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了几部文革时的电影

w
wangmaggie12
楼主 (未名空间)

虽然电影很出名,但一直没看过。只看了一部霸王别姬,觉得人性很扭曲,很压抑,别没有再看类似题材的。
后来不知道为啥看了叶落长安,里面有不少文革解放后到改革前的生活。今天看了活着与芙蓉镇。人性被扭曲得不叫样子。人就是活着?尊严呢?善良呢?理想呢?

我其实是一直拒绝那些丑恶的东西。感谢上帝。说实话,我还没经历过啥人性的丑恶。
d
dreamstop

人性本来也许是可以多样的。生不逢时的人,遇到变态的环境和压力,就那么实现了人性中丑恶的一面。

文革是一块瘆人的伤疤。还没有掉痂前,看一眼都是心悸。《无问西东》也有类似的描写。就算没有真的亲身感受,每次看这样的故事却好像身上有伤口的痛。或许今后的新生代,不去知道这些也好。毕竟人类历史中比这更扭曲丑恶的绝不少。只是久远罢了。或者还未发生。

w
wangmaggie12

从文艺艺术的表现力来讲,看了这几部电影, 我觉得吧,电影比小说似乎还是更有震
撼力。
描写解放初期和文革的各类运动的小说看过不少,比如张贤亮,还有个叫梁什么的,小时候我奶奶我爸爸也讲,但都隔靴搔痒,触动不深。
我一直听我爸和我奶奶讲,他读中学的时候,就是大闹饥荒的时候,我爸爸带着奶奶烫的几个榆树疙瘩,一路上看到多少个死人,是真有吃观音土这回事。那一年,估计我们那饿死几十万人。我妈从邻县嫁到我们这儿来,我经常听她和我爸争论哪个县死的人多。我爸还一直叨咕,幸好他没当上兵,回乡做了个赤脚医生,否则他要把我们家五个孩子的嘴糊住都做不到,别说供我们念书了。这个还真是看了叶落长安才有感受。布票油票,我都见过,不过那个记忆与我不深刻。只记得粮票。因为我念书的时候,每月三十一斤粮票,吃不完,都换钱用了,于我是个蛮良好的回忆。
看着活着的那一箱皮影。呵呵,我爸抄了一箱皮影在家里,不过都是黑色的,我没觉得有电影中彩色的好看。我还记得他说,这个是好东西,藏起来,估计将来能值几个钱。后来那箱皮影不知哪去了。难道也像电影中一样被烧了?

可能电影表现的有些极端,都是人性丑恶扭曲的一面。我觉得亲身经历的那些人,似乎也没啥啊。我爸我妈这些运动都经历了,除开忘不了那些苦日子,还是乐呵呵的。前年我接他们过来和我过了半年,他们每餐饭给我烧好,可喜欢我吃饭时坐在那儿听他们两讲这些事情。听他们讲,也没觉得丑恶,反而有点温馨,还很刺激。就是他们年轻的时候的躁动与活力。

不过电影看的就那么难过。

【 在 dreamstop (下课) 的大作中提到: 】
: 人性本来也许是可以多样的。生不逢时的人,遇到变态的环境和压力,就那么实现了人
: 性中丑恶的一面。
: 文革是一块瘆人的伤疤。还没有掉痂前,看一眼都是心悸。《无问西东》也有类似的描
: 写。就算没有真的亲身感受,每次看这样的故事却好像身上有伤口的痛。或许今后的新
: 生代,不去知道这些也好。毕竟人类历史中比这更扭曲丑恶的绝不少。只是久远罢了。
: 或者还未发生。

A
Artemesia

看亲身经历的,到底是什么。上回有个帖提到文革抄的书,我感概过历史AB面。很多事,不提不代表没有发生过。

外婆,是自小有黄包车出入的小姐,素来爱美,从军任的文职。文革期间,她被剃了阴阳头,扫厕所,挂牌子来回的斗。记得她亲口跟我说,自杀的念头不知道动了几次。但是性子烈,觉得就这么死了咽不下气,何况家里还有那么多孩子。。

但愿,如此的历史,不要重演。

【 在 wangmaggie12 (小麦琪) 的大作中提到: 】
: 可能电影表现的有些极端,都是人性丑恶扭曲的一面。我觉得亲身经历的那些人,似乎
也没啥啊。
w
wangmaggie12

可能这就是人性的扭曲与碰撞?
说起这种扭曲, 我想霸王别姬中张丰毅演的那个角色,在文革的时候,可能就是这一
类。
也是,我想将来我自己尽量避免看这种电影。看多了,对人性中正能量的部分会产生怀疑。

【 在 dreamstop (下课) 的大作中提到: 】
: 人性本来也许是可以多样的。生不逢时的人,遇到变态的环境和压力,就那么实现了人
: 性中丑恶的一面。
: 文革是一块瘆人的伤疤。还没有掉痂前,看一眼都是心悸。《无问西东》也有类似的描
: 写。就算没有真的亲身感受,每次看这样的故事却好像身上有伤口的痛。或许今后的新
: 生代,不去知道这些也好。毕竟人类历史中比这更扭曲丑恶的绝不少。只是久远罢了。
: 或者还未发生。

w
wangmaggie12

呵呵,那是,抄书和被抄书的,无产阶级专政和被专政的区别还是挺大的。
看到活着里面的富贵,听到龙二被枪决的那一刻,回去和他媳妇说,要不是爱赌,把宅子赌出去,被枪决的就是他了。看到这儿,我还乐了。我奶奶的前夫也爱赌,把家里的大宅院赌完了,把田地都赌完了,结果我奶奶被定了个贫农。那个省吃俭用买了宅地的,买了土地的,被定了个大地主,被枪决了。
这人的命运啊,有时还真不好掌控。及时行乐,是硬道理。

【 在 Artemesia (吴钩) 的大作中提到: 】
: 看亲身经历的,到底是什么。上回有个帖提到文革抄的书,我感概过历史AB面。很多事
: ,不提不代表没有发生过。
: 外婆,是自小有黄包车出入的小姐,素来爱美,从军任的文职。文革期间,她被剃了阴
: 阳头,扫厕所,挂牌子来回的斗。记得她亲口跟我说,自杀的念头不知道动了几次。但
: 是性子烈,觉得就这么死了咽不下气,何况家里还有那么多孩子。。
: 但愿,如此的历史,不要重演。
: 也没啥啊。

d
dreamstop

直观的震撼力,自然是电影来得快且容易。但若是想要了解其中的人物,电影常常显得乏力。
另一方面,好的小说很难得。不是任何一本记录事件的书都值得看的。
其实《三体》一开始有一段描写文革时场景。写得相当好。其后的故事,科幻,人物,反而没有那么出彩了。我想这和作者对那个年代的理解和深刻印象不无关系。

【 在 wangmaggie12 (小麦琪) 的大作中提到: 】
: 从文艺艺术的表现力来讲,看了这几部电影, 我觉得吧,电影比小说似乎还是更有震
: 撼力。
: 描写解放初期和文革的各类运动的小说看过不少,比如张贤亮,还有个叫梁什么的,小
: 时候我奶奶我爸爸也讲,但都隔靴搔痒,触动不深。
: 我一直听我爸和我奶奶讲,他读中学的时候,就是大闹饥荒的时候,我爸爸带着奶奶烫
: 的几个榆树疙瘩,一路上看到多少个死人,是真有吃观音土这回事。那一年,估计我们
: 那饿死几十万人。我妈从邻县嫁到我们这儿来,我经常听她和我爸争论哪个县死的人多
: 。我爸还一直叨咕,幸好他没当上兵,回乡做了个赤脚医生,否则他要把我们家五个孩
: 子的嘴糊住都做不到,别说供我们念书了。这个还真是看了叶落长安才有感受。布票油
: 票,我都见过,不过那个记忆与我不深刻。只记得粮票。因为我念书的时候,每月三十
: ...................

d
dreamstop

了不起的老太太。
若是我亲耳听到的故事,我会想写下来。不单是想写那段经历,而是这样一种精神。经历死了,精神却可以留存。

【 在 Artemesia (吴钩) 的大作中提到: 】
: 看亲身经历的,到底是什么。上回有个帖提到文革抄的书,我感概过历史AB面。很多事
: ,不提不代表没有发生过。
: 外婆,是自小有黄包车出入的小姐,素来爱美,从军任的文职。文革期间,她被剃了阴
: 阳头,扫厕所,挂牌子来回的斗。记得她亲口跟我说,自杀的念头不知道动了几次。但
: 是性子烈,觉得就这么死了咽不下气,何况家里还有那么多孩子。。
: 但愿,如此的历史,不要重演。
: 也没啥啊。

d
dreamstop

看完这些,再看看迪斯尼的正能量中和一下就好了。

【 在 wangmaggie12 (小麦琪) 的大作中提到: 】
: 可能这就是人性的扭曲与碰撞?
: 说起这种扭曲, 我想霸王别姬中张丰毅演的那个角色,在文革的时候,可能就是这一
: 类。
: 也是,我想将来我自己尽量避免看这种电影。看多了,对人性中正能量的部分会产生怀
: 疑。

A
Artemesia

如果再来一轮“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专政,有我们这些“海外关系”的国内家人,会不会是第一波殃及的池鱼?
这几年,谨慎的私企leaders该退的退了,该撤资的撤了。阿里,开始进驻政治专员了
。。

【 在 wangmaggie12 (小麦琪) 的大作中提到: 】
: 呵呵,那是,抄书和被抄书的,无产阶级专政和被专政的区别还是挺大的。
: 看到活着里面的富贵,听到龙二被枪决的那一刻,回去和他媳妇说,要不是爱赌,把宅
: 子赌出去,被枪决的就是他了。看到这儿,我还乐了。我奶奶的前夫也爱赌,把家里的
: 大宅院赌完了,把田地都赌完了,结果我奶奶被定了个贫农。那个省吃俭用买了宅地的
: ,买了土地的,被定了个大地主,被枪决了。
: 这人的命运啊,有时还真不好掌控。及时行乐,是硬道理。

c
cckyle2001

中国特色的改朝换代--土匪当政
【 在 wangmaggie12 (小麦琪) 的大作中提到: 】
: 呵呵,那是,抄书和被抄书的,无产阶级专政和被专政的区别还是挺大的。
: 看到活着里面的富贵,听到龙二被枪决的那一刻,回去和他媳妇说,要不是爱赌,把宅
: 子赌出去,被枪决的就是他了。看到这儿,我还乐了。我奶奶的前夫也爱赌,把家里的
: 大宅院赌完了,把田地都赌完了,结果我奶奶被定了个贫农。那个省吃俭用买了宅地的
: ,买了土地的,被定了个大地主,被枪决了。
: 这人的命运啊,有时还真不好掌控。及时行乐,是硬道理。

A
Artemesia

最后一次回国见她老人家,特意和妈妈带她去老城区,再坐一回黄包车。

想写的。只是,写家人的难,仅次于写自己。
比如,有没有想过,父母是如何各自成长,又在某个特定的时刻,相识的?一代代的人,从青春走过,都是故事。
以旁观的视角去看的话,那其中有没有机缘巧合?三观相合?权衡利弊?门当户对?求而不得?
没有他们的故事,就不会有我,那我的出生,是偶然吗?

【 在 dreamstop (下课) 的大作中提到: 】
: 了不起的老太太。
: 若是我亲耳听到的故事,我会想写下来。不单是想写那段经历,而是这样一种精神。经
: 历死了,精神却可以留存。

d
dreamstop

按理说,现在当权的是既得利益者的新型有产阶级,与海外都有息息相关的关系。不会轻易自行专政。政治斗争会有,但应该只是暂时的和局部的。哎,算是保守乐观吧,不然又能如何呢?

【 在 Artemesia (吴钩) 的大作中提到: 】
: 如果再来一轮“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专政,有我们这些“海外关系”的国内家
: 人,会不会是第一波殃及的池鱼?
: 这几年,谨慎的私企leaders该退的退了,该撤资的撤了。阿里,开始进驻政治专员了
: 。。

d
dreamstop

据说法国大革命的时候也有类似的情况。

【 在 cckyle2001 (谦虚的狼) 的大作中提到: 】
: 中国特色的改朝换代--土匪当政

d
dreamstop

写故事不是因为有答案,而是因为想探索答案。你这么多的问题需要探索答案,其实是很适合写。哈哈。
我也不是吃饱了撑的硬要哄骗人写字,其实也同时是在试图说服自己。

就最后一个问题,探讨一下。意识的个体产生和发展的偶然,和宇宙的生成的偶然有可比性。我想宇宙的普朗克常数若是稍偏一点点,并不是就不会存在了,而是会出现一个不那么一样的宇宙,里面或许会有另一种方式思考的意识(比如说逆向的)。但是跟这个宇宙本身不直接相关。

我们生在这个宇宙,以其规律下的意识去理解探索,这就是全部意义所在。同理,你的出生,而有的现在的意识,也就是意义所在。追究出生的偶然,不是重点。

【 在 Artemesia (吴钩) 的大作中提到: 】
: 最后一次回国见她老人家,特意和妈妈带她去老城区,再坐一回黄包车。
: 想写的。只是,写家人的难,仅次于写自己。
: 比如,有没有想过,父母是如何各自成长,又在某个特定的时刻,相识的?一代代的人
: ,从青春走过,都是故事。
: 以旁观的视角去看的话,那其中有没有机缘巧合?三观相合?权衡利弊?门当户对?求
: 而不得?
: 没有他们的故事,就不会有我,那我的出生,是偶然吗?

w
wangmaggie12

这版主真是抠门。 说好的五千大洋呢? 兑现了才能让人家吴同学开写。

【 在 dreamstop (下课) 的大作中提到: 】
: 写故事不是因为有答案,而是因为想探索答案。你这么多的问题需要探索答案,其实是
: 很适合写。哈哈。
: 我也不是吃饱了撑的硬要哄骗人写字,其实也同时是在试图说服自己。
: 就最后一个问题,探讨一下。意识的个体产生和发展的偶然,和宇宙的生成的偶然有可
: 比性。我想宇宙的普朗克常数若是稍偏一点点,并不是就不会存在了,而是会出现一个
: 不那么一样的宇宙,里面或许会有另一种方式思考的意识(比如说逆向的)。但是跟这
: 个宇宙本身不直接相关。
: 我们生在这个宇宙,以其规律下的意识去理解探索,这就是全部意义所在。同理,你的
: 出生,而有的现在的意识,也就是意义所在。追究出生的偶然,不是重点。

w
wangmaggie12

说起偶然, 我觉得意义很重大。
当时看活着,饰演富贵的葛优(别说葛优还是自带喜感的)说,你说那天他要是少买几个馒头,王教授要不是把所有的馒头都吃了,要不是他们又给王教授喝了水,他们家闺女就可能活得好好的。
街上卖的几个馒头本来是可以救命的,你说他们就送了人命呢? 偶然也很神奇。

在 dreamstop (下课) 的大作中提到: 】
: 写故事不是因为有答案,而是因为想探索答案。你这么多的问题需要探索答案,其实是
: 很适合写。哈哈。
: 我也不是吃饱了撑的硬要哄骗人写字,其实也同时是在试图说服自己。
: 就最后一个问题,探讨一下。意识的个体产生和发展的偶然,和宇宙的生成的偶然有可
: 比性。我想宇宙的普朗克常数若是稍偏一点点,并不是就不会存在了,而是会出现一个
: 不那么一样的宇宙,里面或许会有另一种方式思考的意识(比如说逆向的)。但是跟这
: 个宇宙本身不直接相关。
: 我们生在这个宇宙,以其规律下的意识去理解探索,这就是全部意义所在。同理,你的
: 出生,而有的现在的意识,也就是意义所在。追究出生的偶然,不是重点。

d
dreamstop

偶然的意义,在于给未来以希望,而不是给过去以解释。
而且,要命救命的,怎么会是馒头?

【 在 wangmaggie12 (小麦琪) 的大作中提到: 】
: 说起偶然, 我觉得意义很重大。
: 当时看活着,饰演富贵的葛优(别说葛优还是自带喜感的)说,你说那天他要是少买几
: 个馒头,王教授要不是把所有的馒头都吃了,要不是他们又给王教授喝了水,他们家闺
: 女就可能活得好好的。
: 街上卖的几个馒头本来是可以救命的,你说他们就送了人命呢? 偶然也很神奇。
: 在 dreamstop (下课) 的大作中提到: 】

A
Artemesia

你这观点和小麦的辩证法一致,”偶然“既已发生,就成唯一的“必然”。若说被这些问题困扰过,大概是二十年前。如今,更多的是接纳。

写家人和自己难,难在客观。因为是参与自己生命最深的人,不自觉的要加上光环,美化他们每一步决定的合理性。不忍心,像写不相干的外人那样,不留情面地剖析所见所感和人性的复杂。

真能把自传写通透的,我很佩服他们的勇气。

【 在 dreamstop (下课) 的大作中提到: 】
: 写故事不是因为有答案,而是因为想探索答案。你这么多的问题需要探索答案,其实是
: 很适合写。哈哈。
: 我也不是吃饱了撑的硬要哄骗人写字,其实也同时是在试图说服自己。
: 就最后一个问题,探讨一下。意识的个体产生和发展的偶然,和宇宙的生成的偶然有可
: 比性。我想宇宙的普朗克常数若是稍偏一点点,并不是就不会存在了,而是会出现一个
: 不那么一样的宇宙,里面或许会有另一种方式思考的意识(比如说逆向的)。但是跟这
: 个宇宙本身不直接相关。
: 我们生在这个宇宙,以其规律下的意识去理解探索,这就是全部意义所在。同理,你的
: 出生,而有的现在的意识,也就是意义所在。追究出生的偶然,不是重点。

w
wangmaggie12

我觉得吧,对自己和自己的家人没有必要苛刻,要剖析地那么通透。加点光环,我很喜欢。
也可能是人的性格不同,有些人喜欢山外看庐山,有的人喜欢身在此山中,不同的体验,不同的观感。即使看不到庐山的真面目,那又何妨?在山中的观感也许更能引起观庐山的共鸣。

我们通常都在讨论某件事的POSSIBILITY, 我一直是这种观点,基本任何事情都是0和1 的可能性。发生或者不发生。不发生,就是0,发生了就是100%。我四舍五入,低于50%,就是0,大于50%,就是1.不管是WHAT IF啥,被否决的就是0,被决定的就是1. 没有对错。只有接受,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所以我做决定就是率性。想了就做了,做了就做了。想做的都做了,不管对错。不过也有可能家里人也纵容我这种性格。想做你就去做呗。做了就做了呗,反正怎样活都是活着。除开自己,其实别人并不在乎你怎样活,活得怎么样。自得其乐就好。

【 在 Artemesia (吴钩)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这观点和小麦的辩证法一致,”偶然“既已发生,就成唯一的“必然”。若说被这些
: 问题困扰过,大概是二十年前。如今,更多的是接纳。
: 写家人和自己难,难在客观。因为是参与自己生命最深的人,不自觉的要加上光环,美
: 化他们每一步决定的合理性。不忍心,像写不相干的外人那样,不留情面地剖析所见所
: 感和人性的复杂。
: 真能把自传写通透的,我很佩服他们的勇气。

w
wangmaggie12

我觉得吧,对自己和自己的家人没有必要苛刻,要剖析地那么通透。加点光环,我很喜欢。
也可能是人的性格不同,有些人喜欢山外看庐山,有的人喜欢身在此山中,不同的体验,不同的观感。即使看不到庐山的真面目,那又何妨?在山中的观感也许更能引起观庐山的共鸣。

我们通常都在讨论某件事的POSSIBILITY, 我一直是这种观点,基本任何事情都是0和1 的可能性。发生或者不发生。不发生,就是0,发生了就是100%。我四舍五入,低于50%,就是0,大于50%,就是1.不管是WHAT IF啥,被否决的就是0,被决定的就是1. 没有对错。只有接受,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所以我做决定就是率性。想了就做了,做了就做了。想做的都做了,不管对错。不过也有可能家里人也纵容我这种性格。想做你就去做呗。做了就做了呗,反正怎样活都是活着。除开自己,其实别人并不在乎你怎样活,活得怎么样。自得其乐就好。

【 在 Artemesia (吴钩)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这观点和小麦的辩证法一致,”偶然“既已发生,就成唯一的“必然”。若说被这些
: 问题困扰过,大概是二十年前。如今,更多的是接纳。
: 写家人和自己难,难在客观。因为是参与自己生命最深的人,不自觉的要加上光环,美
: 化他们每一步决定的合理性。不忍心,像写不相干的外人那样,不留情面地剖析所见所
: 感和人性的复杂。
: 真能把自传写通透的,我很佩服他们的勇气。

w
wangmaggie12

万事皆有可能。
别说再来一轮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专政,就是来一轮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的专政,有没有可能? 都有。
我们且看是东风压倒西风,还是西风压倒东风就好。

【 在 Artemesia (吴钩) 的大作中提到: 】
: 如果再来一轮“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专政,有我们这些“海外关系”的国内家
: 人,会不会是第一波殃及的池鱼?
: 这几年,谨慎的私企leaders该退的退了,该撤资的撤了。阿里,开始进驻政治专员了
: 。。

d
dreamstop

曾经有一个人,聊天的时候淡淡地说起:“真正看得见人心的唯有小说。” 我那时愚
钝,又偏还爱抬杠,很倔强地坚持诗歌才是志之所之。她宽容地笑了。

之后读了更多的小说,也读了不少传记。有一天,偶然看到GK.Chesterton写的一句:
“If an autobiography is really to be honest it must be turned into a work
of fiction.” 忽然明白了多年以前她的话的含意。

【 在 Artemesia (吴钩)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这观点和小麦的辩证法一致,”偶然“既已发生,就成唯一的“必然”。若说被这些
: 问题困扰过,大概是二十年前。如今,更多的是接纳。
: 写家人和自己难,难在客观。因为是参与自己生命最深的人,不自觉的要加上光环,美
: 化他们每一步决定的合理性。不忍心,像写不相干的外人那样,不留情面地剖析所见所
: 感和人性的复杂。
: 真能把自传写通透的,我很佩服他们的勇气。

w
wangmaggie12

心安之处,便是故乡。很多东西,都不要纠结。觉得自己喜欢,怎样做都好。这人活一世,啥都是图个自己开心。
小说很难写的。没有自身的经历,有时很难有激情,也很难有灵感与火花。不跳出自己的圈子,又很难升华,有很多局限性。写不了多久,就写不下去。很容易被自身的经历困扰与局限。反正我自己从来都不行。
试一下,写一点? 我可以当读者。呵呵,我当读者的水平档次不差的。可以探讨,如
果需要。我觉得吧,你的功底不浅。很多事,你想着很难,做起来没那么难。那些绕地球一周的人怎么做到的?不是说了吗?就是一步步走出来的。跨一步没那么难,绕地球一周,不就是多走了两步?有啥了不起的?是不?

【 在 dreamstop (下课) 的大作中提到: 】
: 曾经有一个人,聊天的时候淡淡地说起:“真正看得见人心的唯有小说。” 我那时愚
: 钝,又偏还爱抬杠,很倔强地坚持诗歌才是志之所之。她宽容地笑了。
: 之后读了更多的小说,也读了不少传记。有一天,偶然看到GK.Chesterton写的一句:
: “If an autobiography is really to be honest it must be turned into a work
: of fiction.” 忽然明白了多年以前她的话的含意。

mccoy

主要还是TG在抗战那几年韬晦搞得不错,真把大家都骗了。

常校长们心里再明白,但说出来的已经没有人信了。

如果有产阶级知道社会主义改造是怎么回事儿,破产反共,任国民党腐败无能,也不至于全国沦陷。

TG最后撕下面纱,露出本来面目的"意识形态挂帅",其实是个普遍真理。不管你选择共产还是反共,一定要彻底。前者就是党让你给亲爹鼻子上栓上牛绳拉出来批斗,那你得普大喜奔;后者就是,其实没有那么惨,但左逼往往把这事儿说的比牵亲爹牛鼻子还惨的就是,哪怕最后一个摇着反社会主义的大旗的是床破,你捏着鼻子也得投他的票。

w
wangmaggie12

你估计就是军版的老将,或者最少是中将,对于土共的那些运动很怕。
不过,无论是太左或者太右都不合适。必须有人出来矫枉过正。太右了就是左,太做了就是右。左右,扒下他们的内裤,都够龌龊,不像他们粉饰地那么光鲜。
我不打算选床铺。我打算自己投上自己。不是for people吗?总算也是people的一员。世上没有救世主,只有自己靠自己。票投给自己,最为可靠。

【 在 mccoy (小强->大强->老强->强(jiang4)老) 的大作中提到: 】
: 主要还是TG在抗战那几年韬晦搞得不错,真把大家都骗了。
: 常校长们心里再明白,但说出来的已经没有人信了。
: 如果有产阶级知道社会主义改造是怎么回事儿,破产反共,任国民党腐败无能,也不至
: 于全国沦陷。
: TG最后撕下面纱,露出本来面目的"意识形态挂帅",其实是个普遍真理。不管你选择共
: 产还是反共,一定要彻底。前者就是党让你给亲爹鼻子上栓上牛绳拉出来批斗,那你得
: 普大喜奔;后者就是,其实没有那么惨,但左逼往往把这事儿说的比牵亲爹牛鼻子还惨
: 的就是,哪怕最后一个摇着反社会主义的大旗的是床破,你捏着鼻子也得投他的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