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起了当年捐微信用户联合会那些大傻子

daemonself
楼主 (未名空间)

那个明明就是腾讯暗地里出钱找了律师去打官司,然后Judge也是走过场放了一个
injunction,那几个老中律师就是作class action里最常见的找plaintiff预备工作,
尤其是这个case的话,几乎根本不用找。然后这些人就从捐款里捞了上百万。3流firm
的 second year associate也charge 800,1000一个小时,tmd笑死了
b
breakupfee

你丫真是坐在shithole州的家里,造谣张嘴就来,以小人之心 度君子之腹。

那几个老中律师中的吴圣洋和曹英我就认识,人家就是义务劳动,律师费是请了专门打违宪的一个米柚律师。

曹英好多年前自己还是移民申请人时,还是以前移民版上参与过对奥本乱排期的讨论和lobby

你丫天天在班上贴假新闻跪舔老船,还对华社有啥贡献?

【 在 daemonself (新晋川黑黑,前川粉,前mit行为艺术专业博士后导师) 的大作中
提到: 】
: 那个明明就是腾讯暗地里出钱找了律师去打官司,然后Judge也是走过场放了一个
: injunction,那几个老中律师就是作class action里最常见的找plaintiff预备工作,
: 尤其是这个case的话,几乎根本不用找。然后这些人就从捐款里捞了上百万。3流
firm
: 的 second year associate也charge 800,1000一个小时,tmd笑死了

b
breakupfee

再加一点,吴圣洋本人是虔诚的基督徒,政治上本来是挺保守派挺川的,后来因为看不过老船针对华人,才参与起诉活动。人家这川粉比你有原则多了

本来还觉得你丫就是智商低一点,大反指,现在看来你丫就是坏,心理阴暗,无成本造谣,怪不得天天tmd笑尿了。

【 在 daemonself (新晋川黑黑,前川粉,前mit行为艺术专业博士后导师) 的大作中
提到: 】
: 那个明明就是腾讯暗地里出钱找了律师去打官司,然后Judge也是走过场放了一个
: injunction,那几个老中律师就是作class action里最常见的找plaintiff预备工作,
: 尤其是这个case的话,几乎根本不用找。然后这些人就从捐款里捞了上百万。3流
firm
: 的 second year associate也charge 800,1000一个小时,tmd笑死了

h
hounddog

每当看到无毛作弊一本正经谈别人造谣我就要笑喷。看看牛屎,去年说实验室泄露是阴谋论,今年就发文说调查实验室泄露是jb和牛屎的功劳。这就是作弊的反造谣。

b
breakupfee

老子和曹英多年以前一起在移民版搞NIU为华人移民呼喊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
你有脸说我是五毛。几个垃圾川粉,还自以为是。

【 在 hounddog (巴蒂) 的大作中提到: 】
: 每当看到无毛作弊一本正经谈别人造谣我就要笑喷。看看牛屎,去年说实验室泄露是阴
: 谋论,今年就发文说调查实验室泄露是jb和牛屎的功劳。这就是作弊的反造谣。

h
hounddog

说到基督徒,就想到著名作弊无毛瘪精b,自己发帖承认是沾华人教会的光,提前跑去
打的辉瑞疫苗。没打科兴,也没打国药。不知道瘪精b平常是不是也是对着华人教会的
说它是虔诚的基督徒。反正,无毛们为了五毛钱,啥慌都能撒的。除了它的上级和它的无毛同志,鬼知道它是个啥。

h
hounddog

老子没说你是无毛。但是,你要自己往上凑,自己承认是,我也不拦。无毛黄作弊,就是最垃圾。

【 在 breakupfee(poison pill) 的大作中提到: 】

: 老子和曹英多年以前一起在移民版搞NIU为华人移民呼喊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
哪里。

: 你有脸说我是五毛。几个垃圾川粉,还自以为是。

b
breakupfee

那赌不赌?联系吴圣洋本人问个究竟?

要是我造谣我从此杀档,要是我没造谣你丫从此滚出美新,怎么样?

【 在 hounddog (巴蒂) 的大作中提到: 】
: 老子没说你是无毛。但是,你要自己往上凑,自己承认是,我也不拦。无毛黄作弊,就
: 是最垃圾。
: : 老子和曹英多年以前一起在移民版搞NIU为华人移民呼喊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
: 哪里。
: : 你有脸说我是五毛。几个垃圾川粉,还自以为是。
:

h
hounddog

不好意思,你说的几个侨领,老子都不认识。也没有兴趣认识。老子做人原则是在国内躲党员,在国外躲侨领。你所谓移民版做了多大贡献,不好意思,老子不知道,也没沾过光。

【 在 breakupfee(poison pill)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赌不赌?联系吴圣洋本人问个究竟?

: 要是我造谣我从此杀档,要是我没造谣你丫从此滚出美新,怎么样?

b
breakupfee

侨领个屁,他就是个在纽约的年轻律师,30岁出头。都说了,他本来是挺川的。

【 在 hounddog (巴蒂)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好意思,你说的几个侨领,老子都不认识。也没有兴趣认识。老子做人原则是在国内
: 躲党员,在国外躲侨领。你所谓移民版做了多大贡献,不好意思,老子不知道,也没沾
: 过光。
: : 那赌不赌?联系吴圣洋本人问个究竟?
: : 要是我造谣我从此杀档,要是我没造谣你丫从此滚出美新,怎么样?
:

h
hounddog

其实,都不用赌。我就问你,我上面说的牛屎的事,瘪精b的事,是不是都是真的。这
些,是不是不是无毛就是作弊?

daemonself

笑尿了,你们当年先是说人家bien大律师免费加盟,然后后面就不免费了,微信群里被人质疑了以后,就说bien的associates要钱,后面扭捏的说有一些华人年轻律师也要
billable hours.

来来来,你们的流水在这里https://uswua.org/donations

然后你们的新闻是这么说的https://finance.sina.com.cn/world/gjcj/2020-09-11/doc-iivhvpwy6049808.shtml

美国顶级律所免费加盟 支持华人为微信起诉白宫
我就想问问,免费花了100多万?这个官司总共也就过了2堂,按照$600 一个assoc的价钱,partener $1200,你们这个到底是多少个Billable hours?

【 在 breakupfee (poison pill)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丫真是坐在shithole州的家里,造谣张嘴就来,以小人之心 度君子之腹。
: 那几个老中律师中的吴圣洋和曹英我就认识,人家就是义务劳动,律师费是请了专门打
: 违宪的一个米柚律师。
: 曹英好多年前自己还是移民申请人时,还是以前移民版上参与过对奥本乱排期的讨论和
: lobby
: 你丫天天在班上贴假新闻跪舔老船,还对华社有啥贡献?
: 提到: 】
: firm

daemonself

这个$600,$1200我都是按顶级给你们算的,RBGG这个律所一年的revenue也就$5Mhttps://www.dnb.com/business-directory/company-profiles.rosen_bien_galvan_
grunfel.78b94bb7635b345abe47b5aec981d51d.html

也就是说RBGG一年的revenue 20%都是从你们微联会赚的?那你们还真是有钱阿
【 在 daemonself (新晋川黑黑,前川粉,前mit行为艺术专业博士后导师) 的大作中
提到: 】
: 笑尿了,你们当年先是说人家bien大律师免费加盟,然后后面就不免费了,微信群里被
: 人质疑了以后,就说bien的associates要钱,后面扭捏的说有一些华人年轻律师也要: billable hours.
: 来来来,你们的流水在这里
: https://uswua.org/donations
: 然后你们的新闻是这么说的
: https://finance.sina.com.cn/world/gjcj/2020-09-11/doc-iivhvpwy6049808.
shtml
: 美国顶级律所免费加盟 支持华人为微信起诉白宫
: 我就想问问,免费花了100多万?这个官司总共也就过了2堂,按照$600 一个assoc的价
: 钱,partener $1200,你们这个到底是多少个Billable hours?

h
hounddog

前面它说了,川普的封微信,tiktok是针对华裔的,所以虔诚的基督徒,前川粉,也看不过眼,要代表华裔去告。大家给它们捐几百万花花也是正常开销了。你也不想想纽约那个烂市的消费。人家说不定还按照十一律捐了10%呢。说句题外话,虽然不是这样干
的都是黄左,但我碰到的黄左虔诚基督徒在问到十一律时都回答我左手摸右手,不告诉我。

现在它们jb总统封微信tiktok的新玩法,不是针对华裔的。所以,它们要大家安啦。再玩,就要给它们捐个几千万好去代表美华去。

h
hounddog

是遁了呢还是这么晚还在为华人呼喊在呢?

【 在 breakupfee(poison pill) 的大作中提到: 】

: 老子和曹英多年以前一起在移民版搞NIU为华人移民呼喊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
哪里。

: 你有脸说我是五毛。几个垃圾川粉,还自以为是。

RaoYing

裤子掉了,这个大傻子每每出来都是自说自话,
你要稍微较真立刻崩溃。

【 在 hounddog (巴蒂)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遁了呢还是这么晚还在为华人呼喊在呢?
:
: 老子和曹英多年以前一起在移民版搞NIU为华人移民呼喊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
: 哪里。
:
: 你有脸说我是五毛。几个垃圾川粉,还自以为是。
:

b
breakupfee

别你们你们的;我只是认识他们,知道他们的工作。

挑头的大概是五个华人律师,这几个都是义务劳动,组织联系。你丫血口喷人意思是人家组织后中饱私囊。

做research,写诉状的第三方律师当然是出钱请的。

你丫故意混淆这两个概念。

【 在 daemonself (新晋川黑黑,前川粉,前mit行为艺术专业博士后导师) 的大作中
提到: 】
: 笑尿了,你们当年先是说人家bien大律师免费加盟,然后后面就不免费了,微信群里被
: 人质疑了以后,就说bien的associates要钱,后面扭捏的说有一些华人年轻律师也要: billable hours.
: 来来来,你们的流水在这里
: https://uswua.org/donations
: 然后你们的新闻是这么说的
: https://finance.sina.com.cn/world/gjcj/2020-09-11/doc-iivhvpwy6049808.
shtml
: 美国顶级律所免费加盟 支持华人为微信起诉白宫
: 我就想问问,免费花了100多万?这个官司总共也就过了2堂,按照$600 一个assoc的价
: 钱,partener $1200,你们这个到底是多少个Billable hours?

b
breakupfee

谁是真五毛半夜还在为舔川呼喊?

我在东岸,难道半夜不能睡觉?这就是遁了?

不知道几位贵粉是在哪个shithole州还是翻墙的?

【 在 hounddog (巴蒂)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遁了呢还是这么晚还在为华人呼喊在呢?
: : 老子和曹英多年以前一起在移民版搞NIU为华人移民呼喊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
: 哪里。
: : 你有脸说我是五毛。几个垃圾川粉,还自以为是。
:

d
dealfinder

按高的算:

1百万除以1200 = 833 小时

833/8小时 = 104 天

一个月22天工作日 总共干了5个月,哈哈

“五个华人律师都是义务劳动” “做research,写诉状的第三方律师” 收了833小时
的钱?

我只是好奇钱去了哪里?

d
dealfinder

现在财务公布发现还欠人家律师26万 快继续捐款啊
https://uswua.org/donations
h
hounddog

东岸的川黑,上班好早。

【 在 breakupfee(poison pill) 的大作中提到: 】

: 谁是真五毛半夜还在为舔川呼喊?

: 我在东岸,难道半夜不能睡觉?这就是遁了?

: 不知道几位贵粉是在哪个shithole州还是翻墙的?

h
hounddog

东岸的虔诚教徒,人家一直在算帐,怎么你除了骂几句,再吹你和它们很熟,下面就没了呢?

【 在 breakupfee(poison pill) 的大作中提到: 】

: 谁是真五毛半夜还在为舔川呼喊?

: 我在东岸,难道半夜不能睡觉?这就是遁了?

: 不知道几位贵粉是在哪个shithole州还是翻墙的?

C
Carwash

这全都是Trump virus的错,是他要禁微信,所以,导致在美华人要花钱破灾,Trump
virus是祸害华人的始作俑者。

【 在 daemonself (新晋川黑黑,前川粉,前mit行为艺术专业博士后导师) 的大作中
提到: 】
: 那个明明就是腾讯暗地里出钱找了律师去打官司,然后Judge也是走过场放了一个
: injunction,那几个老中律师就是作class action里最常见的找plaintiff预备工作,
: 尤其是这个case的话,几乎根本不用找。然后这些人就从捐款里捞了上百万。3流
firm
: 的 second year associate也charge 800,1000一个小时,tmd笑死了

h
hounddog

本来是一起为华人呼唤的,到了算帐的时候,就是别你们我们,和它们不熟了。真不错。

修改 回复 删除
theme_pic
breakupfee
2021-06-10 00:195楼

老子和曹英多年以前一起在移民版搞NIU为华人移民呼喊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
你有脸说我是五毛。几个垃圾川粉,还自以为是。

【 在 breakupfee(poison pill) 的大作中提到: 】

: 别你们你们的;我只是认识他们,知道他们的工作。

: 挑头的大概是五个华人律师,这几个都是义务劳动,组织联系。你丫血口喷人意思是人

: 家组织后中饱私囊。

: 做research,写诉状的第三方律师当然是出钱请的。

: 你丫故意混淆这两个概念。

: 提到: 】

: shtml

d
dealfinder

别说那么多没用的了 还欠人家律师26万呢 赶紧的捐款还钱吧 欠钱不还华人的脸还要
不要了?
h
hounddog

嗯。这全是无毛们共惨党主子的错。你们共惨党主子搞得好点,大家也不用移民来美国了。在家里周围都是黄的,只有地域歧视,阶级歧视,照顾少数民族,哪有种族歧视。

【 在 Carwash(for free)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全都是Trump virus的错,是他要禁微信,所以,导致在美华人要花钱破灾,
Trump

: virus是祸害华人的始作俑者。

: 提到: 】

: firm

h
hounddog

我说无毛黄左们最会算帐的,除了虔诚教徒给教会按十一律捐钱时,怎么算帐贴不敢回答。搞了半天,从一起为华人呼呼的战友变成别你们我们,就是因为这26万。怕无毛侨领们骗几百万的时候没骗到大头,还26万时被拉上去当冤大头了。无毛侨领们还是会算帐。

【 在 dealfinder(Deal Findddddder) 的大作中提到: 】

: 别说那么多没用的了 还欠人家律师26万呢 赶紧的捐款还钱吧 欠钱不还华人的
脸还要

: 不要了?

d
dealfinder

26万/1200 = 216 小时

全职8小时 等于干了27天啊 哈哈

废话别说 赶紧还钱
daemonself

来来来,看来你就是这个威廉会的干事之一,来来来,我问问你以下是不是事实
1.一开始的时候bien大律师是不是说免费就是干?那个时候没人说要出钱阿,bien大律师没见到钱,他就愿意干?那肯定是公益么,要不然是你们出钱?
2.然后开始在微信上忽悠大家捐钱,一开始说几万块就够了,主要就是证明华左团结有力量
3.然后捐到10来万,发现好像来钱听容易,马上开始晒账单,说10几万其实不太狗阿,人家文bien大律师不是免费么,然后你们的解释是bien的associates要钱,感情bien大律师一开始是个人行为?
4.后来捐到100多万了,你们说还是不够阿,每个月就要几十万阿,然后xxx华人律师拿出多少时间,每个小时多少钱
5. 到处发新闻说顶级律所partner免费来大。dtw的确是顶级阿,既然有免费的,你们
还用Bien干吗?钱多么

【 在 breakupfee (poison pill) 的大作中提到: 】
: 别你们你们的;我只是认识他们,知道他们的工作。
: 挑头的大概是五个华人律师,这几个都是义务劳动,组织联系。你丫血口喷人意思是人
: 家组织后中饱私囊。
: 做research,写诉状的第三方律师当然是出钱请的。
: 你丫故意混淆这两个概念。
: 提到: 】
: shtml

daemonself

我还是的好问问,从一开始每个月10来万就够,怎么变成最后要将近150万?这个官司
一共就开了2堂,加一堂九院。后来doj自己就撤了,九院那堂你们也没上庭。所以前后两个月左右,最多3个月,请问怎么从一个月10万变成了3个月150万的?还有阿你们今
年税报了么?你们是501(c)(3)么,能查到么?
【 在 daemonself (新晋川黑黑,前川粉,前mit行为艺术专业博士后导师) 的大作中
提到: 】
: 来来来,看来你就是这个威廉会的干事之一,来来来,我问问你以下是不是事实
: 1.一开始的时候bien大律师是不是说免费就是干?那个时候没人说要出钱阿,bien大律
: 师没见到钱,他就愿意干?那肯定是公益么,要不然是你们出钱?
: 2.然后开始在微信上忽悠大家捐钱,一开始说几万块就够了,主要就是证明华左团结有
: 力量
: 3.然后捐到10来万,发现好像来钱听容易,马上开始晒账单,说10几万其实不太狗阿,
: 人家文bien大律师不是免费么,然后你们的解释是bien的associates要钱,感情bien大
: 律师一开始是个人行为?
: 4.后来捐到100多万了,你们说还是不够阿,每个月就要几十万阿,然后xxx华人律师拿
: 出多少时间,每个小时多少钱
: ...................

h
hounddog

无毛黄左们真是造谣放屁张嘴即来。华人多的地方,搞骗捐诈捐的,似乎都是无毛黄左呀。之前有猫屎痢痢,现在有这为华人呼呼的微廉会。不知道在移民版为华人呼呼时有没有也骗点捐款去问问奥本排期到哪了,免得老中们还要去老印的网站上查。

【 在 breakupfee(poison pill)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丫真是坐在shithole州的家里,造谣张嘴就来,以小人之心 度君子之腹。

: 那几个老中律师中的吴圣洋和曹英我就认识,人家就是义务劳动,律师费是请了专门打

: 违宪的一个米柚律师。

: 曹英好多年前自己还是移民申请人时,还是以前移民版上参与过对奥本乱排期的讨论和

: lobby

: 你丫天天在班上贴假新闻跪舔老船,还对华社有啥贡献?

: 提到: 】

: firm

h
hounddog

这么久也没去找虔诚基督徒法拉生侨领吴生养律师。看来是过北京时间的,睡了。

【 在 breakupfee(poison pill) 的大作中提到: 】

: 谁是真五毛半夜还在为舔川呼喊?

: 我在东岸,难道半夜不能睡觉?这就是遁了?

: 不知道几位贵粉是在哪个shithole州还是翻墙的?

h
hounddog

昨天博导骂那些骗捐的无毛黄左,你立刻蹦上来喊博导造谣。还要介绍你虔诚的基督徒,前川粉,吴生养给大家认识。吹嘘这些人和你多熟,还和你以前在移民版对华人呼呼过呢。简直不像是微廉干事,至少像是个总干事的样。结果,博导贴了数字,贴出它们骗了几百万刀找免费律师后还欠律师费26万美刀。你就改成和它们不熟,不要你们我们,不是它们的干事了。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要你的虔诚基督徒,前川粉,侨领吴生养律师过来解释一下钱去哪的,怎么花的吗?微廉会?鲜廉寡耻的黄左无毛小留侨领们吧。

【 在 breakupfee(poison pill)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丫真是坐在shithole州的家里,造谣张嘴就来,以小人之心 度君子之腹。

: 那几个老中律师中的吴圣洋和曹英我就认识,人家就是义务劳动,律师费是请了专门打

: 违宪的一个米柚律师。

: 曹英好多年前自己还是移民申请人时,还是以前移民版上参与过对奥本乱排期的讨论和

: lobby

: 你丫天天在班上贴假新闻跪舔老船,还对华社有啥贡献?

: 提到: 】

: firm

ykyh

微信就算被搞也不冤

大外宣用微信鼓动华人上街游行传播武肺

没干好事

【 在 daemonself (新晋川黑黑,前川粉,前mit行为艺术专业博士后导师) 的大作中
提到: 】
: 那个明明就是腾讯暗地里出钱找了律师去打官司,然后Judge也是走过场放了一个
: injunction,那几个老中律师就是作class action里最常见的找plaintiff预备工作,
: 尤其是这个case的话,几乎根本不用找。然后这些人就从捐款里捞了上百万。3流
firm
: 的 second year associate也charge 800,1000一个小时,tmd笑死了

sysywjel

不要造谣,川普何曾打压华裔?你不要把华裔和中共混为一谈。

对付微信和抖音只不过是对中共打压FB谷歌的报复而已。

【 在 breakupfee (poison pill) 的大作中提到: 】
: 再加一点,吴圣洋本人是虔诚的基督徒,政治上本来是挺保守派挺川的,后来因为看不
: 过老船针对华人,才参与起诉活动。人家这川粉比你有原则多了
: 本来还觉得你丫就是智商低一点,大反指,现在看来你丫就是坏,心理阴暗,无成本造
: 谣,怪不得天天tmd笑尿了。
: 提到: 】
: fi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