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以前

T
Tagore
楼主 (未名空间)

八年以前我刚上BBS的时候,发的前十个帖子之一就是问退休应不应该?

回到遥远的从前,看到Officemate午饭的时候看笑话版喷饭我就觉得十分不解,彼时他女朋友刚从北京来,正是人生若只如初见的时候,宝贵的时间就不能忙点别的?

后来我自己被拙荆带着潜水,觉得BBS上聪明人真多,慢慢地,觉得蚊子血变成红玫瑰
,饭米粒变成白玫瑰。于是,我把我的第一个难题带到聪明人面前。

八年过去了,一切都没有改变,聪明人不管用。甚至在当时,我都没有觉得有令人信服的答案。人生的大主意得自己拿,BBS更像是一个倾诉的地方,不是一个思考者通晓人
生的答案。

回到退休,我当时的问题是有更重要的事情,我要不要继续为了一份工作而苟且,我并没有期望有一天没有辛劳,没有压力。我选择过几年穷一点的日子可不可以?就几年。

苟且容易开始,不容易结束,八年弹指一挥间,我证明了我在艰苦的环境中忍耐力比一般人强,别的没有证明。我本来是想证明点别的,我又想到了火车,555,哐嘁哐嘁。

回到退休,作为一个消费者,我觉得怎么着都可以,类似于还没有开始的人生,怎么想象怎么美好,估计你会有一点点miss“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的岁月。

😊

w
wangmaggie12

我们是俗人,你是诗人。
诗人退休后,专职写诗。
我们俗人还是可以拜读

T
Tagore

谢谢谢谢,这个鼓励好!不惜歌者苦,但为有人听

【 在 wangmaggie12 (小麦琪)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们是俗人,你是诗人。
: 诗人退休后,专职写诗。
: 我们俗人还是可以拜读

w
wangmaggie12

作诗人做文青很好。
大概三十年前,心里满满的都是跑天下,长见识,当作家的念头。
基本所有的书都是三十年前看的,不眠不休地看。
后来便书也不看了。梦都扔了。
前些年至少中午还有空,午餐不是麦当劳,便是Pizza hut.有些感想,就写在餐巾纸上。搬家就都扔掉了。
现在,哎,就落得只上买提地中年版了。
倘若退休,我一定是坐在树下看书品茶看日落日出,静悄悄地等死。

那些餐巾纸上地文字,想起来,是不是该留着?
【 在 Tagore (我来故我在,我在故我来) 的大作中提到: 】
: 谢谢谢谢,这个鼓励好!不惜歌者苦,但为有人听

d
dreamstop

退休的核心问题,是不是那个或主动或被动的工作的动力消失了的时候,用哪种新的能量/动力来充实生活和每一分钟?

T
Tagore

想了一下这个不是我担心的问题,我能随便开个头玩得不亦乐乎。

狠挖私字一念闪的话,应该就是富贵不知乐业,又舍不得那点舒适。担心空虚不敢退休属于1%,隔了几十级台阶,不知道那是什么境界。

【 在 dreamstop (闭关) 的大作中提到: 】
: 退休的核心问题,是不是那个或主动或被动的工作的动力消失了的时候,用哪种新的能
: 量/动力来充实生活和每一分钟?

T
Tagore

赞餐巾纸,留着肯定可以传世。三十年前,有人问我借诗集,后来几个人逛街的时候,it忽然对着天桥上买东西的小贩,大声说,“镯子呀,亮晶晶的镯子”,我们相视一笑,那是诗集里的一句,读过就知道了。不作文青,很多灵犀根本出不来。

【 在 wangmaggie12 (小麦琪) 的大作中提到: 】
: 作诗人做文青很好。
: 大概三十年前,心里满满的都是跑天下,长见识,当作家的念头。
: 基本所有的书都是三十年前看的,不眠不休地看。
: 后来便书也不看了。梦都扔了。
: 前些年至少中午还有空,午餐不是麦当劳,便是Pizza hut.有些感想,就写在餐巾纸上
: 。搬家就都扔掉了。
: 现在,哎,就落得只上买提地中年版了。
: 倘若退休,我一定是坐在树下看书品茶看日落日出,静悄悄地等死。
: 那些餐巾纸上地文字,想起来,是不是该留着?

A
Artemesia

其实要先定义一下,什么是“退休”,什么是“工作”。如果做一些事(工作)只是为了支撑到一个年龄领退休金或者赚到某个数字(退休),那工作与否,与具体一个人”退休“前后的状态,有没有必然联系?

【 在 dreamstop (闭关) 的大作中提到: 】
: 退休的核心问题,是不是那个或主动或被动的工作的动力消失了的时候,用哪种新的能
: 量/动力来充实生活和每一分钟?

A
Artemesia

“玩心”,是一辈子不用“退休”的。但若不会找乐子的,到了年龄有了金钱,也没辙。

不“工作”就会空虚的,大概还是过多把自我,绑在在了与那份工作相关的内容、身份、权利,或者名誉上了。

【 在 Tagore (我来故我在,我在故我来) 的大作中提到: 】
: 想了一下这个不是我担心的问题,我能随便开个头玩得不亦乐乎。
: 狠挖私字一念闪的话,应该就是富贵不知乐业,又舍不得那点舒适。担心空虚不敢退休
: 属于1%,隔了几十级台阶,不知道那是什么境界。

w
wangmaggie12

如果是为了兴趣而不是为了生计,即使工作也是退休了。

【 在 Artemesia (吴钩) 的大作中提到: 】
: “玩心”,是一辈子不用“退休”的。但若不会找乐子的,到了年龄有了金钱,也没辙。
: 不“工作”就会空虚的,大概还是过多把自我,绑在在了与那份工作相关的内容、身份
: 、权利,或者名誉上了。

w
wangmaggie12

如果是为了兴趣而不是为了生计,即使工作也是退休了。

【 在 Artemesia (吴钩) 的大作中提到: 】
: “玩心”,是一辈子不用“退休”的。但若不会找乐子的,到了年龄有了金钱,也没辙。
: 不“工作”就会空虚的,大概还是过多把自我,绑在在了与那份工作相关的内容、身份
: 、权利,或者名誉上了。

w
wangmaggie12

如果是为了兴趣而不是为了生计,即使工作也是退休了。

【 在 Artemesia (吴钩) 的大作中提到: 】
: “玩心”,是一辈子不用“退休”的。但若不会找乐子的,到了年龄有了金钱,也没辙。
: 不“工作”就会空虚的,大概还是过多把自我,绑在在了与那份工作相关的内容、身份
: 、权利,或者名誉上了。

T
Tagore

越俎代庖一下:

退休:花钱
工作:挣钱

其他都是自己骗自己

【 在 Artemesia (吴钩) 的大作中提到: 】
: 其实要先定义一下,什么是“退休”,什么是“工作”。如果做一些事(工作)只是为
: 了支撑到一个年龄领退休金或者赚到某个数字(退休),那工作与否,与具体一个人”
: 退休“前后的状态,有没有必然联系?

w
wangmaggie12

如果是为了兴趣而不是为了生计,即使工作也是退休了。

【 在 Artemesia (吴钩) 的大作中提到: 】
: “玩心”,是一辈子不用“退休”的。但若不会找乐子的,到了年龄有了金钱,也没辙。
: 不“工作”就会空虚的,大概还是过多把自我,绑在在了与那份工作相关的内容、身份
: 、权利,或者名誉上了。

A
Artemesia

这,就好玩了。。
那么问题转化为,“挣钱”与否,与具体一个人”花钱“前后的状态,有没有必然联系?

【 在 Tagore (我来故我在,我在故我来) 的大作中提到: 】
: 越俎代庖一下:
: 退休:花钱
: 工作:挣钱
: 其他都是自己骗自己

A
Artemesia

所以呢,好办法是不是,一边工作,一边退休?:)

【 在 wangmaggie12 (小麦琪) 的大作中提到: 】
: 如果是为了兴趣而不是为了生计,即使工作也是退休了。
: 辙。

T
Tagore

记得有个说法心理健康的三要素是:learning,contribution,recognition。

工不工作,玩心,learning这一块儿还好,贡献和认可这一块儿工作不工作差别很大,大多数人面临自我怀疑自我贬低能坚持多久不好讲。我们鼓励任何人说这世界上没有做不到的事情,你一口气做50个引体向上就知道我们在胡说八道。

工作运气好的话赶上一场盛大的交响乐,确实让人自我膨胀。但是人这种动物确实把集体项目发挥到极致,基本上大家都是扎堆欺负落单的,和而不群的,工作还是容易一点,有安全感一点。

这还是只谈心理健康。很多时候还是第三世界的问题:吃饭。

【 在 Artemesia (吴钩) 的大作中提到: 】
: “玩心”,是一辈子不用“退休”的。但若不会找乐子的,到了年龄有了金钱,也没辙。
: 不“工作”就会空虚的,大概还是过多把自我,绑在在了与那份工作相关的内容、身份
: 、权利,或者名誉上了。

T
Tagore

我觉得有,人在顶峰的时候信心最大,在低谷的时候自我怀疑,所以大家的简历都写成功的轨迹,开小差啊退休啊,春秋笔法就好了,合于道者著之,离于道者黜去之。退休属于离道。。。

【 在 Artemesia (吴钩)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就好玩了。。
: 那么问题转化为,“挣钱”与否,与具体一个人”花钱“前后的状态,有没有必然联系?

T
Tagore

想到离经叛道,汪曾祺的这句话真是挥之不去:“牌客除了师兄弟三人,常来的是一个收鸭毛的,一个打兔子的,都是正经人”。

大家终其一生多么在乎属于正常人。

d
dreamstop

嗯,那就试着定义一下。普通的工作,是一个社会机器中联动的一个环节,有相对确切的任务和考核标准(成就感,赚钱,也都算其中之一吧)。退休,就是从这一部分运转的机器中脱节出来。

因此,如果一个人本来的状态就和机器的联动不明显,或者不大受任务和考核的约束,那么ta的工作状态和退休状态应该区别不大。

相反,如果一个人的生活是由和社会机器的联动的工作所驱动的,那么从这个环节退休下来,区别就很大了。当然这并不排除ta可以在另一个环节找到新的驱动力。

【 在 Artemesia (吴钩) 的大作中提到: 】
: 其实要先定义一下,什么是“退休”,什么是“工作”。如果做一些事(工作)只是为
: 了支撑到一个年龄领退休金或者赚到某个数字(退休),那工作与否,与具体一个人”
: 退休“前后的状态,有没有必然联系?

d
dreamstop

不知怎么,忽地从小麦这番描述想起《百年孤独》里奥雷连诺上校,革命“退休”以后只是手工刻小金鱼。有一天靠着门口一棵大树边小便,头倚在树干上,就闭了眼。

这个画面深深刻在了脑海里。

【 在 wangmaggie12 (小麦琪) 的大作中提到: 】

: 倘若退休,我一定是坐在树下看书品茶看日落日出,静悄悄地等死。

d
dreamstop

那么担心的是舒适的鸡肋生活和困苦的文青之路之间的抉择?
八年了。抗战都结束了。:)

【 在 Tagore (我来故我在,我在故我来) 的大作中提到: 】
: 想了一下这个不是我担心的问题,我能随便开个头玩得不亦乐乎。
: 狠挖私字一念闪的话,应该就是富贵不知乐业,又舍不得那点舒适。担心空虚不敢退休
: 属于1%,隔了几十级台阶,不知道那是什么境界。

d
dreamstop

也有些,是因为对生活规律的依赖。那种工作压力所带来的兴奋,价值和目的感。

以前有个同事,人很朴实,工作很认真,可以为解决客户一个问题跟别的同事吵得面红耳赤。
退休以后的计划,冬天去弗罗里达,春天回家,夏天去beach house,秋天去儿子在葡
萄牙的酒庄。这么宜人的生活,他却犹犹豫豫害怕。怕那种失去了被期待的动力和压力,一种没有了工作和休息的交错节奏之后失去方向的感觉。

退休一年,还是经常来信问他以前的一些项目和客户怎么样了。想想是很可爱的一个人。

【 在 Artemesia (吴钩) 的大作中提到: 】
: “玩心”,是一辈子不用“退休”的。但若不会找乐子的,到了年龄有了金钱,也没辙。
: 不“工作”就会空虚的,大概还是过多把自我,绑在在了与那份工作相关的内容、身份
: 、权利,或者名誉上了。

d
dreamstop

这个境界有难度。大部分时候,当兴趣变成职业/生计的时候,原来的纯兴趣的动力,
慢慢就消失或者退让给职业上的动力了。当然,还有5%的幸运儿。:)

【 在 wangmaggie12 (小麦琪) 的大作中提到: 】
: 如果是为了兴趣而不是为了生计,即使工作也是退休了。

d
dreamstop

这里正经人,似乎是指有正经职业的人?也就是说,收鸭毛,打兔子,无论做什么,只有在为生计而做的人,才能称为正经人?
而下一句,正常人,是指被认可为正经人?

这个话题,是不是还是月亮与六便士的变形?

【 在 Tagore (我来故我在,我在故我来) 的大作中提到: 】
: 想到离经叛道,汪曾祺的这句话真是挥之不去:“牌客除了师兄弟三人,常来的是一个
: 收鸭毛的,一个打兔子的,都是正经人”。
: 大家终其一生多么在乎属于正常人。

i
indejavu

退休就是一个人不在被社会需要了。换句话说, 你存不存在没什么必要了。
玩 也可以退休。
于我而言, 还有10-30年。在此之前, 还要来此地调戏大伙。 哈哈哈。 烦也没用, 让
我走还需要耐心。:-)

【 在 Artemesia (吴钩) 的大作中提到: 】
: “玩心”,是一辈子不用“退休”的。但若不会找乐子的,到了年龄有了金钱,也没辙。
: 不“工作”就会空虚的,大概还是过多把自我,绑在在了与那份工作相关的内容、身份
: 、权利,或者名誉上了。

T
Tagore

没有那么高大上,当时忘了抉择什么了,略有点宁为玉碎的意思,win win天生有点不
能接受。

现在不纠结了,这个话题全盘留给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

【 在 dreamstop (闭关)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么担心的是舒适的鸡肋生活和困苦的文青之路之间的抉择?
: 八年了。抗战都结束了。:)

T
Tagore

那个想法本身应该有点negative,不建议轻身试险。回头来还要undo the dark

人和社会相互需要是很好的感觉。

【 在 dreamstop (闭关) 的大作中提到: 】
: 嗯,那就试着定义一下。普通的工作,是一个社会机器中联动的一个环节,有相对确切
: 的任务和考核标准(成就感,赚钱,也都算其中之一吧)。退休,就是从这一部分运转
: 的机器中脱节出来。
: 因此,如果一个人本来的状态就和机器的联动不明显,或者不大受任务和考核的约束,
: 那么ta的工作状态和退休状态应该区别不大。
: 相反,如果一个人的生活是由和社会机器的联动的工作所驱动的,那么从这个环节退休
: 下来,区别就很大了。当然这并不排除ta可以在另一个环节找到新的驱动力。

w
wangmaggie12

想想,我再MITBBS上花的时间。 如果我成了五毛,我上买提的时间估计反而少,反而
烦了。
之所以这么起劲,别说还真是因为不挣钱。

【 在 dreamstop (闭关)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个境界有难度。大部分时候,当兴趣变成职业/生计的时候,原来的纯兴趣的动力,
: 慢慢就消失或者退让给职业上的动力了。当然,还有5%的幸运儿。:)

A
Artemesia

正因为人到老,也还是有些社会属性,仍然有成为社会联动的某一环的需要。

哪怕网上码字灌水,还是想着有人看、有人应;搞个乐器、赶个牌局、跳个广场舞,也是求个群体认可。连能被假保健品化妆品忽悠,也是图个被多看几眼,或者多听推销员那几句蜜语甜言。

从这个角度说,只要对这个社会还有所求,就没有“退休”一说。人对“工作”的需要,跟够不够年龄领退休金,主动还是被动操心工资或者退休账户,也可以说不相干?

【 在 Tagore (我来故我在,我在故我来) 的大作中提到: 】
: 记得有个说法心理健康的三要素是:learning,contribution,recognition。
: 工不工作,玩心,learning这一块儿还好,贡献和认可这一块儿工作不工作差别很大,
: 大多数人面临自我怀疑自我贬低能坚持多久不好讲。我们鼓励任何人说这世界上没有做
: 不到的事情,你一口气做50个引体向上就知道我们在胡说八道。
: 工作运气好的话赶上一场盛大的交响乐,确实让人自我膨胀。但是人这种动物确实把集
: 体项目发挥到极致,基本上大家都是扎堆欺负落单的,和而不群的,工作还是容易一点
: ,有安全感一点。
: 这还是只谈心理健康。很多时候还是第三世界的问题:吃饭。
: 辙。

A
Artemesia

前面的定义,透彻地好。

由此看来,工作时去畅想的所谓“退休那些事”,到了时候也如你所说,一把“兴趣”当“全职”,就一样的无味。

不如放下等以后再“一键转换”的寄托。把“玩的那些事儿”,编织到为吃饭而“工作”的状态周边,过渡成老了也可以满足社会属性的“工作”。

嗯,想起了板斧常挂嘴边的,那个“半退休”?

【 在 dreamstop (闭关) 的大作中提到: 】
: 也有些,是因为对生活规律的依赖。那种工作压力所带来的兴奋,价值和目的感。
: 以前有个同事,人很朴实,工作很认真,可以为解决客户一个问题跟别的同事吵得面红
: 耳赤。
: 退休以后的计划,冬天去弗罗里达,春天回家,夏天去beach house,秋天去儿子在葡
: 萄牙的酒庄。这么宜人的生活,他却犹犹豫豫害怕。怕那种失去了被期待的动力和压力
: ,一种没有了工作和休息的交错节奏之后失去方向的感觉。
: 退休一年,还是经常来信问他以前的一些项目和客户怎么样了。想想是很可爱的一个人。
: 辙。

A
Artemesia

“顽”主,一语中的。关键就在“玩”的“心”都没了(水也不来灌了之类,哈哈),才是彻底“退休”。

【 在 indejavu (life cycles) 的大作中提到: 】
: 退休就是一个人不在被社会需要了。换句话说, 你存不存在没什么必要了。
: 玩 也可以退休。
: 于我而言, 还有10-30年。在此之前, 还要来此地调戏大伙。 哈哈哈。 烦也没用, 让
: 我走还需要耐心。:-)
: 辙。

l
lilyamao2

感觉工作才是他的爱好啊
【 在 dreamstop (闭关) 的大作中提到: 】
: 也有些,是因为对生活规律的依赖。那种工作压力所带来的兴奋,价值和目的感。
: 以前有个同事,人很朴实,工作很认真,可以为解决客户一个问题跟别的同事吵得面红
: 耳赤。
: 退休以后的计划,冬天去弗罗里达,春天回家,夏天去beach house,秋天去儿子在葡
: 萄牙的酒庄。这么宜人的生活,他却犹犹豫豫害怕。怕那种失去了被期待的动力和压力
: ,一种没有了工作和休息的交错节奏之后失去方向的感觉。
: 退休一年,还是经常来信问他以前的一些项目和客户怎么样了。想想是很可爱的一个人。
: 辙。

noregrets

没看懂全部, 好的人生大约就是选择权始终在手吧?
c
cckyle2001

是最价廉的放松方式
【 在 wangmaggie12 (小麦琪) 的大作中提到: 】
: 之所以这么起劲,别说还真是因为不挣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