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次大选的证据链,其实主要有两条

r
robertfrost
楼主 (未名空间)

第一条:系统性假选票或翻牌子的选票给了拜登。---目前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
第二条:在多个摇摆州,违规甚至违法的情况下数出来的选票,远大于两个人在该州的差额。--证据很充足。

川粉坚信“一”,而和党建制派与民主党连“二”都不准备做任何补救。

买卖双方价位差距太大。所以,这事,没完。
d
dmllglm

每个原告都会说的天花乱坠,但如果这原告的证据被所有法院都否定,那依然相信原告的就是蠢货。
任何自认为比法官更能判断什么是合法、合规、什么是违法、违规的,都是狂妄自大的蠢货。
r
robertfrost

没问题,没问题。左右双方已经把类似的话对着对方喊了很多年。
更何况,法庭并没有否认证据。而是说no standing--这些证据不足以支持指控,而不
是这些
证据为假。
当然,你很可能连指控是什么你都没弄清楚,所以咱俩基本鸡同鸭讲。
【 在 dmllglm (神棍) 的大作中提到: 】
: 每个原告都会说的天花乱坠,但如果这原告的证据被所有法院都否定,那依然相信原告
: 的就是蠢货。
: 任何自认为比法官更能判断什么是合法、合规、什么是违法、违规的,都是狂妄自大的
: 蠢货。

d
dmllglm

以前不知道,这次不懂装懂的都是川粉傻逼。
【 在 robertfrost (robertfrost) 的大作中提到: 】
: 没问题,没问题。左右双方已经把类似的话对着对方喊了很多年。

l
linzx

总结的不错。但是DS和猪妹已经构建起了一个逻辑悖论圈:相信司法,没证据

【 在 robertfrost (robertfrost) 的大作中提到: 】
: 第一条:系统性假选票或翻牌子的选票给了拜登。---目前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
: 第二条:在多个摇摆州,违规甚至违法的情况下数出来的选票,远大于两个人在该州的
: 差额。--证据很充足。
: 川粉坚信“一”,而和党建制派与民主党连“二”都不准备做任何补救。
: 买卖双方价位差距太大。所以,这事,没完。

r
robertfrost

把粉换成黑,我送同样的话给你。
【 在 dmllglm (神棍) 的大作中提到: 】
: 以前不知道,这次不懂装懂的都是川粉傻逼。

d
dmllglm

如果你不相信司法就别去起诉。
你都不打算接受结果、不相信法院的公正了,你去起诉干什么?知道对方会接受么?
【 在 linzx (黎明之前,如此漫长) 的大作中提到: 】
: 总结的不错。但是DS和猪妹已经构建起了一个逻辑悖论圈:相信司法,没证据

evereve

楼主的问题是他什么都不信。

【 在 dmllglm(神棍) 的大作中提到: 】
: 如果你不相信司法就别去起诉。
: 你都不打算接受结果、不相信法院的公正了,你去起诉干什么?知道对方会接受
么?

d
dmllglm

反正现在川粉是被干的傻逼就行。
现在是川粉傻逼一边被干一边嘴硬。
或许傻逼也有过年的那一天,等着吧您嘞。
【 在 robertfrost (robertfrost) 的大作中提到: 】
: 把粉换成黑,我送同样的话给你。

z
zhoueric


又悲愤了不是

还嫌被法院抽得不够肿?

这下变成专业上访户了

dysonsphere

第二条远大于两人在该州的margin,证据很充足。

这个没有很充足吧???

你有时间可以列个list,哪些州找出的选票违法违规大于两人的margin,可以列上相应的source和reference。。。

说实话,选后举证作弊根本不可能,除非否认选举合法性,否则最后还是要归根溯源到选票,猪党推mail in ballot就是要多少印多少,要核实根本不可能。。。

【 在 robertfrost (robertfrost) 的大作中提到: 】
: 第一条:系统性假选票或翻牌子的选票给了拜登。---目前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
: 第二条:在多个摇摆州,违规甚至违法的情况下数出来的选票,远大于两个人在该州的
: 差额。--证据很充足。
: 川粉坚信“一”,而和党建制派与民主党连“二”都不准备做任何补救。
: 买卖双方价位差距太大。所以,这事,没完。

r
robertfrost

是没有任何法律管这事,而不是司法公正。
法院并不能推翻已经certify的结果,即使有证据证明这个结果是有问题的。
这是立法系统的事--也就是议员们的事。

起诉原因有三,一是证明老床还在战斗,鼓励大家站出来揭露选举舞弊。
二是因为要大家捐款啊。
三是撞运气。
我丝毫不怀疑这些起诉有老床的私心,只不过他的私心与川粉的诉求并不矛盾。
【 在 dmllglm (神棍) 的大作中提到: 】
: 如果你不相信司法就别去起诉。
: 你都不打算接受结果、不相信法院的公正了,你去起诉干什么?知道对方会接受么?

r
robertfrost

我在本版已经扯过很多遍了。michigan/ga/pa under oath的证词证明多项违规或违法
计票。
最简单的就是,把监票员赶出去计票--基本就是在说该选票中心的所有选票都是
违规或违法数出来的。

我在这里并不是在讨论选举舞弊是否为真,而是在计票违规或违法的票太多的情况下,双方预期差额太大。
【 在 dysonsphere (dysonsphere) 的大作中提到: 】
: 第二条远大于两人在该州的margin,证据很充足。
: 这个没有很充足吧???
: 你有时间可以列个list,哪些州找出的选票违法违规大于两人的margin,可以列上相应
: 的source和reference。。。
: 说实话,选后举证作弊根本不可能,除非否认选举合法性,否则最后还是要归根溯源到
: 选票,猪党推mail in ballot就是要多少印多少,要核实根本不可能。。。

d
dmllglm

川普是原告,原告的扯淡没有一家法庭接受,有脑子的都该知道原告是骗子。
但就是有傻逼非要信,那怎么办?去捐款倍,傻逼的钱也是钱啊,骗子一样要。
一群傻逼抱团取暖,悲愤为啥法院不接受原告的说法——如果法院不接受,甚至连庭都懒的开,只说明一件事,原告是骗子。但傻逼们有不同的理解,那怎么办?看他们被耍猴呗,傻逼们的共识也是共识。
现在就是傻逼被川普干、被法院干、被媒体干、被正常人嘲笑、被老乌龟干,人人得而干之,还能听见傻逼在哀嚎:为什么全世界都干我?为什么没有人主持公道?
因为川粉都是傻逼,能撑到今天还当川粉的都是傻逼中的大傻逼,只要你不犯浑没人能干你,但你非要撅着屁股求干,老乌龟也要来插一脚。
【 在 robertfrost (robertfrost)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没有任何法律管这事,而不是司法公正。
: 法院并不能推翻已经certify的结果,即使有证据证明这个结果是有问题的。
: 这是立法系统的事--也就是议员们的事。
: 起诉原因有三,一是证明老床还在战斗,鼓励大家站出来揭露选举舞弊。
: 二是因为要大家捐款啊。
: 三是撞运气。
: 我丝毫不怀疑这些起诉有老床的私心,只不过他的私心与川粉的诉求并不矛盾。

d
dmllglm

为什么说川粉是傻逼?
就是因为川粉天天拿原告的话当真理,不信法官的驳回。
【 在 robertfrost (robertfrost)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在本版已经扯过很多遍了。michigan/ga/pa under oath的证词证明多项违规或违法
: 计票。
: 最简单的就是,把监票员赶出去计票--基本就是在说该选票中心的所有选票都是
: 违规或违法数出来的。
: 我在这里并不是在讨论选举舞弊是否为真,而是在计票违规或违法的票太多的情况下,
: 双方预期差额太大。

dysonsphere

你可以另开一贴,总结性列list,让版主置顶。

我以为你说的是 搬家票死人票 能找出 两人的margin。。。这类属于选票舞弊,很难
找到大量违规选票。。。

至于你指的违法违规数票,无监票数票是选举公正性合法性的问题,这是我11月5日就
提出来的问题。。。这个也是唯一能上高院的案子,可惜第三巡回法庭判后老川没继续上高院。。。

【 在 robertfrost (robertfrost)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在本版已经扯过很多遍了。michigan/ga/pa under oath的证词证明多项违规或违法
: 计票。
: 最简单的就是,把监票员赶出去计票--基本就是在说该选票中心的所有选票都是
: 违规或违法数出来的。
: 我在这里并不是在讨论选举舞弊是否为真,而是在计票违规或违法的票太多的情况下,
: 双方预期差额太大。

r
robertfrost

你这一通结论中的脏字我全额送还给川黑。
退一万步讲,川粉现在完全就是无本买卖,空手套白狼。纯粹就是给老拜登添堵,
这种闹法聪明至极。你总不会以为,川粉支持的是没有老床的共和党吧?

【 在 dmllglm (神棍) 的大作中提到: 】
: 川普是原告,原告的扯淡没有一家法庭接受,有脑子的都该知道原告是骗子。
: 但就是有傻逼非要信,那怎么办?去捐款倍,傻逼的钱也是钱啊,骗子一样要。
: 一群傻逼抱团取暖,悲愤为啥法院不接受原告的说法——如果法院不接受,甚至连庭都
: 懒的开,只说明一件事,原告是骗子。但傻逼们有不同的理解,那怎么办?看他们被耍
: 猴呗,傻逼们的共识也是共识。
: 现在就是傻逼被川普干、被法院干、被媒体干、被正常人嘲笑、被老乌龟干,人人得而
: 干之,还能听见傻逼在哀嚎:为什么全世界都干我?为什么没有人主持公道?
: 因为川粉都是傻逼,能撑到今天还当川粉的都是傻逼中的大傻逼,只要你不犯浑没人能
: 干你,但你非要撅着屁股求干,老乌龟也要来插一脚。

r
robertfrost

好。有空我整理一下。
选票舞弊现在证据不足,我也是承认的。
【 在 dysonsphere (dysonsphere)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可以另开一贴,总结性列list,让版主置顶。
: 我以为你说的是 搬家票死人票 能找出 两人的margin。。。这类属于选票舞弊,很难
: 找到大量违规选票。。。
: 至于你指的违法违规数票,无监票数票是选举公正性合法性的问题,这是我11月5日就
: 提出来的问题。。。这个也是唯一能上高院的案子,可惜第三巡回法庭判后老川没继续
: 上高院。。。

d
dmllglm

川粉萎缩的大脑就不能理解一件常识:原告说什么都不是事实,只是一面之词。
川粉就是不能理解,为啥法官不接受一面之辞是公正的,为啥法官不能因为原告的一面之词把你的房子和存款判给别人。
川粉整天拿着一面之词当证据,真是脑残无药医。
【 在 dysonsphere (dysonsphere)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可以另开一贴,总结性列list,让版主置顶。
: 我以为你说的是 搬家票死人票 能找出 两人的margin。。。这类属于选票舞弊,很难
: 找到大量违规选票。。。
: 至于你指的违法违规数票,无监票数票是选举公正性合法性的问题,这是我11月5日就
: 提出来的问题。。。这个也是唯一能上高院的案子,可惜第三巡回法庭判后老川没继续
: 上高院。。。

d
dmllglm

川粉是被耍的猴子,川普是耍猴的骗子。
川普是来骗傻逼的钱,然后傻逼们出来给正常人添堵。
你们能给拜登添什么堵?还真高看自己。
【 在 robertfrost (robertfrost)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这一通结论中的脏字我全额送还给川黑。
: 退一万步讲,川粉现在完全就是无本买卖,空手套白狼。纯粹就是给老拜登添堵,
: 这种闹法聪明至极。你总不会以为,川粉支持的是没有老床的共和党吧?

r
robertfrost

请你找到一个案例,在今年大选日之后,其中法官判川普的判词当中,有说有关违规违法
计票的证人的证词为假。你能找到一个我立刻自杀id.

我的态度很清楚,那就是:川普的诉求是没有法律支持的,但是川普诉讼中提出的违规违法计票的证据是没毛病的。只不过这些证据,在现行法律下不支持他的诉求。

你爱骂人sb是你的自由。但是你连原告的话都搞不清楚,就开始评价原告的话,我只想说,无知者无畏。
【 在 dmllglm (神棍) 的大作中提到: 】
: 为什么说川粉是傻逼?
: 就是因为川粉天天拿原告的话当真理,不信法官的驳回。

dysonsphere

靠常规手段老川能翻盘唯一就是选举合法性公正性,如果多州联合诉各违规摇摆州是有戏的。。。

一州选举不合法公正就是对整个合众国的不公正,也可以成为美帝内战的导火索,老川如果大选后马上向这个方向带节奏,让川粉给各州参众两院施压还是可能的。。。

【 在 robertfrost (robertfrost) 的大作中提到: 】
: 好。有空我整理一下。
: 选票舞弊现在证据不足,我也是承认的。

d
dmllglm

你的id值个屁钱。
法官说了很多次川普的律师不能用臆想的玩意当证据、不能无证据地试图推翻选举、还有法官是直接驳回。
但傻逼认为这不说明原告的一面之词为假,他们理解不了直接驳回说明证据更无力。
【 在 robertfrost (robertfrost) 的大作中提到: 】
: 请你找到一个案例,在今年大选日之后,其中法官判川普的判词当中,有说有关违规违法
: 计票的证人的证词为假。你能找到一个我立刻自杀id.
: 我的态度很清楚,那就是:川普的诉求是没有法律支持的,但是川普诉讼中提出的违规
: 违法计票的证据是没毛病的。只不过这些证据,在现行法律下不支持他的诉求。
: 你爱骂人sb是你的自由。但是你连原告的话都搞不清楚,就开始评价原告的话,我只想
: 说,无知者无畏。

evereve

“有说有关违规违法计票的证人的证词为假”

这道理我跟你说过多次了:我看你天亮背个大包包回家,于是举报你是小偷。我的证词是真的,但不能支持那个指控。现在法官驳回的就是这个 --- 你们说监票员不在场(
纯粹举例)等等,但这不是人家舞弊的证据,不够啊。

这简单道理,要怎么样才能揉进你脑袋?

【 在 robertfrost(robertfrost) 的大作中提到: 】
: 请你找到一个案例,在今年大选日之后,其中法官判川普的判词当中,有说有关
违规违法
: 计票的证人的证词为假。

evereve

你就别列什么证据清单了,搞清楚何谓 circumstantial 先。

c
cnus

老川没有掌握强力部门的权利,很难了。
【 在 robertfrost (robertfrost) 的大作中提到: 】
: 第一条:系统性假选票或翻牌子的选票给了拜登。---目前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
: 第二条:在多个摇摆州,违规甚至违法的情况下数出来的选票,远大于两个人在该州的
: 差额。--证据很充足。
: 川粉坚信“一”,而和党建制派与民主党连“二”都不准备做任何补救。
: 买卖双方价位差距太大。所以,这事,没完。

evereve

不是很难,而是他所谓的证据全是 circumstantial,不能直接证明舞弊啊!

【 在 cnus(会飞的猪) 的大作中提到: 】
: 老川没有掌握强力部门的权利,很难了。

c
cnus

是的,最佳timing已经过了,现在进入墙倒众人推的阶段

【 在 dysonsphere (dysonsphere) 的大作中提到: 】
: 靠常规手段老川能翻盘唯一就是选举合法性公正性,如果多州联合诉各违规摇摆州是有
: 戏的。。。
: 一州选举不合法公正就是对整个合众国的不公正,也可以成为美帝内战的导火索,老川
: 如果大选后马上向这个方向带节奏,让川粉给各州参众两院施压还是可能的。。。

r
robertfrost

我这一楼,没有任何一句话说老床证明选举舞弊的证据为真。

我这一楼,一直在说老床用来证明选举违规数票的证据充足--这一条我没看见一个法官说是臆想。你看到了?

你自己一不知道老床诉讼中说了啥,二又分不清何为选举舞弊,何为违规数票。我只能说,你骂人的时候,很自信。
【 在 dmllglm (神棍)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的id值个屁钱。
: 法官说了很多次川普的律师不能用臆想的玩意当证据、不能无证据地试图推翻选举、还
: 有法官是直接驳回。
: 但傻逼认为这不说明原告的一面之词为假,他们理解不了直接驳回说明证据更无力。: 违法

r
robertfrost

你这句话,我是完全同意的。目前证据,并不能证明系统性选举舞弊。
【 在 evereve (笑看眾生)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是很难,而是他所谓的证据全是 circumstantial,不能直接证明舞弊啊!

r
robertfrost

当你不计较输赢的时候,也没啥难的,只要不违法,多闹一分都是挣的。
【 在 cnus (会飞的猪) 的大作中提到: 】
: 老川没有掌握强力部门的权利,很难了。

r
robertfrost

你搞清楚选举舞弊和违规数票的区别先。
【 在 evereve (笑看眾生)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就别列什么证据清单了,搞清楚何谓 circumstantial 先。

milkmyduds

第二的证据很多
能证明的是,在没有trump的监票员观察下
数了几十万张(好像是60多万张)mail in ballots

证据不足的是
不知道这60多万张票里,多少是假票或者invalid票(比如签名不对)

要想充分证明这60多万张票都是legal votes, 必须每一张都做签名对比和audit
但是GOP的建制派不愿意
原因可能有很多,最大的可能是自己也被牵扯之中,如果一旦audit结果可能会搞得自
己身败名裂
d
dmllglm

你分的清什么是原告宣称,什么是证据么?
宣称不是证据。
【 在 milkmyduds (奶我头) 的大作中提到: 】
: 第二的证据很多
: 能证明的是,在没有trump的监票员观察下
: 数了几十万张(好像是60多万张)mail in ballots
: 证据不足的是
: 不知道这60多万张票里,多少是假票或者invalid票(比如签名不对)
: 要想充分证明这60多万张票都是legal votes, 必须每一张都做签名对比和audit
: 但是GOP的建制派不愿意
: 原因可能有很多,最大的可能是自己也被牵扯之中,如果一旦audit结果可能会搞得自
: 己身败名裂

evereve

违规数票不是今天才有,只不过今天才被聚焦到。它的规模不足以影响结果,没必要敲锣打鼓小题大作,更别把它跟舞弊扯在一起。

因此而否定整个选举的有效性,which is exactly what you've been doing,更是荒
谬。

【 在 robertfrost(robertfrost)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搞清楚选举舞弊和违规数票的区别先。

c
cellcycle

同意。…。

【在 robertfrost(robertfrost)的大作中提到:】
:第一条:系统性假选票或翻牌子的选票给了拜登。---目前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
:第二条:在多个摇摆州,违规甚至违法的情况下数出来的选票,远大于两个人在该州的差额。--证据很充足。

milkmyduds

affidavit under oath and perjury
这个不算证据吗?
什么时候人证不算证据了LOL 
你用的哪国的common law定义人证不是证据

【 在 dmllglm (神棍)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分的清什么是原告宣称,什么是证据么?
: 宣称不是证据。

r
robertfrost

在多个摇摆州,他的规模比两个人的差额要大的多。
【 在 evereve (笑看眾生) 的大作中提到: 】
: 违规数票不是今天才有,只不过今天才被聚焦到。它的规模不足以影响结果,没必要敲
: 锣打鼓小题大作,更别把它跟舞弊扯在一起。
: 因此而否定整个选举的有效性,which is exactly what you've been doing,更是荒
: 谬。

splendor57

川粉版的“不要拿法律当挡箭牌”?
不信法院难道信原告?

你信卡瓦纳强奸飞机恐惧症女人吗?

【 在 linzx (黎明之前,如此漫长) 的大作中提到: 】
: 总结的不错。但是DS和猪妹已经构建起了一个逻辑悖论圈:相信司法,没证据

d
dmllglm

是上法庭的宣誓证人么?
而且就是上法庭的宣誓证人,他的证词都需要被法庭甄别、认可。
法庭可以不采信原告的出庭证人,更不用说一群都出不了出庭的。
【 在 milkmyduds (奶我头) 的大作中提到: 】
: affidavit under oath and perjury
: 这个不算证据吗?
: 什么时候人证不算证据了LOL 
: 你用的哪国的common law定义人证不是证据

r
robertfrost

第二的证据,远不止没有监票员就数票。
还包括选举官员人员直接参与数票(ga摄像头深夜数票视频),还包括更改邮戳(比如pa邮递员实名举报邮局把过期邮件邮戳改成选举日的。这名邮递员向司法机关举报之后,fbi直接逼他改口,以至于他后来直接站出来揭露这一切。)等等。

【 在 milkmyduds (奶我头) 的大作中提到: 】
: 第二的证据很多
: 能证明的是,在没有trump的监票员观察下
: 数了几十万张(好像是60多万张)mail in ballots
: 证据不足的是
: 不知道这60多万张票里,多少是假票或者invalid票(比如签名不对)
: 要想充分证明这60多万张票都是legal votes, 必须每一张都做签名对比和audit
: 但是GOP的建制派不愿意
: 原因可能有很多,最大的可能是自己也被牵扯之中,如果一旦audit结果可能会搞得自
: 己身败名裂

d
dmllglm

快捐房子、捐地吧。
受不了这种智力脱衣舞了,成天拿着原告宣称在悲愤,让你们理解原告宣传不是事实比让鱼上树还难。
【 在 robertfrost (robertfrost) 的大作中提到: 】
: 第二的证据,远不止没有监票员就数票。
: 还包括选举官员人员直接参与数票(ga摄像头深夜数票视频),还包括更改邮戳(比如
: pa邮递员实名举报邮局把过期邮件邮戳改成选举日的。这名邮递员向司法机关举报之后
: ,fbi直接逼他改口,以至于他后来直接站出来揭露这一切。)等等。

r
robertfrost

在被司法系统(如fbi)证伪之前,没有任何一个法庭能甄别under oath的证人证词真伪。
但是法庭可以说证人的证词不足以支持诉讼--这实际就是你说的“采信”。
在被司法系统证伪之前,所有证人under oath的非主观判断性的证词在法律意义上都是事实。

补充:47楼milkmyduds网友指出的也很重要。也就是也可以用其他证据(如其他证人)
当庭证伪。
【 在 dmllglm (神棍)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上法庭的宣誓证人么?
: 而且就是上法庭的宣誓证人,他的证词都需要被法庭甄别、认可。
: 法庭可以不采信原告的出庭证人,更不用说一群都出不了出庭的。

milkmyduds

叔智力低

你来解释一下哪国的common law里说人证不算证据了?

An affidavit is a type of verified statement or showing, or in other words, it contains a verification, which means that it is made under oath on
penalty of perjury, and this serves as evidence for its veracity and is
required in court proceedings.

【 在 dmllglm (神棍) 的大作中提到: 】
: 快捐房子、捐地吧。
: 受不了这种智力脱衣舞了,成天拿着原告宣称在悲愤,让你们理解原告宣传不是事实比
: 让鱼上树还难。

r
robertfrost

我运气好点,我完全能受得了你的智力脱衣舞。
老床宣称选举舞弊,我说了选举舞弊为真么????
【 在 dmllglm (神棍) 的大作中提到: 】
: 快捐房子、捐地吧。
: 受不了这种智力脱衣舞了,成天拿着原告宣称在悲愤,让你们理解原告宣传不是事实比
: 让鱼上树还难。

r
robertfrost

他竟然试图否定人证。和他聊法律,真是一种挑战。
【 在 milkmyduds (奶我头) 的大作中提到: 】
: 叔智力低
: 你来解释一下哪国的common law里说人证不算证据了?
: An affidavit is a type of verified statement or showing, or in other words,
: it contains a verification, which means that it is made under oath on
: penalty of perjury, and this serves as evidence for its veracity and is
: required in court proceedings.

milkmyduds

affidavit当然算证据,和物证一样
如果被告方挑战,需要出庭testify即可
如果证人不愿意testify, 可以当hearsy, 就不算证据。

A voluntarily sworn declaration of written facts. Affidavits are commonly
used to present evidence in court.

Using an Affidavit as Admissible Evidence

An affidavit is admissible evidence, although some courts may require you to testify to the affidavit or they may consider it hearsay. Since hearsay is not admissible as evidence, your affidavit may not be used for evidence if
someone objects to it unless you testify. Thus, never assume that just
because you signed an affidavit that it will get you out of testifying in
court as a witness. Sometimes courts may have local rules that will state
whether an affidavit is considered hearsay or not. Your attorney will let
you know if you need an affidavit, have to testify, or if you need an
affidavit and will have to testify.

z
zhoueric

看来法院还得继续抽你们的脸

r
robertfrost

目前绝大部分法院的判决我都同意,如何就抽脸了?
【 在 zhoueric (Z.E.) 的大作中提到: 】
: 看来法院还得继续抽你们的脸

x
xjian77
https://www.democracydocket.com/cases/nevada-election-law-contest/
Nevada Election Law Contest
November 17, 2020

Election contest backed by the Trump Campaign alleging voter fraud in Nevada.

Read the order granting motion to dismiss contest here.https://www.democracydocket.com/wp-content/uploads/sites/45/2020/11/20-OC-
00163-Order-Granting-Motion-to-Dismiss-Statement-of-Contest.pdf

在这个案子当中,法官是调查了很多指控的。最后一一驳回,你可以自己研究。我可以给你一两个例子。
第18页,90-91段。指控1000个选票被机器修改了,法官没有发现这个情况。
第20页,100-101段。指控有500票是来自已经死去的人,法庭查证只有一个案例。另外有两个试图投票的案例,选票被拒绝了。
【 在 robertfrost (robertfrost) 的大作中提到: 】
: 请你找到一个案例,在今年大选日之后,其中法官判川普的判词当中,有说有关违规违法
: 计票的证人的证词为假。你能找到一个我立刻自杀id.
: 我的态度很清楚,那就是:川普的诉求是没有法律支持的,但是川普诉讼中提出的违规
: 违法计票的证据是没毛病的。只不过这些证据,在现行法律下不支持他的诉求。
: 你爱骂人sb是你的自由。但是你连原告的话都搞不清楚,就开始评价原告的话,我只想
: 说,无知者无畏。

r
robertfrost

你这两个例子都是选票舞弊而不是违法/违规计票。咱俩说的不是一个东西。
不过还是谢谢你提供链接,我可以自行核实。
【 在 xjian77 (xjian77) 的大作中提到: 】
: https://www.democracydocket.com/cases/nevada-election-law-contest/
: Nevada Election Law Contest
: November 17, 2020
: Election contest backed by the Trump Campaign alleging voter fraud in
Nevada.
: Read the order granting motion to dismiss contest here.
: https://www.democracydocket.com/wp-content/uploads/sites/45/2020/11/20-OC-: 00163-Order-Granting-Motion-to-Dismiss-Statement-of-Contest.pdf
: 在这个案子当中,法官是调查了很多指控的。最后一一驳回,你可以自己研究。我可以
: 给你一两个例子。
: 第18页,90-91段。指控1000个选票被机器修改了,法官没有发现这个情况。
: ...................

n
ncnvzncv

核对id 的能查出死人,大量不核对id的里,死人更多。

【 在 xjian77 (xjian77) 的大作中提到: 】
: https://www.democracydocket.com/cases/nevada-election-law-contest/
: Nevada Election Law Contest
: November 17, 2020
: Election contest backed by the Trump Campaign alleging voter fraud in
Nevada.
: Read the order granting motion to dismiss contest here.
: https://www.democracydocket.com/wp-content/uploads/sites/45/2020/11/20-OC-: 00163-Order-Granting-Motion-to-Dismiss-Statement-of-Contest.pdf
: 在这个案子当中,法官是调查了很多指控的。最后一一驳回,你可以自己研究。我可以
: 给你一两个例子。
: 第18页,90-91段。指控1000个选票被机器修改了,法官没有发现这个情况。
: ...................

d
dmllglm

原告宣称的证据,和舞弊的证据,你是真无法理解这两者的区别吗?
有人举着个刻着“为人民服务”的玉玺说是乾隆的,有人愿意作证(甚至出庭)说这个玉玺就是乾隆的。
这种证据能证明这个玉玺是乾隆的吗?

【 在 milkmyduds (奶我头) 的大作中提到: 】
: affidavit当然算证据,和物证一样
: 如果被告方挑战,需要出庭testify即可
: 如果证人不愿意testify, 可以当hearsy, 就不算证据。
: A voluntarily sworn declaration of written facts. Affidavits are commonly : used to present evidence in court.
: Using an Affidavit as Admissible Evidence
: An affidavit is admissible evidence, although some courts may require you to
: testify to the affidavit or they may consider it hearsay. Since hearsay
is
: not admissible as evidence, your affidavit may not be used for evidence if
: someone objects to it unless you testify. Thus, never assume that just
: ...................

dysonsphere

PS:你可以修改下你的第二条,无监票计票本身就是选举合法性的问题,根本不需要考虑二人所在州的margin问题,原则上只要是有一张选票是无监票计入的,那这个州整个选举就
不合法。。。

即无监票计这张票的法理缺失。。。

老川说实话选举后就被带沟里了,估计是太想赢了,一直强调两人margin很小,计入非法票很多,这已经选边站了。。。他应该大选后就抓住选举合法性死打。。。

【 在 robertfrost (robertfrost)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这两个例子都是选票舞弊而不是违法/违规计票。咱俩说的不是一个东西。
: 不过还是谢谢你提供链接,我可以自行核实。
: Nevada.

Bigbear1964

希望这套选举方法可以完善可靠,以后就不用买非法移民投票或买流氓无产者的票了。至少可以节约资金。

dysonsphere

老川的第二个机会是他自己创造的,即他玩命拉力激出了超量选票,完全打乱了猪党和党作弊计划。。。

所以才有当晚数数停停,后来的无监票计票的举动,然而这个机会他也没抓住。。。

x
xjian77

希望你仔细的把这个判决的全文读一遍,看看你能否搞明白为什么说没有大规模作弊的证据。Trump team的绝大多数“证据”,在法庭上是站不住脚的。
【 在 xjian77 (xjian77) 的大作中提到: 】
: https://www.democracydocket.com/cases/nevada-election-law-contest/
: Nevada Election Law Contest
: November 17, 2020
: Election contest backed by the Trump Campaign alleging voter fraud in
Nevada.
: Read the order granting motion to dismiss contest here.
: https://www.democracydocket.com/wp-content/uploads/sites/45/2020/11/20-OC-: 00163-Order-Granting-Motion-to-Dismiss-Statement-of-Contest.pdf
: 在这个案子当中,法官是调查了很多指控的。最后一一驳回,你可以自己研究。我可以
: 给你一两个例子。
: 第18页,90-91段。指控1000个选票被机器修改了,法官没有发现这个情况。
: ...................

milkmyduds

LOL
如果有人under oath and penalty of perjury
说这个玉玺是乾隆年间的, 当然算人证了!
这种人证在法庭上一般叫expert witness

如果没有被告来challenge说这个人证说的是假话,那么法官肯定rule这个玉玺是乾隆
年间的

你assume人证和material evidence一定是100% true
这个assumption是错误的, 因为100% true这个规定本身就是太多主观的东西在里面

evidence很多就没有一个100% true to everybody之说
这个即便是在法官最后做ruling的时候也是按照他believe what is true at that
moment来rule
如果是jury的话,也是大伙deliberate以后的投票决定

检察官一般在法庭上举出的affidavits,witness和material evidence,都也只是被
admitted as evidence而已,被告肯定不同意这些evidence都是真的,否则还打个屁官司

court就是大家把自己的evidence都拿出来,看看最后judge or jury相信那些是true
at that moment

【 在 dmllglm (神棍) 的大作中提到: 】
: 原告宣称的证据,和舞弊的证据,你是真无法理解这两者的区别吗?
: 有人举着个刻着“为人民服务”的玉玺说是乾隆的,有人愿意作证(甚至出庭)说这个
: 玉玺就是乾隆的。
: 这种证据能证明这个玉玺是乾隆的吗?
: to
: is

microscope

Quote:
(比如pa邮递员实名举报邮局把过期邮件邮戳改成选举日的。这名邮递员向司法机关举报之后,fbi直接逼他改口,以至于他后来直接站出来揭露这一切。)

稍微有点生活常识的人都能看出这个邮递员是诈捐的。
不反驳邮政部门有没有作弊的。

【 在 robertfrost (robertfrost) 的大作中提到: 】
: 第二的证据,远不止没有监票员就数票。
: 还包括选举官员人员直接参与数票(ga摄像头深夜数票视频),还包括更改邮戳(比如
: pa邮递员实名举报邮局把过期邮件邮戳改成选举日的。这名邮递员向司法机关举报之后
: ,fbi直接逼他改口,以至于他后来直接站出来揭露这一切。)等等。

r
robertfrost

老兄,我在1楼就说的很清楚。我自己的观点本身就是没有大规模作弊的证据。
与此同时,大量选票是在违规甚至违法下计票的。

老床的证据,用来证明大规模舞弊,当然站不住脚。我从不否认这点。
但是用来证明选举过程大量违规/违法(具体是违规还是违法要看该州法律),完全占的住脚.
【 在 xjian77 (xjian77) 的大作中提到: 】
: 希望你仔细的把这个判决的全文读一遍,看看你能否搞明白为什么说没有大规模作弊的
: 证据。Trump team的绝大多数“证据”,在法庭上是站不住脚的。
: Nevada.

r
robertfrost

sorry, 我看不出来。而且每个人的生活也有很多东西不一样。
【 在 microscope (My name is 苹果多) 的大作中提到: 】
: Quote:
: (比如pa邮递员实名举报邮局把过期邮件邮戳改成选举日的。这名邮递员向司法机关举
: 报之后,fbi直接逼他改口,以至于他后来直接站出来揭露这一切。)
: 稍微有点生活常识的人都能看出这个邮递员是诈捐的。
: 不反驳邮政部门有没有作弊的。

w
wishee

单说第二条,数票违规的remedy是重数,没法要求disenfranchise遵照规定投票的选民的选票。直接要求作废选票,肯定会被法院打回去。

(不要转进到做假选票什么的,那就回到第一条了)

以GA和WI的重数结果来看,第二条完全没有翻盘能力。所以也不会是官司重点。

【 在 robertfrost (robertfrost) 的大作中提到: 】
: 第一条:系统性假选票或翻牌子的选票给了拜登。---目前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
: 第二条:在多个摇摆州,违规甚至违法的情况下数出来的选票,远大于两个人在该州的
: 差额。--证据很充足。
: 川粉坚信“一”,而和党建制派与民主党连“二”都不准备做任何补救。
: 买卖双方价位差距太大。所以,这事,没完。

r
robertfrost

1.从法院的角度,老床翻盘无望。这我完全同意。我开本楼的初衷和法院毫无关系,完全
是议会、议员的事情。
2.第二条实质发生,如果不严查,指望打呵呵打到1月20号,那么川粉未来一定会大量
弃权。
无论是recount,还是官宣,都不能成为让第二条这么轻易的混过去。
没有audit的recount,就是打呵呵。议员敢糊弄,很多川粉未来就敢不投票。

有audit的recount,或是司法系统公开紧急调查各项指控,或是马上立法,堵住不查签名
等选举漏洞,才是安抚众多川粉的唯几方式。
老床是否连任,反倒不是必须。
【 在 wishee (温顺的野猪) 的大作中提到: 】
: 单说第二条,数票违规的remedy是重数,没法要求disenfranchise遵照规定投票的选民
: 的选票。直接要求作废选票,肯定会被法院打回去。
: (不要转进到做假选票什么的,那就回到第一条了)
: 以GA和WI的重数结果来看,第二条完全没有翻盘能力。所以也不会是官司重点。

l
leaveme

就说一个。这么多信息和愿意出庭作证的证人,为什么没有司法调查部门出来行动?
2016年怀疑选举有问题的人比这次少,参议院搞了N多听证,DOJ, FBI都有选举被影响
的调查,结果最后没查出来。这次为什么不查?参议院刚听证一次而已。那么多证人
FBI/DOJ传唤谁了?

Trump和各个律师搞的都是民事诉讼,真正的选举舞弊是需要刑事诉讼的,刑事定罪对
于证据的要求跟民事完全不一样,必须有司法部,有prosecutor。
w
wishee

recount的方式,包括查签名这些,都是改变已有选举法的规定,本质是需要立法的。
立法这个州议会去搞定,只是议会流程长,新立的法无法追溯已经发生了的选举,所以现在也不是焦点。

那咱们就看看各州GOP议员会不会继续努力,即使1月20号过了,也去推动修改州选举法。如果努力,至少说明是诚心的,不少摇摆州都是GOP占大多数,所以法案还是挺有希
望过的。反之,要是1月20号一过就不搞了,那就说明GOP州议员也就是演个戏而已,其实自己都不觉得这是个大问题

【 在 robertfrost (robertfrost) 的大作中提到: 】
: 1.从法院的角度,老床翻盘无望。这我完全同意。我开本楼的初衷和法院毫无关系,完全
: 是议会、议员的事情。
: 2.第二条实质发生,如果不严查,指望打呵呵打到1月20号,那么川粉未来一定会大量
: 弃权。
: 无论是recount,还是官宣,都不能成为让第二条这么轻易的混过去。
: 没有audit的recount,就是打呵呵。议员敢糊弄,很多川粉未来就敢不投票。
: 有audit的recount,或是司法系统公开紧急调查各项指控,或是马上立法,堵住不查
签名
: 等选举漏洞,才是安抚众多川粉的唯几方式。
: 老床是否连任,反倒不是必须。

microscope

上来就要钱的人,你见过靠谱的吗?
或者你就是这种?

【 在 robertfrost (robertfrost) 的大作中提到: 】
: sorry, 我看不出来。而且每个人的生活也有很多东西不一样。

x
xjian77

楼主是比较清醒的人。违规计票是一个相当普遍的现象,主要原因还是工作人员的素质问题。一般的解决办法是重新计票,而不是作废选票,因为法律是保护选举权的。希望各地的议会能够从此次选举学到教训,立法规范操作和保障选票的合法性。
实际上在非摇摆州也有很多问题,只是没有引起公众注意罢了。比如下面关于NY-22选
区的报告,8个县里有7个因为不规范计票出了问题,主管的法官肯定非常生气。https://www.uticaod.com/story/news/politics/elections/national/2020/12/08/
claudia-tenney-anthony-brindisi-ny-22-race-on-hold/6496337002/
【 在 robertfrost (robertfrost) 的大作中提到: 】
: 老兄,我在1楼就说的很清楚。我自己的观点本身就是没有大规模作弊的证据。
: 与此同时,大量选票是在违规甚至违法下计票的。
: 老床的证据,用来证明大规模舞弊,当然站不住脚。我从不否认这点。
: 但是用来证明选举过程大量违规/违法(具体是违规还是违法要看该州法律),完全占的
: 住脚.

l
lycsky

who cares 床粉?
大部分马上就会散了,极小部分走不出来的扫进历史垃圾堆里自己high就是了

【 在 robertfrost(robertfrost) 的大作中提到: 】

: 1.从法院的角度,老床翻盘无望。这我完全同意。我开本楼的初衷和法院毫无关系,完全

: 是议会、议员的事情。

: 2.第二条实质发生,如果不严查,指望打呵呵打到1月20号,那么川粉未来一定
会大量

: 弃权。

: 无论是recount,还是官宣,都不能成为让第二条这么轻易的混过去。

: 没有audit的recount,就是打呵呵。议员敢糊弄,很多川粉未来就敢不投票。

: 有audit的recount,或是司法系统公开紧急调查各项指控,或是马上立法,堵住
不查签名

: 等选举漏洞,才是安抚众多川粉的唯几方式。

: 老床是否连任,反倒不是必须。

peacemind2

为啥查签名就是改变选举法? 邮寄选票信封要签名分开保存就是为了检查。如果选举
法不许查,和不存在有什么区别?
【 在 wishee (温顺的野猪) 的大作中提到: 】
: recount的方式,包括查签名这些,都是改变已有选举法的规定,本质是需要立法的。
: 立法这个州议会去搞定,只是议会流程长,新立的法无法追溯已经发生了的选举,所以
: 现在也不是焦点。
: 那咱们就看看各州GOP议员会不会继续努力,即使1月20号过了,也去推动修改州选举法
: 。如果努力,至少说明是诚心的,不少摇摆州都是GOP占大多数,所以法案还是挺有希
: 望过的。反之,要是1月20号一过就不搞了,那就说明GOP州议员也就是演个戏而已,其
: 实自己都不觉得这是个大问题
: 完全
: 签名

w
wishee

法律不能靠想象...每个州什么情况下可以trigger recount等等,都是有明文规定的。

比如你说“邮寄选票信封要签名分开保存”,有哪些州法律有这个规定,你可以找得出来吗?

各州关于邮寄选票的法律规定,这里有条文汇总:
https://ballotpedia.org/Processing,_counting,_and_challenging_absentee/mail-in_ballots_in_the_states,_2020

【 在 peacemind2 (土豆) 的大作中提到: 】
: 为啥查签名就是改变选举法? 邮寄选票信封要签名分开保存就是为了检查。如果选举
: 法不许查,和不存在有什么区别?

d
dmllglm

这些证人有什么样的身份能证明这事?他们的证词是不是经得起基本的检验?
这是法官来判定的。
也就是说,目前法官判定这些证人的身份和证词经不起最基本的常识检验,大部分根本不足以开庭。
所以可以合理猜测,他们的证词类似我是个水管修理工,今年五十八岁,我亲眼看见这个刻着“为人民服务”的玉玺是乾隆皇帝亲自刻出来的。
法治国家,如果从地方法院到州高法,从巡回法院到最高法一致认为应该直接驳回,那就说明证据太荒谬了。
【 在 milkmyduds (奶我头) 的大作中提到: 】
: LOL
: 如果有人under oath and penalty of perjury
: 说这个玉玺是乾隆年间的, 当然算人证了!
: 这种人证在法庭上一般叫expert witness
: 如果没有被告来challenge说这个人证说的是假话,那么法官肯定rule这个玉玺是乾隆
: 年间的
: 你assume人证和material evidence一定是100% true
: 这个assumption是错误的, 因为100% true这个规定本身就是太多主观的东西在里面
: evidence很多就没有一个100% true to everybody之说
: 这个即便是在法官最后做ruling的时候也是按照他believe what is true at that
: ...................

l
lasdak

美国乃至地球上看来是没有川普川粉讲道理、诉冤屈、求公正的地方了,你们咋不上天呢?去外太空去平行世界多好
yongjiang

那么为什么法院都没有支持呢?包括所有川普钦定的法官?你们的结论就是这个世界上,除了川粉,所有人都联合起来欺负川普?你要是有丁点脑子(鸟那么大),就可以明白答案。

【 在 robertfrost (robertfrost) 的大作中提到: 】
: 第一条:系统性假选票或翻牌子的选票给了拜登。---目前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
: 第二条:在多个摇摆州,违规甚至违法的情况下数出来的选票,远大于两个人在该州的
: 差额。--证据很充足。
: 川粉坚信“一”,而和党建制派与民主党连“二”都不准备做任何补救。
: 买卖双方价位差距太大。所以,这事,没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