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性格决定一个人的命运

w
wangmaggie12
楼主 (未名空间)

最近一个朋友一直说,你过来,我们一起吹牛,好久没和你吹牛,还想的慌。
她是开餐馆的,一个小小的餐馆。和别的中餐馆老板不一样,她只有非常忙的时候才会去店里帮忙。原来每周至少过来找我一次,我们一起吃遍本村的美食。我很欣赏她的一句话,如果我做老板,我去做了员工的事情,那我这个老板就没做好。但是监控一直开着。有时给我看她的店,看不出多忙,但是有条不紊,生意非常地平稳。
聊起来,说起利润,吓了一跳,看不出。这是个小店,而且看起来这么悠闲的一个店,利润这么高。是有很多店一年下来利润不小,但是那些店很大,投资大,成本高,而且看上去非常忙。
后来觉得也是。有些人本来不忙,但就是非要把自己搞得很忙。说话高声大,走路风风火火,没事都要找出一点事来。观察了一阵,这天她店里缺个人,她得顶一个岗位。没客人的时候,我们吃饭,她来陪我聊天。客人来,就算多,她也轻言细语,说话不快不慢,声音不高不低,走路不快不慢,对待客人不卑不亢。是我喜欢的也一直想追求也达不到的待人处世。

想起小时候我切土豆。看起来刀下得快。我奶奶一把夺刀去,教育我,孩子,你就是看着快,但是你刀没落在土豆上,都落在刀板上,有什么用?奶奶的茶饭不错。做饭看起来很慢,其实很快。

那时候我奶奶就一直说,好事不在忙中起。孩子,做事,要慢悠悠的。一个人的性格决定一个人的命运。你将来会发现,那些慢性子的人,是有福气的人
w
wangmaggie12

说起慢性子,我爸那估计是天下第一慢性子。老爸是个赤脚医生好不? 文化大革命时
,弄了个赤脚医生来做做。小时候人家家里有人生病,据说不能动弹,来找老爸,竟然能在家里吹牛。有时提醒他,不知道人家还活着不?他还一边和人谈笑风生,慢悠悠地起身。但是也怪,好像还好,10里八村的人都来找他。

【 在 wangmaggie12 (小麦琪) 的大作中提到: 】
: 最近一个朋友一直说,你过来,我们一起吹牛,好久没和你吹牛,还想的慌。
: 她是开餐馆的,一个小小的餐馆。和别的中餐馆老板不一样,她只有非常忙的时候才会
: 去店里帮忙。原来每周至少过来找我一次,我们一起吃遍本村的美食。我很欣赏她的一
: 句话,如果我做老板,我去做了员工的事情,那我这个老板就没做好。但是监控一直开
: 着。有时给我看她的店,看不出多忙,但是有条不紊,生意非常地平稳。
: 聊起来,说起利润,吓了一跳,看不出。这是个小店,而且看起来这么悠闲的一个店,
: 利润这么高。是有很多店一年下来利润不小,但是那些店很大,投资大,成本高,而且
: 看上去非常忙。
: 后来觉得也是。有些人本来不忙,但就是非要把自己搞得很忙。说话高声大,走路风风
: 火火,没事都要找出一点事来。观察了一阵,这天她店里缺个人,她得顶一个岗位。没
: ...................

t
tcjy

你是个急性子吧?呵呵

【 在 wangmaggie12 (小麦琪) 的大作中提到: 】
: 最近一个朋友一直说,你过来,我们一起吹牛,好久没和你吹牛,还想的慌。
: 她是开餐馆的,一个小小的餐馆。和别的中餐馆老板不一样,她只有非常忙的时候才会
: 去店里帮忙。原来每周至少过来找我一次,我们一起吃遍本村的美食。我很欣赏她的一
: 句话,如果我做老板,我去做了员工的事情,那我这个老板就没做好。但是监控一直开
: 着。有时给我看她的店,看不出多忙,但是有条不紊,生意非常地平稳。
: 聊起来,说起利润,吓了一跳,看不出。这是个小店,而且看起来这么悠闲的一个店,
: 利润这么高。是有很多店一年下来利润不小,但是那些店很大,投资大,成本高,而且
: 看上去非常忙。
: 后来觉得也是。有些人本来不忙,但就是非要把自己搞得很忙。说话高声大,走路风风
: 火火,没事都要找出一点事来。观察了一阵,这天她店里缺个人,她得顶一个岗位。没
: ...................

w
wangmaggie12

你咋知道的?

【 在 tcjy (你猜)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是个急性子吧?呵呵

w
wangmaggie12

一般来说,慢人有着急性子没有的睿智。
我老爸一直就教育我们,话到嘴边要留半分,做事要慢半拍。
急啥? 如果真是大病疾病,你赶得急着过去,搞不好赶过去弄个死人。要死的,医不
好。不会死的, 不急在这一刻。等到后来长大, 深刻地觉得老爸的话很有意思。
我妈性子急,我爸脾气慢。但我爸一生做的事情,并不比我妈少了去。

【 在 wangmaggie12 (小麦琪) 的大作中提到: 】
: 说起慢性子,我爸那估计是天下第一慢性子。老爸是个赤脚医生好不? 文化大革命时
: ,弄了个赤脚医生来做做。小时候人家家里有人生病,据说不能动弹,来找老爸,竟然
: 能在家里吹牛。有时提醒他,不知道人家还活着不?他还一边和人谈笑风生,慢悠悠地
: 起身。但是也怪,好像还好,10里八村的人都来找他。

s
skovsgaard

急性子的我前来学习了。

我就是那种看起来没什么事也要弄成风风火火很忙的样子。无论什么事都想提前完成。

然而也就一切败在自己的性格上。

师兄说我如果性子慢点,就能等到理想的工作,过上理想的生活。我总是一会就耐不住要狗急跳墙了。

A
Artemesia

性格”影响“命运,这没有疑问。但在大环境面前,“决定“到何种程度,未可知。一场洪水来了,性格思变的人决定往山上跑,性格怠惰的人决定原地等救援。结果上,她们可能都淹死了,也可能都得救了。

小麦你父母这种慢性子配上急性子的组合,好像很常见。大概从进化上,这种组合的家庭survival capacity更强,后代genetic varibility更丰富。”但我爸一生做的事情
,并不比我妈少了去”, 是不是因为两人一直绑在一起,各种决定混合后得出的结果?这个是小环境,身边最亲近的那几个人的性格,对个体命运的影响。

同一个我,和急性子在一起,就是想得多,决定做的慢的那一个。和慢性子在一起,就是做事果断,拿主意的那一个。

你说,如果长期和同一个人互动,结果会如何?
1)急的那个总是冲在前面,管的越来越多;慢的那个越来越不操心,反正有人兜着?
2)两个人都越来越急?
3)两个人都越来越慢?

【 在 wangmaggie12 (小麦琪)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般来说,慢人有着急性子没有的睿智。
: 我老爸一直就教育我们,话到嘴边要留半分,做事要慢半拍。
: 急啥? 如果真是大病疾病,你赶得急着过去,搞不好赶过去弄个死人。要死的,医不
: 好。不会死的, 不急在这一刻。等到后来长大, 深刻地觉得老爸的话很有意思。
: 我妈性子急,我爸脾气慢。但我爸一生做的事情,并不比我妈少了去。

A
Artemesia

师兄的话,做个参考就好了。一来,他和你的需求可能并不一致。二来,性子慢点,也可能是错过机会。
在the maze of life里,用自己的方式探索,就很好了。

【 在 skovsgaard (asdfasdf) 的大作中提到: 】
: 急性子的我前来学习了。
: 我就是那种看起来没什么事也要弄成风风火火很忙的样子。无论什么事都想提前完成。
: 然而也就一切败在自己的性格上。
: 师兄说我如果性子慢点,就能等到理想的工作,过上理想的生活。我总是一会就耐不住
: 要狗急跳墙了。

noregrets

9494, 人到中年说话就是成熟许多,影响比决定更适合用在这里。人其实无法完全掌控自己的命运,但是在给定的维度和空间,性格的影响很大,说决定也不为过。
【 在 Artemesia (吴钩) 的大作中提到: 】
: 性格”影响“命运,这没有疑问。但在大环境面前,“决定“到何种程度,未可知。一
: 场洪水来了,性格思变的人决定往山上跑,性格怠惰的人决定原地等救援。结果上,她
: 们可能都淹死了,也可能都得救了。
: 小麦你父母这种慢性子配上急性子的组合,好像很常见。大概从进化上,这种组合的家
: 庭survival capacity更强,后代genetic varibility更丰富。”但我爸一生做的事情
: ,并不比我妈少了去”, 是不是因为两人一直绑在一起,各种决定混合后得出的结果?
: 这个是小环境,身边最亲近的那几个人的性格,对个体命运的影响。
: 同一个我,和急性子在一起,就是想得多,决定做的慢的那一个。和慢性子在一起,就
: 是做事果断,拿主意的那一个。
: 你说,如果长期和同一个人互动,结果会如何?
: ...................

w
wangmaggie12

我是这样认为的,一个人的性格快慢,可能决定某件事的成败。但是某件事的成败,其实对于一个人的影响并不大。
性格慢的人,更容易和周围的人搞好关系。和周围的人的关系,是决定一个人的命运关键。
拿我老爸来说,就因为他脾气慢,啥事都不计较,任何时候都谈笑风生。所以那时候他周围的人都和他关系很好。不说别的,文化大革命的时候,那一批在那个卫生所的,在供销社的,在村里做个支部书记的,一个个都走出来,至少我们县里的头头脑脑的,基本都是他的熟人。做的比较大,做了省委书记。虽然老爸就埋头供我们念书,但是我们家实在需要帮助的时候,他可以找人帮忙,只需要一句话,问题可能就解决了。
但我妈性子急。容易和所有的人的关系搞得鸡飞狗跳。和我奶奶关系很僵,和孩子的关系也不是很好,和邻居更是不好。在我家需要帮忙的时候,她只能孤军奋战。呵呵,我小时候吧,脾气也又倔又急,我妈也急。搞不好,她就揍我一顿。现在兄弟姐妹到一起,所记得起来的,都是我怎么惹了我妈生气,揍我来着。但也记得家里的关键时刻,老爸怎样带全家安全度过难关。

也有可能,大家对于一个人的命运会有不同的理解。
对于人力不可抗拒的,我觉得吧,不在命运的范畴?

【 在 Artemesia (吴钩) 的大作中提到: 】
: 性格”影响“命运,这没有疑问。但在大环境面前,“决定“到何种程度,未可知。一
: 场洪水来了,性格思变的人决定往山上跑,性格怠惰的人决定原地等救援。结果上,她
: 们可能都淹死了,也可能都得救了。
: 小麦你父母这种慢性子配上急性子的组合,好像很常见。大概从进化上,这种组合的家
: 庭survival capacity更强,后代genetic varibility更丰富。”但我爸一生做的事情
: ,并不比我妈少了去”, 是不是因为两人一直绑在一起,各种决定混合后得出的结果?
: 这个是小环境,身边最亲近的那几个人的性格,对个体命运的影响。
: 同一个我,和急性子在一起,就是想得多,决定做的慢的那一个。和慢性子在一起,就
: 是做事果断,拿主意的那一个。
: 你说,如果长期和同一个人互动,结果会如何?
: ...................

w
wangmaggie12

感觉我们对于急性子与慢性子的人的理解有点不同。
慢性子的人也许是非常果断的人,做决定很快,但是行动上会慢半拍。急性子的人也许是从来都没有主见,一辈子都没有做过任何决断。一件事发生,只是本能地去做了,而不是有了任何决断。

或许是性格的原因,基本上只要有我在的地方,我基本都是那个做决定的人。呵呵,这个我得吹吹,我还是那种气场很强的人。也许是太果断的原因,我现在基本采用拖延战术,一件事即使做了决定,我都会稍微拖一下,哪怕五分钟,然后再行动。
我觉得长期和一个人互动的话,应该还是会向中间靠拢。如果能长期互动,必须是相互妥协,相互欣赏,互相矫正的结果,否则,应该没有长期一说。

【 在 Artemesia (吴钩) 的大作中提到: 】
: 性格”影响“命运,这没有疑问。但在大环境面前,“决定“到何种程度,未可知。一
: 场洪水来了,性格思变的人决定往山上跑,性格怠惰的人决定原地等救援。结果上,她
: 们可能都淹死了,也可能都得救了。
: 小麦你父母这种慢性子配上急性子的组合,好像很常见。大概从进化上,这种组合的家
: 庭survival capacity更强,后代genetic varibility更丰富。”但我爸一生做的事情
: ,并不比我妈少了去”, 是不是因为两人一直绑在一起,各种决定混合后得出的结果?
: 这个是小环境,身边最亲近的那几个人的性格,对个体命运的影响。
: 同一个我,和急性子在一起,就是想得多,决定做的慢的那一个。和慢性子在一起,就
: 是做事果断,拿主意的那一个。
: 你说,如果长期和同一个人互动,结果会如何?
: ...................

w
wangmaggie12

我觉得说决定不为过。
毛泽东的性格,就能领导群雄。林彪的性格就只适合打仗。彭德怀的性格决定了他被毛泽东狠整。
前天看到一篇报道,是说中国的无线电之父束星北的一生的。这个人的才情与智商那是毋庸置疑。但是细数他身边同时代甚至他的晚一代的人的成就,他的一生真是让人唏嘘。用他的生平来解释一个人的性格决定一个人的命运最合适不过。
特别他的女儿对金簌昌说,倘使束星北有一半的金漱昌的会为人,他个人的历史就完全改写,我都要泪下了。

【 在 noregrets (风满袖) 的大作中提到: 】
: 9494, 人到中年说话就是成熟许多,影响比决定更适合用在这里。人xin其实无法完
全掌控
: 自己的命运,但是在给定的维度和空间,性格的影响很大,说决定也不为过。

noregrets

不单单是性格, 人这一生, 回头望去, 每一个细小的选择都会影响以后的轨迹。
【 在 wangmaggie12 (小麦琪)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觉得说决定不为过。
: 毛泽东的性格,就能领导群雄。林彪的性格就只适合打仗。彭德怀的性格决定了他被毛
: 泽东狠整。
: 前天看到一篇报道,是说中国的无线电之父束星北的一生的。这个人的才情与智商那是
: 毋庸置疑。但是细数他身边同时代甚至他的晚一代的人的成就,他的一生真是让人唏嘘
: 。用他的生平来解释一个人的性格决定一个人的命运最合适不过。
: 特别他的女儿对金簌昌说,倘使束星北有一半的金漱昌的会为人,他个人的历史就完全
: 改写,我都要泪下了。
: 全掌控

dimorphism

怪不得我的命运这么挫
s
smallburrito

毛腊肉难道不是反人类的法西斯骗子,
被他弄死的中国人不上亿也有几千万
d
dreamstop

慢和快,是行动的方式习惯,对单个事的成败有关系,但说决定命运就有些夸大了。
其实跟锅一样。慢炖的可以将口感调到极致,但是救不了一时之饿急,也绝做不出内焦外嫩的味道。快炒的反之。还是看什么样的菜适合什么方式。

【 在 wangmaggie12 (小麦琪) 的大作中提到: 】
: 最近一个朋友一直说,你过来,我们一起吹牛,好久没和你吹牛,还想的慌。
: 她是开餐馆的,一个小小的餐馆。和别的中餐馆老板不一样,她只有非常忙的时候才会
: 去店里帮忙。原来每周至少过来找我一次,我们一起吃遍本村的美食。我很欣赏她的一
: 句话,如果我做老板,我去做了员工的事情,那我这个老板就没做好。但是监控一直开
: 着。有时给我看她的店,看不出多忙,但是有条不紊,生意非常地平稳。
: 聊起来,说起利润,吓了一跳,看不出。这是个小店,而且看起来这么悠闲的一个店,
: 利润这么高。是有很多店一年下来利润不小,但是那些店很大,投资大,成本高,而且
: 看上去非常忙。
: 后来觉得也是。有些人本来不忙,但就是非要把自己搞得很忙。说话高声大,走路风风
: 火火,没事都要找出一点事来。观察了一阵,这天她店里缺个人,她得顶一个岗位。没
: ...................

d
dreamstop

嗯,有意思。有没有问过你爸结婚前是急性子还是慢性子?

【 在 wangmaggie12 (小麦琪)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般来说,慢人有着急性子没有的睿智。
: 我老爸一直就教育我们,话到嘴边要留半分,做事要慢半拍。
: 急啥? 如果真是大病疾病,你赶得急着过去,搞不好赶过去弄个死人。要死的,医不
: 好。不会死的, 不急在这一刻。等到后来长大, 深刻地觉得老爸的话很有意思。
: 我妈性子急,我爸脾气慢。但我爸一生做的事情,并不比我妈少了去。

d
dreamstop


【 在 Artemesia (吴钩) 的大作中提到: 】
: 性格”影响“命运,这没有疑问。但在大环境面前,“决定“到何种程度,未可知。一
: 场洪水来了,性格思变的人决定往山上跑,性格怠惰的人决定原地等救援。结果上,她
: 们可能都淹死了,也可能都得救了。
照这个道理,马谡是急性子上了山。王平慢性子屯在了路面。成败本都有可能,怪只能怪大环境的司马懿太过狠辣。

: 小麦你父母这种慢性子配上急性子的组合,好像很常见。大概从进化上,这种组合的家
: 庭survival capacity更强,后代genetic varibility更丰富。”但我爸一生做的事情
: ,并不比我妈少了去”, 是不是因为两人一直绑在一起,各种决定混合后得出的结果?
难道不是慢性子逼出了急性子,长期战斗各自发展武艺的结果?

: 这个是小环境,身边最亲近的那几个人的性格,对个体命运的影响。
这个有道理。子曰:无友不如己者。

: 同一个我,和急性子在一起,就是想得多,决定做的慢的那一个。和慢性子在一起,就
: 是做事果断,拿主意的那一个。
: 你说,如果长期和同一个人互动,结果会如何?
: ...................

w
wangmaggie12

快慢只是性格的一个侧面。性格有很多面,比如果决与犹豫,刚强与温柔,毫无主见与事事都要做主,粗心大意与细心。性格的每个侧面也都能影响一个人的一生。
其实也说不好,一个人的决定对于将来的影响。 人生有太多WHAT IF。 被决定了的一
生,如果回过头去,也只能感概万千。不知是对是错。
比如,倘使不出国,那与我们自己究竟是祸是福。大概我们这里不少人回国,都有同学朋友拥有北上广的几套房,都是中层干部,也是可以唏嘘一下的。

【 在 dreamstop (下课) 的大作中提到: 】
: 慢和快,是行动的方式习惯,对单个事的成败有关系,但说决定命运就有些夸大了。: 其实跟锅一样。慢炖的可以将口感调到极致,但是救不了一时之饿急,也绝做不出内焦
: 外嫩的味道。快炒的反之。还是看什么样的菜适合什么方式。

w
wangmaggie12

我爸一辈子都慢性子。我一辈子没见他跑过。那个慢啊,急性子要忍出病来的。

【 在 dreamstop (下课) 的大作中提到: 】
: 嗯,有意思。有没有问过你爸结婚前是急性子还是慢性子?

A
Artemesia

这一段,杠的妙~

【 在 wangmaggie12 (小麦琪) 的大作中提到: 】
: 感觉我们对于急性子与慢性子的人的理解有点不同。
: 慢性子的人也许是非常果断的人,做决定很快,但是行动上会慢半拍。急性子的人也许
: 是从来都没有主见,一辈子都没有做过任何决断。一件事发生,只是本能地去做了,而
: 不是有了任何决断。

A
Artemesia

大厨做肉的dilemma都被你点破了,如此功底,可以去搞”锋味“了。
快炒不是应该外焦?内焦外嫩怎么搞出来的?

最好吃的是外焦内嫩,挑破了坚硬的外壳,得见柔软。比如,糖醋排骨。
请教大厨,instant pot搞短一点,再上大火翻炒调味,能不能做出来?

【 在 dreamstop (下课) 的大作中提到: 】
: 慢和快,是行动的方式习惯,对单个事的成败有关系,但说决定命运就有些夸大了。: 其实跟锅一样。慢炖的可以将口感调到极致,但是救不了一时之饿急,也绝做不出内焦
: 外嫩的味道。快炒的反之。还是看什么样的菜适合什么方式。

d
dreamstop

性格算是identity的重要部分。人说:三岁看大,七岁看老。如果这个道理成立,那么你的性格,Identity最重要的部分,七岁就已经成型了。今后的经历,也早在此时决定了。当然或许有特殊的契机,让你彻底改变了性格,但这也意味着你自己变得认不出了。

【 在 wangmaggie12 (小麦琪) 的大作中提到: 】
: 快慢只是性格的一个侧面。性格有很多面,比如果决与犹豫,刚强与温柔,毫无主见与
: 事事都要做主,粗心大意与细心。性格的每个侧面也都能影响一个人的一生。
: 其实也说不好,一个人的决定对于将来的影响。 人生有太多WHAT IF。 被决定了的一
: 生,如果回过头去,也只能感概万千。不知是对是错。
: 比如,倘使不出国,那与我们自己究竟是祸是福。大概我们这里不少人回国,都有同学
: 朋友拥有北上广的几套房,都是中层干部,也是可以唏嘘一下的。

d
dreamstop

不好意思笔误,本是要写外焦内嫩的。不过至少内焦也可以解释成做菜的和吃客在等菜的心情。大家爱吃外焦内嫩,莫不是因为它代表的不只是口中美味,而是精妙的火候之难得?其实什么事情不是如此。

糖醋排骨,最爱吃妈妈做的。并不焦,而是很恰当的勾芡,汁水滑而不腻,又是一种讲究。。。
只要存了心,一样菜,用几样方式做,都会有回味之处吧。

【 在 Artemesia (吴钩) 的大作中提到: 】
: 大厨做肉的dilemma都被你点破了,如此功底,可以去搞”锋味“了。
: 快炒不是应该外焦?内焦外嫩怎么搞出来的?
: 最好吃的是外焦内嫩,挑破了坚硬的外壳,得见柔软。比如,糖醋排骨。
: 请教大厨,instant pot搞短一点,再上大火翻炒调味,能不能做出来?

A
Artemesia

嗯,治大国亦如烹小鲜。若是有一样菜(/事/人/书 etc.),能让人动了“烹小鲜”的心思对待,做菜的和吃客,大概都久有回味。

【 在 dreamstop (下课)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好意思笔误,本是要写外焦内嫩的。不过至少内焦也可以解释成做菜的和吃客在等菜
: 的心情。大家爱吃外焦内嫩,莫不是因为它代表的不只是口中美味,而是精妙的火候之
: 难得?其实什么事情不是如此。
: 糖醋排骨,最爱吃妈妈做的。并不焦,而是很恰当的勾芡,汁水滑而不腻,又是一种讲
: 究。。。
: 只要存了心,一样菜,用几样方式做,都会有回味之处吧。

w
wangmaggie12

这一轮的经济繁荣很长。或许我的一生都只能见到一次这样的经济繁荣。
很多人在这一轮的经济繁荣当中赚的盆满钵满。
我是做房产的,我的客户从房产中赚的钱我都亲见。
那些善于学习,不去斤斤计较的人,在这轮经济繁荣中,反复融资,一套变两套,两套变四套,最初的几十万变成了几百万。那些一直在几百几千打转的人,现在依旧还在为几十几百几千地数着打转。
如果你的眼睛看到的,只有几十,几百,那么你就永远只能挣几十几百几千。大钱来的时候,他不认得。
记得看过一个寓言,一个淘金的人,一辈子都在辛苦的淘金,把淘出来的细小的金粒小心地放进布袋。一个过路人在旁边矗立了一会儿,看见那个淘金人把大块的金块都作为石头扔了出去。
眼睛里只有细碎的金子的人,即使大块的金子在手上也会视而不见。

仔细观察,我们的周围并不缺乏那样眼里只有细碎的金子的人,捞了一辈子的金,却把大块的金子扔了出去。
其实也不乏知道哪儿有金,在旁边耐心等待,然后见到大块金子而随手拾起的人。

【 在 wangmaggie12 (小麦琪) 的大作中提到: 】
: 最近一个朋友一直说,你过来,我们一起吹牛,好久没和你吹牛,还想的慌。
: 她是开餐馆的,一个小小的餐馆。和别的中餐馆老板不一样,她只有非常忙的时候才会
: 去店里帮忙。原来每周至少过来找我一次,我们一起吃遍本村的美食。我很欣赏她的一
: 句话,如果我做老板,我去做了员工的事情,那我这个老板就没做好。但是监控一直开
: 着。有时给我看她的店,看不出多忙,但是有条不紊,生意非常地平稳。
: 聊起来,说起利润,吓了一跳,看不出。这是个小店,而且看起来这么悠闲的一个店,
: 利润这么高。是有很多店一年下来利润不小,但是那些店很大,投资大,成本高,而且
: 看上去非常忙。
: 后来觉得也是。有些人本来不忙,但就是非要把自己搞得很忙。说话高声大,走路风风
: 火火,没事都要找出一点事来。观察了一阵,这天她店里缺个人,她得顶一个岗位。没
: ...................

w
wangmaggie12

我觉得金子也并不见得一定是钱,或许你所重视的有价值的东西。
众所周知的李安的老婆就是。倘使她是一般的人,一定会让李安在日常的生活中把才华消耗殆尽。李安老婆的智慧在于,她认识金子。她也没有急于求成。她耐心地等待李安大器晚成。

【 在 wangmaggie12 (小麦琪)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一轮的经济繁荣很长。或许我的一生都只能zhi见到一次这样的经济繁荣。
: 很多人在这一轮的经济繁荣当中赚的盆满钵满。
: 我是做房产的,我的客户从房产中赚的钱我都亲见。
: 那些善于学习,不去斤斤计较的人,在这轮经济繁荣中,反复融资,一套变两套,两套
: 变四套,最初的几十万变成了几百万。那些一直在几百几千打转的人,现在依旧还在为
: 几十几百几千地数着打转。
: 如果你的眼睛看到的,只有几十,几百,那么你就永远只能挣几十几百几千。大钱来的
: 时候,他不认得。
: 记得看过一个寓言,一个淘金的人,一辈子都在辛苦的淘金,把淘出来的细小的金粒小
: 心地放进布袋。一个过路人在旁边矗立了一会儿,看见那个淘金人把大块的金块都作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