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和平翻盘的可能

m
mynight01
楼主 (未名空间)

Again,昨天的选举人票,并没有法律效力,要等议院认证以后,才能产生总统。
而这个认证,必须是无争议的,只要有众议院参议员各一名出来“我反对”,就要进行辩论投票。
其实现在挺川派的进展很大,多个州都要重新查多米尼投票机,而且几个案子也到了高院。
一旦在1/6议院认证之前,高院判下来任何一个案子,或者取得选票机作弊决定性证据
,摇摆州的选举人就会成为争议,议院就需要投票表决。
那个时候,昨天那些争议选举人票就可能会成为正式选举人票被认证,川普就可以和平当选。
老乌龟今天的讲话,他的立场不重要,因为他自己也就是一票而已,而他煽动其他共和党议员破坏这个翻盘可能,这个有点不可思议,因为GA还有两个席位没决出来,这简直是自杀,我觉得他一定有啥把柄被捏了,被逼表态,这个人的政治生命基本完蛋了,这个相当于主动拆自己党的台,共和党一边倒都是骂他的。
彭斯到时候的权力是很大的,1/6才是关键日。
c
cnus

红波川粉有可能1月五号持枪围堵国会?看看效果,不过这就完全坏了规矩了
Shadowolf

高院指望不上。上次拒接德州的案子,就是不想掺和,所以目前上诉到高院的案子多半也会能拖就拖。

争议选举人也不乐观,因为众院掌握在猪党手里。

老实说,我觉得和平的路子基本已经堵死了。

老乌龟基本完了,背叛了七个州的duel electors,无论川普能否翻盘,和党基层都会
当他是叛徒,当然他也垂垂老矣退了就退了。

peacemind2

老乌龟不在乎了吧,他还有几年。下届不选了就是。
共和党不团结是可以理解的,团结是因为理念,而猪党用利益捆绑靠谱的多。
【 在 Shadowolf (鬼涧愁) 的大作中提到: 】
: 高院指望不上。上次拒接德州的案子,就是不想掺和,所以目前上诉到高院的案子多半
: 也会能拖就拖。
: 争议选举人也不乐观,因为众院掌握在猪党手里。
: 老实说,我觉得和平的路子基本已经堵死了。
: 老乌龟基本完了,无论川普能否翻盘,和党基层都会当他是叛徒,当然他也垂垂老矣退
: 了就退了。

RaoYing

和平翻盘只有一种情况,
就是翻盘后猪党老老实实认赌服输。
这种情况不存在。
所以不管是怎么翻盘,肉搏在所难免,
我对翻盘乐观,对和平非常悲观。

【 在 mynight01 (一束星光) 的大作中提到: 】
: Again,昨天的选举人票,并没有法律效力,要等议院认证以后,才能产生总统。
: 而这个认证,必须是无争议的,只要有众议院参议员各一名出来“我反对”,就要进行
: 辩论投票。
: 其实现在挺川派的进展很大,多个州都要重新查多米尼投票机,而且几个案子也到了高
: 院。
: 一旦在1/6议院认证之前,高院判下来任何一个案子,或者取得选票机作弊决定性证据
: ,摇摆州的选举人就会成为争议,议院就需要投票表决。
: 那个时候,昨天那些争议选举人票就可能会成为正式选举人票被认证,川普就可以和平
: 当选。
: 老乌龟今天的讲话,他的立场不重要,因为他自己也就是一票而已,而他煽动其他共和
: ...................

c
cnus

高院法官说的有一点是对的,靠人民。如果没有人民站起来,其他办法都是非法的。没出现人民包围国会这事,基本翻不了盘。假设周一大规模示威游行围绕国会N天,老康
议长应该不会今天早早认输。
【 在 RaoYing (老赵走好) 的大作中提到: 】
: 和平翻盘只有一种情况,
: 就是翻盘后猪党老老实实认赌服输。
: 这种情况不存在。
: 所以不管是怎么翻盘,肉搏在所难免,
: 我对翻盘乐观,对和平非常悲观。

m
mynight01

但是川普得抓住他们违宪的实锤,所以官司还得打。
老乌龟肯定是觉得这届干完他肯定退休或者死在任上,所以也不在乎了,首先他跟拜登关系是真的好,其次,他肯定有把柄被捏,不然不需要这个时候表这种态,就算不喜欢川普,也不需要砸共和党GA的台子啊。
【 在 Shadowolf (鬼涧愁) 的大作中提到: 】
: 高院指望不上。上次拒接德州的案子,就是不想掺和,所以目前上诉到高院的案子多半
: 也会能拖就拖。
: 争议选举人也不乐观,因为众院掌握在猪党手里。
: 老实说,我觉得和平的路子基本已经堵死了。
: 老乌龟基本完了,背叛了七个州的duel electors,无论川普能否翻盘,和党基层都会
: 当他是叛徒,当然他也垂垂老矣退了就退了。

y
yyyy78

高院上次的判决应该是有他的考量。如果高院同意接这个案子,以后的大选也出现州告州的状况,那他接不接?如果接的话,那以后其实就不用选了。每次大选完,大家就开始打官司,然后由高院决定大选的结果,那不就成了谁掌握了高院谁就赢了大选,选票什么的根本就不重要了的局面。

另外一方面,Trump如果有case进到高院的话,高院还是会认真考虑的,毕竟是保守派
占多数,而且民意在那里。因此走法律这条路,我觉得还是有希望的。

【 在 Shadowolf (鬼涧愁) 的大作中提到: 】
: 高院指望不上。上次拒接德州的案子,就是不想掺和,所以目前上诉到高院的案子多半
: 也会能拖就拖。
: 争议选举人也不乐观,因为众院掌握在猪党手里。
: 老实说,我觉得和平的路子基本已经堵死了。
: 老乌龟基本完了,背叛了七个州的duel electors,无论川普能否翻盘,和党基层都会
: 当他是叛徒,当然他也垂垂老矣退了就退了。

m
mynight01

工作日不容易搞大规模集会。
【 在 cnus (会飞的猪) 的大作中提到: 】
: 高院法官说的有一点是对的,靠人民。如果没有人民站起来,其他办法都是非法的。没
: 出现人民包围国会这事,基本翻不了盘。假设周一大规模示威游行围绕国会N天,老康
: 议长应该不会今天早早认输。

Shadowolf

别乱改选举规则就行了,就不会有这种诉讼。

【 在 yyyy78 (yyyy) 的大作中提到: 】
: 高院上次的判决应该是有他的考量。如果高院同意接这个案子,以后的大选也出现州告
: 州的状况,那他接不接?如果接的话,那以后其实就不用选了。每次大选完,大家就开
: 始打官司,然后由高院决定大选的结果,那不就成了谁掌握了高院谁就赢了大选,选票
: 什么的根本就不重要了的局面。
: 另外一方面,Trump如果有case进到高院的话,高院还是会认真考虑的,毕竟是保守派
: 占多数,而且民意在那里。因此走法律这条路,我觉得还是有希望的。

y
yyyy78

所以说这种诉讼要从各个州打起,而不是由一个州来诉另外一个州。如果Trump在这些
州的官司能及时到高院的话,大概率会是5:4。

【 在 Shadowolf (鬼涧愁) 的大作中提到: 】
: 别乱改选举规则就行了,就不会有这种诉讼。

m
mynight01

高院不接根本原因是接了只能判德州赢。
克鲁兹是宪法方面的专家,把宪法研究得透透的,4州违宪是一定的,他主导的案子,
高院要是判输估计最后会被人家驳得完全没有脸面了。
但是高院确实有可能判一些小案子赢的,然后川普团队自己去操作,高院的压力也小一点。

【 在 yyyy78 (yyyy) 的大作中提到: 】
: 高院上次的判决应该是有他的考量。如果高院同意接这个案子,以后的大选也出现州告
: 州的状况,那他接不接?如果接的话,那以后其实就不用选了。每次大选完,大家就开
: 始打官司,然后由高院决定大选的结果,那不就成了谁掌握了高院谁就赢了大选,选票
: 什么的根本就不重要了的局面。
: 另外一方面,Trump如果有case进到高院的话,高院还是会认真考虑的,毕竟是保守派
: 占多数,而且民意在那里。因此走法律这条路,我觉得还是有希望的。

I
Ignius

pa已经到过了,结果9:0。one sentence denied without dissent.

【 在 yyyy78(yyyy) 的大作中提到: 】

: 所以说这种诉讼要从各个州打起,而不是由一个州来诉另外一个州。如果Trump
在这些

: 州的官司能及时到高院的话,大概率会是5:4。

c
cnus

说实话,大部分老百姓基本能接受老川一任,包括我。所以没到那份上,工作日不是问题,如果是超级大民愤,说不定也买机票去DC住酒店或搭帐篷。

【 在 mynight01 (一束星光) 的大作中提到: 】
: 工作日不容易搞大规模集会。

I
Ignius

不要造谣了。唯一支持有standing的那两大法官,也明确的表示不会跟其他的relief。你们失望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能不能不要撒谎造谣?

【 在 mynight01(一束星光) 的大作中提到: 】

: 高院不接根本原因是接了只能判德州赢。

: 克鲁兹是宪法方面的专家,把宪法研究得透透的,4州违宪是一定的,他主导的
案子,

: 高院要是判输估计最后会被人家驳得完全没有脸面了。

: 但是高院确实有可能判一些小案子赢的,然后川普团队自己去操作,高院的压力也小一

: 点。

m
mynight01

你有点精神疾病是真的,不要再回我的贴了。
【 在 Ignius (Hyperion)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要造谣了。唯一支持有standing的那两大法官,也明确的表示不会跟其他的relief。
: 你们失望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能不能不要撒谎造谣?
:
: 高院不接根本原因是接了只能判德州赢。
:
: 克鲁兹是宪法方面的专家,把宪法研究得透透的,4州违宪是一定的,他主导的
: 案子,
:
: 高院要是判输估计最后会被人家驳得完全没有脸面了。
:
: 但是高院确实有可能判一些小案子赢的,然后川普团队自己去操作,高院的压力
: 也小一
:
: 点。
:

Y
YXLM

  包围国会这个事,即便发生且国会想让步,国会也得想想:如果让步,民主党人再来包围怎么办?
  事情弄到今天这一步,民主党支持者肯定认为己方稳了,他们才不会接受意外。

  然而,闹事这个事,从川普开始,就可以是这么个逻辑:
  不闹白不闹。自民主党窃听川普开始,他们闹了整四年,啥实锤也没有,反而赢得了大选。共和党不闹一下,以后怎么能赢回来?

  一开始是左派骂右派,右派不骂左派,结果是左派占优势。川普打破惯例,骂左派,当选。接下来是左派闹事,右派不闹事,结果又是左派占优势。接下来该怎么办,不是很直观吗?

  当然,这么搞下去,迟早会变成暴力对抗;但眼下还没到那一步。
I
Ignius

你别再造谣我就不回了。

【 在 mynight01(一束星光)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有点精神疾病是真的,不要再回我的贴了。

f
flubber

上次那个川粉denial列表的图呢?

现在又进行到哪一步了?
y
yyyy78

很多人不是已经说过了,PA的只是deny了Injunction,并不是deny了case的merit。至于
deny,我的看法是PA一个州的case不足以推翻大选的结果,但如果有3个州的case都在
高院,那就是另外一个结果了。

【 在 Ignius (Hyperion) 的大作中提到: 】
: pa已经到过了,结果9:0。one sentence denied without dissent.
:
: 所以说这种诉讼要从各个州打起,而不是由一个州来诉另外一个州。如果
Trump
: 在这些
:
: 州的官司能及时到高院的话,大概率会是5:4。
:

I
Ignius

pa申请injunction的时候请求这个injunction Serve as writ of certiorari. 高院否了
injunction.也就代表不愿意grant certiorari。 就代表高院根本不愿意接受这个案子。清楚地高院表明了根本不想参与大选dispute的态度。

【 在 yyyy78(yyyy) 的大作中提到: 】
<br>: 很多人不是已经说过了,PA的只是deny了Injunction,并不是deny了case的
merit。至于
<br>: deny,我的看法是PA一个州的case不足以推翻大选的结果,但如果有3个
州的
case都在
<br>: 高院,那就是另外一个结果了。
<br>: Trump
<br>

greendot


【 在 flubber (跳跳马) 的大作中提到: 】
: 上次那个川粉denial列表的图呢?
: 现在又进行到哪一步了?


f
flubber

哈哈哈,找这个图找半天了,谢谢。
箭头那个地方又得多划掉一行。
看来这个表还是想象力不够丰富。
从faithless elector到2024之间,
还得再多好几行呢。
军管、就职典礼,可供意淫的地方还很多。

【 在 greendot (清风抚山岗) 的大作中提到: 】
: http://www.mitbbs.com/article2/USANews/34396047_300.jpg

y
yyyy78

The nation’s top court had previously rejected the group’s request for
immediate injunctive relief to block Pennsylvania from taking further steps to certify the 2020 election results. At the time, the group’s lawyer, Greg Teufel, said the case was not over because his clients were planning to
file a formal petition to ask the court to review the lawsuit, which they
hadn’t filed the first time.

The lawyer filed a petition for a writ of certiorari on Dec. 11, docketed by the court on Dec. 15 (No. 20-810).

【 在 Ignius (Hyperion) 的大作中提到: 】
: pa申请injunction的时候请求这个injunction Serve as writ of certiorari. 高院否了
: injunction.也就代表不愿意grant certiorari。 就代表高院根本不愿意接受这个案子
: 。清楚地高院表明了根本不想参与大选dispute的态度。
:
: 很多人不是已经说过了,PA的只是deny了Injunction,并不是deny了case的
: merit。至于
:
: deny,我的看法是PA一个州的case不足以推翻大选的结果,但如果有3个
: 州的
: case都在
:
: 高院,那就是另外一个结果了。
:
: Trump
: ...................