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贫和董卓迁都 中国社会制度初探之四

t
tranquila
楼主 (未名空间)

扶贫和董卓迁都 中国社会制度初探之四

·

私有化确保财富有增无减,相当于熵增加,最后集中于强豪利益集团

强豪的诉求就是大规模投资,本质是奴隶制,在消费前抽取民脂民膏

千古不变的顺序,直到隋唐演义,财富大重置,动乱之前扶贫登场了

历史上还没有过社稷救赎,愿望是在不变天前提下,力挽大厦于将倾

相当于竹篮打水,井中捞月,因为帝王扶贫和制度扶贫风马牛不相及

·

过去几十年,全世界或多或少社会主义扶贫,只有中国反其道而行之

免费医疗教育,龙虾汤,居者有其屋,到现在按人头发钱,基本收入

胡锡进只冰山一角,上层社会和社会主义不共戴天,俨然反共大本营

如今被余茂春逼得走投无路,依然不触动三座大山,反革命初心不死

结局只能董卓迁都,京城数万富户被鬼头斧沿路斩杀,财富回归人间

·

圆明园和隋唐演义 中国社会制度初探之三

·

可预见的将来,房子象征财富和地位,相当于金条,非洲牛,毛利猪

安得广夏千万间,世袭罔替,和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都风马牛不相及

更恐怖的是基建狂魔,八横八纵,乌鸡白凤丸,港深珠,大兴,雄安

根本停不下来,林毅夫一类凤姐天天盘算再修几个圆明园就赶上美国

如此大规模惨无人道也只能在历史中寻找,长城大运河金字塔圆明园

·

西方无法东施效颦,民主制约,项立刚林毅夫会被第三等级剁成肉泥

广大帮富人算钱的贫下中傻豪迈地说,社会主义大政府,创新加狂魔

大政府并不一定社会主义,凯恩斯都不是,最接近或是秦始皇隋炀帝

民脂民膏不再反馈底层消费和福利,是中国极端贫富差别的根本原因

只能静等俩个人孟姜女隋唐演义,摸着猪头感叹,好头颈,谁当斫之?

·

千年帝王术 中国社会制度初探之二

·

探讨中国社会制度不能局限于横向比较,争论羊头还是狗肉是徒劳的

添加纵向中华文明史就会豁然开朗,千年帝王术囊括封建制和奴隶制

最典型的莫过于房子,圆明园,和扶贫,完全可解释中国的极右表象

首先是房子,中国住房可以宽松体面地容纳全世界的人口,绰绰有余

而依然是无依之地铛屋和路有冻死骨,不必费心满世界找,没有之一

·

乡下人最看不起的马杜罗已建了三百万套,墨西哥正在超过一千万套

当然是东施效颦,老欧洲半个多世纪建公屋,都已经住出社会问题了

没钱的出力,亚非拉美无处不在的贫民窟,而民主就是他们的护身符

中国房地产惊天地泣鬼神,是唯一百分百私有化,更是财富计数单位

这种畸形结构中国历史上司空见惯,末代王朝广夏千万真的是不住的



宏观和微观双管齐下 中国社会制度初探之一

·

宏观早就潜移默化,半个世纪宁要资本主义的草,不要社会主义的苗

基尼世界第一,幸福跌粪坑,消费不及世界一半,三座大山有增无减

当然,宏观指标对广大低阶五毛一文不值,我就问你,台北几线城市

所以要微观补充,相当于气象局观察蚂蚁老鼠,可以预测地震和风暴

都说鼠目寸光,但蚂蚁搬家,老鼠排队,是对宏观指标的补充和矫正

·

很多老年痴呆还在唠叨独轮运,其实早消声匿迹,歪门邪道寿命有限

或者说换了新的表现形式,海外论坛倒向反华反共当然不是因为愚蠢

而是蚂蚁和老鼠群体与中国统治阶级割袍断义,极端的已经不共戴天

社会主义为底层,蚂蚁搬家不是躲避社会主义,尽管蚂蚁自己也母鸡

是不是资本主义呢?具体分析可以发现,更多的是千年帝王术的延伸

GreatCanada

为啥迁都富户不能把自己财产也带走

【 在 tranquila (null) 的大作中提到: 】
: 扶贫和董卓迁都 中国社会制度初探之四
:
: ·
:
: 私有化确保财富有增无减,相当于熵增加,最后集中于强豪利益集团
:
: 强豪的诉求就是大规模投资,本质是奴隶制,在消费前抽取民脂民膏
:
: 千古不变的顺序,直到隋唐演义,财富大重置,动乱之前扶贫登场了
:
: 历史上还没有过社稷救赎,愿望是在不变天前提下,力挽大厦于将倾
:
: 相当于竹篮打水,井中捞月,因为帝王扶贫和制度扶贫风马牛不相及
:
: ·
:
: 过去几十年,全世界或多或少社会主义扶贫,只有中国反其道而行之
:
: 免费医疗教育,龙虾汤,居者有其屋,到现在按人头发钱,基本收入
:
: 胡锡进只冰山一角,上层社会和社会主义不共戴天,俨然反共大本营
:
: 如今被余茂春逼得走投无路,依然不触动三座大山,反革命初心不死
:
: 结局只能董卓迁都,京城数万富户被鬼头斧沿路斩杀,财富回归人间
:
: ·
:
: 圆明园和隋唐演义 中国社会制度初探之三
:
: ·
:
: 可预见的将来,房子象征财富和地位,相当于金条,非洲牛,毛利猪
:
: 安得广夏千万间,世袭罔替,和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都风马牛不相及
:
: 更恐怖的是基建狂魔,八横八纵,乌鸡白凤丸,港深珠,大兴,雄安
:
: 根本停不下来,林毅夫一类凤姐天天盘算再修几个圆明园就赶上美国
:
: 如此大规模惨无人道也只能在历史中寻找,长城大运河金字塔圆明园
:
: ·
:
: 西方无法东施效颦,民主制约,项立刚林毅夫会被第三等级剁成肉泥
:
: 广大帮富人算钱的贫下中傻豪迈地说,社会主义大政府,创新加狂魔
:
: 大政府并不一定社会主义,凯恩斯都不是,最接近或是秦始皇隋炀帝
:
: 民脂民膏不再反馈底层消费和福利,是中国极端贫富差别的根本原因
:
: 只能静等俩个人孟姜女隋唐演义,摸着猪头感叹,好头颈,谁当斫之?
:
: ·
:
: 千年帝王术 中国社会制度初探之二
:
: ·
:
: 探讨中国社会制度不能局限于横向比较,争论羊头还是狗肉是徒劳的
:
: 添加纵向中华文明史就会豁然开朗,千年帝王术囊括封建制和奴隶制
:
: 最典型的莫过于房子,圆明园,和扶贫,完全可解释中国的极右表象
:
: 首先是房子,中国住房可以宽松体面地容纳全世界的人口,绰绰有余
:
: 而依然是无依之地铛屋和路有冻死骨,不必费心满世界找,没有之一
:
: ·
:
: 乡下人最看不起的马杜罗已建了三百万套,墨西哥正在超过一千万套
:
: 当然是东施效颦,老欧洲半个多世纪建公屋,都已经住出社会问题了
:
: 没钱的出力,亚非拉美无处不在的贫民窟,而民主就是他们的护身符
:
: 中国房地产惊天地泣鬼神,是唯一百分百私有化,更是财富计数单位
:
: 这种畸形结构中国历史上司空见惯,末代王朝广夏千万真的是不住的
:
: ,
:
: 宏观和微观双管齐下 中国社会制度初探之一
:
: ·
:
: 宏观早就潜移默化,半个世纪宁要资本主义的草,不要社会主义的苗
:
: 基尼世界第一,幸福跌粪坑,消费不及世界一半,三座大山有增无减
:
: 当然,宏观指标对广大低阶五毛一文不值,我就问你,台北几线城市
:
: 所以要微观补充,相当于气象局观察蚂蚁老鼠,可以预测地震和风暴
:
: 都说鼠目寸光,但蚂蚁搬家,老鼠排队,是对宏观指标的补充和矫正
:
: ·
:
: 很多老年痴呆还在唠叨独轮运,其实早消声匿迹,歪门邪道寿命有限
:
: 或者说换了新的表现形式,海外论坛倒向反华反共当然不是因为愚蠢
:
: 而是蚂蚁和老鼠群体与中国统治阶级割袍断义,极端的已经不共戴天
:
: 社会主义为底层,蚂蚁搬家不是躲避社会主义,尽管蚂蚁自己也母鸡
:
: 是不是资本主义呢?具体分析可以发现,更多的是千年帝王术的延伸
t
tranquila


【 在 GreatCanada (拿大专业汉黑) 的大作中提到: 】
: 为啥迁都富户不能把自己财产也带走

董卓迁都这一段很多人忽略,其实脍炙人口。

当然让他们带走了财富,数万权贵,大富豪,将金鹰珠宝和家奴小妾全带走了,

各种车子连绵数十里,不过呢,董卓纵容士兵与路斩杀,到了长安,十停去了七停,

董卓抢钱当然不是为了社会主义,但他终结了一个循环

历史上所有王朝都是这样终结的,无论如何不可能再扩张下去了,上帝就会想一个方法

相当于飞行棋,好好的,突然走路看书退到五,也就是大重置,大家一样重来

比如说房地产,差不多了,就会出现天兵天将,把李嘉诚抓去一把火烧了

这就是几千年的文明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