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挺川反川之争可视为美式爱国与国际主义之争.

l
lucycc
楼主 (未名空间)

美国挺川反川之争可视为美式爱国与国际主义之争

挺川反川之争为什么被挺川者称为正邪之争,称为正义与邪恶的生死决斗,真的只是因为挺川者挺川才言过其实吗?

国际资本投向成本最低的地方,而成本最低的地方往往就是各种“红利”最多的地方,其他国家被逼跟进,降低人权环保,牺牲公平正义,以求更低的成本吸引投资,同时各国为了弯道超车,短平快的盗窃、山寨等蔚然成风,这就形成了全球范围的恶性竞争,逆向淘汰和恶性循环,最终也会反馈回美国,让美国人民也遭受低人权低环保,失公平失正义,还让美国在发展技术、管理、创造等方面丧失积极性,这是国际主义做的好事。

而如果国际资本受人权环保公平正义的规限,只有符合要求的地方才能作为投资对象,其他国家也得改进人权环保,伸张公平正义,以满足投资门槛,并以老老实实拼技术,拼管理,拼创造来争上游,这就形成了全球范围的良性竞争,顺向淘汰和良性循环,最终也会反馈回美国,让美国有更多的动力增进人权环保,公平正义,和提升技术、管理、创造等的水平,这是美式爱国对于人类文明的意义。

不受文明管制的国际资本什么钱都赚,它不会在乎赚黑钱,在它看来,收一百亿黑钱比帐面上赚一百亿更好,因为前者不用缴税。行贿者与受贿者都得益了,而相应的代价就是,行贿者所在国家的百姓和受贿者所在国家的百姓都被损害了。至于各种榨取血汗钱的买卖,只要与当地政府沆瀣一气,它就是多多益善。

不受主权管制的国际资本什么都会卖,这一点有个关于资本家的老笑话说得很透彻。列宁说,我们最终会绞死全部的资本家。他的同志说,我们没有这么多的绞绳。列宁说,不用担心,只要出得起价钱,资本家自会把绞死他们的绞绳卖给我们。这个笑话很老,但很现实,过去上演过,目前正上演,未来也还会上演,资本家的死性改不了。

不受人民管制的国际资本什么投资都会做,作为一种重要的战略投资,它从来没停止过要操控选举,只是这次川普太强势了,而它倒川的欲求又太迫切,难免操控动作太大,干预与作票太明显,才引发了今次的选举危机。如果让它顺利过关,让操控从此成为选举主流,美国等于是死了。

有道德信仰的人会选择哪边不用说,有远见的人会选择哪边也是不言而喻,问题是,在糖衣炮弹持续几十年的侵蚀下,有道德信仰的人还剩多少,有远见的人还剩多少?美国人民会继欧洲人民之后沦陷,还是会成为人类文明最后的希望,是绥靖地享用别国奴隶的血肉最后自己也变成别人的奴隶,还是决然对人肉盛宴说“不”,再次引领全世界奴隶的解放潮,我们拭目以待吧。
evereve

扯什么啊?什么是国际主义?老汉一个中餐馆洗碗的,哪有什么国际资本?老子就是讨厌川普,乱国乱政,对美国的伤害八个宾拉登都难望其项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