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这是美国历史上最尴尬的时刻

ABCNBC
楼主 (未名空间)

据《布莱特巴特》8月27日报道,前美国总统唐纳德·川普(Donald Trump)在
Breitbart News(布莱特巴特)的独家采访中说,他的继任者乔·拜登(Joe Biden)
总统从阿富汗撤军的失误是“我们国家历史上最尴尬的时刻”。

8月25日晚上,川普在他位于新泽西州北部的高尔夫俱乐部的办公室里接受独家采访时
发表了上述言论,他在过去几个月里一直在那里生活和工作,此次采访内容很长,覆盖话题广泛。这次采访之后的第二天上午,喀布尔哈米德-卡尔扎伊国际机场发生了可怕
的恐怖袭击,这次袭击夺去了13名美国军人和许多阿富汗人的生命,并使更多人受伤,而且是在拜登政府高级官员试图淡化在塔利班重新控制阿富汗全国一个多星期后仍滞留在该国的美国公民人数之后。

川普在采访中说:“唯一让我吃惊的是,每个人都知道阿富汗的这种情况是多么的愚蠢,它本不应该是这样的,因为每个人都知道,连一个孩子都知道,你最后才把军队撤出去。你把所有人(平民)都弄出来,然后你把所有的设备——你把你的价值830亿美元
的设备撤出来,然后你把基地炸掉。也许你会保留,你把想保留的某个地区保留住,比如巴格拉姆基地,因为它距离中国和伊朗很近。它需要花费数十亿美元来建造。也许你会因为其他原因保留它。但大家都知道,你最后才把军队撤出来。而他们先把军队撤出来了。”

拜登在8月26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再次试图将自己在阿富汗的失败归咎于川普,这是拜登
及其盟友在努力应对阿富汗日益加深和迅速恶化的危机时反复提到的主题。但川普在这次采访中指出,他的协议——在川普和他的国务卿迈克·蓬佩奥与塔利班谈判条款,川普本人以及蓬佩奥与塔利班领导人毛拉——阿卜杜勒·加尼——巴拉达会面后,于2020年2月签署,自签署以来,直到8月26日在拜登治下(发生的恐袭事件),美国在阿富汗没有发生任何伤亡。

“记住,我们在一年半的时间里没有一个士兵被杀,”川普在采访中说,“那是(撤军)的一部分——那是一个条件。没有士兵被杀——没有美国士兵被杀。”

显然,这一切在26日发生了变化,美国人被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击中,一名据称与恐怖组织ISIS-K有关联的自杀式炸弹袭击者,据称机场外的塔利班安全官员允许他进入机场,引爆了自己,带走了十几名美国军人以及许多阿富汗人的生命,并造成了无数人受伤。

针对这一可怕的消息,川普和前第一夫人梅拉尼娅·川普于事发当日发表了一份联合声明,向被杀害的军人家属表示哀悼,并对导致这一事件的彻底失败表示愤慨。

“梅拉尼娅和我向我们杰出而勇敢的军人的家属表示最深切的慰问,他们对美国的责任对他们来说是如此重要。我们也对今天在喀布尔野蛮袭击中死亡的无辜平民的家属表示慰问,”这位前总统在声明中说。“这场悲剧本不应该被允许发生,这使我们的悲痛更加深刻,更加难以理解。”

川普在事发当晚在接受福克斯新闻主持人肖恩·汉尼提(Sean Hannity)的节目采访时,首次发布了一段直接对着镜头的视频,他在视频中谈到了导致这场危机的拜登的失败,以及对遇难美军士兵的深切悲痛——他还谈到了在阿富汗服役的老兵,感谢他们的服务。

川普在接受布莱特巴特新闻采访时,强调的关键问题之一是质疑拜登担任总司令和开展总统工作的能力。川普要求拜登辞职,国会山的许多共和党人也要求他辞职。拜登曾经是华盛顿特区媒体界的一个笑柄,他一贯缺乏的能力现在让许多人质疑他是否能够完成领导美国武装部队的工作——这是美国宪法规定的总统职责之一。

当被问及拜登是否是总司令或其他人是总司令时,川普说,他认为是拜登在发号施令。

川普说:“但是,当你有一些明显是愚蠢的事情,而其他人都随声附和时,在某种程度上,他一定是在发号施令。看一看发生了什么。他想出了一个如此疯狂而愚蠢的计划。而(拜登周围的)人不可能那么愚蠢,愚蠢到同意它。所以他一定是说这是他想做的事,而他们也就顺从了。他本应该做像我描述的——我会最后才撤出军队,当所有平民都撤出去了,当所有的设备都撤出去了,一切都撤走了,然后我们就把军队撤走,我们挥手‘再见’。我们本来可以很有尊严地撤出去,我们甚至可以宣称胜利。(现在的情况)是个纯粹的损失。”

不过,在采访的另一部分被问及谁在真正掌管白宫时,川普说,“没有人真正知道。”

“这是个大秘密,”川普说。“这是一群人。他们很卑鄙;他们很可恶。”

川普说,塔利班一看到拜登进入白宫,这个野蛮的恐怖组织就谋划着在阿富汗重新掌权,而且知道拜登不会阻止它。川普特别提到了他与巴拉达尔的会面,川普直呼其名“阿卜杜勒”,巴拉达尔是现在控制阿富汗的塔利班领导人。川普说,他向巴拉达尔转达,只要他担任美国总统,这样的事情是不能接受的,但塔利班领导人一感觉到拜登的软弱无能,就迅速重新上台。川普也说,拜登通过推动“清醒”(Woke)意识形态而不是军事准备来削弱军队——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和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这些批判种族理论(Critical Race Theory)的支持者也在倡导这种做法——是这里出问题的一个重要原因。

“美国总统大选造假结果一出来,这些人就开始接管阿富汗,因为他们是在和拜登打交道,而不是和我打交道。他们知道——而我和阿卜杜勒打过交道。我和整个(塔利班)集团打过交道;他们知道,如果发生这样的事情,会有地狱之灾。但他们已经从我们的军队手中接管了(阿富汗)。我相信这是我们国家历史上最尴尬的一个时刻,声誉扫地,军威受创。而我们的军队被它摧毁了。那些管理它的窝囊废们,他们看起来如此糟糕。我在阿拉巴马州非常强烈地说过。‘清醒运动’意味着失败,而这正是我们现在的情况。”

川普还质疑拜登政府提供的关于仍有多少美国公民滞留在阿富汗的数字。在25日晚间的这次采访前几个小时,拜登的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声称只有大约1500名美国公民仍留在该国试图离开。川普对布林肯的这一数字提出质疑,说他听说有1万名甚至高达3.5万名滞留的美国公民的报道。

“我昨天听说有1万人。然后我听说有35,000人,”川普说。“现在突然间,它降到了
1500人?你知道,他们撤走的阿富汗人远远多于美国人。那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被问及拜登的行为是否是对美国长期坚持的“不让任何人留在后面(拉下)”的军事信条的放弃时,他说拜登已经使这一信条“过时了”。

“嗯,我认为这个信条现在已经过时了,因为我们正在把人拉下,”川普说。“我们正在把设备拉下。而且我们在那场战争上花了更多的钱,我们把所有这些装备都抛在后面。而这些都是最顶尖的装备。他们现在,他们说,是世界上装备最好的士兵,塔利班。他们有最好的装备,而且他们的装备比我们的士兵还要好。”

(译文略有删节)

原文Trump: Biden Afghanistan Failure Is ‘Single Most Embarrassing Moment in the History of Our Coun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