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探讨,高院这样处理,左派可以接受不

f
fishingarden
楼主 (未名空间)

接受案子,处理这些选举争议,让事实真相大白于天下。毛腿选票过关也让所有人心服口服。

同时,高院不发出任何紧急救济,总统一切找程序来,一月六日之后总统是毛腿就是毛腿。

毛腿当上了一年后来发现选票不过关,那么责任全是高院的,因为它没有发出紧急救济。

那么高院是选择冒着风险承担责任呢,还是选择当不关我事的懦夫?

俩大保守派法官向大众展现了什么是勇气!
I
Ignius

高院只管你是不是违宪。选举的那些具体问题要在下级法庭诉讼。

f
fishingarden

法界观点,州之间的宪法争议只能在高院解决。

理解这个观点只需要脚趾头。

【 在 Ignius (Hyperion) 的大作中提到: 】
: 高院只管你是不是违宪。选举的那些具体问题要在下级法庭诉讼。

milkmyduds

2020最热门词汇

debunked!
no standing!
evereve

"接受案子,处理这些选举争议,让事实真相大白于天下。"

法盲!高院不是检调单位,事实真相不是高院的责任,也不是任何上诉法庭的重点。人民有没有心服口服更不说高院的事,你这种把高院当上帝的心态,还是人治思想的延伸,完全的法盲。

顺便通知你:你自封的驻版法律专家称号,因为犯错实在太多,已经被人民取消。最近 Daemonself 有意竞争上岗,希望您一本爱版初心,协助他少犯错误,担任美新版
resident guru in law.

I
Ignius

这个不属于州之间的纠纷。德州管不着别的州怎么选举。

【 在 fishingarden(Edward Blum门下老王) 的大作中提到: 】

: 法界观点,州之间的宪法争议只能在高院解决。

: 理解这个观点只需要脚趾头。

f
fishingarden

我有说了让高院当柯兰吗?

让双方把证据摆出来,让大法官判断的同时让每一个屁民可以做出自己的判断。

【 在 evereve (笑看眾生) 的大作中提到: 】
: 法盲!高院不是检调单位。你这种把高院当上帝的心态,还是人治思想的延伸,完全的
: 法盲。
: 顺便通知你:你自封的驻版法律专家称号,因为犯错实在太多,已经被人民取消。最近
: Daemonself 有意竞争上岗,希望您一本爱版初心,协助他少犯错误,担任美新版
: resident guru in law.

evereve

是的,你说了。你说“接受案子,处理这些选举争议,让事实真相大白于天下”,高院不是调查事实真相的地方,高院的角度不在被告行为,高院是个上诉庭、宪法庭,不是“让事实真相大白于天下”的地方。

亏你苦读判例,连高院的角色地位都搞不清楚。

【 在 fishingarden (Edward Blum门下老王)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有说了让高院当柯兰吗?
: 让双方把证据摆出来,让大法官判断的同时让每一个屁民可以做出自己的判断。

f
fishingarden

番薯教教我,高院判番茄是蔬菜还是水果的那案子,怎么和宪法有关的。

【 在 evereve (笑看眾生)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的,你说了。你说“接受案子,处理这些选举争议,让事实真相大白于天下”,高院
: 不是调查事实真相的地方,高院的角度不在被告行为,高院是个上诉庭、宪法庭,不是
: “让事实真相大白于天下”的地方。
: 亏你苦读判例,连高院的角色地位都搞不清楚。

evereve

“让事实真相大白于天下”

你这种思想就还是在盼望个青天大老爷,有柄大中至正的尚方宝剑,判事如神。典型人治思想的延伸。

Get it? Get ot?大中至正?以前台北中正纪念堂的匾额啊?不知道?唉!

f
fishingarden

你这么理解只能说思路奇葩。当然我不奇怪。

【 在 evereve (笑看眾生) 的大作中提到: 】
: “让事实真相大白于天下”
: 你这种思想就还是在盼望个青天大老爷,有柄大中至正的尚方宝剑,判事如神。典型人
: 治思想的延伸。

evereve

你等着看有没有人不是这么理解你的话语。

喂,那位想要竞争上岗的法律专家,出来对此楼发表一下意见吧?新旧任 Resident
gurus in law 思想蹦出火花。

【 在 fishingarden (Edward Blum门下老王)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这么理解只能说思路奇葩。当然我不奇怪。

evereve

如果你要“事实真相大白于天下”,不要求高院,而是我前几天说的:拜登或川普指派特别检察官。连国会调查都不要,就要法务部调查,查出问题直接起诉,无须再 refer 给法务部。

但问题是:现在川粉猪油萌心,除非川普或李洪志亲自担任特别检察官,否则你们谁也不信。

真的,以前我总骂台湾的选民不理性不成熟,现在看看你们,我真觉得台湾选民素质高啊!

peacemind2

你说德州管不着也是一句话啊,问题是应该高院说。高院就说了你说的前半句“不属于州之间的纠纷”。
【 在 Ignius (Hyperion)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个不属于州之间的纠纷。德州管不着别的州怎么选举。
:
: 法界观点,州之间的宪法争议只能在高院解决。
:
: 理解这个观点只需要脚趾头。
:

I
Ignius

The State of Texas’s motion for leave to file a bill of
complaint is denied for lack of standing under Article III of
the Constitution. Texas has not demonstrated a judicially
cognizable interest in the manner in which another State
conducts its elections. All other pending motions are dismissed
as moot.

自己好好读读高院的判决吧。

【 在 peacemind2(土豆)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说德州管不着也是一句话啊,问题是应该高院说。高院就说了你说的前半句“不属于

: 州之间的纠纷”。

f
fishingarden

没看到你说的“不属于州之间的纠纷”啊。

越春你英语不至于这么差吧。。。

【 在 Ignius (Hyperion) 的大作中提到: 】
: The State of Texas’s motion for leave to file a bill of
: complaint is denied for lack of standing under Article III of
: the Constitution. Texas has not demonstrated a judicially
: cognizable interest in the manner in which another State
: conducts its elections. All other pending motions are dismissed
: as moot.
: 自己好好读读高院的判决吧。
:
: 你说德州管不着也是一句话啊,问题是应该高院说。高院就说了你说的前半句“
: 不属于
:
: 州之间的纠纷”。
: ...................

comeandgo

真想永远无法大白,就算是高院裁决了没有多猫腻的问题,邮寄邮票也没问题,川粉又该炒作几千万非法移民投票的“黑幕”了。

【 在 fishingarden (Edward Blum门下老王) 的大作中提到: 】
: 接受案子,处理这些选举争议,让事实真相大白于天下。毛腿选票过关也让所有人心服
: 口服。
: 同时,高院不发出任何紧急救济,总统一切找程序来,一月六日之后总统是毛腿就是毛
: 腿。
: 毛腿当上了一年后来发现选票不过关,那么责任全是高院的,因为它没有发出紧急救济。
: 那么高院是选择冒着风险承担责任呢,还是选择当不关我事的懦夫?
: 俩大保守派法官向大众展现了什么是勇气!

f
fishingarden

每逼近真相一步,毛腿或者床铺的地位也就更合理,反对的人也就越少。

【 在 comeandgo (春困秋乏夏打盹) 的大作中提到: 】
: 真想永远无法大白,就算是高院裁决了没有多猫腻的问题,邮寄邮票也没问题,川粉又
: 该炒作几千万非法移民投票的“黑幕”了。
: 济。

o
owkndkvo

作弊真相早就大白于天下有识之士,五毛和左臂其实也知道,不承认而已。只是要把官司打到底,看输赢。
Shadowolf

那一个州诉另一个州违宪,可不就是高院责任?

【 在 Ignius (Hyperion) 的大作中提到: 】
: 高院只管你是不是违宪。选举的那些具体问题要在下级法庭诉讼。

comeandgo

老王吧,川普集团的是移动靶,没有底线的。你把非法移民投票的谣言清了,肯定中国介入大选的说辞又出来了,林大律师现在不就操作这个?

最后能给你发展到火星人干扰大选,反正你也不能排除火星人存在的可能嘛。

【 在 fishingarden (Edward Blum门下老王) 的大作中提到: 】
: 每逼近真相一步,毛腿或者床铺的地位也就更合理,反对的人也就越少。

I
Ignius

高院以lack of standing理由没接case,就是不承认德州这次的属于original
jurisdiction, 也就不属于州之间的纠纷。当然你的智商理解不了这个我也不奇怪了。你只适合打滚,哈哈。

【 在 fishingarden(Edward Blum门下老王) 的大作中提到: 】

: 没看到你说的“不属于州之间的纠纷”啊。

: 越春你英语不至于这么差吧。。。

f
fishingarden

越春要不要脸啊。看原文

Texas has not demonstrated ....

你为啥不道个歉,虚心说声谢谢老王呢?

【 在 Ignius (Hyperion) 的大作中提到: 】
: 高院以lack of standing理由没接case,就是不承认德州这次的属于original
: jurisdiction, 也就不属于州之间的纠纷。当然你的智商理解不了这个我也不奇怪了。
: 你只适合打滚,哈哈。
:
: 没看到你说的“不属于州之间的纠纷”啊。
:
: 越春你英语不至于这么差吧。。。
:

f
fishingarden

发春,床铺律师团队可能会是移动靶。但是人民心里有尺子。

【 在 comeandgo (春困秋乏夏打盹) 的大作中提到: 】
: 老王吧,川普集团的是移动靶,没有底线的。你把非法移民投票的谣言清了,肯定中国
: 介入大选的说辞又出来了,林大律师现在不就操作这个?
: 最后能给你发展到火星人干扰大选,反正你也不能排除火星人存在的可能嘛。

evereve

得了吧,你们心里的尺子不还是随着川普移动?律师团不也是随着川普移动?几年前说非法移民,今年说民主党,川普跟李洪志说什么,你们就是什么。

【 在 fishingarden (Edward Blum门下老王) 的大作中提到: 】
: 发春,床铺律师团队可能会是移动靶。但是人民心里有尺子。

f
fishingarden

就算俺也是移动靶,你也的先证明俺的确是啊。否则怎么服众?
【 在 evereve (笑看眾生) 的大作中提到: 】
: 得了吧,你们心里的尺子不还是随着川普移动?律师团不也是随着川普移动?几年前说
: 非法移民,今年说民主党,川普跟李洪志说什么,你们就是什么。

evereve

跟你证明任何东西?哈哈哈,您真爱说笑。

【 在 fishingarden (Edward Blum门下老王) 的大作中提到: 】
: 就算俺也是移动靶,你也的先证明俺的确是啊。否则怎么服众?

f
fishingarden

这里的你是指高院。番薯你太看得起自己了。

【 在 evereve (笑看眾生) 的大作中提到: 】
: 跟你证明任何东西?哈哈哈,您真爱说笑。

evereve

是是是,对于女士小姐们的指教,老汉立即回头改,改成尺,行不行?(可是老汉冤枉啊!是他先说尺子的,我只是跟着说啊!窦娥冤啊!)

【 在 amylee (amy) 的大作中提到: 】
: 尺子?台湾人不会用这個詞.
: 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