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风暴 (未完待续)

stoppingtime
楼主 (未名空间)
第九章 蓝色风暴

1942年的春天到来了,苏联和德国双方在经过了残酷厮杀的冬天后,都打得筋疲力尽,不得不停下来喘口气休息一下。整个苏德战场渐渐安静了下来。在这段时间里,双方都在加紧补充自己的军事力量,有如两个暂停期间坐在拳击场角的两个互相仇视的拳击手一样。苏联方面大量补充了反坦克炮和加农炮,来对付德军的坦克部队;同时红军还组建了空军集团军,要奋力在自己的领空上夺回制空权。而德军调来了大量的新锐部队以填补在巴巴罗莎计划中损失掉的大量兵员。随着春天的逐渐结束,苏德双方都在等待在那一声钟响,然后又进入战场拼命。两边的最高统帅部都在努力思考对手可能的作战方向和自己应该的对策,又如同两个在棋盘前冥思苦想的一等棋手。

应该说在1941年和1942年,夏天是德国人的夏天,就如同冬天是俄国人的冬天一样。没有了严寒的侵蚀,冰雪的阻挡,德军装甲部队又可以恢复其狂飙突进的战斗力。这样可以的战斗力,我只能用巅峰时期的林丹来形容,那真的是人挡杀人佛挡杀人。红军方面对一年前在德军装甲部队冲击下的惨败还记忆犹新,所以沙波什尼科夫和朱可夫等等较为谨慎的将领,判断德军可能的主要突击方向还是莫斯科,所以他们建议进行积极防御,在迟滞和消耗德军后,再进行反攻。当然,朱可夫也建议对勒热夫-维亚兹马突出部的德军进行进攻,以粉碎德军这一严重威胁莫斯科的屯兵地段。应该说,这个突出部在很长的时间里都是朱可夫的眼中钉肉中刺,朱可夫一直期盼能够把这根刺拔掉,但是就红军现在的能力而言,还为时太早。在他的回忆录里面,朱可夫也承认他当时的战略构想也是有问题的。

斯大林比起一年前要现实一些了,但是莫斯科会战的胜利,让斯大林再次过高地估计了红军的实力。他决心在积极防御的同时,在迭米扬斯克,哈尔科夫,库尔斯克,斯摩棱斯克和克里米亚等多个方向上进行反攻。朱可夫则认为这样大的胃口会造成预备队紧缺而消化不良的后果。斯大林的意见得到了铁木辛哥元帅的支持。虽然元帅的地位和影响力已经不如军衔没有他高的朱可夫了,但是这一支持无疑让斯大林更加坚信自己意见的正确性。

在红军最高统帅部绞尽脑汁地思考夏季作战计划时,希特勒这边也在紧张地制定着计划。这一次,德军的战略又一次让红军的猜测落了空。即便有朱可夫,华西列夫斯基,沙波什尼科夫等等一流将领和战略家,红军方面仍然没有猜到希特勒会把眼光投向战场的南翼 —— 高加索。就在一年前,红军猜测希特勒会集中兵力进攻乌克兰方向以夺取大量经济资源,结果德军把主突击方向放到了中部的白俄罗斯;现在红军判定德军将在中部对莫斯科进攻突击,结果德军又要去南方抢资源了。这锤子剪子布的游戏里,德军硬是把红军玩得一愣一愣的。不过再过两年,风水轮回转,红军在开始反攻后,又将在战略方向上把德军调戏得苦不堪言 —— 这是后话。

德国人要进攻高加索,目标有三个:石油,石油,和石油。高加索有巴库,迈坎普等等大油田,德军如果能够拿下,那就在石油资源上立于不败之地,就算最后不能彻底打败苏联,德国也将在战争中获得极大的利益。为了达到这个目标,德军决心将南方的德军分为A和B两个集团军群,按几个阶段跃进,在消灭顿河以西的红军后,以B集团军群包
围斯大林格勒(好吧,斯大林格勒这个地点终于出现了),而A集团军群在北面B集团军群的屏障下前出高加索。从德军现有的位置,打到高加索的最远端 —— 巴库油田,德军需要前进上千公里,这个距离甚至超过了苏波边境到莫斯科的距离!也就是说德军需要跨过比1941年巴巴罗莎计划更遥远的距离。德军为这一宏伟的战略计划取了一个优美的名字:蓝色。

很快,一场蓝色风暴就要在苏德战场的南方卷起,而红军将在这场战争风暴里遭到仅次于1941年夏秋季的大惨败。

跟1941年的失败不同,红军在1942年的失败开始于红军自己的进攻。在3月份的军事会
议上,西南方面军司令员铁木辛哥元帅提出在西南方向率先对德军进行突击,目的是打乱德军的进攻准备。应该说这样的想法并不能算错,事实上红军之后在列宁格勒方向的进攻战役,就打乱了德军准备攻克列宁格勒的北光计划。而且铁木辛哥的计划是向哈尔科夫方向实施反攻,然后能够拿下哈尔科夫这个工业重镇,那对红军捉襟见肘的军事工业现状也是一个利好消息。但是铁木辛哥的计划是有风险的,因为红军需要从巴尔文科沃突出部打出去,这个突出部是在1942年初红军发动的巴尔文科沃-洛佐瓦亚进攻战役里打下的一个大概50公里X50公里的地区,这可以是刺进对手防线的一把利剑,也可以
是被对方反击切断后路的薄弱瓶颈。沙波什尼科夫元帅就认为这次战役是冒险的,建议不要举行这次战役。但是铁木辛哥向斯大林打了包票,保管这次战役必胜无疑。伏罗希洛夫元帅也支持铁木辛哥的想法。这次斯大林又相信了他的骑兵第一军的老兄弟们,同意了铁木辛哥的计划,而且要求沙波什尼科夫的总参谋部不要干预。

得到了斯大林的首肯,铁木辛哥开始起劲地干了起来。因为去年冬天在罗斯托夫方向的反击的成功,铁木辛哥还是对自己充满信心的。3月22日,铁木辛哥,方面军军事委员
会委员赫鲁晓夫,方面军参谋长巴格拉米扬,完成了一份作战计划,计划声称德军将在莫斯科方向发起主要进攻,而尽管已经侦查到德军在南方的大量调动,巴格拉米扬仍然认为这只是德军的正常替换,德军在南方只会进行次要的进攻。可是计划也承认西南方面军兵力和兵器都严重不足,所以巴格拉米扬请求斯大林给西南方面军补充25万兵员,27到28个坦克旅,19到24个炮兵团。战后,当时在西南方面军任集团军司令员的莫斯卡连科(1955年苏联元帅)在回忆录里面认为,铁木辛哥和赫鲁晓夫他们在自身力量并不强大的情况下还提出主动进攻,其实是种政治投机的行为,因为他们知道斯大林正在迫不及待地期望进攻,所以就投其所好,不顾敌情我情,极力筹划主动进攻。真心是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

按照现在时髦的说法,铁木辛哥的进攻方案可以算是政治正确。结果在反复讨论作战计划后,铁木辛哥变本加厉把目标从打下哈尔科夫加码到了打到第聂伯河畔。这一个大跃进无疑是红军根本无法完成的任务。而且更糟糕的是,德军也正在筹划进攻,除了战略性的向高加索进军的蓝色计划外,更可怕的是,德军正在准备进攻巴尔文科沃突出部,因为他们也觉得这个突出部对德军是个很麻烦的威胁。德国人计划以突出部以北的第六集团军和突出部以南的第1装甲集团军南北对进,从根部把这个“瘤子”挖掉。这样,
苏德双方都不约而同地把突进方向指向了这里,而且互相都没有想到对手也正有此打算,尽管双方都发现一些令人不安的征兆。这还真象京剧三岔口,双方摸黑打,结果打到一起去了。但是最后倒霉的是野战能力更差的苏联红军。

在铁木辛哥的宏大计划里,进攻主要由西南方面军的4个集团军(从北向南是第21,28
,38和6集团军)外加一个博布金战役集群完成,一共投入20个步兵师,1个摩托化步兵师和4个骑兵师。 而南方面军的31个步兵师,9个骑兵师和1个摩托化步兵师负责掩护突击集群的侧翼。铁木辛哥预想的是来一个钳形攻势,让第21集团军和第6集团军的部队
在哈尔科夫以西的地段会师,完成对德军的合围并且夺取城市,然后再向第聂伯河大步进军。

值得一提的是,西南方面军的4个集团军司令员,其实都是能力不错的将领,但是最后
命运迥异。28集团军司令员里亚贝舍夫在战争初期曾经指挥机械化军向德军进行反突击,是战争初期红军为数不多的亮点之一(参见第二章),后来他被提升到方面军司令员,但是因为作战不力,被降回了集团军司令员,在这次哈尔科夫失败后,越混越背,后来甚至干过军长的职务。21集团军司令员戈尔多夫能力相当强,但是脾气太暴躁,动辄打人,跟大家关系也混得不太好,后来一度在斯大林格勒指挥过方面军,但是不久后又回到集团军司令员的职务上。最可悲的是,在战后戈尔多夫喝醉了酒,发了一通针对斯大林的牢骚,被人告了密,最后和库利克元帅一起被枪决。第6集团军司令员戈罗德扬
斯基将军将在哈尔科夫战役里牺牲。混得最好的还是38集团军司令员莫斯卡连科,这个战争初期只是个反坦克旅旅长的小角色,后来越打越好,指挥他的集团军横扫德国,战后跟着朱可夫(这两个人都脾气暴躁爱骂人)参与了镇压贝利亚集团的行动获得了政治资本,加上战功卓著,在1955年获得了元帅军衔,最后一直做到国防部副部长。所以,大家都是集团军司令员,有的人越混越背,有的人扶摇直上,有的人死在敌人的枪下,有的人死在自己的枪下,真是世事难预料啊。

5月12日,在一阵猛烈的炮火之后,红军在巴尔文科沃突出部发起了进攻。然而,红军
进攻乏力的弱点再次体现了出来。作为主要突击集团的第28集团军,一开始在付出巨大的伤亡代价后,几乎没有什么进展。唯一带来希望的是175步兵师556步兵团,他们夺取了203点4高地,但是无能的团长忘记了命令部队掘壕固守,也没有通知后方炮火前出。结果德军一个反击都把556团给打垮了,而且严重威胁到其他红军部队侧翼的安全。心
急如焚的师长命令参谋长赶快去找集团军司令员里亚贝舍夫。但是这时里亚贝舍夫已经直接跑去556团了。这时556团已经是溃不成军,但是里亚贝舍夫亲自带领士兵们发起了攻击。看见将军冲在最前面,士兵们士气大振,一举攻上高地,而且打退了德军的反击。经过一天的战斗,红军在主突击方向前进了2到4公里,而在次要方向倒突进了6到10
公里。

就在红军发动进攻的前一天,德军第6集团军刚刚更换了司令官,长期在总参谋部工作
的鲍罗斯上将出任集团军司令官。集团军司令部为新任司令官准备了一个小型的欢迎晚会。没想到红军立刻就给鲍罗斯一个下马威,用惊天动地的炮火声庆祝新官上任。一定程度上,红军的进攻达到了起初的目的,德军进攻巴尔文科沃突出部的企图的确是被打乱了。鲍罗斯向集团军群司令官冯博克报告说红军的进攻已经对德军造成了不可忽视的威胁。等等,冯博克不是中央集团军群的司令官吗?他怎么去南方集团军群了?原来南方集团军群的原司令官伦德斯泰特在红军冬季反攻时要求撤退被拒绝后就辞职了,接替他新上任的赖歇瑙元帅很快又被脑出血逼进了医院,然后很快去世。希特勒看看这群老头子(这时德军的高级将领们基本是苏军将领们的叔叔辈),也就只有冯博克元帅尚可一饭了,于是就让冯博克来到了南方负责蓝色计划的执行。看到红军攻势凶猛,冯博克把预备用于进攻的一个装甲师和两个步兵师交给了鲍罗斯,防止局势进一步恶化。

战至15日,红军已经开始对哈尔科夫形成包围之势,北线的28集团军已经打到了哈尔科夫东北40公里左右的地方,南线的第6集团军已经到达哈尔科夫西南40公里的地方,而
第6集团军的部队一方面向哈尔科夫侧后迂回,一方面向正西继续挺进,深入德军防线
50公里,剑锋直指波尔塔瓦。斯大林得意了,对反对进攻的沙波什尼科夫和华西列夫斯基说,怎么样,你们不是反对人家铁木辛哥进攻吗,你看现在人家打得多好?幸亏没听你们的,克里米亚那边就是没有主动进攻所以被德国人给打垮了。

可是斯大林高兴得太早了,因为德军的反击即将象夏日的暴风雨一样突然降临。在红军攻势达到高潮的时候,德军冯博克元帅在考虑如何消除红军的威胁了,他有两个选择,一个是依照实现制定的“弗里德里克斯”计划,把克莱斯特的第一装甲集团军调过来,协同北面的第6集团军和南面的第17集团军进行一次大规模突击;另外一个是只用第17
集团军在正面发动进攻,把向西进攻的红军主力拉回来。前者是个“大解决”方案,而后者是个“小解决”计划。冯博克反复考虑过,认为光是出动第17集团军,恐怕很难把红军主力牵制住,所以他比较倾向进行大解决。方案报上去后,希特勒立刻选择了前者。

5月14日,冯博克对参战部队下达了命令。但是,他突然失去了信心,因为他觉得这样
的打法恐怕很难遏制住红军的进攻,还不如把第1装甲集团军赶快拉到更西的第聂伯罗
夫斯克和波尔塔瓦地区,从正面阻击红军的进攻,这样比从侧翼反击更来得稳妥。这样大的心态变化,或许是因为冯博克在41年冬天尝到了红军反攻的威力,现在神经已经过度紧张了。如果冯博克真的选择了更稳妥的方案,那战争的进程可能就会完全不一样了。不过冯博克的新想法立刻遭到了克莱斯特和鲍罗斯的反对。更重要的是,希特勒也不希望冯博克改变计划,他立刻给冯博克打了电话,要求冯博克立刻按照原计划执行。

5月17日,当红军正在起劲地向西进攻的时候,德军的反击开始了。因为红军在南线的
进展和威胁大得多,所以德军决心集中兵力消除这个突破口 —— 所以塞翁失马安知非福,北线的进展缓慢,反倒让北线的红军躲过一劫。德军的计划是在南线突破口的南翼,以第一装甲集团军的第3装甲军和44军,从红军南方面军第9集团军的地段突破;而第6集团军的第51军从突破口北端的红军西南方面军第6集团军的地段突破。最后两军会合,彻底封闭突破口,合围红军第6集团军,第57集团军,第9集团军和博布金战役集群。德军志在必夺,所以在突击地段形成了相对大的优势,例如在红军第9集团军的方向,
德军在兵力,火炮,坦克上的优势达到1.7,7.4和6.5比1。

雪上加霜的是,红军南方面军又犯了一个错,他们没有通过足够的侦察去发现德军即将到来的进攻,所以忽略了组织有效的防御,而且第9集团军还在准备开展一次局部的进
攻。集团军司令员哈里托诺夫决心把自己的预备队,外加作为方面军预备队的第5骑兵
军全部投入对麦伊基地区的德军发起进攻。结果第9集团军没有达成目标,反倒伤亡惨
重,这样就让德军的反击变得更加容易。西南方面军参谋长巴格拉米扬少将一听说对麦伊基的进攻失利,感到情况严重,立刻上报了铁木辛哥和赫鲁晓夫。铁木辛哥让巴格拉米扬去联系南方面军了解情况。于是巴格拉米扬派出自己的副手,给南方面军参谋长安东诺夫将军打电话,质问:“谁允许发动对麦伊基进攻的?进攻的目的是什么?”安东诺夫回应说,是南方方面军认为这次进攻很重要,虽然没有成功,但是还准备继续进攻。他答应商量一下,第二天再汇报。

第二天,安东诺夫给巴格拉米扬打了电话,说虽然进攻失利,但是对面的德军还是很安静的。唯一的情报就是他们抓住了德军第1山地师的一个士兵,这个士兵招供说他的团
刚刚从斯大林诺那边调过来。除此以外,别无消息。事实上,第1装甲集团军其实就是
从那边调过来的。可是南方面军完全没有意识到。巴格拉米扬战后在他的回忆录里面愤怒地谴责了南方面军司令部和情报部门的无能和玩忽职守。

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17日凌晨,德军在突击地段先进行了猛烈的炮击,炸得红军在森林里的阵地浓烟滚滚。接着德军的斯图卡飞机对红军进行了攻击。毫无防备的红军被打得晕头转向。然后德军步兵开始了冲锋,红军的阵地迅速被突破。尤其是红军第9集团
军的地段,德军投入了两个军的强大兵力,而红军第9集团军刚刚在进攻作战里消耗了
大量人力物力,这让红军的局面雪上加霜。到17日中午,德军已经在第9集团军的地段
上突进了20公里。下午,德军坦克已经冲到了巴尔文科沃市的郊外。在这里守卫的红军333步兵师的897炮兵团跟德军坦克展开了殊死的搏斗,他们摧毁了9辆德军坦克,可是
还是无法挡住德军的钢铁洪流。下午5点,巴尔文科沃市失守。这时,第9集团军各部完全被打乱,很多部队跟集团军司令部失去联系,只能各自为战。集团军司令员哈里托诺夫跟上级和下属完全失去了联系,根本无法指挥部队。他们跟方面军的联系,到17日半夜12点才恢复,但是已经为时已晚。

红军第9集团军以西的57集团军也情况危急万分,他们处在德军第14装甲师的突击路线
上。集团军司令员波德拉斯中将在得知德军开始进攻后,立刻调动第5骑兵军来处理危
机。但是他采取的措施完全没用起到作用,在18日上午,德军14装甲师的部队冲到了57集团军司令部。波德拉斯带领司令部人员且战且退,转移到了另外一个地点继续指挥战斗,但是集团军的势态已经非常严重,随时可能被德军完全合围。

然而红军高层的反应好像麻木了一样,这时铁木辛哥尚有一些预备队,包括第2骑兵军
和第14近卫步兵师的两个团,他们驻扎在离前线18到28公里的地方。如果这时候把预备队投入战斗堵漏,应该可以一定程度上迟滞德军的进攻,好让快被合围的部队尽可能多地撤出来。但是他们没有收到任何战斗命令,也不知道前线的危急情况,只能无所事事地在驻地呆着。倒是南方面军司令员马利诺夫斯基察觉到了危险,紧急命令方面军预备队第5骑兵军赶往第9集团军的地段投入战斗,该军的军长是几个月前在图拉力挫古德里安的别洛夫 —— 红军最出色的骑兵将领。同时,马利诺夫斯基命令第296步兵师和第3坦克旅,通过摩托化开进和铁路运输,紧急赶往第9集团军阵地参加堵漏。可是这时第5骑兵军已经和德军接战,所以无法立刻抽身赶赴第9集团军那边。

在德军已经开始突破红军侧翼阵地的时候,红军正面还在猛攻,很有点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感觉,搁足球场上就是大家最爱看的对攻。红军第6集团军投入了第21坦克军猛攻德
军的第6集团军,打下了塔拉诺夫卡,第23坦克军则推进了15公里,割断了德军的铁路
线。在17日这天,红军第6集团军全面推进了6到10公里,可谓进展迅速。而北线突破口那边,红军第28集团军没有获得什么进展,反倒在德军的反击下站不住脚后退。北线红军的不给力,也給南线红军带来了很大的压力,因为德军可以在南线放心大胆地继续推进。

其实早在5月13日,红军38集团军部队缴获了一份德军秘密文件,里面有德军的详细反
攻计划。很遗憾的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份报告到17日夜才交到集团军司令部。集团军司令员莫斯卡连科将军一看,吓出了一身汗,赶紧在晚上10点钟电告方面军参谋长巴格拉米扬。方面军司令员铁木辛哥元帅看到这份文件后,立刻调动坦克部队到巴尔文科沃突破口一线,争取能够用坦克反突击挡住德军已经突破进来的装甲部队。18日0点,铁
木辛哥命令第6集团军司令员把第23坦克军撤下来做预备队。同时,大本营也了解了情
况,立即将第242步兵师,278步兵师,第156和168坦克旅调集过来参加堵漏战斗。

事实上,这个时候如果红军赶紧开始后撤,或许还有机会逃脱大难,至少可以多撤出来很多人,因为德军还需要好几天的时间才能完成合围。但是铁木辛哥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在采取了一定的对付德军突破的措施后,他命令第6集团军和博布金战役集群继续
进攻。巴格拉米扬听到这个消息后,吓呆了,去找铁木辛哥力劝暂停进攻。但是铁木辛哥不为所动。巴格拉米扬又去找军事委员会委员赫鲁晓夫,赫鲁晓夫和斯大林联系后,斯大林同意暂停进攻。但是到18日凌晨3点,巴格拉米扬听说斯大林又命令恢复进攻了
,于是他叫醒了刚刚睡下的赫鲁晓夫,神态失常地说:“对不起,打扰您了,赫鲁晓夫同志。我想你应该知道莫斯科已经取消了暂停进攻的命令。”

“什么?怎么能这样?谁做的决定?”赫鲁晓夫非常吃惊。

巴格拉米扬哀求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如果继续进攻,我们凸出阵地上的部队又可能被吃掉。我恳求你亲自去找斯大林讲,我们唯一的希望是你能够说服他改变决定,撤销給我们的命令。”

赫鲁晓夫一向很敬重巴格拉米扬的正直和清醒的头脑。于是他要通了大本营的电话。接电话的总参谋长华西列夫斯基告诉赫鲁晓夫说斯大林去别墅了,赫鲁晓夫要求华西列夫斯基带上地图去找斯大林劝他改变决心。华西列夫斯基强调说斯大林已经下定决心了,没法改变。赫鲁晓夫暗想如果朱可夫在就好了,因为朱可夫肯定会直接去找斯大林力劝他改变计划,而不象华西列夫斯基不敢批逆鳞。没有办法,赫鲁晓夫只好把电话打到斯大林的别墅。接电话的是马林科夫,他把赫鲁晓夫的意见转达給了斯大林。斯大林没有亲自来接电话,只是让马林科夫通知赫鲁晓夫,进攻必须进行。说完,马林科夫就挂断了电话。

听到这个结果,巴格拉米扬失声痛哭起来。

华西列夫斯基虽然在电话里拒绝了赫鲁晓夫的请求,其实他之前就很关心这边的战局了。在17日这天,他听说西南方向出现新情况后,就給57集团军参谋长,他的老同事,阿尼索夫少将打了个电话,询问前线的局势。了解到情况危急后,华西列夫斯基立刻去找了斯大林。斯林大倒是很重视华西列夫斯基的报告,立刻給铁木辛哥打电话交谈。不久后,斯大林告诉华西列夫斯基,南方方面军应该可以应付德军的进攻,所以不用担心,西南方面军将继续进攻。看来是铁木辛哥向斯大林保证了战役的继续进行。华西列夫斯基也就无话可说了。

18日,红军第9集团军的地段情况继续恶化,红军投入的反击力量兵力严重不足,根本
无法抵挡德军的推进,即便指挥红军部队的是红军最优秀的骑兵将领别洛夫。而57集团军这边的情况更糟糕,集团军司令部陷入了德军的重围,集团军司令员波德拉斯将军带领他的司令部人员和德军进行了殊死的战斗,最后,波德拉斯和他的炮兵主任,集团军政委,一起战死在沙场上,十天后被德军埋葬。华西列夫斯基的老朋友,集团军参谋长阿尼索夫少将最后也阵亡在包围圈里。

突出部的瓶颈越来越小的严重局势,57集团军司令员和高级将领们的牺牲,都不能刺激到铁木辛哥的麻木的神经。他仍然命令部队进行进攻,就好像中国足球队要跟巴西队打对攻一样。第6集团军的部队不顾自己侧后的敌人,在突击方向上继续前进,夺取了不
少战术要点。但是并没有形成重大的突破,无法吸引走在侧翼进攻的德军。一定程度上意识到局面的危险性,铁木辛哥终于命令把一部分正面的部队撤下来去对付突破口侧翼的德军,但是他仍然敦促第6集团军部队持续进攻。这样首鼠两端的做法,既不能消除
侧翼德军的威胁,又不能在正面实现大规模突破,简直就是个最糟糕的决策。而大本营在当天的命令里,则把主要注意力放在强调前线部队多用无线通信不要只用有线通信这样一个并非燃眉之急的事情。

战斗进入5月19日,德军南北两翼的突击部队相邻已经只有20到30公里了。红军第9集团军的部队失去司令部的指挥,各自为战,别洛夫将军的骑兵军被德军合围,不得不杀开一条血路突围。到当天下午,铁木辛哥才不得不承认形式已经急转直下,终于叫停了进攻的部队,留下部分部队就地转入防御,然后把第6集团军的主力部队(5个步兵师,两个坦克军和一个独立坦克旅)拉回来对侧翼德军的突击部队进行反突击。华西列夫斯基打来电话询问反突击什么时候可以开始,铁木辛哥保证说21日或者22日可以进行。华西列夫斯基把反击计划递交給斯大林后,斯大林十几分钟内就批准了这个计划。

可是晚了,太晚了!

德军的突击部队已经掐住了突出部红军的咽喉,而且越来越接近掐断喉咙的地步。铁木辛哥心急如焚,设法从北线突击部队里调集部队南下救援,但是德军在北线哈尔科夫方向对红军28集团军发动了进攻,粘住了红军部队。而北线红军的21和28集团军的司令员们又对战局盲目的乐观,21集团军司令员戈尔多夫甚至命令部队在20号这天休息一下,把冬装换成夏装。结果北线红军在德军进攻下不得不连续撤退,把之前打下来的地盘都输了个干干净净。铁木辛哥不得不把还保持有相当战斗力的38集团军向南移动去救南线红军,他用38集团军的部队组建了一个包括一个步兵师和3个坦克旅的集群,由38集团
军副司令员指挥,在突破口根基由东向西突击,试图用坚决的战斗打开通路。

心急如焚的铁木辛哥和赫鲁晓夫来到了突破口地带查看情况。南方面军司令员马里诺夫斯基也在这里。他们一起开会讨论如何协调部队应付当面的严重局势。这时,外面的警卫高喊起来:“敌人的飞机!”元帅将军们纷纷从屋子里冲出来,可是这时德国人的炸弹已经扔下来了。马里诺夫斯基喊道:“卧倒!”大家纷纷卧倒。一位坦克兵军官扑到赫鲁晓夫身上去挡弹片。炸弹在房子附近爆炸了,可是人和房子却都几乎没有事。赫鲁晓夫记下了舍身救他的这位军官的名字。很遗憾,这位军官在后来的战斗里牺牲了。

这时,第6集团军的主力已经拉到突破口这边,对德军的部队进行玩命般的反突击,因
为他们现在是在为生存而战斗。战斗到了白热化的地步。但是德军的铁拳仍然一寸一寸地把苏军的咽喉扼掐下去。到20日晚,德军南北突击部队已经相距只有12英里了。21日,铁木辛哥又草率地命令38集团军在左翼组织一次进攻来救援第6集团军,可是到天黑
时38集团军预定投入战斗的部队甚至还没有来得及赶到预定地域,想象中的进攻只能取消了。

22日,这是决定红军命运的一天。当天下午,德军由南向北进攻的14装甲师的部队到达了北顿涅茨河南岸的贝亚克,他们惊喜地发现,河北岸那边就是德军第6集团军向南突
进的第44步兵师。两支德军很快就会合了,巴尔文科沃包围圈的袋口终于系上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德军和苏军将为了歼灭或者突围的命运而战斗。为了统一指挥,铁木辛哥命令包围圈里的所有部队,包括第6集团军,57集团军和博布金战役集群,全部由
西南方面军副司令员科斯坚科中将指挥,他们的任务是和包围圈外的38集团军配合,东西对进,打破德军包围逃出生天。可是德军已经迅速地形成了对内和对外的防御圈。科斯坚科不得不把一部分部队向西防御,挡住正面向东压缩的德军,然后在东面集中第
103,150和317步兵师,加上第23坦克军,形成突击集团第一梯队,向东突围。

25日晚,突围战斗打响。战斗异常惨烈。基辅战役和维亚兹马-布良斯克战役的悲惨景象又重现了。德军第一山地步兵师师长回忆:在明亮的照明弹照耀下,红军官兵成纵队向德军进行冲击;德军能够听到红军指挥员和政委大声的命令;然后“乌拉”声响彻夜空;德军的机枪和各种步兵武器都全面开火;红军成片地倒下去,但是仍然如同浪潮一样扑向德军阵地,最后在德军机枪的交叉火力下完全瓦解。

26日晨,红军突击集团第一梯队全面投入战斗。红军曾经一度打出了一个突破口,但是只有很少的人冲了出去,缺口很快就被德军填补上了。红军38集团军这边也在徒劳地继续向西进攻,但是毫无进展。铁木辛哥亲自带着一群参谋军官去38集团军的观察所观战。但是令莫斯卡连科气愤的是,他们一碰到德军空袭,就丢弃汽车去防空去了。结果德军空袭了一整天,元帅就和参谋们躲了一整天,到了儿也没有抵达观察所。入夜后,包围圈内绝望的红军跟随着坦克,手挽着手,整齐地喊着“乌拉”走向德军的火力,然后毫无疑问地地整片打死,这已经接近于日军的万岁冲锋了。可是这样红军仍然成功地向东突进了4到6公里。在被红军冲破的阵地上,德国官兵尸体的头盖骨都被砸开,头被刺刀戳得稀烂。红军士兵在用这样残酷的手段发泄着自己绝望的愤怒。

到27日夜,红军被合围的部队已经被压缩到了一片极小的区域内。还有些战斗力的部队,组成了突击集团,向罗佐文卡进行突击。包围圈外的38集团军成功地突破了德军的防线,和被围部队合力打通了一条血路。有两万两千多名红军官兵从这条通道里面突了出来。38集团军司令员莫斯卡连科将军最先看到的是六辆T34坦克,西南方面军军事委员
会委员古罗夫从一辆坦克里钻出来。他是被围部队里为数不多的成功突围的高级将领之一。随后,由巴秋尼亚少将带领的几千名红军官兵在坦克后面涌里过来。莫斯卡连科回忆,这些官兵的脸上,透过深痛和疲惫闪耀着归队后无法抑制的喜悦。

不过古罗夫后来遭到了指责。他自辨说他不得不钻进坦克进行突围,不然他难逃一死或者被俘。可是很多人仍然指责他,因为他活着出来了,而不是跟自己的部队一起战死,就好像军舰舰长在战舰沉没时没有殉舰一样,所以古罗夫应该被交送军事法庭审判。这时,赫鲁晓夫出来说话了,他告诉大家,红军牺牲的将领已经足够多了,有必要再增加一个吗?德国人消灭了没有成功突围的红军将领,那红军难道要配合德国人把那些成功突围的将领都消灭吗?

大部分的红军官兵没有那么幸运。到5月30日,包围圈里的红军部队基本停止了抵抗,
被歼灭的红军有22个步兵师,7个骑兵师,14个坦克或者摩托化旅,被俘虏的红军官兵
多达23万9千人(这是德军的统计数字,红军的统计数字是20万人,大同小异),被缴
获的坦克和火炮分别是1250辆和2026门。红军的高级将领损失非常惨重。方面军副司令员,科斯坚科中将牺牲,在半年多前的基辅战役里,他作为第26集团军司令员成功突围,但是这一次他就没有那么幸运了。第6集团军司令员哥罗德扬斯基中将和政委弗拉索
夫牺牲,第6集团军副司令员祖玛诺维奇少将被俘,后来被德军杀害于集中营里,第6集团军的第47和第337步兵师师长都牺牲了,其他的师级将领也大多阵亡。第57集团军的
司令员,参谋长,政委,炮兵主任全部牺牲,相对多的师长阵亡,近卫第14步兵师师长谢皮托夫少将重伤后被俘,后来在集中营里因为进行地下斗争而被枪决。第9集团军参
谋长库镇诺维奇少将在战斗中牺牲。博布金战役集群这边,博布金少将和他的儿子一起战死在突围的路上,第6骑兵军参谋长,第270步兵师师长和第393步兵师师长都战死了
。坦克兵里,第21坦克军军长和至少4位坦克旅旅长阵亡。

这么惨痛的失败,自然要有人负责。要搁1941年,西南方面军和南方面军得有一堆人被枪毙,就算看在当年骑兵第一集团军老哥们的面上铁木辛哥能幸免于难,方面军参谋长巴格拉米扬和第9集团军司令员哈里托诺夫的人头多半是保不住。不过现在斯大林相对
来说比较宽容了,毕竟他是批准了这次进攻计划的,而且在赫鲁晓夫和巴格拉米扬争取让部队撤退的时候,是斯大林下令继续进攻。所以,斯大林并没有严惩他的将领们,甚至都没有立刻撤销他们的职务。过了个吧月后,斯大林才下令解除了铁木辛哥元帅西南方向总司令的职务,这位在战争初期起到过重要作用的元帅终于离开了历史舞台,虽然他后来又曾经被启用为西北方面军司令员等职务,但是那都只是次要角色了。南方面军司令员马里诺夫斯基因为失职,被降职为集群司令。方面军参谋长巴格拉米扬被打发到一个集团军任副司令员。不过这两人虽然被解职,但是因为他们出色的才能,后来还是重新崛起成为方面军司令员,最后被授予元帅军衔。当然,斯大林还是想杀个人立威。他把目光投向了第9集团军司令员哈里托诺夫,因为德军是从他的方向突破的。在斯大
林准备把哈里托诺夫交送军事法庭审判时,刚刚当上红军总参谋长的华西列夫斯基上将出面了。他劝斯大林说德军把主要的突击力量放到了哈里托诺夫的集团军,哈里托诺夫就算是三头六臂也没有可能挡住德军,而且上级并没有向他通报德军的情况,哈里托诺夫很难知道德军即将对他进行突击。而且,华西列夫斯基认为,在德军突然发起进攻后,哈里托诺夫在混乱的局势下仍然设法指挥作战,一定程度上迟滞了德军的进攻,所以不但无过,反倒有功。最后斯大林决定还是放过哈里托诺夫一马,让他指挥重新组建的第6集团军。不过哈里托诺夫终归是个悲剧角色,虽然他在后来的斯大林格勒战役里表
现出色,他的第6集团军在斯大林格勒会战后的顿巴斯攻势里被德军突然反击,损失惨
重(无论德军也好,苏军也好,第6集团军是个相当不吉利的番号),他本人也在乱军
中身负重伤,最后伤重而亡。

不过哈尔科夫会战的失利,也着实让作为方面军军事委员会委员的赫鲁晓夫担惊受怕了一段时间。战役结束后不久,赫鲁晓夫就被召回莫斯科,他已经做好了被逮捕的心理准备。见到斯大林后,斯大林问他:

“德国人宣称,他们俘虏了20多万人,他们在撒谎吗?”

“没有,斯大林同志。他们没撒谎,他们说得基本正确。我们部队的人员大概是那么多,或许还多点。我们必须想到,他们中的一些人阵亡了,其余的做了俘虏。”

斯大林沉默了,他内心受着痛苦的煎熬。不过斯大林过一会还是缓了过来,开始和赫鲁晓夫讨论南方的防御问题,最后还和赫鲁晓夫一起吃了晚饭。接下来的日子里,赫鲁晓夫在莫斯科等候接受处理。等得越久,他越厌烦痛苦,因为他始终觉得斯大林饶不过他。现在的赫鲁晓夫,就好像在监狱里等候判决结果的犯人,备受煎熬。

有一天斯大林把赫鲁晓夫找去搓饭。席间,斯大林紧盯着赫鲁晓夫,说:“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当我们的军队在东普鲁士落入德军的包围时,指挥部队的将军碑沙皇送上了军事法庭,他被定罪并处以绞刑。”

赫鲁晓夫回答:“斯大林同志,这件事我记得很清楚,沙皇那样做是对的。米亚斯尼科夫是个叛徒,他是德国的代理人。”

斯大林没有再多说什么。很显然他是在借用历史敲打赫鲁晓夫。最后,斯大林叫赫鲁晓夫回前线。赫鲁晓夫仍然很担心,因为斯大林多次当面宽恕别人,然后回头就又把人给抓起来。不过这次斯大林没有再玩这样的猫玩老鼠的游戏,而是径直让赫鲁晓夫回到前线。

如果说哈尔科夫会战里红军是先胜后败的话,那么红军在克里米亚的作战就是从失败走向失败。克里米亚,苏联南方频临黑海和亚速海的半岛,历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沙俄曾经在这里和土耳其打了多次战争,英国法国等等国家都曾经参战。战争里首次出现了蒸汽动力的铁甲船作战,现代护士的鼻祖南丁格尔女士也是在这场战争里被称为著名的提灯天使。俄国十月革命后,红军和白军曾经在克里米亚半岛打得你死我活,包括布琼尼和伏罗希洛夫指挥的骑兵第一集团军在内的大量红军涌入克里米亚,一举打败了游弗兰格尔指挥的白军,迫使白军被迫乘船离开俄国。

可是这样一个战略要地,却没有进入希特勒的法眼。他的巴巴罗萨计划里面根本没有提到克里米亚半岛。但是纳粹德国的占领计划里面的确包括克里米亚,他们预计,到六十年代中叶,克里米亚的一半居民将是德国人。不过,在战争爆发后,希特勒很快就意识到了克里米亚的重要性,因为苏联的轰炸机可以从这里起飞去轰炸罗马尼亚的普罗耶什蒂大油田 —— 这里可是德国机械化部队和工业的“粮仓”;如果油田生产遭到干扰,前线德军的作战立刻就会遭到严重影响。于是,1941年8月12日,希特勒把对克里米亚
的进攻列入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