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右派说下Kyle案件的隐患吧

Y
YXLM
楼主 (未名空间)

  案子判得肯定没问题,有可能判有罪的唯一原因,就是陪审团遭到人身威胁,害怕了。

  然而,反过来说,被击毙、击伤的这几位,也略有点冤。当然,他们也是活该。但这两条并不矛盾。这就如同有人去跟持枪警察开玩笑,被击毙,这既是活该,也有点冤。虽然冤的性质还不太一样。
  说这几位冤枉,是因为他们没想杀人,他们是赌Kyle不敢杀他们。结果,不但杀了,而且无罪,算是输得干干净净。

  作为右派,我们当然可以说这完全是自找的,活该。然而,下次呢?
  下次他们是干脆躲了;还是不赌了,直接杀人呢?或者......

  暴乱本身并不可怕。暴乱分子越多,其中敢死(包括敢杀人)的人比例就越小。只要警方愿意镇压,最多就是击毙几个,剩下的自然被震慑住。而这种事也用不着发生几次,只要他们意识到警方会镇压,他们就暴乱不起来。
  但在Kyle案的场景中,逻辑就变了。它不需要大多数暴乱分子敢死,只要个别人敢死,麻烦就很大。

  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Antifa分子仍然不敢死,但他们在打砸抢的时候,会更小心一些,不会去直接攻击右派的武装人员。
  这种情况下,右派的武装人员就只能面对两种结果:
  一种是沦为“联合国维和部队”,即虽然武器精良,但一般却不能使用武器维持和平,经常沦为摆设。
  另一种是在更不容易被判无罪的情况下,对Antifa分子开火。

  如果当今美国还是一个正常国家,本案的要点应该是警方应该吸取教训,积极维护法律和秩序,以避免此类案件再次发生。
  但当今美国远非正常国家,现在往那方面想的人都很少了。
SQL


这是廊五宣传文章吧?很多左棍州在「游行示威」周围几百米以内都不让带枪了
你还「右派武装」呢。右派的武装怂得很,今年年初「傲娇男孩」的领导人都被
禁止进入华盛顿DC了,没见到一杆枪,屎盆子被民主党扣了一地。

【 在 YXLM (非要昵称不可吗) 的大作中提到: 】
:   案子判得肯定没问题,有可能判有罪的唯一原因,就是陪审团遭到人身威胁,害怕
: 了。
:   然而,反过来说,被击毙、击伤的这几位,也略有点冤。当然,他们也是活该。但
: 这两条并不矛盾。这就如同有人去跟持枪警察开玩笑,被击毙,这既是活该,也有点冤
: 。虽然冤的性质还不太一样。
:   说这几位冤枉,是因为他们没想杀人,他们是赌Kyle不敢杀他们。结果,不但杀了
: ,而且无罪,算是输得干干净净。
:   作为右派,我们当然可以说这完全是自找的,活该。然而,下次呢?
:   下次他们是干脆躲了;还是不赌了,直接杀人呢?或者......
:   暴乱本身并不可怕。暴乱分子越多,其中敢死(包括敢杀人)的人比例就越小。只
: ...................

Y
YXLM

  你觉得Kyle案那是游行示威,不是打砸抢?
【 在 SQL (月光下的房黑)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是廊五宣传文章吧?很多左棍州在「游行示威」周围几百米以内都不让带枪了
: 你还「右派武装」呢。右派的武装怂得很,今年年初「傲娇男孩」的领导人都被
: 禁止进入华盛顿DC了,没见到一杆枪,屎盆子被民主党扣了一地。

SQL


是什么不是你我说了算,是那些当权的猪党官员说了算。WISC那个州长去年打砸抢
的时候拒绝川普建议的国民警卫队,今年审判的时候来劲了,部署了500。

【 在 YXLM (非要昵称不可吗)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觉得Kyle案那是游行示威,不是打砸抢?

Y
YXLM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是说,在左派打砸抢的时候,右派手里可能有枪,用还是不用,或者应该怎么用的问题。而不是说,右派游行或者左派政府干点什么的时候,右派是否应该用枪的问题。
【 在 SQL (月光下的房黑)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什么不是你我说了算,是那些当权的猪党官员说了算。WISC那个州长去年打砸抢
: 的时候拒绝川普建议的国民警卫队,今年审判的时候来劲了,部署了500。

Adrianne

David Hancock是Kyle和他妈妈的handler
这个人很可疑
【 在 SQL (月光下的房黑)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是廊五宣传文章吧?很多左棍州在「游行示威」周围几百米以内都不让带枪了
: 你还「右派武装」呢。右派的武装怂得很,今年年初「傲娇男孩」的领导人都被
: 禁止进入华盛顿DC了,没见到一杆枪,屎盆子被民主党扣了一地。

c
cellcycle

kyle不算 右派,他无派,就是是一普通 热心年轻市民,
Adrianne

十七岁的小屁孩子,不定性的

【 在 cellcycle(vacoule) 的大作中提到: 】

: kyle不算 右派,他无派,就是是一普通 热心年轻市民,

SQL


汉考克说Kyle会去上大学当护士,Kyle转身跟Tucker说可能会换专业学法律当律师,里面猫腻肯定不少的。后面还有诽谤官司,未来Kyle会成什么样很难说。

【 在 Adrianne (阿德里安妮) 的大作中提到: 】
: David Hancock是Kyle和他妈妈的handler
: 这个人很可疑

roygreat

博取同情罢了。这小孩一开始还想当警察呢。
【 在 SQL (月光下的房黑) 的大作中提到: 】
: 汉考克说Kyle会去上大学当护士,Kyle转身跟Tucker说可能会换专业学法律当律师,里
: 面猫腻肯定不少的。后面还有诽谤官司,未来Kyle会成什么样很难说。

roygreat

这案子最大的问题是扩大了自卫的定义。照这次陪审团的逻辑,当时这情况三个受害者和Kyle谁打死谁都能算是自卫。以后就看谁心狠手黑了,还了得。

【 在 YXLM (非要昵称不可吗) 的大作中提到: 】
:   案子判得肯定没问题,有可能判有罪的唯一原因,就是陪审团遭到人身威胁,害怕
: 了。
:   然而,反过来说,被击毙、击伤的这几位,也略有点冤。当然,他们也是活该。但
: 这两条并不矛盾。这就如同有人去跟持枪警察开玩笑,被击毙,这既是活该,也有点冤
: 。虽然冤的性质还不太一样。
:   说这几位冤枉,是因为他们没想杀人,他们是赌Kyle不敢杀他们。结果,不但杀了
: ,而且无罪,算是输得干干净净。
:   作为右派,我们当然可以说这完全是自找的,活该。然而,下次呢?
:   下次他们是干脆躲了;还是不赌了,直接杀人呢?或者......
:   暴乱本身并不可怕。暴乱分子越多,其中敢死(包括敢杀人)的人比例就越小。只
: ...................

lczlcz

你这个不是明显扯蛋嘛. Kyle有枪但开始根本没用吧, 是受到威胁的时候才开枪的吧. 比如那位拿着非法的枪对准Kyle的时候Kyle才开枪的. Kyle前面可没用枪对准他.

【 在 roygreat (Light be with you.)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案子最大的问题是扩大了自卫的定义。照这次陪审团的逻辑,当时这情况三个受害者
: 和Kyle谁打死谁都能算是自卫。以后就看谁心狠手黑了,还了得。

G99991

呵呵,antifa BLM的绝大多数都是各色乐色,人渣。
roygreat

Kyle当时已经拿枪打了好几个人。这时把他当场击毙已经符合自卫的定义了。反正人死了你可以随便说。

【 在 lczlcz (lcz)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这个不是明显扯蛋嘛. Kyle有枪但开始根本没用吧, 是受到威胁的时候才开枪的
吧.
: 比如那位拿着非法的枪对准Kyle的时候Kyle才开枪的. Kyle前面可没用枪对准他.

G99991

黄皮尼格撅着被尼格捅烂的屁眼高呼,黑名贵。捅烂自己屁眼的尼格其实是个白种猪,认识不到这一点的小黄人也是白种猪。
l
localdisk

你这是胡扯淡。他前面只打了一个人,后来是他在跑,那几个在追打他。对那几个追打他的根本没有威胁。威胁是那几个追打他照成的。而且前面到底发生了啥事那几个根本不清楚,只是有人喊他开枪了。即使是警察,如果罪犯对他们有过威胁,之后如果逃跑也是不允许开枪的。

即使开枪,也不是这几个人有权力打死他的,只有警察才有权力。这次左派一直在说的不就是平民执法吗。说BLM的暴乱平民没权力去管。

这几个如果打死他被录像,DA公正执法的话也是会被定罪的。不是人死了就能随便说的。
【 在 roygreat (Light be with you.) 的大作中提到: 】
: Kyle当时已经拿枪打了好几个人。这时把他当场击毙已经符合自卫的定义了。反正人死
: 了你可以随便说。
: 吧.

noid

看到说他们没想杀人就不必看了。
你怎么知道他们没想杀人?

【 在 YXLM (非要昵称不可吗) 的大作中提到: 】
:   案子判得肯定没问题,有可能判有罪的唯一原因,就是陪审团遭到人身威胁,害怕
: 了。
:   然而,反过来说,被击毙、击伤的这几位,也略有点冤。当然,他们也是活该。但
: 这两条并不矛盾。这就如同有人去跟持枪警察开玩笑,被击毙,这既是活该,也有点冤
: 。虽然冤的性质还不太一样。
:   说这几位冤枉,是因为他们没想杀人,他们是赌Kyle不敢杀他们。结果,不但杀了
: ,而且无罪,算是输得干干净净。
:   作为右派,我们当然可以说这完全是自找的,活该。然而,下次呢?
:   下次他们是干脆躲了;还是不赌了,直接杀人呢?或者......
:   暴乱本身并不可怕。暴乱分子越多,其中敢死(包括敢杀人)的人比例就越小。只
: ...................

s
snowalker


你是没看审判吧?jury看了很多遍录像才判无罪的。尤其那个叫gaige的检方证人,就
是那个被开枪打了但没打死的,亲口说kyle是在他自己(指gaige)把手枪指向kyle的
时候开的枪。

千万千万不要相信啥人死了凭嘴说啊,或者阴谋论啊啥的。陪审团12个人都非亲非故,一致都判无罪
不是那么容易的。很多事实不能脑补。

【 在 roygreat (Light be with you.) 的大作中提到: 】
: Kyle当时已经拿枪打了好几个人。这时把他当场击毙已经符合自卫的定义了。反正人死
: 了你可以随便说。
: 吧.

Adrianne

换handler了?

【 在 SQL (月光下的房黑) 的大作中提到: 】
: 汉考克说Kyle会去上大学当护士,Kyle转身跟Tucker说可能会换专业学法律当律师,里
: 面猫腻肯定不少的。后面还有诽谤官司,未来Kyle会成什么样很难说。

Adrianne

相当警察和firefighter是真的
有很多从小的照片可以作证
很多firefighter都是EMT
所以说要当护士也行得通

【 在 roygreat (Light be with you.) 的大作中提到: 】
: 博取同情罢了。这小孩一开始还想当警察呢。

Adrianne

那一枪打得真漂亮,够legendary水准的了

【 在 lczlcz (lcz)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这个不是明显扯蛋嘛. Kyle有枪但开始根本没用吧, 是受到威胁的时候才开枪的
吧.
: 比如那位拿着非法的枪对准Kyle的时候Kyle才开枪的. Kyle前面可没用枪对准他.

roygreat

那个叫Citizen arrest,TX洪波最喜欢做的事。
【 在 localdisk (与世无争)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这是胡扯淡。他前面只打了一个人,后来是他在跑,那几个在追打他。对那几个追打
: 他的根本没有威胁。威胁是那几个追打他照成的。而且前面到底发生了啥事那几个根本
: 不清楚,只是有人喊他开枪了。即使是警察,如果罪犯对他们有过威胁,之后如果逃跑
: 也是不允许开枪的。
: 即使开枪,也不是这几个人有权力打死他的,只有警察才有权力。这次左派一直在说的
: 不就是平民执法吗。说BLM的暴乱平民没权力去管。
: 这几个如果打死他被录像,DA公正执法的话也是会被定罪的。不是人死了就能随便说的。

SQL


Kyle年纪这么小有这样的际遇是很难得的,但愿能交一些靠谱的朋友,能成材吧。

【 在 Adrianne (阿德里安妮) 的大作中提到: 】
: 换handler了?

TeddyBear001

Don’t over analyze. It is a win, it is a BIG WIN.

【 在 YXLM (非要昵称不可吗) 的大作中提到: 】
:   案子判得肯定没问题,有可能判有罪的唯一原因,就是陪审团遭到人身威胁,害怕
: 了。
:   然而,反过来说,被击毙、击伤的这几位,也略有点冤。当然,他们也是活该。但
: 这两条并不矛盾。这就如同有人去跟持枪警察开玩笑,被击毙,这既是活该,也有点冤
: 。虽然冤的性质还不太一样。
:   说这几位冤枉,是因为他们没想杀人,他们是赌Kyle不敢杀他们。结果,不但杀了
: ,而且无罪,算是输得干干净净。
:   作为右派,我们当然可以说这完全是自找的,活该。然而,下次呢?
:   下次他们是干脆躲了;还是不赌了,直接杀人呢?或者......
:   暴乱本身并不可怕。暴乱分子越多,其中敢死(包括敢杀人)的人比例就越小。只
: ...................

j
jhe123

citizen arrest是个法律门槛极高,风险极大的活儿。稍有差错自己就搭进去了,现在jury正在关门讨论佐治亚的那起案子。我预测应该是有罪。

【 在 roygreat (Light be with you.)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个叫Citizen arrest,TX洪波最喜欢做的事。
: 的。

Y
YXLM

  我觉得你这个就说重了。
  Kyle开枪杀人以前,有过诸如殴打之类的侵略行动吗?如果没有,杀Kyle的人当然就不是自卫。
  Kyle开枪杀人以后,被杀一方的其他人倒是可以装糊涂:此前的事我们没看见,我们就看见你杀人了。如果心狠手黑,倒是可以动手杀人。

  这确实是麻烦所在,但归根到底双方是不对等的。
  从道义上讲,BLM和Antifa打砸抢而警察不作为,是枪击事件的根源。从法律上讲
,如果判有罪,那谁还能保卫自己呢?
  本案的隐患,并不在于无罪还是有罪,而在于“BLM和Antifa打砸抢而警察不作为
”的情况如果不能纠正,社会肯定没好下场。
  因为这就是法西斯出场时的历史背景。

【 在 roygreat (Light be with you.)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案子最大的问题是扩大了自卫的定义。照这次陪审团的逻辑,当时这情况三个受害者
: 和Kyle谁打死谁都能算是自卫。以后就看谁心狠手黑了,还了得。

Y
YXLM

  无派就是右派,只要不跟着左派跑的人,一律被视为右派,甚至极右。
  无论是川普,还是你我,以当初的标准,恐怕都是中派吧?
【 在 cellcycle (vacoule) 的大作中提到: 】
: kyle不算 右派,他无派,就是是一普通 热心年轻市民,

x
xxxcnn

'说这几位冤枉,是因为他们没想杀人,'

也许他们没想直接杀死他,但如果他拿着抢不敢开枪,就会被那些暴徒活活打死,每个暴徒
可能都不是直接的杀人者,但最后的结局就是被打死, 黑命贵闹事时,有个年青白人
店主就是被活活打死的。小伙拿枪去那里,就两种可能: kill or be killed, there were no other choices. Nobody can blame him for choosing life.

【 在 YXLM (非要昵称不可吗) 的大作中提到: 】
:   案子判得肯定没问题,有可能判有罪的唯一原因,就是陪审团遭到人身威胁,害怕
: 了。
:   然而,反过来说,被击毙、击伤的这几位,也略有点冤。当然,他们也是活该。但
: 这两条并不矛盾。这就如同有人去跟持枪警察开玩笑,被击毙,这既是活该,也有点冤
: 。虽然冤的性质还不太一样。
:   说这几位冤枉,是因为他们没想杀人,他们是赌Kyle不敢杀他们。结果,不但杀了
: ,而且无罪,算是输得干干净净。
:   作为右派,我们当然可以说这完全是自找的,活该。然而,下次呢?
:   下次他们是干脆躲了;还是不赌了,直接杀人呢?或者......
:   暴乱本身并不可怕。暴乱分子越多,其中敢死(包括敢杀人)的人比例就越小。只
: ...................

Y
YXLM

  从法律上讲,一个人的生命受到威胁,就可以自卫,而不必完全坐实这种威胁,因为完全坐实,你就已经死了。
  从情理上讲,他们要杀人,完全可以用更方便的方式。例如,其中一个暴徒手里就有枪,他难道没法找个机会先开枪?

  这与你说的“活活打死”也不矛盾。
  这就如同他们从一个狭路上蜂拥冲向你,你要是跑不过他们,就会被踩死。

【 在 xxxcnn (Let's go Brandon (FJB)) 的大作中提到: 】
: '说这几位冤枉,是因为他们没想杀人,'
: 也许他们没想直接杀死他,但如果他拿着抢不敢开枪,就会被那些暴徒活活打死,每个
: 暴徒
: 可能都不是直接的杀人者,但最后的结局就是被打死, 黑命贵闹事时,有个年青白人
: 店主就是被活活打死的。小伙拿枪去那里,就两种可能: kill or be killed,
there
: were no other choices. Nobody can blame him for choosing life.

x
xxxcnn

有些细节你可能不知道, 第一个人被他打死之前,就有人开枪了。第三个被他打伤的
,手上拿着抢并指向了他,所以也不能说追他的都没想杀他。

【 在 YXLM (非要昵称不可吗) 的大作中提到: 】
:   从法律上讲,一个人的生命受到威胁,就可以自卫,而不必完全坐实这种威胁,因
: 为完全坐实,你就已经死了。
:   从情理上讲,他们要杀人,完全可以用更方便的方式。例如,其中一个暴徒手里就
: 有枪,他难道没法找个机会先开枪?
:   这与你说的“活活打死”也不矛盾。
:   这就如同他们从一个狭路上蜂拥冲向你,你要是跑不过他们,就会被踩死。
: there

roygreat

所以你也承认手枪哥当时完全可以合法一枪爆头Kyle了?
【 在 YXLM (非要昵称不可吗)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觉得你这个就说重了。
:   Kyle开枪杀人以前,有过诸如殴打之类的侵略行动吗?如果没有,杀Kyle的人当然
: 就不是自卫。
:   Kyle开枪杀人以后,被杀一方的其他人倒是可以装糊涂:此前的事我们没看见,我
: 们就看见你杀人了。如果心狠手黑,倒是可以动手杀人。
:   这确实是麻烦所在,但归根到底双方是不对等的。
:   从道义上讲,BLM和Antifa打砸抢而警察不作为,是枪击事件的根源。从法律上讲
: ,如果判有罪,那谁还能保卫自己呢?
:   本案的隐患,并不在于无罪还是有罪,而在于“BLM和Antifa打砸抢而警察不作为
: ”的情况如果不能纠正,社会肯定没好下场。
: ...................

roygreat

如果是第三个先指向他在然后Kyle反击,那说明第三人其实并不想打死Kyle。如果是
Kyle先指向第三人,那第三人就是自卫了。
【 在 xxxcnn (Let's go Brandon (FJB)) 的大作中提到: 】
: 有些细节你可能不知道, 第一个人被他打死之前,就有人开枪了。第三个被他打伤的
: ,手上拿着抢并指向了他,所以也不能说追他的都没想杀他。

roygreat

同关注,要是无罪就得炸锅了。当然也也可以硬掰说GA和WI的法律不一样。
【 在 jhe123 (jhe) 的大作中提到: 】
: citizen arrest是个法律门槛极高,风险极大的活儿。稍有差错自己就搭进去了,现在
: jury正在关门讨论佐治亚的那起案子。我预测应该是有罪。

G99991

黄泥如丧考妣。
Y
YXLM

  手枪哥可以一枪爆头,然后再打官司。
  如果前面的事实仍然能证明Kyle是自卫,那他被判无罪的可能性,还是比Kyle小。  当然也不能说没有。
  因为美国的法律,向来是更容易判无罪而不是有罪的。
【 在 roygreat (Light be with you.) 的大作中提到: 】
: 所以你也承认手枪哥当时完全可以合法一枪爆头Kyle了?

roygreat

Kyle死了没法说话,只靠视频的话他大概率无罪
【 在 YXLM (非要昵称不可吗) 的大作中提到: 】
:   手枪哥可以一枪爆头,然后再打官司。
:   如果前面的事实仍然能证明Kyle是自卫,那他被判无罪的可能性,还是比Kyle小。
:   当然也不能说没有。
:   因为美国的法律,向来是更容易判无罪而不是有罪的。

iminosugar

推行免死刑的最开始就是说如果人知道犯了死罪,就会更肆无忌惮地继续犯罪,因为已经死罪。为了避免犯死罪的继续作恶,应该废除死罪,让死罪犯有停止继续作恶的动力。结果,不光死刑犯继续作恶,犯死罪的人更多而且无性命之忧。

原来$950重罪。左逼说这不利于罪犯获得改过自新的机会。结果,零元购流行。

……

这个帖子…有左逼思维倾向啊。

【 在 YXLM (非要昵称不可吗) 的大作中提到: 】
:   案子判得肯定没问题,有可能判有罪的唯一原因,就是陪审团遭到人身威胁,害怕
: 了。
:   然而,反过来说,被击毙、击伤的这几位,也略有点冤。当然,他们也是活该。但
: 这两条并不矛盾。这就如同有人去跟持枪警察开玩笑,被击毙,这既是活该,也有点冤
: 。虽然冤的性质还不太一样。
:   说这几位冤枉,是因为他们没想杀人,他们是赌Kyle不敢杀他们。结果,不但杀了
: ,而且无罪,算是输得干干净净。
:   作为右派,我们当然可以说这完全是自找的,活该。然而,下次呢?
:   下次他们是干脆躲了;还是不赌了,直接杀人呢?或者......
:   暴乱本身并不可怕。暴乱分子越多,其中敢死(包括敢杀人)的人比例就越小。只
: ...................

roygreat

所以床粉觉得应该恢复死刑的各种花样,之上再设个诛九族?
【 在 iminosugar (伪糖) 的大作中提到: 】
: 推行免死刑的最开始就是说如果人知道犯了死罪,就会更肆无忌惮地继续犯罪,因为已
: 经死罪。为了避免犯死罪的继续作恶,应该废除死罪,让死罪犯有停止继续作恶的动力
: 。结果,不光死刑犯继续作恶,犯死罪的人更多而且无性命之忧。
: 原来$950重罪。左逼说这不利于罪犯获得改过自新的机会。结果,零元购流行。
: ……
: 这个帖子…有左逼倾向啊。

lczlcz

那位的枪本身就是非法的枪.

【 在 YXLM (非要昵称不可吗) 的大作中提到: 】
:   手枪哥可以一枪爆头,然后再打官司。
:   如果前面的事实仍然能证明Kyle是自卫,那他被判无罪的可能性,还是比Kyle小。
:   当然也不能说没有。
:   因为美国的法律,向来是更容易判无罪而不是有罪的。

roygreat

他心虚,只敢吓吓人.teenage是最危险的,人小胆大,开枪不过脑子

【 在 lczlcz (lcz)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位的枪本身就是非法的枪.

Adrianne

那哥们的手枪卡壳了,他自己说的
他是真想开枪的
【 在 roygreat (Light be with you.) 的大作中提到: 】
: 他心虚,只敢吓吓人.teenage是最危险的,人小胆大,开枪不过脑子

Adrianne

Kyle自己也说他这次能生还是天意
他打死的第一个人是强奸小男孩的累犯,强奸了五个,都是通过接近单亲妈妈骗取信任的那种,性质不是一般的恶劣
他打死的第二个人,打女人的惯犯
这第三个,恶行最轻,所以只伤了胳膊
一个十七岁的小男生能比阿富汗伊拉克战场的老兵更好的self-defend,
真的只有一句话,冥冥之中,自有神助

【 在 Adrianne (阿德里安妮)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哥们的手枪卡壳了,他自己说的
: 他是真想开枪的

iminosugar

尼玛,你知道每年overdose死的将近10万人吗?!他们的命不是命?他们不是美国魂?

美国每年杀一百个毒贩,可就至少5万人。

当然,左逼理解不了。

【 在 roygreat (Light be with you.) 的大作中提到: 】
: 所以床粉觉得应该恢复死刑的各种花样,之上再设个诛九族?

roygreat

overdose属于自杀
【 在 iminosugar (伪糖) 的大作中提到: 】
: 尼玛,你知道每年overdose死的将近10万人吗?!他们的命不是命?他们不是美国魂?
: 美国每年杀一百个毒贩,可就至少5万人。
: 当然,左逼理解不了。

iminosugar

自杀你个毛啊。

【 在 roygreat (Light be with you.) 的大作中提到: 】
: overdose属于自杀

Y
YXLM

  我可不支持免除死刑。
  我是说:应该由警察负责镇压暴乱,而不是由民众自卫,民众自卫是有隐患的。
  别看现在是左派在“defund警察”,不少右派也有“defund警察”的倾向,只不过他们不会配合左派说罢了。

【 在 iminosugar (伪糖) 的大作中提到: 】
: 推行免死刑的最开始就是说如果人知道犯了死罪,就会更肆无忌惮地继续犯罪,因为已
: 经死罪。为了避免犯死罪的继续作恶,应该废除死罪,让死罪犯有停止继续作恶的动力
: 。结果,不光死刑犯继续作恶,犯死罪的人更多而且无性命之忧。
: 原来$950重罪。左逼说这不利于罪犯获得改过自新的机会。结果,零元购流行。
: ……
: 这个帖子…有左逼思维倾向啊。

Carraway

吸毒罪犯死绝了最好,老子预计北墨会死到每年二十万

表扬上帝!

【 在 roygreat (Light be with you.) 的大作中提到: 】
: overdose属于自杀

Adrianne

Hancock 见床铺那个激动,丫居然是川粉?Kyle的Handler难道真的是床铺这边的人?
那个interview 的script水平不错,不过是Stephen Miller写的吧?越来越看不懂了

【 在 SQL(月光下的房黑) 的大作中提到: 】

: Kyle年纪这么小有这样的际遇是很难得的,但愿能交一些靠谱的朋友,能成材吧。

b
beatretarded

博导正在肏蒙古大夫的后庭,蒙古大夫正欲仙欲死。
iminosugar

吸毒罪犯不是孤立的、而是社会性的,是整个社会的毒瘤。

知道清朝为什么要焚烧鸦片?不是他们浑,而是当时南方超过30%的壮年男子吸食鸦片
成瘾、失去劳动能力。朝廷也是没有办法。

读过墨西哥毒贩杀死48个总统参选人、杀死无数禁毒省长、市长吗?吸毒这个毒瘤不除,这个社会迟早完蛋,无人幸免。

【 在 Carraway (科学的买办化是国家买办化的最高体现) 的大作中提到: 】
: 吸毒罪犯死绝了最好,老子预计北墨会死到每年二十万
: 表扬上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