉不理想。

【 在 wass (...) 的大作中提到: 】
: 看来你是烧烤高手。
: 不过我还是喜欢charcoal的,感觉更有味道。点火就是把charcoal放家里炉头上烧。我
: 用这种路边摊的
: 。

w
wass

这种好处是可以不出门,而且健康。

口感还是charcoal好,生火一点都不麻烦。挑两块大的charcoal,在做饭的炉头上烧三分钟,放在烧烤炉上,倒上charcoal,用吹地blower开低档吹,或者电风扇吹,一会火就好了

【 在 iHot (蒙古大夫(暂)) 的大作中提到: 】
: 天气开始凉了, 试试桌上烤肉盘, 号称是无烟, 方便是方便, 但没有火烧味, 烤
: 肉不理想。

w
wangmaggie12

这么油腻的东西,我一般不吃。
我对肉有些过敏。肉吃多一块,我能吐的肠子都出来。
除非我饿晕了,没有素菜的,我一般不吃。实在太饿了,我才会吃这些东西。
很多人吃烧烤。我从没觉得烧烤好吃。

【 在 iHot (蒙古大夫(暂)) 的大作中提到: 】
: 天气开始凉了, 试试桌上烤肉盘, 号称是无烟, 方便是方便, 但没有火烧味, 烤
: 肉不理想。

t
tele9999

面食。鸡蛋和面粉一起摊的饼,方便面里加的日本咖喱酱。外面买的馒头,切成一片片用油煎过一遍。个人印象中好吃的面食。
w
wass

我也喜欢鸡蛋、面粉、葱花的摊饼,好吃、简单。

自己做馒头也非常简单,前提是有stand mixer。时间跨度一个小时,干活10分钟

【 在 tele9999 (...) 的大作中提到: 】
: 面食。鸡蛋和面粉一起摊的饼,方便面里加的日本咖喱酱。外面买的馒头,切成一片片
: 用油煎过一遍。个人印象中好吃的面食。

noregrets

鸡蛋饼不难做。 记忆里好吃的是俺姑烙的饼,当时太小没留意怎么做出来的, 现在连个名字都想不出来。 老妈烙的饼也很好吃, 这个至少可以给它冠个盐酥饼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