憋屈的车祸及赔偿

h
hugo745
楼主 (未名空间)

简单描述下事故经过吧。当时是晚上6点多从另一个村开车回家,路为单车道,基本直
线。 天已经漆黑,没有路灯。路上积雪已经扫除,因为撒了融雪剂,路面比较干爽。 对方的车是皮卡,停在路肩准备拖另一辆陷在路边雪地里的车,据对方描述当时皮卡里没人,都在车外套绳索。因为陷在雪里的车是斜冲出道路的,所以当时皮卡是车头斜对着我所行驶的道路。但是因为路肩比较窄,皮卡比较长,所以他们停车的时候皮卡的副驾留在了路里面。
在事故发生前几秒,因为是下班高峰,对面方向接连有车驶过,所以我没调到大灯,另外对面驶过的几辆车上的车灯晃到我的眼睛也让我完全没有看见停在我行驶的路上的皮卡副驾。包括坐我副驾的朋友也完全没看见。之后我的车开到皮卡正前的时候才有两束强光从侧面照进来,接着就是副驾撞副驾的奇怪姿势。车右侧从车灯一路划到副驾。主副驾安全气囊弹出。事后我慢慢将车减速停至路肩。此时我和朋友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因为之前完全没看见皮卡。反应过来后对面有人过来询问我们是否受伤,然后警察来了就正常记录了。

我和朋友还有我周围的朋友们都认为肯定对方全责了。但不知道为什么我的保险公司派的调查员在听取完我的描述以及对方的描述后,坚定的认为是我的责任,连警察事故报告都没拿就完成了所有赔偿。我尝试和他理论,他还很不耐烦的说他是我的保险公司的人,肯定是站我的,理由是对方没在车里,就算对方的车停在了路中间,那只能算是个障碍物,我作为行驶在路上的司机,有责任发现障碍物并进行规避。我说那条路是单车道,对面方向的路上一直有来车,挨的都挺近的,所以我没开远光灯,而且对面的车灯也阻碍了我的视线。他说这就是我的问题了。。。之后我的车被算作报废,另一个负责赔偿的人拿给我了张支票。后来警局通知我报告出来了,没人去拿,于是我自己开车去拿了。报告上显示对方停车错误,阻碍了交通。我将报告上传给了保险公司,那个调查员还给我打电话问我是什么意思。他说这件事已经圆满解决了,双方没人受伤索赔,我的保险覆盖了对方的修车费,覆盖了我的车的报废费。但我损失了我的车,尽管按市价给了我报废费,也少了几百刀,还付了500的保险抵扣费,后续的保险也涨了100多刀。算对方全责的话, 我可没这些损失。心中本来就愤愤不平,想想也算了。

结果今天收到了法院的传票,原告是州政府,被告是对方司机,我还被要求出庭帮原告作证。现在我更加郁闷了,怎么就是我全责了呢。还能和保险公司说啥,有用吗?
u
uzl

看了眼,你就当追尾了,确实全责

b
bbdou

对方当时双闪开着吗?
警察既然定性对方责任,应该对你有利啊。
现在上庭又是为啥?

【 在 hugo745 (归途无期) 的大作中提到: 】
: 简单描述下事故经过吧。当时是晚上6点多从另一个村开车回家,路为单车道,基本直
: 线。 天已经漆黑,没有路灯。路上积雪已经扫除,因为撒了融雪剂,路面比较干爽

: 对方的车是皮卡,停在路肩准备拖另一辆陷在路边雪地里的车,据对方描述当时皮卡里
: 没人,都在车外套绳索。因为陷在雪里的车是斜冲出道路的,所以当时皮卡是车头斜对
: 着我所行驶的道路。但是因为路肩比较窄,皮卡比较长,所以他们停车的时候皮卡的副
: 驾留在了路里面。
: 在事故发生前几秒,因为是下班高峰,对面方向接连有车驶过,所以我没调到大灯,另
: 外对面驶过的几辆车上的车灯晃到我的眼睛也让我完全没有看见停在我行驶的路上的皮
: 卡副驾。包括坐我副驾的朋友也完全没看见。之后我的车开到皮卡正前的时候才有两束
: 强光从侧面照进来,接着就是副驾撞副驾的奇怪姿势。车右侧从车灯一路划到副驾。主
: 副驾安全气囊弹出。事后我慢慢将车减速停至路肩。此时我和朋友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
: 么,因为之前完全没看见皮卡。反应过来后对面有人过来询问我们是否受伤,然后警察
: 来了就正常记录了。
:
: 我和朋友还有我周围的朋友们都认为肯定对方全责了。但不知道为什么我的保险公司派
: 的调查员在听取完我的描述以及对方的描述后,坚定的认为是我的责任,连警察事故报
: 告都没拿就完成了所有赔偿。我尝试和他理论,他还很不耐烦的说他是我的保险公司的
: 人,肯定是站我的,理由是对方没在车里,就算对方的车停在了路中间,那只能算是个
: 障碍物,我作为行驶在路上的司机,有责任发现障碍物并进行规避。我说那条路是单车
: 道,对面方向的路上一直有来车,挨的都挺近的,所以我没开远光灯,而且对面的车灯
: 也阻碍了我的视线。他说这就是我的问题了。。。之后我的车被算作报废,另一个负责
: 赔偿的人拿给我了张支票。后来警局通知我报告出来了,没人去拿,于是我自己开车去
: 拿了。报告上显示对方停车错误,阻碍了交通。我将报告上传给了保险公司,那个调查
: 员还给我打电话问我是什么意思。他说这件事已经圆满解决了,双方没人受伤索赔,我
: 的保险覆盖了对方的修车费,覆盖了我的车的报废费。但我损失了我的车,尽管按市价
: 给了我报废费,也少了几百刀,还付了500的保险抵扣费,后续的保险也涨了100多刀。
: 算对方全责的话, 我可没这些损失。心中本来就愤愤不平,想想也算了。
:
: 结果今天收到了法院的传票,原告是州政府,被告是对方司机,我还被要求出庭帮原告
: 作证。现在我更加郁闷了,怎么就是我全责了呢。还能和保险公司说啥,有用吗?
t
tingtingliu

一定要去出庭,争口气,然后拿着判决结果去appeal

不行可以投诉保险公司

【 在 hugo745 (归途无期) 的大作中提到: 】
: 简单描述下事故经过吧。当时是晚上6点多从另一个村开车回家,路为单车道,基本直
: 线。 天已经漆黑,没有路灯。路上积雪已经扫除,因为撒了融雪剂,路面比较干爽

: 对方的车是皮卡,停在路肩准备拖另一辆陷在路边雪地里的车,据对方描述当时皮卡里
: 没人,都在车外套绳索。因为陷在雪里的车是斜冲出道路的,所以当时皮卡是车头斜对
: 着我所行驶的道路。但是因为路肩比较窄,皮卡比较长,所以他们停车的时候皮卡的副
: 驾留在了路里面。
: 在事故发生前几秒,因为是下班高峰,对面方向接连有车驶过,所以我没调到大灯,另
: 外对面驶过的几辆车上的车灯晃到我的眼睛也让我完全没有看见停在我行驶的路上的皮
: 卡副驾。包括坐我副驾的朋友也完全没看见。之后我的车开到皮卡正前的时候才有两束
: 强光从侧面照进来,接着就是副驾撞副驾的奇怪姿势。车右侧从车灯一路划到副驾。主
: 副驾安全气囊弹出。事后我慢慢将车减速停至路肩。此时我和朋友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
: 么,因为之前完全没看见皮卡。反应过来后对面有人过来询问我们是否受伤,然后警察
: 来了就正常记录了。
:
: 我和朋友还有我周围的朋友们都认为肯定对方全责了。但不知道为什么我的保险公司派
: 的调查员在听取完我的描述以及对方的描述后,坚定的认为是我的责任,连警察事故报
: 告都没拿就完成了所有赔偿。我尝试和他理论,他还很不耐烦的说他是我的保险公司的
: 人,肯定是站我的,理由是对方没在车里,就算对方的车停在了路中间,那只能算是个
: 障碍物,我作为行驶在路上的司机,有责任发现障碍物并进行规避。我说那条路是单车
: 道,对面方向的路上一直有来车,挨的都挺近的,所以我没开远光灯,而且对面的车灯
: 也阻碍了我的视线。他说这就是我的问题了。。。之后我的车被算作报废,另一个负责
: 赔偿的人拿给我了张支票。后来警局通知我报告出来了,没人去拿,于是我自己开车去
: 拿了。报告上显示对方停车错误,阻碍了交通。我将报告上传给了保险公司,那个调查
: 员还给我打电话问我是什么意思。他说这件事已经圆满解决了,双方没人受伤索赔,我
: 的保险覆盖了对方的修车费,覆盖了我的车的报废费。但我损失了我的车,尽管按市价
: 给了我报废费,也少了几百刀,还付了500的保险抵扣费,后续的保险也涨了100多刀。
: 算对方全责的话, 我可没这些损失。心中本来就愤愤不平,想想也算了。
:
: 结果今天收到了法院的传票,原告是州政府,被告是对方司机,我还被要求出庭帮原告
: 作证。现在我更加郁闷了,怎么就是我全责了呢。还能和保险公司说啥,有用吗?
b
bbdou

原来是州政府告对方
你这保险太差了。不行你就找保险公司高层。投诉这个agent试试

【 在 bbdou (滚来滚去的豆) 的大作中提到: 】
: 对方当时双闪开着吗?
: 警察既然定性对方责任,应该对你有利啊。
: 现在上庭又是为啥?
:
: 【 在 hugo745 (归途无期) 的大作中提到: 】
: : 简单描述下事故经过吧。当时是晚上6点多从另一个村开车回家,路为单车道,基
本直
: : 线。 天已经漆黑,没有路灯。路上积雪已经扫除,因为撒了融雪剂,路面比较干爽
: 。
: : 对方的车是皮卡,停在路肩准备拖另一辆陷在路边雪地里的车,据对方描述当时皮卡里
: : 没人,都在车外套绳索。因为陷在雪里的车是斜冲出道路的,所以当时皮卡是车头斜对
: : 着我所行驶的道路。但是因为路肩比较窄,皮卡比较长,所以他们停车的时候皮卡的副
: : 驾留在了路里面。
: : 在事故发生前几秒,因为是下班高峰,对面方向接连有车驶过,所以我没调到大灯,另
: : 外对面驶过的几辆车上的车灯晃到我的眼睛也让我完全没有看见停在我行驶的路上的皮
: : 卡副驾。包括坐我副驾的朋友也完全没看见。之后我的车开到皮卡正前的时候才有两束
: : 强光从侧面照进来,接着就是副驾撞副驾的奇怪姿势。车右侧从车灯一路划到副驾。主
: : 副驾安全气囊弹出。事后我慢慢将车减速停至路肩。此时我和朋友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
: : 么,因为之前完全没看见皮卡。反应过来后对面有人过来询问我们是否受伤,然后警察
: : 来了就正常记录了。
: :
: : 我和朋友还有我周围的朋友们都认为肯定对方全责了。但不知道为什么我的保险公司派
: : 的调查员在听取完我的描述以及对方的描述后,坚定的认为是我的责任,连警察事故报
: : 告都没拿就完成了所有赔偿。我尝试和他理论,他还很不耐烦的说他是我的保险公司的
: : 人,肯定是站我的,理由是对方没在车里,就算对方的车停在了路中间,那只能算是个
: : 障碍物,我作为行驶在路上的司机,有责任发现障碍物并进行规避。我说那条路是单车
: : 道,对面方向的路上一直有来车,挨的都挺近的,所以我没开远光灯,而且对面的车灯
: : 也阻碍了我的视线。他说这就是我的问题了。。。之后我的车被算作报废,另一个负责
: : 赔偿的人拿给我了张支票。后来警局通知我报告出来了,没人去拿,于是我自己开车去
: : 拿了。报告上显示对方停车错误,阻碍了交通。我将报告上传给了保险公司,那个调查
: : 员还给我打电话问我是什么意思。他说这件事已经圆满解决了,双方没人受伤索赔,我
: : 的保险覆盖了对方的修车费,覆盖了我的车的报废费。但我损失了我的车,尽管按市价
: : 给了我报废费,也少了几百刀,还付了500的保险抵扣费,后续的保险也涨了100多刀。
: : 算对方全责的话, 我可没这些损失。心中本来就愤愤不平,想想也算了。
: :
: : 结果今天收到了法院的传票,原告是州政府,被告是对方司机,我还被要求出庭帮原告
: : 作证。现在我更加郁闷了,怎么就是我全责了呢。还能和保险公司说啥,有用吗?
bypassus

先帮州政府打赢官司,这本来该对方的全责。对方不合理停车导致的。最起码也是50-
50。

【 在 tingtingliu (Grand Cherokee Overland)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定要去出庭,争口气,然后拿着判决结果去appeal
: 不行可以投诉保险公司
: 。

G
GoLost

对方逆向趴车当然有责任,而且还不小,因为后边来车看不到红色尾灯反光。。。
你晚上把车逆向趴路边被撞一样免不了责任。

【 在 uzl () 的大作中提到: 】
: 看了眼,你就当追尾了,确实全责

y
ygma2010

向你的保险公司投诉处理你case的ag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