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黑人问题很简单,解决白左问题更简单,呵呵

Y
YXLM
楼主 (未名空间)

一、解决黑人问题很简单,难点仅在于解决左派
  以当今的技术力,只要政府对犯罪分子应抓尽抓,能不放就不放,用不了多久,市面上的黑人就都是老实本分的了。
  至于黑人智商可能稍微低点,那根本就不是缺点。
  这个世界上智商高的人有一小撮就够了,太多了很烦的。至少我就没把握说,我的智商就一定比某些人高。

  只不过,左派也知道,把黑人问题解决了,他们想祸国殃民就没由头了,所以就拼死鼓励黑人犯罪。
  我们略微看看新闻就知道了:双方冲突的焦点就在于左派要鼓励黑人犯罪。

二、解决白左问题更简单
  你看南非还有白左说话的份儿么?呵呵。
  而当今美国,左派的主力当然还是白左。

  至于“简单”和“更简单”的两个问题加起来为什么约等于“无解”?
  表面上是时间差的问题。即左派现阶段说得好听,等他们把事态彻底搞砸了,人们再发现左派不对,也回天乏术。
  实际上是右派不够刻薄的结果。就美国而言,亚裔是因为不够强势,而不得不向恶棍(左派)低头;而白人是因为有历史愧疚感而不愿意过分苛求。

  左派并不仅仅是在未来才会把事态搞砸,他们一直在搞砸,只要右派以对等的姿态,寸步不让,那左派就必然被挫败。

  说起来,川普“祖上是德国移民”的身份,虽然被左派看成是不利条件(你也是移民凭什么反移民),倒可能大大有助于他克服愧疚感,导致他可以较为肆无忌惮的说话。
  注:虽然除了印第安人以外,美国人都是移民后代,但川普的祖上不仅来得较晚,而且也不像大多数白人那样,来自不列颠群岛。

x
xxxcnn

黑人问题的根源在民猪党是不假,但却是个无解的问题,猪党需要一个貌似被压迫的黑人阶级,
由他们代表,为他们投票, 所有让黑人永远贫困才是他们的利益所在,可惜只有少数
黑人
能识破猪党的阴谋。

【 在 YXLM (非要昵称不可吗)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解决黑人问题很简单,难点仅在于解决左派
:   以当今的技术力,只要政府对犯罪分子应抓尽抓,能不放就不放,用不了多久,市
: 面上的黑人就都是老实本分的了。
:   至于黑人智商可能稍微低点,那根本就不是缺点。
:   这个世界上智商高的人有一小撮就够了,太多了很烦的。至少我就没把握说,我的
: 智商就一定比某些人高。
:   只不过,左派也知道,把黑人问题解决了,他们想祸国殃民就没由头了,所以就拼
: 死鼓励黑人犯罪。
:   我们略微看看新闻就知道了:双方冲突的焦点就在于左派要鼓励黑人犯罪。
: 二、解决白左问题更简单
: ...................

w
wutai

问题在于左派要把船弄沉,其它人不同意,拼命往外排水和堵孔。结果船老以不沉,双方都不满。到最后船沉了,都说是对方错。
r
rihei

亚裔是因为不够强势,而不得不向恶棍(左派)低头

呵呵,你这基本观点都是错的,亚裔被黄左们忽悠,是主动支持猪党的,好比这次大选,据说亚裔70%投了毛腿

b
baicaiye

黑人不是智商低,是普遍的懒

【 在 YXLM (非要昵称不可吗)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解决黑人问题很简单,难点仅在于解决左派
:   以当今的技术力,只要政府对犯罪分子应抓尽抓,能不放就不放,用不了多久,市
: 面上的黑人就都是老实本分的了。
:   至于黑人智商可能稍微低点,那根本就不是缺点。
:   这个世界上智商高的人有一小撮就够了,太多了很烦的。至少我就没把握说,我的
: 智商就

★ 发自iPhone App: ChinaWeb 1.1.5
Y
YXLM

  你去打个反对黑墨绿的牌子试试?
  汗。
  这就是弱势。
  你连话都没法说,怎么能指望己方赢得多数?
  虽然白人的言论自由状况也不比亚裔好太多,但还是好一些的。首先就是红脖子和基督教保守派是根深蒂固的本土势力,可以打着基督教传统的旗号,或明或暗的反对白左和黑墨绿。

【 在 rihei (嘿嘿) 的大作中提到: 】
: 亚裔是因为不够强势,而不得不向恶棍(左派)低头
: 呵呵,你这基本观点都是错的,亚裔被黄左们忽悠,是主动支持猪党的,好比这次大选
: ,据说亚裔70%投了毛腿

Y
YXLM

  如果根子在黑人那里,就很可能变成无解,因为总不能把黑人都枪毙。
  如果根子在民主党那里,就不同了。政治问题是一个机会问题。只要时机有利,右派还是可以对左派痛下狠手的,民主党也不是不可能消亡。美国的制度大略总是要导向两党制,但也不是一开始就是这两个党。
  英美的两党制都是换过党的,也不能说就不能再换一次。
【 在 xxxcnn (Let's go Brandon (FJB)) 的大作中提到: 】
: 黑人问题的根源在民猪党是不假,但却是个无解的问题,猪党需要一个貌似被压迫的黑
: 人阶级,
: 由他们代表,为他们投票, 所有让黑人永远贫困才是他们的利益所在,可惜只有少数
: 黑人
: 能识破猪党的阴谋。

Y
YXLM

  我的意思是说:右派要针锋相对的打击左派,而不是排水堵漏。如果一方执意建设,另一方执意破坏,除非前者有绝对优势,否则总是搞破坏的那个赢。

【 在 wutai (学习) 的大作中提到: 】
: 问题在于左派要把船弄沉,其它人不同意,拼命往外排水和堵孔。结果船老以不沉,双
: 方都不满。到最后船沉了,都说是对方错。

ratzinger

他们投了白灯是因为你家trump说老中都是间谍
【 在 rihei (嘿嘿) 的大作中提到: 】
: 亚裔是因为不够强势,而不得不向恶棍(左派)低头
: 呵呵,你这基本观点都是错的,亚裔被黄左们忽悠,是主动支持猪党的,好比这次大选
: ,据说亚裔70%投了毛腿

Y
YXLM

  就是因为你这样的主媒说什么就信什么的人比较多。
  当然,这样的人也不限于华人。
  只不过白人有一些根深蒂固的本土组织,尤其是跟基督教有关的。与这些有关的人受主媒的影响就比较少。
【 在 ratzinger (周星星) 的大作中提到: 】
: 他们投了白灯是因为你家trump说老中都是间谍

lczlcz

印第安人其实也是美洲的移民, 就是来的比较早而已.
那个平权运动前, 老黑基本都老老实实的, 哪敢乱说乱动.

w
wutai

我理解你的意思,方法在哪里呢?我有时想不如跟左左一起疯狂,不破不立。只是可能代价太大。另一方面,我们应该团结中左,先对付极左。极左只想分蛋,不考虑如何做蛋糕,甚至要消灭做蛋糕的人,对年轻人有用。
【 在 YXLM (非要昵称不可吗)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的意思是说:右派要针锋相对的打击左派,而不是排水堵漏。如果一方执意建设
: ,另一方执意破坏,除非前者有绝对优势,否则总是搞破坏的那个赢。

x
xxxcnn

美国的白人在逐年减少,黑,劳模在增加,亚裔里还有很多傻逼黄左。
US is declining slowly. Not that I like it, but there is nothing much you
can do about that, so be it.

【 在 YXLM (非要昵称不可吗) 的大作中提到: 】
:   如果根子在黑人那里,就很可能变成无解,因为总不能把黑人都枪毙。
:   如果根子在民主党那里,就不同了。政治问题是一个机会问题。只要时机有利,右
: 派还是可以对左派痛下狠手的,民主党也不是不可能消亡。美国的制度大略总是要导向
: 两党制,但也不是一开始就是这两个党。
:   英美的两党制都是换过党的,也不能说就不能再换一次。

p
pinfish


我帝解决泥哥最头疼的问题之一就是没地方关,判都快判不过来了
全社会性的效率低下成本高企
哇鸡杀撞死一堆人那泥哥就是法庭来不及判了,就把保费从7500改成500就给放了
j
jkerry

原话在哪?
你们吃了法克news五年是有么没有点醒悟啊

【 在 ratzinger (周星星) 的大作中提到: 】
: 他们投了白灯是因为你家trump说老中都是间谍

Y
YXLM

  方法就是别团结中左。
  其实右派就死在团结中间派上了。汗。
  什么叫中间派,大多数就是把左右双方的立场进行一下折中,作为自己的立场。
  右派越是迁就中间派,整个社会就越左。
【 在 wutai (学习)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理解你的意思,方法在哪里呢?我有时想不如跟左左一起疯狂,不破不立。只是可能
: 代价太大。另一方面,我们应该团结中左,先对付极左。极左只想分蛋,不考虑如何做
: 蛋糕,甚至要消灭做蛋糕的人,对年轻人有用。

Y
YXLM

  解决问题是要机会的。
  麦卡锡主义就是借机遇而起的,即共产党在全世界的扩张,而美国左派对此负有责任。虽然搞得不完全成功,但却不能说没有下次。
  下次的机会,应该是伊斯兰教爆了。

  各民族人民有各种缺陷,都不是什么大问题。懒一点,笨一点,坏一点(我看华裔平均就比较坏),甚至手脚不干净喜欢犯点小罪,都可以容忍。
  左派就是借着大家的容忍,并利美国白人的愧疚心理,刻意去鼓励某些族群的缺点,并以此来毁灭美国。这才是美国下降的根本原因。
  因为这个事事出有因:无论是那些族群自己的缺陷,还是美国白人愧疚的历史事由,都是自然存在的;左派这么干,就很难被追究。

  但伊斯兰教不同。伊斯兰教白纸黑字是要屠杀异教徒的,一旦被坐实,这就爆了。到时候把左派的头面人物都牵连治罪(麦卡锡主义2.0),他们没了势力,美国自然天
下太平。

  我的意思是说,对错是一回事,解决问题是另一回事。
  基于美国的立场,我们可以说苏联在全世界的侵略性态势是错的,但苏联垮台导致问题被解决,则另有原因。
  我在本篇题目里加上“呵呵”,就是说本篇其实不是讲解决问题的。

【 在 xxxcnn (Let's go Brandon (FJB)) 的大作中提到: 】
: 美国的白人在逐年减少,黑,劳模在增加,亚裔里还有很多傻逼黄左。
: US is declining slowly. Not that I like it, but there is nothing much you : can do about that, so be it.

B
BoeingCEO


美国13%黑人,折合4千万
就算抓1千万关监狱,每人每年5万美金预算
折合2万亿美元关押成本
美国政府全年收入3万亿
搞什么搞?

【 在 YXLM (非要昵称不可吗)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解决黑人问题很简单,难点仅在于解决左派
:   以当今的技术力,只要政府对犯罪分子应抓尽抓,能不放就不放,用不了多久,市
: 面上的黑人就都是老实本分的了。
:   至于黑人智商可能稍微低点,那根本就不是缺点。
:   这个世界上智商高的人有一小撮就够了,太多了很烦的。至少我就没把握说,我的
: 智商就一定比某些人高。
:   只不过,左派也知道,把黑人问题解决了,他们想祸国殃民就没由头了,所以就拼
: 死鼓励黑人犯罪。
:   我们略微看看新闻就知道了:双方冲突的焦点就在于左派要鼓励黑人犯罪。
: 二、解决白左问题更简单
: ...................

B
BoeingCEO

根子当然在黑人那里
就是共和党夺权了,对黑人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里根小布什时代,黑人不是一样骚乱闹事

【 在 YXLM (非要昵称不可吗) 的大作中提到: 】
:   如果根子在黑人那里,就很可能变成无解,因为总不能把黑人都枪毙。
:   如果根子在民主党那里,就不同了。政治问题是一个机会问题。只要时机有利,右
: 派还是可以对左派痛下狠手的,民主党也不是不可能消亡。美国的制度大略总是要导向
: 两党制,但也不是一开始就是这两个党。
:   英美的两党制都是换过党的,也不能说就不能再换一次。

Carraway

黑人是怎样到美国的?

【 在 BoeingCEO (Bimmer) 的大作中提到: 】
: 根子当然在黑人那里
: 就是共和党夺权了,对黑人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 里根小布什时代,黑人不是一样骚乱闹事

w
wutai

是的,多数黑人不是自愿到美国的。他们现在整体落后于社会也是事实。怎么办?人不能改变历史,但可以规划未来。他们可以选择留下生活或回到非洲,我想多数人都会支持。问题是你不能选择留下,但要把美国变成非洲。
【 在 Carraway (科学的买办化是国家买办化的最高体现) 的大作中提到: 】
: 黑人是怎样到美国的?

w
wutai

我可能算中右,对左派的某些观点是赞成的,比如保险条款中的排除先天性疾病是不同意的。同样,右派特别是保守右派也要与时俱进。
【 在 YXLM (非要昵称不可吗) 的大作中提到: 】
:   方法就是别团结中左。
:   其实右派就死在团结中间派上了。汗。
:   什么叫中间派,大多数就是把左右双方的立场进行一下折中,作为自己的立场。:   右派越是迁就中间派,整个社会就越左。

Y
YXLM

  一则用不着抓这么多人。
  二则如果没有左派捣乱,成本也没这么高。

  这就如同非法移民问题。其实不是某个环节上的争议。例如,不建墙其实也可以,但是得抓人;不抓人其实也可以,但是不能给福利;等等等等。如果你单独解决任何一个问题,马上就会出现:你确实可以花很多钱建墙,但左派禁止派人实施防御,更不能设置自动机关枪,试问,单纯靠墙就能把人挡住?
  注:《战争论》曾仔细讨论过这个问题,即任何工事都必须以兵力防守才能发挥作用。

  所以,关键是让左派靠边站。如果能让左派闭嘴,那问题自然解决。只要没人挑刺儿,想省钱并不难。

【 在 BoeingCEO (Bimmer) 的大作中提到: 】
: 美国13%黑人,折合4千万
: 就算抓1千万关监狱,每人每年5万美金预算
: 折合2万亿美元关押成本
: 美国政府全年收入3万亿
: 搞什么搞?

Y
YXLM

  我认为:包括川普本人在内,现在的右派多数原来都是中派、中左或中右。
  我们有什么立场无所谓,但不能为了迁就自己左边的人,改变自己的立场。因为社会越来越左的根源,就是右派看着左边,而左派不看右边,我行我素。而很多立场不坚定的人(这些人数量很大)则难免根据折中原则,不断往左边跑。
  在此背静下,我们应该要么顽固的坚持自己的立场,要迁就也只能迁就比自己更右的立场。

【 在 wutai (学习)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可能算中右,对左派的某些观点是赞成的,比如保险条款中的排除先天性疾病是不同
: 意的。同样,右派特别是保守右派也要与时俱进。

D
DreamTiger


该杀杀,该关关,劳动改造自己养活自己。要国家养着,还得花比很多正常人一年赚得多的钱,真是荒谬。

【 在 BoeingCEO (Bimmer) 的大作中提到: 】
: 美国13%黑人,折合4千万
: 就算抓1千万关监狱,每人每年5万美金预算
: 折合2万亿美元关押成本
: 美国政府全年收入3万亿
: 搞什么搞?

Y
YXLM

  因为左派总说这个话,所以除非他们垄断一切,反复洗脑,反正也没人信。
  例如,川普要断航,那就是种族主义。
  同理,只要不向黑人下跪,那就是对黑人实施劳改。

【 在 DreamTiger (祝你平安) 的大作中提到: 】
: 该杀杀,该关关,劳动改造自己养活自己。要国家养着,还得花比很多正常人一年赚得
: 多的钱,真是荒谬。

Y
YXLM

  其实,黑人也好,穆斯林也好,日本人也好,我们自己也好,谁也不真傻。
  以二战为例。
  波斯坦公告说:舍此一途,日本将迅速完全毁灭。
  日本人就信了。
  美国人并不需要真的去付出让日本迅速完全毁灭的成本,包括实际上的和道义上的。美国只需要让日本人体会自己的决心。
  办法就是对日本城市进行野蛮轰炸。
  当然,你也许觉得这种轰炸的成本仍然很大,但我们也不要忘了,日本的情况是最麻烦的。
  首先,日本人是最不怕死的。(是最接近真傻的)
  其次,日本政府的统治,也是在当时技术条件下最严密的,政府此前一直不想投降,且有能力控制全国人民。
  最后,日本虽然濒临战败,但从某种意义上,它的军事力量也确实还可以一战。参照物是阿富汗穆斯林,他们的国家早被美军占领了。

  我的意思是说,如果能找到先解决左派的办法,然后再解决黑人问题时,只要向他们示以政府的决心就可以了。
  当然,决心不能单凭嘴说,但成本其实也有限。这就如同日本是不需要真被“迅速完全毁灭”的一样。
Y
YXLM

  再举个例子。
  我在另一个帖子里说:应该把打砸抢的BLM和Antifa都当街击毙。
  还有人跟我说不可能。
  其实是这么回事。
  只要警察开枪杀人,谁会宁死不退?就算是最不怕死的日军,他们在正常情况碰上敌人太猛,也是会退的。万岁冲锋一般都是因为他们没了退路。
  如果警察连逃跑都不许,朝后背开枪,那他们也只好下跪投降了。

  只要暴乱分子逃跑,从绝对意义上,他们就可以不可以算暴乱分子,而算嫌犯了。  注:总不能你暴乱过一次,一辈子都从绝对意义上是暴乱分子吧?
  当然,如果严格限制向背后开枪,那暴乱分子有的是办法继续暴乱。所以,警察还是更狠一些比较好。
  但投降总是可以接受的。而只要暴乱分子清楚警察会对着自己的后背开枪,那他们就大几率不敢逃跑。
  这样一来,暴乱很快就平定了,完全不需要真的把参与暴乱的人都击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