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粉说高院法官对骂的谎言穿帮了

z
zhoueric
楼主 (未名空间)

还说Roberts喊得隔壁房间都听见了,尼玛人家高院法官都在家办公,所有听证会都是
Zoom开的。川粉到罗伯兹的家门口去听的?

The Supreme Court has been ENTIRELY VIRTUAL for months due to Covid. There
is no "closed room" where the Justices would meet, and where this could be "heard through the wall" because they were not physically there. This is
simply a lie. A provable lie.

w
wang9

这个不算什么,共党政治局开会,打个哈欠,都能听到。你是不知道中华神功的厉害

【 在 zhoueric (Z.E.) 的大作中提到: 】
: 还说Roberts喊得隔壁房间都听见了,尼玛人家高院法官都在家办公,所有听证会都是
: Zoom开的。川粉到罗伯兹的家门口去听的?
: The Supreme Court has been ENTIRELY VIRTUAL for months due to Covid. There
: is no "closed room" where the Justices would meet, and where this could be "
: heard through the wall" because they were not physically there. This is
: simply a lie. A provable lie.

f
fishingarden

这个澄清帮不上忙,因为所有的新闻都是庭审上网。具体九大法官自己的秘密会议,不知道是不是搬到了网上。

今早看到某事实检查网站大言不惭,俺笑疼肚皮,又是一个不知道argument意思只是庭辩的越春。
z
zhoueric

LOL, 大法官一直在家办公,为了对骂特意9个人开车去办公室开了个房间骂?还故意让川粉在隔壁房间听见?

LOL

【 在 fishingarden (Edward Blum门下老王)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个澄清帮不上忙,因为所有的新闻都是庭审上网。具体九大法官自己的秘密会议,不
: 知道是不是搬到了网上。
: 今早看到某事实检查网站大言不惭,俺笑疼肚皮,又是一个不知道argument意思只是庭
: 辩的越春。

f
fishingarden

"大法官一直在家办公"

只是你的想象,没法证实,也没法证伪。

俺都解释过了,所有新闻网站都只是说庭审改成上网,你要我说几次才懂呢。

【 在 zhoueric (Z.E.) 的大作中提到: 】
: LOL, 大法官一直在家办公,为了对骂特意9个人开车去办公室开了个房间骂?还故意让
: 川粉在隔壁房间听见?
: LOL

z
zhoueric

你说他们回去办公,那得拿证据啊

不然当然是以官方消息为准

除非你说你是高院的传达室工作

【 在 fishingarden (Edward Blum门下老王) 的大作中提到: 】
: "大法官一直在家办公"
: 只是你的想象,没法证实,也没法证伪。
: 俺都解释过了,所有新闻网站都只是说庭审改成上网,你要我说几次才懂呢。

f
fishingarden

"没法证实,也没法证伪"

我的原话在上,你的阅读能力真低。。。。

【 在 zhoueric (Z.E.)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说他们回去办公,那得拿证据啊
: 不然当然是以官方消息为准
: 除非你说你是高院的传达室工作

s
shanggj


托马斯 当时被气得 怒拍桌子, 手指都骨折了。 进了高院边上得 URGENT CARE.
里面得护士 爆料说, 包扎得时候 老托还气得手发抖, 老泪纵横, 对护士说, “
我老了, 以后国家还得靠你们年轻人呀。 ”

【 在 zhoueric (Z.E.) 的大作中提到: 】
: 还说Roberts喊得隔壁房间都听见了,尼玛人家高院法官都在家办公,所有听证会都是
: Zoom开的。川粉到罗伯兹的家门口去听的?
: The Supreme Court has been ENTIRELY VIRTUAL for months due to Covid. There
: is no "closed room" where the Justices would meet, and where this could be "
: heard through the wall" because they were not physically there. This is
: simply a lie. A provable lie.

pia

amy摔了三个咖啡杯子,连说5声巴嘎

【 在 shanggj (shanggj) 的大作中提到: 】
: 托马斯 当时被气得 怒拍桌子, 手指都骨折了。 进了高院边上得 URGENT CARE.
: 里面得护士 爆料说, 包扎得时候 老托还气得手发抖, 老泪纵横, 对护士说, “
: 我老了, 以后国家还得靠你们年轻人呀。 ”
: "

oIdMo

这个太假了,一看就是码农编的

参议院的听证会,国会开会都是现场的,法官肯定也是现场商量的

Shadowolf

这个声明谁发的?高院?

s
shanggj


不要造谣, AMY 喝茶, 从不和咖啡。

听说 (不知道真假), AMY曾经私下里对助手说 萝卜丝是个大土包子, 每天喝 星
巴克 的劣质咖啡还不自知。

【 在 pia (屁吖) 的大作中提到: 】
: amy摔了三个咖啡杯子,连说5声巴嘎

f
fishingarden

目测是某事实检查网站。拿着庭审改成上网的新闻当宝。丫们不知道九大法官独自开会是传统。

开会的有趣传统还有,最新的大法官做门旁边,接受快递或者盒饭之类的。所以哥萨奇最幸运,只干了几个月,而不幸运的大法官会干这体力活几十年。

【 在 Shadowolf (鬼涧愁)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个声明谁发的?高院?

f
fishingarden

搞笑是个智力活,别勉强自己啊。

【 在 shanggj (shanggj)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要造谣, AMY 喝茶, 从不和咖啡。
: 听说 (不知道真假), AMY曾经私下里对助手说 萝卜丝是个大土包子, 每天喝 星
: 巴克 的劣质咖啡还不自知。

Shadowolf

lie 不lie的,当事人一句话就行了,何必来一个provable?

【 在 fishingarden (Edward Blum门下老王) 的大作中提到: 】
: 目测是某事实检查网站。拿着庭审改成上网的新闻当宝。丫们不知道九大法官独自开会
: 是传统。
: 开会的有趣传统还有,最新的大法官做门旁边,接受快递或者盒饭之类的。所以哥萨奇
: 最幸运,只干了几个月,而不幸运的大法官会干这体力活几十年。

i
idong360

正解,就跟萝卜次的萝莉岛飞行记录一样,俩字"重名"就能说清楚的事,就是不说,答案还用猜吗?

【 在 Shadowolf (鬼涧愁) 的大作中提到: 】
: lie 不lie的,当事人一句话就行了,何必来一个provable?
:
: 【 在 fishingarden (Edward Blum门下老王) 的大作中提到: 】
: : 目测是某事实检查网站。拿着庭审改成上网的新闻当宝。丫们不知道九大法官独自开会
: : 是传统。
: : 开会的有趣传统还有,最新的大法官做门旁边,接受快递或者盒饭之类的。所以哥萨奇
: : 最幸运,只干了几个月,而不幸运的大法官会干这体力活几十年。
z
zhoueric

LOL

【 在 shanggj (shanggj) 的大作中提到: 】
: 托马斯 当时被气得 怒拍桌子, 手指都骨折了。 进了高院边上得 URGENT CARE.
: 里面得护士 爆料说, 包扎得时候 老托还气得手发抖, 老泪纵横, 对护士说, “
: 我老了, 以后国家还得靠你们年轻人呀。 ”
: "

w
wang9

老习和老郭密谈,我听到老习对老郭交代任务,出来爆料。

你不信,说我造假。是让当事人老习还是老郭出来讲清楚?

【 在 Shadowolf (鬼涧愁) 的大作中提到: 】
: lie 不lie的,当事人一句话就行了,何必来一个provable?

KENKING2008

那真的不用,国安回专门派人请你喝茶,然后你自己会澄清的

【 在 wang9(老王) 的大作中提到: 】

: 老习和老郭密谈,我听到老习对老郭交代任务,出来爆料。

: 你不信,说我造假。是让当事人老习还是老郭出来讲清楚?

S
Snowmanfight

你们还真是想闲的慌

跟造谣打滚专家辩论辟谣,没卵用

你真有本事把大法叫来当面对质,
他都会说大法是被胁迫的

川粉的满地打滚你们还不清楚吗?
s
shanggj


的确是 闲的慌

【 在 Snowmanfight (雪渃)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们还真是想闲的慌
: 跟造谣打滚专家辩论辟谣,没卵用
: 你真有本事把大法叫来当面对质,
: 他都会说大法是被胁迫的
: 川粉的满地打滚你们还不清楚吗?

S
Snowmanfight

造谣的人不去证明谣言为真

一群人叫嚣让不相信的人去证明他是传谣

这尼玛,还要脸吗

z
zhoueric
https://www.supremecourt.gov/publicinfo/press/pressreleases/pr_04-13-20

The Court Building remains open for official business, but most Court
personnel are teleworking. The Court Building remains closed to the public
until further notice.

四月份就teleworking了,还不只是法官,是大部分的工作人员

【 在 fishingarden (Edward Blum门下老王) 的大作中提到: 】
: "没法证实,也没法证伪"
: 我的原话在上,你的阅读能力真低。。。。

f
fishingarden

问题是双方地位不平等啊。人民公仆,又有大权,自然有义务澄清让这些更透明。

【 在 Snowmanfight (雪渃) 的大作中提到: 】
: 造谣的人不去证明谣言为真
: 一群人叫嚣让不相信的人去证明他是传谣
: 这尼玛,还要脸吗

Shadowolf

most?

【 在 zhoueric (Z.E.) 的大作中提到: 】
: https://www.supremecourt.gov/publicinfo/press/pressreleases/pr_04-13-20
: The Court Building remains open for official business, but most Court
: personnel are teleworking. The Court Building remains closed to the public
: until further notice.
: 四月份就teleworking了,还不只是法官,是大部分的工作人员

KENKING2008

言为心声,我相信你自己一定会这么做,敢于表露无遗自己的龌龊心里,勇气可嘉

【 在 Snowmanfight(雪渃)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们还真是想闲的慌

: 跟造谣打滚专家辩论辟谣,没卵用

: 你真有本事把大法叫来当面对质,

: 他都会说大法是被胁迫的

: 川粉的满地打滚你们还不清楚吗?

z
zhoueric

川粉都有工作吗?不可能是100%

公司关门,还会留少部分人,门卫,mailroom,打扫的

【 在 Shadowolf (鬼涧愁) 的大作中提到: 】
: most?

Shadowolf

哪些是most里,哪些是most外,不是你脑补出来的。

【 在 zhoueric (Z.E.) 的大作中提到: 】
: 川粉都有工作吗?不可能是100%
: 公司关门,还会留少部分人,门卫,mailroom,打扫的

z
zhoueric

我至少拿出来官方证据 press release

你的证据呢?还是你大嘴一张?哦 忘了,你没有脸了

【 在 Shadowolf (鬼涧愁) 的大作中提到: 】
: 哪些是most里,哪些是most外,不是你脑补出来的。

n
nctumit

这是当年坚持地球是平的那类人狡辩的方式

【 在 fishingarden (Edward Blum门下老王) 的大作中提到: 】
: "没法证实,也没法证伪"
:
: 我的原话在上,你的阅读能力真低。。。。
:
: 【 在 zhoueric (Z.E.) 的大作中提到: 】
: : 你说他们回去办公,那得拿证据啊
: : 不然当然是以官方消息为准
: : 除非你说你是高院的传达室工作
Shadowolf

我又没claim什么东西,需要什么证据?我只是说你的“证据”不牢靠,还得下功夫。

【 在 zhoueric (Z.E.)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至少拿出来官方证据 press release
: 你的证据呢?还是你大嘴一张?哦 忘了,你没有脸了

Shadowolf

是通俄门的那类人的狡辩方式吧?也是追着咬税表那类人的狡辩方式。

【 在 nctumit (nctumit)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是当年坚持地球是平的那类人狡辩的方式

orangedot


j
jollyl

ACB要干这活几十年?
【 在 fishingarden (Edward Blum门下老王) 的大作中提到: 】
: 目测是某事实检查网站。拿着庭审改成上网的新闻当宝。丫们不知道九大法官独自开会
: 是传统。
: 开会的有趣传统还有,最新的大法官做门旁边,接受快递或者盒饭之类的。所以哥萨奇
: 最幸运,只干了几个月,而不幸运的大法官会干这体力活几十年。

f
fishingarden

不会,托马斯和拜耳都很老了。阿里拖也不年轻了。

【 在 jollyl (砖石老五) 的大作中提到: 】
: ACB要干这活几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